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心火焚木,破术,证一关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心火焚木,破术,证一关

        就这样,我们尽全力奔出去了足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们深入到了一条山谷的内部。

        这里非常僻静,不管我们怎么打,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大家到了后。各自掏出身上的水,补充了一下水份。

        龙观在喝了口水说:“外人无法理解我们的这种争斗,这种打,这种残酷的生死对战,在他们眼中是无法理解的。”

        钟思凡起身说:“是的,他们无法理解。这就像他们无法理解战争一样。”

        龙观在:“战争是有钱人的游戏!这话一点不为过。包括商业也是一样,通过商业,战争,有钱人让大众接受了一种思想,会让大众知道,哦,这个是行得通的。这个枪厉害,这块手表代表了奢侈品,这一台布加迪代表了一种富豪的身份。”

        “是的,人们一直在被现有的有钱人掌控着一切。包括生活,工作。等等所有的一切都被他们所掌控。有钱人,站在这个世界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引领着一切的导向,在他们的指挥下,大众把钱投向了地产,又投向了这个,那个。因为大部份的人,都想变的跟他们一样富有。可这一切并不会持续太久。”

        “可能会达到一百年,又或是两百年,但那之后,一切都会产生改变。”

        钟思凡微笑说:“当这个空间之外的东西被计算出来,然后让人们接受后。灵性会复苏,到时就有另外一个思想来主导大众消费,生活。工作以及等等的一切。“

        龙观在:“正解。“

        跟着他又说:“但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证!毕竟,上古流下来的东西很多,也很杂。且上古已经消失了,消失就意味着它们不适合在这个世界存在。所以。我们要证,证一个可以延续的东西出来。”

        钟思凡缓缓放下一了手中的瓶子说:“所以,每一个倒下的人,都是伟大的实践者,都是勇敢的战士。”

        龙观台听了这话他冷笑了一下说:“希望你说的,如同你内心所想的一般能经得过这太阳的照射。”

        他伸手指了一下阳光

        钟思凡咬了下牙,但他没多说话。

        龙观在说到这儿,他意味深长看了眼白头佬,又看了看我。

        我会意了。

        当下,我放了手中的瓶子,走到了白头佬的面前说:“可以了吗?”

        白头佬正在打坐。

        他的两腿是用那种类似双盘莲花坐的方式坐在地上的,听到我这句话,他并没有马上挪腿。或是掰腿,而是直接把小腿往下一压。

        这一压的同时,两条大腿的骨头和关节都产生了扭曲,在这股扭曲力的作用下,他直直的就挺起了身体。

        这说明白头佬卢瑟夫的骨骼已经产生了一种进化。

        它在保留原有骨骼功能的基础上,一部份的骨头已经变的如韧带一般充满了韧性。

        很强的对手!

        我喜欢跟这样的人交手。

        当下,我朝卢瑟夫抱了一下拳。

        对方让单腿撑地,将另一条腿的小腿横放到撑地那条腿的大腿上。他上身挺的直直的,两手拿十,做了一个礼。

        互相施礼完毕。

        卢瑟夫哈啊!

        一声大吼的同时,他伸脚出来在地上猛力的一跺。伴随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强悍如山的气势。就铺天盖地的奔我压来。

        我身如山,如临危,而不动。

        身与心,相合为一。

        因故,虽敌气焰高涨,但我身心不动,沉稳如山,雷攻难破。

        呼……

        科罗拉多高原吹起了一道强劲的风。

        这股风吹到山谷内,然后卷起大片的黄沙,遮住了卢瑟夫的身体。

        呼呼……

        啊哈!

        卢瑟夫又是一声大吼,恍惚间,我仿似听到了一头巨象在嘶鸣。

        转尔,地面轻轻的一颤,在尽舞的狂风中,卢瑟夫,挥手就向我打出了一拳。

        他的臂展极长,一拳打出后,我扛了手臂一架的间隙,砰砰砰!

        叭!

        一记长鞭抽空般的脆响,我一根手指就抽打在了卢瑟夫的手臂上。

        风沙中,他的手臂好似蛇般一阵扭曲后,哼!

        卢瑟夫又再次冲来。

        我们对峙,于风沙中,来回的绕着小圈子,突然卢瑟夫猛地一蹿,砰!

