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他来了……他是谁

第四百九十六章 他来了……他是谁

        老人家走后,我望着身后布满了大小刀孔的墙壁微微一笑,索性将这个茶案搬出了门口,我就这么坐在了这家酒楼的大门口,摆了案。(  就爱看书网)用炭火煮着一道从柜上寻来的老白茶。然后,就着蒙蒙的细雨,我坐了一晚上。

        再没人敢进这个大酒楼的门儿了。

        没人敢进了!

        我仁武堂给看的场子,他哪个敢来给犯?

        一处又一处的人,远远的观望了,末了天将明的时候,他们纷纷的散去。

        就是这么简单,高森立住了!

        他成了幻门的大掌柜,从今儿起,这幻门就归他一个人指挥了。

        早上,我上楼给高森迎下来时,我发现他的鬓角竟然添了许多的白发,人好像也一下子老了很多。

        我问他,这个有办法医吗?

        高森摇了摇头,跟着他对我说,三十年。他还有三十年!然后,在幻门干十年。十年后,他退隐。回到小石城,守着那个女孩儿过那二十年。

        我说不回国了吗?

        他的回答是。要是回,也得带上那个女孩儿一起回。

        我说好,到时候就一起回去。然后,我在秦岭帮他寻一个地方,让他守着那女孩儿过那二十年,不……不是二十年,是比二十年还要长的日子。

        接下来我和老熊,还有乔治在这个酒楼住了三天。

        三天后,管坤带着幻门的新老几代人一起回来了。当天这几百号人聚在这大酒楼里办了一场大礼。

        大礼过后,高森的位子,名份。等等一切就全利索了。

        最终我们互留了电话,然后言明有事,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离开这处酒楼的时候,乔治好像一直处于梦游状态。

        回到我们来时的车上,乔治问我:“关……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吗?玉皇大帝,真的是最厉害的那个人吗?太上老君,真的比孙悟空要厉害吗?”

        他迷糊了,真的是迷糊了。

        我告诉乔治,人不能想的太多,想太多就没办法活了。咱还得一步一个脚印地好好过日子。至于那些惊炫的怪力,那些匪夷所思的力量。我让他记住一点,就是这些力量来之不易,想要获得就得付出自身本该有的快乐。还有很多东西才行。同样,想要施展,每一次的出手,都要深思熟虑才行。

        乔治似懂,但还有一点非懂的意思。

        想让一个洋人完全明白这些道理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慢慢的,一点点来吧。

        当天刚回到仁武堂,夏洛克就给了我一封信。

        信是从纽约发来的,信里的内容是。纽约那儿一个月后,要举办一个小型的武道切磋大会,他们知道洛杉矶刚刚成立了一个很有名的仁武堂,所以发来这封信,让我去参加他们的武道大会。

        武林大会吗?

        我看了信,笑了笑后,把附带里面的请帖收好,转又把仁武堂的事儿稍做了一个安排后。我独自一人就买了张机票奔纽约去了。

        飞机在纽约降落的时候,天空已经飘起了一缕的雪花。

        还好我看了天气预报,知道纽约这个大大的城市今儿会下雪,所以临下飞机,我就特意穿的多了一些。

        在走出机场大门的时候,不知怎么,我心里突然就涌出一股子莫名的寂寞感。

        我这是怎么了?

        我问着自已的心,转念我明白了。

        我这是想叶凝了。

        叶凝……

        叶凝……你在哪里,你过的好吗?

        这念头在脑海里一闪之后,转尔勾起某道潜在的力量试徒将叶凝现在的模样儿在我眼前呈现出来。

        我狠了狠心,一咬牙,硬生生切断了这一联系。伸手竖起了衣领,顶着机场外的风雪,我叫了一辆计程车。

        我让司机直接带我去了唐人街。

        我的计划中,打算先不找龙雪,而是先去解决一个人的麻烦。

        这人名叫王军友。

        他是龙观在提供给我的那三个人中的一个。

        王军友是安徽人,他习的是少林一脉的功夫,龙观在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人已经入了化神之境了。他一直隐在五溪山附近种茶。此外他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儿。出事是她女儿高中毕业的那个假期,那天晚上,她女儿跟同学一起出去玩儿。然后在一家ktv,她让六个小混混给盯上了。

        王军友心中应该有感应的,当然了这个就是我的推测了。反正到了化神之境的人,对身边亲人都有一种感应。

        王军友感应到了他姑娘晚上有这一劫,所以他心头一念浮起的时候,他就动身往ktv赶。扔共乒血。

        到了地方,也算是及时,他女儿被人堵在屋子,那帮小子差一点就要得手了。

        这应该就是习武之人的一劫吧

        这一劫落到王军友女儿身上,然后没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王军友做为父亲,他怒了。最后他就出手了。

        高术出手就犯法!

