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不容轻视的夺位之战

第四百九十二章 不容轻视的夺位之战

        我对乔治笑说:“不用害怕,真的不用害怕,到时候,这帮人怎么吓咱们的,咱们怎么给他们吓回去就是了。”

        乔治深吸了口气后。他跟我说:“轮椅上的人,轮椅上的人,那个轮椅上的人,还有他身后的女人,都非常,非常的可怕。他们像是地狱,像是可怕……可怕的深渊。”

        乔治打了个哆嗦,心有余悸地说。

        我听乔治这么一说,心里马上知道他讲的是谁了。

        江越!

        当初在秦岭,让我用一个残忍手段取走了他身上骨头的人。他果然如龙观在所说,跑来了洛杉矶,投靠到了贺老太的麾下。

        江越是否还有一步暗棋呢?

        我觉得,他会有,因为假如在这场挑战的过程中,江越突然出手,胜了贺老太和高森。那么。妥了,这个所谓的幻门大掌柜,岂不就落入江越还有他背后势力的手中了。

        敌我之间,层层算计,体现的便是如此。

        幻门是块大蛋糕,大掌柜指挥一些个长老,长老指挥一些个类似信徒一般人,这些人最终才指向许多的魔术师。

        这里边,魔术师是最底层的了,往上又是一些生意人,一些有钱人,等等不同阶层的人士。他们有住在北美的,有在南洋。欧洲,乃到南半球谋生活的。

        总之,单就钱这一块来讲,大掌柜一年拿个近百万的美刀绝对没问题。

        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存在了很久的,有一定规章制度的那么一个组织。

        掌握了这个,手中可就有了无形力量了。

        讲白了这个幻门就是,魔术是面子。道家术法是核心,里子。然后再用经济来搭台唱戏的一个组织。

        我递给乔治一块手帕说:“不用担心,另外老熊,乔治这是吓到魂儿了,回去后,拿辰砂,琥珀研磨为粉,睡前用凉水冲服便可。辰砂的量,半钱即可。”

        老熊说:“仁武堂就有这些东西,冯老过来时,带了一些药材,我回头就去弄。”

        我点了下头说:“走吧,先去仁武堂。”

        我给乔治的两味药是以前程瞎子教给我的方子。

        辰砂跟朱砂不是一样的。朱砂这东西哪儿都有,但辰砂,只限在辰州即现在湖南沅陵一带出产的朱砂才称得上是辰砂。

        画符,中药,均得是正宗道地沅陵产的辰砂才有那个效果。

        别的地方。要么毒大,要么效果为零。

        真正辰砂,上等的产量不多,冯正年手里的我估计也是海路走私运过来的。扔杂坑扛。

        辰砂能安脏腑之神,体现在中,下两焦上。而琥珀则为镇痉之良药。研磨为粉之后,冲服下去,可安上焦脑腑之神。

        两者合用,则能安一身之神。

        又或心,下焦实火结症,再配以大黄汤冲服,效果更好。

        医,武,两字都是道门中的精华。

        两者不分家,练家子到了一定境界,基本全是高明的大夫。这点是不可争辨的事实。

        离开了唐人街,我们驱车回到仁武堂。

        到门口,看门的大老二,领着一条恶狠狠的大狗,跟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后,我看了一眼门前停车的地方,发现居然有一辆很带劲的红色法拉利。我问大老二,这车是谁的。大老二回答我说是两个漂亮的中国妞儿。

        两个漂亮的中国妞儿,不用说了,肯定是易家的那对姐妹。

        径直走进了仁武堂,绕过一个不知哪位大哥给我们送过来的一尊全青铜做的,等人高关二爷神像。我和老熊在像前立住,取过旁边的香,给二爷上了几柱香。这才绕过影壁,直接到了后头。

        没到训练场,就听里面一阵叫好。

        待绕到了训练场后,我眼前唰的一亮。

        夏洛克,尚志,冯正年几人都在。

        不仅他们在,易秋容也抱了臂一脸笑着地看着拳台。

        拳台上很热闹啊。

        易秋容她姐,易秋水穿了一身空手道的服装,光脚站在上面,正跟我的徒弟强尼在那儿过招儿呢。

        两人的打法儿非常有意思。

        强尼眼中可没有男女之别,他只有对手,与非对手的区别。

        是以他下手毫不留情。易秋水力不如强尼,可这妹子柔术功夫很不错。并且她的柔术掺合了很多太极的东西在里面。

        唰!

        一个闪身,易秋水如一条轻灵的大白长虫,绕到了强尼的身上后,两脚勾了他的脖子,向后一拉的同时,脑袋从强尼的胯下钻出来。

        就是这么一带,强尼扑通,一个大跟斗,倒地上了。

        这两人玩的真有意思呀。我看了几眼后,跟尚志,冯师父打过招呼,然后又让冯师父领上老熊给乔治找药。

        吩咐完了,易秋容抱个小肩膀冷傲地看了我一眼说:“嗨!”

        我回了个嗨。

        易秋容:“出去聊聊吧。”

        我说:“好啊。”

        三分钟后我和易秋容来到了外面。

        易秋容看了眼天空,她跟我说:“这次来,主要是为一件事。”

        我说:“什么事?”

