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九十章 雨夜,劲敌显,唐刀惊艳

第四百九十章 雨夜,劲敌显,唐刀惊艳

        高森是有故事的性情中人,此外他身上有很强的道家术法,之前他表演魔术展示出来的东西只是所谓的雕虫小技罢了,他的实力很强!我看到了他体内那一团上下翻腾的气流。虽说那是虚化,非物质的存在。但是我看到了。

        一切术法不离五行。

        高森以是五行中的‘金’这个属生来入的道。

        所以,他身上具备的是金属的沉稳,内敛,外加眼神中偶尔浮现的一缕收不住的锋芒。

        我听他说完永不离开小石城后,我喝了口啤酒,摸着二哈的脑门子说:“你要是不离开,我也不离开!对了,你那有地方吗?给我挪一个地方住。”

        高森哈哈笑了:“像你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好啊,不过我那里的地方真的是很小,恐怕装不下两个人,所以我想,你大概是要住在外面。”

        我抻了个懒腰说:“无所谓了,只要有一个地方就行。”

        我以为高森住在一个租住的小公寓里,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住的是车。

        他的家就是一辆房车,这辆车停在小石城郊外的一块空地。这空地附近长满了树林。并且周围除了他一个人外,再没有第二辆车了。

        “怎么把家安在这里了?”

        我走到房车前,帮着高森把一块厚厚的防雨布掀起,然后拿出盖在下面的两张躺椅,还有一个桌子。

        “这树林不太吉利,几年前,有一个从部队退伍的士兵绑架了六个女孩儿。他把那六个女孩儿祸害了之后,又用刀分开,最终胡乱埋在了他住的那个小木屋的地板下面。”

        “这案子一年后才破,那年他去了新泽西,在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入口,他要绑架另一个女孩儿,结果他遇到了激烈的反抗。然后保安出现,众人把他制伏后扭送警局,一番审问他交待了一切。”

        “那房子就离这儿不远……不到一百码吧!”

        高森指了一下后又说:“当地人不敢到这里来,说这个地方充满了女孩儿的冤魂。正好我喜欢清静。就过来住了。”

        他放下躺椅,坐到我对面说。

        我说:“你不怕,那些女孩子来找你吗?”

        高森笑了一下说:“你知道,道门有一些古老的手段,可以把这些东西化解。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心理医生说这是东方古老的心理疗法,不管怎么说吧!它很管用!我并不害怕住在这里。”

        高森微笑……

        我附和一笑,又拍拍躺椅说:“有毯子吗?晚上我怕凉。”

        高森:“有,我这就给你拿去。”

        就这样,我陪高森住了两天。

        白天我跟他一起,领上二哈去小石城的街里变各种各样有趣的小街头魔术。

        高森身上有那么一股子劲儿,他只要往那儿一站。瞬间就能吸引到一群人。然后他开始变一些戏法。

        其中有魔术的本事,也有真正道家的东西。

        反正真真假假,图的就是让大家看一下开心,一个过瘾。

        表演结束后,二哈叨了桶收钱。

        我们就一起去喝一杯。

        高森跟我聊了很多魔术上的事,他说他最痛恨的就是那些魔术揭秘者。还有拿魔术当道术来骗人的伪大师。

        正是这两种人的存在,让魔术这个行业的发展一直都处于停步不前的状态。

        魔术是漂亮的视觉艺术,魔术师是为艺术献身的大师。

        高森说我永远想像不到,一个真正魔术师为了艺术他付出的是什么。

        残疾!

        真的是这样,一点不夸张。

        为了一门绝活,从小就把自已身体弄残废,这绝不是夸张。

        除了跟我谈魔术,高森经常拿着一枚小刀,去雕刻一块又一块的水晶。

        他反复地雕着,有各种各样的图案。

        我看他雕东西,我知道这也是一门修炼的法子。

        他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养身体内的‘金’气。

        他走刀的时候,我能感知到他体内旺盛的,属于金的气息在徐徐流动,那金气透入刀尖,渗到水晶上转化为图案的同时,他身体外围的空间,自然就会浮现一个小小的气场。这气场帮着他更进一步强化了体内的‘金’气!

