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身受重托,你能否承付

第四百八十七章 身受重托,你能否承付

        龙观在一倒急忙弯腰下去给他扶住。龙观在伸手把了一下我的手,他咬牙好像憋了一股力,跟着他将什么东西吞下去了。我知道那是血,他把一口呛出来的鲜血给硬生生吞回到肚子里了。

        与此同时,我见到他的锁骨早就断成了两截。但很快。他锁骨附近肌肉一阵扭动,断开了的锁骨又在皮下合到了一起。

        "龙前辈,你的内脏......?"

        我关切问他,同时我知道他的肺叶受了一点内伤。

        龙观在挥手打断我,示意我别说话。

        我没说。

        然后他坐在地上,把后背倚在岩石上,闭眼一动不动。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他说话,不能让他有过多的运动。虽然我很想跟他谈,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可现在,真的是不能!

        于是我转身过去看让一记劈拳定住的卢瑟夫。

        后者正盘腿坐在地上,他看到我来的时候,他朝我笑了笑,随之他用英语跟我说:"你很强大,应该是龙象武士的对手。"

        我平静地看着他说:"有机会,我会跟龙象武士交手的。只是,我不希望你再跟那些人合作了。"扔农扔号。

        卢瑟夫:"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太注重身体,精神上的修行了。以致有一些存在于现实的东西,我们没有办法照顾。人活在世上,是要面对很多物质的。我们没办法解决对物质的需求,别人帮我们实现了。我们就得去答应他们解决一些事情。"

        卢瑟夫讲话好像很吃力的样子,差不多是一个词,一个词的说。

        我说:"这些我都理解。"

        卢瑟夫:"但我们,可以用我们之间,属于武士的方法,解决掉问题。这样,就不会牵扯到更多的人了。"

        我点头。

        卢瑟夫:"我输了,但我会努力。争取可以打败你。"

        我说:"希望你有好运气。还有。今天发生的一切......"

        卢瑟夫:"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就是一个武士,把身心奉献给吠陀的武士。我听从我的导师,还有心灵上的指引。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多说一句话。"

        我说:"这就多谢了。"

        卢瑟夫这时起身,跟着两手合十向我深深弯腰,鞠过一躬后,他说:"请代我向那两个日本人道歉。因为,开始的时候,我的言语,多有冒犯。再见,朋友!"

        我说:"再见!"

        卢瑟夫走了。面朝如血夕阳,一步步的就这么走了。

        我目送卢瑟夫离去,然后我守在龙观在的身边,守了足有四个小时。一直等到漫天星辰出现,龙观在终于睁开了双眼。

        我走到近处。

        "龙前辈,你怎么样了?"

        龙观在伸手捂了一下胸口说:"还好。"

        我说:"前辈......"

        龙观在抬了下手,他打断我。然后又说:"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等下我会告诉你全部。"

        他不动声色,取了身边水瓶喝过一口水后,他对我说:"当初在拉萨通往阿里的路上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的狂妄激怒了我,我本是要杀掉你的!"

        "计划中,在你拿到普巴杵之后,或之前吧!我就会出手杀掉你。"

        "那时杀你对我来说,易如探囊取物。基本上伸一伸手,你就得死,这点,我没有说错吧。"

        我承认,龙观在说的一点没错。

        龙观在:"我在海外生活了五十几年,后面的三十年,每年我都会回国住一段时间,有时候,可能会一气住上三四年。我在国内有一点小投资,经济上不是问题。但那些东西,都是我的孩子们在打理,基本不需要我出门。"

        "回国居住,更重要的原因,我是想打破虚空见神!"

        "我不喜欢宗教式的言论,所以我没有皈依任何的教派!我也没有太多的奢望,妄求寻到仙界,神人,不死长生极乐之境。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兴趣。"

        "我的目标非常简单,就是用一种理性的眼光看清楚我们的世界!"

        讲到这里时,龙观在抓了一把沙。

        他揉了一下,看着细沙从指缝间,跌落。后又抬头望着星穹。

        "我要看清楚,头上无尽深处的天,看清楚,脚下这块坚实的大地。它们原本的样子是什么?因为,我们都被局限在这个身体里了。我们的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只是这副身体接受到的东西,这不是真实的全部。"

        龙观在继续:"我走访很多儿时记忆中的名山古刹。可是啊......"