        伴随着一记重拳袭来,他抬起膝盖,于下盘猛攻我的小腹。

        我们的打法跟ufc,包括那些笼中格斗的打法基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这招式什么的是都是极其难看的。

        但我们拥有的是更快的速度,更巧妙和强横的力量,以及超于常人的反应能力!最终,还要归于,无比强大的心理!

        亦就是精神,神的力量!

        关于精神的力量,我到美国跟罗伯特聊天的时候,他曾经跟我提到过一个人。

        那人叫小罗伊琼斯。

        他是一位非常优秀,拥有几乎全不败战绩的拳王。

        但是他败给了他的陪练。

        当然,这不是他的陪练整体实力比他强,而是心理!他突破不了心理那一关,最终,小罗伊琼斯败给了他。然后,他一蹶不振,就这么黯淡地退出了他曾经缔造出神话的拳坛。

        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感觉体内有什么力量在涌动。

        那是来自家乡的呼唤,是真正属于华夏的,道家中的力量。

        舍身,勇敢,智慧,坚韧,自然,淡泊……

        当我受到种强大的压迫时,等等的一切都在我脑中回响,然后身体内的小天地震动了。

        那不是直观上的感受。

        而是一种灵魂上的悸动。

        砰!

        我一拳印在了卢瑟夫的双臂上,然后大吼一声:“开!”

        简直的顶肘。肘尖微微一扬的间隙,我抢到近身的位置,然后……

        就在我手臂即瘵撞到瑟夫抬起的小臂时。

        突然。

        一股子好像从地底涌出来的力量,猛地一下侵袭到了我的全身。

        那力量不是黑暗冰冷的阴邪之力。它很正,就仿佛一条条粗壮的藤蔓从地底拱上来,缠绕上了我的腿,跟着又继续向上,缠去我的身体一样。

        这一刹那。

        感知告诉我,钟思凡动手了。

        他在远处用了一个道门的,类似术法的东西,来控制我的身体。

        这是正的术法,不是阴邪之力。

        他施出来了。

        但龙观在没有动,他没有帮手,他在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两个打我一个了。

        我既要面对道门的术法,又要面对卢瑟夫接下来强劲的反击!

        他的反击将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我跟他们的距离已经拉的很近了。同样道门术法也异常的强悍!

        所以在这一刹那,我沉到了小天地中。

        这副身体与我而言,仅仅是一个躯壳。

        那个小天地,才是与我思想,意识,等等一些真正密切融合的存在。

        因为,它不是物质!

        这是我结束随齐前辈的修行课程后,第一次将本我的意识,也就是自已沉入到那个小天地中来应付外界的危机。

        然后在这一刹那,我先是回忆起龙观在跟我说过的那句话。

        ‘他的术法是木性的。’

        好!

        我就破你的木!以心火焚木!

        呼!

        念头一起的同时,我全身一热,转瞬间缠身的感觉不仅消失,我反而感应到了体内又生成了一股强劲的力量,我把持着这个劲,砰!、

        卢瑟夫的肘尖撞到了我的头部,但他没有引起任何的伤害。

        我微笑看着他,出手如电,就是那么电光火石间的一下子,叭的一掌,将其劈定在原地。

        一掌劈落,我一丢手,唰!

        遁出来的同时。

        我朝卢瑟夫抱了一下拳:“承让了。”

        一言结束,卢瑟夫扑通,倒在了地上。

        他没有死,他只是受到了一记重击后,脑子有点懵,气血临时闭了一下。

        我放倒了卢瑟夫,转身间,我发现钟思凡没了。

        此时,风沙已停。

        龙观在喝了口水说:“钟思凡跟他师弟一样,暗中与卢瑟夫背后的人都有沟通。这些人,慢慢一个个都能浮出水面,这个你不用急。“

        “钟思凡背后下手阴你,但站在我的角度讲,他其实是在教你!”