        第三天的晚上。

        大概是当地时间的晚十一时左右。

        之前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天气有点凉。高森说如果我不介意的话,可以去他房车的沙发上对付住一晚上。

        我说不必了,就在外面挺好。

        我搂着二哈,躺在椅子上,闭眼呼吸清新的空气。

        二哈是个人见人爱的家伙,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当我付出几大盒的狗粮之后,它跟我成了真正的好朋友。

        我正抱着这家伙呢,突然二哈一个激灵,耳朵动了动后,它用一副很‘怒’的样子看着我。

        我伸手抚抚它脖子上的毛,然后我把二哈放到地上,同时伸手一指房车的底盘下方。

        二哈看了我一眼。

        我一瞪眼。

        二哈麻溜地爬到那儿呆着去了。

        就在二哈趴进去的三秒后,嗖……嘣!

        一根小手指粗的,由复合弓身出来的箭矢,笔直扎在了房车的的车门上。

        很快,车门开启。

        高森下车,将箭矢拔出来,反复看了两眼后,他说:“朋友!你得离开这里了。”

        我说:“为什么。”

        高森:“他们的人给我留了一个电话,然后还有一个约定的期限。他们说了,如果不在期限内给他们打电话的话,他们就会干掉我。”

        我说:“期限还有多久?”

        高森:“差不多,还有三十秒吧!”

        我说:“好,那就让他们来吧,让他们来。”

        高森笑了,同时放下手中的箭矢,然后指间徐徐滑过他经常用的那枚小刻刀。

        时间过去了二十秒。

        高森问我:“你看到了几个人。”

        我说:“先说你看到的吧。”

        高森:“八个!四个弓手,两个拿枪的,枪装了消音器,是大口径的手枪,弹匣的装弹量将近二十发。还有两人的功夫入了化,一个懂术法,身上炼了一个东西,那东西能迷人心智。”

        我说:“嗯,你还漏了两个。”

        高森一怔。

        我说:“那两个人交给我吧!其余人,你能搞定吗?”

        高森:“这没问题。”

        我说:“走着!”

        呼……

        我冲出去了。

        身体刚冲了六米,额头,小腹,腿上的肌肉立马一阵的跳。

        我人在半空,一拧腰身。

        同时又把腿向上一提。

        就是这么一下,整个人成了一个大大的钻锥,凌空向外,继续掠行。

        嗖……

        嗖嗖……

        一根箭,两颗子弹在我身边掠过的同时,我脚尖点地再次一跃。

        哗啦啦!

        前方草丛中突然就起了一串的大钢环子!

        那钢环中央套了一根布条,荡起后,圆圆的劲力在钢环上蕴着就奔我撞来。

        人在半空,我抽手一打。

        叭的一声响后,钢环失了准头,砰!

        喀嚓撞到一棵碗口粗的小树上,直接就把树给撞断了。

        钢环一击不中,紧跟着又有一人低低喊了一声。

        杀!

        唰……

        下盘一道寒。

        一抹幽冷的刀光,拖着杀气就奔腰间砍过来了。

        这人用的是唐刀,刀长三尺,刀身两指宽,刀刃锋利。它不同于日本的武士刀,它是正宗的直刀身的双手握唐刀。

        刀疾快!

        一闪间,几乎就到了大胯那儿了。

        我见状深吸了一口气,肚腹向内一凹陷的同时,整个后背就给撑的鼓涨起来。

        刀唰,落空。

        我后背呼的一下,炸出一股子劲后人如箭矢般,向前一蹿之际对方竖起刀身,斩!

        我借了前冲的劲势,算好了刀的运行轨迹,在他提刀斩之前,屈了两指,拿指关节对空一扫。

        嘣!

        一记震颤后,刀身正好让我指间关节打中。然后长长的刀刃如蛇般一阵的扭曲。

        “定住!”

        砰!

        哈啊!

        拿唐刀这人原地一声大喝。刀身叮!一颤之间,扭曲之势立马就定住了。

        而这时我也冲到了对方的面前。

        唐刀刃长,近身不合施展,是以这人直接就抬起了刀柄,拿刀柄后的小铜锤对我猛地一撞,同时嘴里发了一声。

        咄!

