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对峙间,让别人捡了便宜

第四百九十七章 对峙间,让别人捡了便宜

        这人其实已经不是我的朋友那么简单了,他是我的兄弟,一位大哥级的兄弟。我在到来海外之前就曾听说过,他已经与一位前辈从俄罗斯杀入海外了。

        这么些年,他去了哪里?还有他这一身的本事。怎么已经强悍到与此境地?

        胜战龙已经化神了,并且化神之后除了证出体内的小天地,他同时还证出了天魂。

        齐前辈当初详细跟我讲过,化神之后的功夫是分这么几个阶段的,首先要证出人魂的那个天地,然后还要证出天魂的那个天地,最终是地魂,也就是阴魂的那个天地。

        这个过程就是将三魂化别化为真灵,再让真灵接受冥冥中的一念之感化生为天地。

        这些都是虚拟的,非物质化的东西。

        三个天地,三个世界,一一证出来,再将三个世界中的五行,七魄生出来,人就有了强大的力量。

        但据说是到最后,修行人还要在念头里把这三个世界。三个天地给斩断,即斩掉与人身相系的最后连接。

        这个斩字,就难住了很多的人。它就不是人一辈子能解决掉的东西了。

        可能是十世,二十世,三十世。乃至几百,上千世,最终才能把这个给斩断。

        这一系列的过程,就是道家最朴素的修行方法。

        简单讲,基本就是先通人魂,即先做人,后有神通灵性,再做圣贤。人,灵,圣贤,几样都做了后,才有那个问道称仙的资质。

        此外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天地内还要齐聚五行,要具备五行的力量。最终还要让这个五行全满。

        这些东西对应到现实世界,最简单的一步就是先做人。

        做一个好人,一个善人,一个顺应了道这种力量而行事的人。

        这一步做好了后,才能更进一步去做其它的事。

        以武入道,就是用一种激烈的方式。把正常人需要几十辈子经历的恶事,善事,在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内经历完。

        有了这个经历之后,把这个‘人’字做足了,才能更进一步去提别的东西。

        其余修行,无论是什么都是一样的道理。

        先把人做好了,做齐备了,才能提其它。否则,就是好高骛远。误入邪途了。

        胜战龙不久前,刚刚把这个天魂证出来。

        想来,他的进步速度跟我应该是一样的。扔休刚亡。

        天魂是圣贤,是古往今来,圣贤大德之士身上俱备的力量。

        一个正常的修行方式,是先齐了人魂后,再去证这个天魂。

        齐人魂正常来讲是小天地内化生出五行的力量,这五行再与五脏遥相对应,化生七魄,生出胎元才对(ps:这类东西多是道家术语,讲的多了难免影响阅读,这里只是稍提点一下,后面到了每一步后,都会稍带用几句话讲一下。)

        可是我和胜战龙,突破的有些急了,人魂小天地内的五行力量,并没有完全证出来。

        是以,我们的功夫,差不多是让人给催出来的。

        没办法,现今江湖中的恶事太多了,之前国内那么多年又一直少有优秀的人才。所以老前辈们只好用这种种的手段,把我和胜战龙等人的功夫催出来。

        修行一途的理论是非常扎实基础的,它根本不是玄幻小说描述的那种天马行空的想像。它是一整套严谨完备的理论。而所谓的神通,大力,等等一切,无非是在这个修行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种种魔障。

        这是齐前辈的原话!真实不虚的原话。

        若为神通,大力,而求证神通,大力。则入邪,化魔,万劫不复!

        古往今来,在这个世界上,因堪不破这个,最终坠入不复之地的人,太多,太多了。

        相对比,还是一步步稳稳过日子好,那样的修行虽慢,但却最为安全。

        胜战龙悄无声息地越过了钢丝网,到了王军友的附近后,他停了一下来。

        王军友本身的功夫是化神,体内有了小天地,但五行还没有长出来。把这个五行长出来,攒足了后,颠倒来用,便是神通大能之人!