        易秋容:“上边的意思是,把仁武堂归到我们名下去。只是临时归一下。你觉得,这可行吗?”

        我笑了:“美女贵姓?”

        易秋容:“姓易呀。”

        我说:“我的意思是,你临时改一下姓,姓关,以后你叫关秋容,行吗?”

        易秋容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她捏了一下拳。

        我就笑了:“既然知道答案了,还跑来跟我说什么?”

        易秋容憋了气,复又恨恨说:“你这样的话,你的命,我们可真要收了。”

        我淡笑:“可以啊,我人就在这里,你随时来收哇。”

        易秋容轻笑:“关仁呐关仁!跟我说这个话没有用。我知道,我跟我姐姐两人加在一起,都没那个本事收你的命。但别的人有,他们会来!会把你的小命给收走!”

        我接过易秋容的话说:“你的意思是,如果仁武堂跟了你们,你们就会做我们的保护伞,然后就没人会取我的命对吗?”

        易秋容:“聪明。”

        我说:“做梦。”

        易秋容恨恨的咬了下牙。

        “关仁!别的不说,你小心唐人街那里,最近有一个很邪的人过来了。这个人听说跟你还有很大的仇。这我不管,但这人背后的势力没有那么简单,我希望你小心一些,小心!不要过早死了,然后让别人把我们的活儿给干了。”

        我看着易秋容说:“放心吧,我会活的很好,非常,非常好。另外,你们也不用藏着,躲着,来吧,来杀我吧!随时随地,我关仁,奉陪。”

        当天的谈话不欢而散。

        事后,我直接驱车领上乔治到他家,跟老熊一起帮他驱‘鬼’去了。

        因为乔治说,只要他一闭上眼睛,瞬间就能看到一个穿了一身带血白衣的女人,披头散发,一步步的朝他爬过来。

        老熊问我,是不是那个姓‘贞’的小娘们儿附上他身了。

        我说不是,乔治这应该是让人种了一道恶识了。

        解这恶识的法子很简单。

        当晚,我们把乔治带到他的大房子,然后老熊把从冯正年那里搞到的药配好,给乔治喝下去后。

        我领乔治去了他的武器陈列室。

        这屋子就在他健身房的旁边,里面摆满了他收集到的一些欧洲的古董武器。

        大多是刀,剑,矛之类的东西。

        我领乔治在这房间走了两圈后,我拿了一柄细细的长剑,抽出来后,我看了眼剑锋对乔治说:“这把剑很锋利吗?”

        乔治面无表情地回答:“关,是的很锋利,不过,我怎么又看到那个女人朝我爬来了呢?”

        我笑了笑,突然我一声大吼:“哈,死吧!”

        唰!

        剑锋一动,剑尖,嗖的一下直奔乔治右眼的瞳孔刺去了。

        这里边讲究的是一个火候和功夫。要求是剑尖抵住瞳孔但又不要刺进去,并且劲力不能外泄,外泄的话,即便剑锋没刺进去,剑身上透出的气势也得把乔治的眼睛给弄坏了。

        就是这一下。

        乔治啊……

        大叫一声后,哗!全身爆起了一层的冷汗。

        转眼,伴随我把剑收回去,乔治扑通就倒在了地上。

        身中阴邪之人,多是阳气受阻,以致阴气大盛。然后阳气运行不畅,上行入脑,引人多思,多思之余,勾动阴邪之念,就会生出来种种的幻境。

        解救之道很简单。

        就是拿这剑一刺,激起人一身的求生本能,这一缕的本能在道家中又称之为真阳。

        真阳一动,阴邪自然消散。如此再配合他刚刚服下去的药,乔治睡一觉就会好转。

        我收了剑,门外等候的老熊走进来,抱起了乔治。

        我跟着他一起,又把乔治送回到卧室,在给乔治安顿好后,我和老熊来到了游池边开了两瓶啤酒。

        老熊喝了一口说:“暴风雨前的平静,这次唐人街那边,贺老太身边应该来了几块硬骨头。兄弟,咱不能轻敌呀。”

        我说:“是啊!不瞒你说,当年我在墨脱,就是犯了大意轻敌之念,然后差一点就死在那里了。这次也是一样。这个江越,跟我有仇……”

        老熊一疑:“江越?”

        我说:“你认识?”

        老熊:“听说过,他有个老婆很漂亮,听说好像还是一个日本人。”

        我微微一笑,啜口啤酒:“这就是了,一个完美的复仇大计。嗯,江越,江越!看来我真的不能轻视你呢。”

        第二天早上起来,老熊叫乔治用早饭的时候,乔治告诉他,那个朝他爬的女人已经不见了,他想见都见不到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好像还有点失落,他说,隐约见到那女人长的应该挺不错的样子。

        得!

        这乔治,没救儿了!

        我和老熊奚落他一番后,我就给高森把电话打了过去。

        一切商量妥当,在乔治这儿又守他过了一晚,第三天的清早八时,我们准备会同高森一起,去唐人街赴这场夺位之战!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