        “道门术法,离不开一个五行!不要看他把木头盒子弄碎了,好像挺吓人,但其实没那么可怕。人不是盒子,哪有那么容易碎的。人身上有一身之神统领,术法加身,充其量会改变一些力量的运动方式。再大了,或许让人的血管一下子爆掉,又或心脏停跳,这些是可能的。”

        “术离不开五行,武者练拳,一样也是这个道理,每一道劲,都有五行来走。尤其是这个五行拳!身上养出了五行的劲,听出对方术法的五行属性,心念一动,用五行生克制化之能,转眼就能化去。”

        “他一招阴你不过,你将他的诀印化了,他当即就跑了,因为单论打的话,他打不过你。只是以后,你要小心他背后下阴手了。”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关仁,咱们该开始了吧。”

        我点了下头。

        龙观在这时放下瓶子,他徐徐解开了衣服,又将手中的一块表拿了出来。

        我探头看了一眼。

        那竟然是一块老上海的手表。

        龙观在把表,衣服什么的放好后,他对我说:“天下之术,无论是什么,都在一个快字!想打破虚空,就得先有一个快的速度,累积起来,才能破开虚空!今天,你们之间,就打一场快拳!我们划圈为界,出圈为输。当然了,谁的力要是不够,要是不猛,被人打倒了,那一样也是一个输。这样好吗?”

        我说:“好!”

        龙观在当即用鞋尖身体周围划了一个圈。

        我站到他对面,也给身体周围划了一个圈。

        最后龙观在拿起一枚硬币说:“我把这个扔起来,它触地为令!”扔东在号。

        我点头表示同意。

        跟着龙观在把手中的硬币一扔之间。

        我跟他都用耳朵来听这个硬币……

        半秒后,叮!

        就是这一下。

        然后我们一起动手了。

        出乎我意料,龙观在开始伸出的是一记标准咏春桥手的功夫。

        我见状,用太极推手的功夫跟他磨。

        我们慢慢的推着,动着,然后风起,跟着动作渐渐加快,快,快,快!

        砰砰砰……

        这山谷里仿佛响起了马克沁重机枪的声音。

        砰砰的声响,连绵不绝。

        我的心识全都沉到小天地,以心为劲,驱双臂,十指为器。来跟龙观在拼!

        对方亦是一样。

        但越打,我的心越寒。

        我发现,龙观在的实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他隐藏的很好,表面上看他好像跟我一模一样,实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他的力很强,真的很强,并且灵性十足。

        在灵性的驱动下,一切的动作都是一挥而就,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同时,他没有破绽可言。

        我试着想要更强的力量去撞开一个缺口。

        但没有可能!

        他稳稳的如同一座山般,一动不动。这种强劲的压力引的我眉心深处一动跳动。那剧烈的波动,直接就把我的全部心识给逼到了一个临界点。

        压力,强大恐怖的压力!

        他这么强,当初杀了我,简直太容易了,可以说是挥一挥手,轻轻松松就将我干掉,可他为什么不这么做?

        我不解的同时,面对如山的压力,可怕的死亡气息,我不敢懈怠!

        我们就这样,一直打着。

        直到我感觉一抹夕阳从山谷的缝隙投入进来,但我们都没停手。

        仍旧要继续,力量不仅没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他把压力,提升,提升,再提升!

        冲!

        我要破开这一切!破开这束缚!冲开,冲!

        啊!

        伴随我的一声嘶吼。

        轰!

        小天地内突然升起的一团力量,它走过了身体的尾闾,夹脊,玉枕,直接就轰到大脑深处的一个地方。然后在这一刹那。

        一缕我不知道的东西,从九霄之外,沿我头顶百会,就灌注进来。

        它是什么?

        对!天魂!也就是道藏经典中的天魂,西方三位一体中天父(ps:有信教的别喷我,这是一些所谓学者研究的。)的力量,萨满中的影子魂哈年康,赫哲人的‘干荣’。

        之前我成就的是生魂,即身体魂。

        这一次,我通了天魂了。

        最终,我还要去通一个地魂,再证得七魄才行。

        这一瞬间,时间被定格了。

        我看到龙观在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丝微妙的笑容。

        然后他收了一下手,而我掌刀,正在奔他的脖子撞去。

        不!

        我大吼一声的同时,我一拧身!

        奋尽全力的一撤,但最终我还是慢了一点点。

        我小臂的下端,压到了龙观在的肩膀,然后擦着他的锁骨,滑了下来。

        就是这一下。

        扑通!

        龙观在倒在了地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