        他不无失望地说:"为什么,我看到的都是一张张沉浸于物欲中的脸,为什么我看到他们都在敬奉着鬼神,为什么那些信徒,那些师父,都在跟鬼界的众生做着交易呢?拿自已的命运,来换回一时所谓的平安。为什么都是这些呢?那些正知,正信,那些大能之人,他们去哪里了,哪里了?"

        "这不是我儿时记忆中的东西,不是!"

        "我痛恨这个,我非常的痛恨,痛恨之余,我更加坚定,我现在走的路没有错!所以,我出手很毒,我不留情面!若有拂我意者,当废则废,废不掉,则杀!"

        "很快,因我出手很霸道!我短短的时间,就坐上了外门师父。并且,有可能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安排我去一个地方隐修一段时间,然后让我成为内门的师父!"

        龙观在望着星穹,喃喃说:"你让我起了杀心之后,没想到那天,你的朋友找到我,当时,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先生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应该可以看到,你想知道的东西。"

        "相对我要想看到的东西而言,你多活一段时间,少活一段时间,这全都无所谓了。"

        "于是我跟他走了。"

        "我们走了很远,来到了一处古象雄时代堆建的玛尼堆旁。"

        "我对他说,你这个藏人,我不信教的,你给我领来这里干什么?"

        "他的回答是,朋友啊,这不属于宗教的力量,它是自然的力量,你可以用你的心来感受,去倾听。"

        "我还是不太相信那个藏人的话,但不得不说,那个人的心很纯净。至少,我没有见到那些让人堕落的东西。"

        "我试着去接近那个玛尼堆,很快,我知道,没错!这就是我要寻找的东西,我就是要借它来看清楚这个大大的世界。"

        "坐在那个玛尼堆的旁边,我打了一整晚的坐。我看到了一个你绝对想像不到的,真实不虚的世界!那种缜密,细致,不含一丝情感,却又包容大道之情的结构,那个漂亮的结构,那个分布,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个东西,我把它领悟后,我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有多么的糊涂。"

        "但是啊......"

        龙观在长叹说:"你可知,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固执。即便我看到了,但我的心还是没有动摇。我还是想杀你。我想在墨脱杀了你!"

        "就在你们进去,跟那个万归一打算决一死战的时候。"

        "我当时就跟在你们后面,然后......一个人出现了。他姓齐!"

        "他是我当年很仰慕的一个长辈,因为抗战时期,他跟几个前辈一起联手做过很多事情。包括解放战争时期,有一些事情,一些关于到天机的事情,都是他们来做的。他们做到了牺牲,真正在没人知道的战场,奉献了全部!"

        龙观在这时舒了口气,然后含了一些水,一点点的咽下去说:"你们年轻人不会知道,我们的祖国经历了什么的苦难。你们同样也不会知道,有多少道门中人,在这场苦难中奉献了什么。他们不会被记入史册,甚至可能有人都不会相信他们做过的事。"

        "齐前辈是这样的人,他拦下了我,然后跟我讲了他的道理,让我知道了未来发展的一个脉络。那一刻我才真正醒了......"

        龙观在感慨万千说:"幡然间的醒悟后,我问自已我能干什么。齐前辈给了我一些指引。于是,就有了今天,到此为止,安排了数年的一个培养计划。这个计划,就是为了培养你。并且也是培养国内年轻一辈的高术人物。"

        "这几年来,我游走于各国,且在美国当地积极活动。尽可能将我们的目标,转移到其它区域。"

        "所以,这几年,江湖还算平稳。"

        "后来,齐前辈告诉我,你即将出关,我就把安排好的后路,一件件做了。"

        "尚志是我故意撵走的,不那么对他!他这人太强了,总有一天,他会在我们这个组织内坐上一个重要的位子。那样,我就是给你们培养了一个敌人!"

        "这个坏人,我来当!我给他撵走后,他自然会投到你们那边。他一身的功夫,多半是我教他的。所以......他去了后,你在美国就有一个强有力的后盾。"

        龙观在失神望着天空说:"最后,我安排这最后一个环节,让你通了身上关隘,完成入道之前的全部功课,接下来,你就真正是一个道家的小能人了。"

        "我能做的就是这些,我答应齐前辈的,我已经全部做完。就是这样,但......关仁!你身受重托,你能否承付?能否承付?"

        龙观在看着我,一字一句地问。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