        手法儿果然抄极。

        远有远攻,近有近战之妙。

        我上前一记云手,轻轻就托住了他的刀柄,对方感觉不妙的同时,他猛一撤身,这时我已经发力了。

        哼!

        肩膀直接就是一震,一股子如海浪般的起伏劲力,就从他的刀柄直接涌到了他手臂上。

        “好!”

        他吼了一声后,又喊了一声:“咄!”

        这人功法修的极是不错!他修的要领应该就是一个定字!求的是,乱中的一定,借外力来定,待内生一定之后。

        转尔让劲,还有刀都在定中,爆发出强劲的力量。这不是武术,这已经是道门中,武字功夫里合道的练法儿了。

        这绝不是普通的高手。

        这人硬生生把我透过住的劲定住后。

        跟着又一拧身,肘尖借这个去势横扫我的胸口。

        我索性调出崩拳的劲,就地以半步崩的劲势,从胁下出拳,横冲之际,我吼了一声,开!

        砰!

        叭……

        先是一拳中了他的肩膀,对方肩膀一晃的功夫,叭的一声响,劲力给他半边身子的衣服都炸开了。

        这人一声吼:“好功夫!闪!”

        唰!

        冷芒透空。

        我借势向后一闪之际,又有一道大钢圈子,嗡……拖着一缕颤音,就奔我冲上来了。

        我回身,压低重心,拿云手将钢圈一兜,转又一旋身,给我放……

        嗖,嗡!

        砰砰砰砰!

        一时间,林中木屑横飞,钢圈打出一道又一道的木屑,横冲着就奔逃走的两人去了。

        可对方压根儿不理会这个。

        嗖嗖……

        一番的疾行后,转眼就失去了踪影。

        我看着这两人远遁的方向,长长吸了一口气后心说这些真正的高人们终于都出来了。

        钢圈哥手段有些像太极,那圈子打出来后,走的全是螺旋的劲,并且劲力极其刚猛,我刚才兜的那一下,发现钢圈由于旋转过快,它表面的温度都已经烫手了。

        想像一般吧,能让钢圈在空气中旋的烫手,这表面的摩擦,温度,等等一切,还有做的功,力量,这得多大呀。

        除外唐刀哥更是猛。

        他斩出的每一刀,都要比之前我最后一次见到大雨衣使出的刀术还要快,还要猛。

        惊艳一刀用来形容,丝毫不显的过份。

        当然,最重要是唐刀哥领了一个‘定’求定中的突破,他用这个来习的刀术,这就显的极为可怕了。

        这都是入了道的人物啊。

        领的全是齐前辈所说上古武者的真功夫。扔住引号。

        这些在之前我的眼中,全是虚无飘渺的东西,可现在他们把这个给练成了。

        这两人归于哪伙势力。双蛇盘剑,鬼庐那伙吗?:

        我猜应该是那伙人,也只有他们才会派出枪手和弓手这样我非常熟悉的组合来。

        整个交手过程看着很慢,其实不过三秒多一点。

        转眼功夫,人走了后,我闪回身找到了高森的气息所在地,我唰的一下,几个移遁,就闪了过去。

        刚到地方。

        扑通!

        有一个人已经手捂胸腹位置,徐徐倒了下去。

        这人一脸的阴气,长的也是奇怪另类那一伙的人。我扫了一眼他,又看着高森说:“你断了他的胸膈。”

        高森先是点了下头复又说:“没取他命,其余人,我也没取性命,我先下了两把枪,后又退了一个拿弓的,这人正好要使邪术,我先用本门术法,破了他的邪术,这又近身,断了胸膈。不过,还没完。”

        高森弯下腰,翻过这人手,手中刻刀一闪间,他后脖子就渗出一道血丝了。

        我看过这个动作,对高森笑了笑说:“断妖筋!”

        高森:“兄弟看来很懂行啊。”

        我说:“断过很多了,稍微有那么一点经验。”

        高森这时收起刻刀,他打量我说:“那两人功夫在我之上,极是厉害,你能把他们打退,这份本事我佩服。”

        我说:“不敢当。”

        高森又说:“我知道你找我来干什么,我原本无意再掺合这些个纷争事了,唉……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没办法!好吧,我跟你走!就今晚!我们走!但在走之前,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说:“哪里?”

        高森:“墓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