        这话,听起来有些熟吧。

        没错,西游记里就是这么写的。

        至于我和胜战龙的本事,应该是在一个圣贤精神,即天魂的指引下,一点点将人魂小天地内的五行给培出来。

        至于天魂,地魂的小天地,我现在还不敢想像,能做到现在这一步,我就已经算是走了大运了

        风在猎猎地吹着。

        雪花,纷纷扬扬地泼撒而下。

        胜战龙站在王军友的身边后,他哈哈一笑说:“这位姑娘,你这人看着长的文文静静,怎么说起话来,这么的霸道呢?”

        那不知名的女孩儿,用软软的声音说:“在地铁上,你跟了我一天了。后来,我跟师父打听,师父们说你是从西伯利亚通古斯地区出来的,你这一路,先是去了英国,后又到了法国,然后辗转又来到了这里。你用的是英国护照,护照上的名字叫龙战胜。”

        胜战龙哈哈一笑说:“姑娘,你们的能量很大嘛,居然可以查的这么细致。”

        小姑娘继续说:“龙战胜……嗯,起初我们以为你跟我们一个失踪的外门师父有关呢。也是因为这,所以就细细查了你。结果发现不是。除外,你在英国,法国一共就出过四次手。但已经很不错了,你挫了一伙恶人的锐气,又给国内那些人争取了一两年的喘息机会。”

        胜战龙沉声:“这位姑娘,你让我怎么说你们呢。说你们坏吧,你们还做了很多的好事。说你们好吧,你们又霸道的不近人情。”

        小姑娘:“已入道,奉道,人情是何物?我不知!”

        胜战龙啧啧感叹之余。

        突然,我感知到楼顶上好像有什么动静。

        并且,那动静就在我头顶的正上方。

        于是我心中一动,也不再藏在这儿不说话了,而是负手立在漫天的雪中,朗声说:“上面的朋友,下来吧!大冷天儿的,可别在上面,吹着风,受凉了!”

        话音一落,上头传出哈哈的一阵笑声儿。

        唰……

        一道人影,借着消防楼梯,几个纵跳,就从五楼下来了。

        我这一出声儿,不远处,胜战龙一惊,随即,他唰的一下闪动身形,同时喊了一句:“兄弟!”

        他那边动的同时,那个小姑娘跟着动了。

        只见两道人影,唰唰的翻过了钢丝网后,倏然间,就立在了我面前。

        这两人现身的同时,楼上一个穿了黑色羊绒外套,系了围巾的中年男子,也从上边跃下,一并立在了我面前。

        胜战龙穿了一件皮衣,容貌还是当年的那副模样儿,只是相对年龄来讲,他好像年轻了许多。当年他眼中的那种沧桑岁月痕迹,不知怎么竟消失了。取代的是宛如青春少年般的那股子灵透纯净之意。

        而这,便是他这一身功夫最好的证明。

        跟胜战龙一起过来的是那个女孩儿。

        她看上去,大概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儿,二十一,二岁,这是顶天。不过,这仅仅是她外在的生理年龄,真正年龄,我估摸至少得是大妈级的。

        她面色很白,看着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此外五官长的极其秀气,就仿佛古画中的人物一般,如果不是她身上穿了现代的衣服,人见了真以为她是一个从古代穿越来的妹子。

        这女孩儿修的东西,跟我和胜大哥都不一样。

        她是齐人魂立了小天地之后,又通了地魂,提前把那个神通灵性给证出来了。

        这类的手段,就类似于传统道门诸如茅山一派中的术**夫了。

        女孩儿看了一眼我,她幽幽说:“早知道你来了,跳过来后,一直在那儿立着听我们说话了吧。你……就是那个关仁,仁武堂的里子对吧。”

        这女孩儿通了地魂,灵性感知上,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所以,这个我服气。

        当下,我朝她一抱拳说:“我正是关仁,敢问师妹怎么称呼?”

        女孩儿轻笑:“叫师妹,估计会乱辈吧,有管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叫师妹的吗?我姓聂,单名一个秀字,叫我……”

        我当即又一抱拳:“聂大娘好。”

        女孩儿唰的一下,变脸之余,她咬了咬腮帮子。

        聂大娘气过,她却不朝我发火,而是冷冷看着楼下来的中年男子说:“你不是在加拿大钓鱼吗?怎么手这么长,伸到纽约来了?”