        六个人,四个人的脑袋爆了,两个人的心脏炸碎。

        这是重案。

        当地公安机关不敢声张的太厉害,只说是小流氓打架。

        王军友给女儿带回家中,通过之前武道朋友的关系,就这么一路跑到了美国。

        他是偷渡来的,过来后,隐姓埋名在一家唐人街的华人餐馆里给人涮盘子。

        龙观在找过他,意思是,只要跟了他们,他的那些事,都不是事儿。他会有新身份,新的名字,然后还会想办法给她女儿接来美国。

        王军友当时就没有同意。

        所以,龙观在在名单上写了一个日期,那个日期,就是今天凌晨。

        凌晨时分是王军友最后的期限,到了这时候,他如果不归的话,功夫就得让人给拿走了。

        这次,据龙观在分析,他背后的人,得至少派一到两个外门师父,又或是潜而不出的内门弟子过来。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如王军友一般的大能给收了。

        否则别人来,就是两个字,送死!

        出租车是晚上十时零七分给我带到唐人街的。

        我下车,付完了车费后,又给了司机一笔不菲的小费,然后我背着随身的一个简易小包,我我就在唐人街逛了起来。

        我沿街走了一会儿,然后走进了一家中国餐馆,进去点了一些东西后,我坐下来就开始吃。

        填饱了肚子,已经是十一时过十分了。

        这个时间大部份的餐馆都已经打烊。

        我付过帐后,又走了二十分钟,这就找到了王军友打工的那家饭店。

        这家饭店的规模不小,差不多有三层楼的规模吧,看上去很大。此时饭店已经打烊,卷帘门落了下来。我沿着饭店旁的小巷往里走,在越过几个大大的垃圾桶后。我看了眼四周跟着在身边墙壁上一抓,身体嗖的一下,就跃上了高墙。

        高墙后面是一个又一个的院子,院子中间用钢丝网拦了起来。我直接跳过去后,刚停住身形,就见前面,隔了两道钢丝网,差不多有三十余米远的地方有人说话。

        “刷盘子是没有什么出路的,你学了功夫,武字上,到了化神之境,不归一个地方,没人帮你出头说话,这说不过去。”

        这时候很轻,听起来软软的,竟好像是一个妹子。

        叶凝?

        我脑子闪过这名字后,立马感觉自已这是想叶凝想疯了。

        她不是叶凝,一个人再怎么变,声音不会变,气息不会变

        这个说话人的气息很软,很弱,她站在三十米外的地方,就好像是一道空气般,让人捉摸不透。

        非常厉害的一个女人,真的是很厉害。

        我猜,她应该是内门中的弟子才对。

        我没出声,也没让自已的气息外泄,而是立在原地,负手听他们说话。

        这时,在一阵盘碟撞击的声音响过后,又哗哗的响起了放水音。

        “姑娘,你不用劝我了,我不会加入你们的。这身东西害苦我了,我原本好好的在山上种茶,可谁知道,我那闺女竟差点让**害了。”

        “我要是没这功夫,吓唬一下那几个小流氓也就算了。可我身上的功夫大,当时一怒,一股子真火冲到脑门上,我就憋不住了。哎……功夫,害人呐!练来练去,好好的,家也回不去了,最终我竟跑到这么一个地方来涮盘了。哎……”

        王军友这一劫真的是命中注定。

        出事的不是别人,是自已的亲生女儿啊。

        化神,化的再厉害,那个时候,心里的火也绷不住。

        所以……

        唉。

        我在心里也叹了一口气。

        那女人听王军友这样说,她淡淡回道:“王军友,你这不是武人的想法儿,不是武人的思维。你有了一身化神的功夫,有了这么大的本事,老天爷是不会让你过安稳太平日子的。他会把你扯进这个江湖,不管你同意与否,他会硬拉着你进来。”

        “现在还有二十分钟,你好好想想吧,是想用这一身功夫,给自已证出来一个未来,还是想让我把你的功夫取走了呢?”

        王军友不无痛苦:“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没招你没惹你,你,你这是为什么呢?”

        女人淡淡:“这就是规矩,若说是怪,只能怪你练的太好了,机缘巧合,你练的这么厉害,自然就会横生祸事。好吧,不多说了。再有十多分钟吧,我就得动手了。”

        我听到这儿,正要闪身,冲过去的时候。

        突然,我耳中听到了一个低沉,且熟悉的声音。

        “霸王正道真霸道哇!练了功夫,你来收,哈哈,这天底下,恐怕没有比你们更霸道的人了。”

        这声音很远,听上去好像在几百米外的一个地方。

        此外,他是一边走,一边说的话。

        这人……

        他……

        我这时,突然间就想起了一个朋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