        中年男子环视我们,他摘下手上戴的皮手套说:“龙观在去了科罗拉多,然后直接失踪了。所以,我就过来,把纽约的事接一下手。”

        聂大娘:“徐长天,回去吧!这没你事儿了,师父已经派我过来接了。”

        徐长天笑了下:“你师父,可不是我师父,你师父派你来接了,可他没跟我说。”

        聂大娘白了徐长天一眼:“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徐长天冷冷:“我要知道天高地厚,也不会混到外门师父的位子上了。没错我师父收我的时候他就说了,他说徐长天呐,你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这么走过来的!”

        徐长天说这话的同时,呼的一下,他身上的衣服震了震。

        一颤之际,一篷吹落的雪花,竟自顾化成了雨水,涮涮的落到了地面。

        聂大娘仍旧一副瞧不起的神态,看她样子,好像她才是高贵冷艳的女王一般。

        她瞥眼徐长天,又看了看胜战龙和我,最后她说:“这么办吧!今儿这人,我就是拿定了。”

        徐长天:“我已经给他安排好归处了,这人归我了。”

        我和胜大哥对望一眼。

        我说:“大娘,这位徐前辈,要么你们先证一下。”

        聂大娘一扭头:“哟……想的不错呀,想趁机会,捞个大便宜是不是,哼!天底下恐怕没那么好的事儿吧。”

        我一拧眉:“那你想怎样?”

        聂大娘两片轻薄的嘴唇一动,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她一拍手:“不好!人跑了!“

        一听这话,我们四人,唰!

        胜战龙都没有跳,他直接一挥手,嘣!的一记劲响后,钢网瞬间碎裂,然后他是直直的冲着,奔那个地方去了。

        我和徐长天,还有聂大娘两人不分前后,几乎同时跟在了胜战龙的身后,唰的一下……

        待移到地方的时候。

        人果然没了。

        诺大个后院,只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盆,外加一叠刚刚洗好的碗,碟子。

        人,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聂大娘这时朝前走了一步,然后她在对面的钢丝钢前停下了脚步。

        我凑过去一看,

        只见钢丝网上不知时候,被人用刀砍出来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门出来。

        聂大娘伸手指在钢丝网的破口断边上,轻轻地拭了一下,复又将手指凑到鼻端闻了闻,最后,她又看了眼地面。

        这时,我看到地面上好像有一道符纸燃烧后产生的纸灰。

        聂大娘蹲下伸手搓了下纸灰,跟着她就冷笑了:“唐刀牛小毛,还有一个会画符的野老道,两人这是先用符,封了这儿的气场,不使气机外露,后又用刀劈开钢网,将人硬生生地夺走了呀。行!走了好办,我再给找回来就是。“

        说完聂大娘含嗔带怨地瞪了我一眼后,嗖的一下,她抓着钢丝网,几个纵跳,就跃出去,消失在街角了。

        聂大娘前脚一走。

        徐长天朝我一抱拳:“关仁是吧。”

        我说:“是我。”

        徐长天:“还在用洛杉矶的那个手机号码吗?”

        我说:“是。”

        徐长天:“好,过几天,我会跟你电话联络,你准备一下,我需要龙观在去向的详细资料,还有,当时你看到了什么,他是怎么走的,都发生了什么,我需要你完完本本的告诉我。纽约很大,这里既是天堂,亦是地狱,希望你玩的开心。再见!”

        徐长天说完,也转了个身,越过了钢丝网,一路就这么走了。

        等到徐长天一走。

        胜战龙走到近处,一拳打我肩上:“兄弟!”

        我回了他一拳喊了一声:“大哥!”

        胜战龙:“走!咱们先去一个地方喝上几杯再说!”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馆,在买了一点外卖后,我们又买了一小瓶的洋酒,然后来到街上,随便找了个没人的马路牙子,这就坐下来边喝边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