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零五章 动情,晓理,拉人壮大队伍

第五百零五章 动情,晓理,拉人壮大队伍

        我承认我的行为举止非常不合乎礼貌的范畴,我承认我这么做不对。但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对付这个名叫莉莉的女人了。暴力解决不了问题,根本上解决不了。但暴力对付有些人会显的非常有用。

        比如这个莉莉,当我一巴掌给她抽翻到地上,转眼她扑打一下身上的雪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她不说话了。只是捂着让我抽过的脸,含嗔带怨地在一旁看着我。

        我扫了他一眼,复又对元安说:“喝茶。”

        元安似乎一怔,随即明白发生的一切后,他端过杯子跟我一起啜了口茶。

        我对元安说:“怎么入了这个伙了?”

        元安:“不入这个伙还能怎样?我一个师弟的武馆开在唐人街,师弟这几年身体不好,我就过来帮他的忙。唐人街你知道,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一个外来的武师到了这里,肯定是要露出手功夫给人家看,人家才认同你在这里教拳。”

        “露了,就让人看出来了,然后就有人找我。一个姓龙人,找了我几次,我没答应,他逼的急了。武馆我也做不下去了,就吩咐下面的徒弟接着做。正好,唐人街有帮会里的兄弟,他帮忙介绍了老巴爷。”

        “老巴爷话说的很明白。只要给他做事,武馆就可以稳稳的开下去。”

        “没办法,江湖义气重要,师弟的武馆不能倒。我只好给人做事了。”

        元安喝口茶,淡淡说着。

        我又问:“牛小毛呢?”

        元安一笑:“他那个自大狂,原本是个厨子。他之前在墨西哥给一个华人餐馆打工,当地墨西哥一个叫萨派塔解放军的武装力量去抢他们的餐馆,抢完了餐馆不说,还要糟蹋老板娘。”

        “没办法,他就出手喽。一把刀,眨眼的功夫,砍死了九个人。”

        “事情闹的很大。那里是萨派塔的控制区,砍完人后,牛小毛就跟老板,还有老板娘卷了钱,跑来美国了。”

        “老巴爷通过当地帮会把牛小毛要了过去。就这样。他跟了老巴爷,然后老板还有老板娘去了旧金山的唐人街做起餐饮外卖生意。就是盒饭啦,给那些偷渡来打工的华人送盒饭啦。赚的少,可总好过让人拿枪对着头啦。”

        我听完元安的讲述,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动荡的地区,动荡的局势,武者力再大,也没有跟整个武装抗衡的实力。

        只能是选择离开那个地方,然后再重谋生路。

        我问元安:“元前辈,你就这么跟着老巴爷一直混吗?有没想过以后的打算?”

        元安无奈一笑:“有什么好打算的?我会什么?去了唐人街。只能涮盘子,给人家看车,做保安都不可以,人家嫌我长的不够大呢。要你这样的身高才行的。”

        我想了想说:“开武馆呢?”

        元安:“武馆不是那么好开的啦,像我这样子,都知道我本事高,能打,人家就会在背后搞搞震啦,搞到你开不下去,这没办法的啦,中国人嘛,就是这样子,聚在一起老是喜欢斗来斗去。有什么用啊,七八十年代,唐人街杀的昏天黑地,不一样让白人们看笑话。唉……真搞不懂,他们斗来斗去为的是什么。”

        我给元安倒了杯茶,跟着我抬头注视他说:“跟我走吧,我不用你帮我做事,你只要好好的,安心开武馆就行。另外,这武馆姓什么,叫什么,归到哪一脉,哪个祖师身上,全凭你来说话。”

        元安一怔,复又打量我说:“要不要交保护费啦?”

        我微笑:“一分钱不用交。”

        元安:“有没有讲大话啦,这么好,一分钱都不用交,真的假的啊。不会又要搞什么阴谋吧。”

        我朝元安一抱拳:“前辈,咱们都是身负华夏一脉武学的人,咱们身上的功夫,真要露出到社会上给众人看到了,那就是一脉的宗师。可这世界你也知道,很多时候做事并非我们想像的那样,想做到,它就会做到。我知道元前辈不求去做什么一脉宗师,只想安安静静地教拳讨一口饭吃。”

        “我关仁,没什么大本事,但念在同为华夏子孙的境地,我愿意帮前辈这个忙。事成后,你安心开你的武馆,做你的生意,有人找你麻烦,找你的别扭,让他朝我关仁来。”

        元安:“哇……你脑子有没有坏掉啦,这样你很多麻烦的,跑不掉的,搞不好会死的。”

        我对元安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死过一次,我没自已死,已当自已死了。你好好想想吧,元前辈,我给你充足的时间。”

        元安不说话了,只是闷了头,一口口的喝茶,似在思忖。

        我又续了下水,跟着我晃了晃壶,发现水壶空了。正这个空当,边儿上捂腮帮子的华莉莉急走上前说:“关先生,我来,让我来。”

        我看了她一眼,直接就把水壶递了过去。

        华莉莉接下来的表现,用一句不太恰当的话讲,就是她很乖。

        她很容易就进入到了一种角色中,这个角色曾经深植入到她的潜意识当中去。因为之前她提到过,在她小的时候,家中经常会来一些诸如我和元安这样,身怀大能力的,宛如‘神仙’一般的人。

        我估计她小时候也一定挨过什么人的训,然后她一下子就变老实了。

        所以,刚才我的那一巴掌,一下子让她找到了曾经的自已。她迅速定位,转尔游刃有余地在我面前演绎着这个角色。

        人就是这样,在不同的人面前有不同的角色。

        父母面前是子女,子女面前又是恩威并存的父母,同事面前是工作伙伴,朋友面前是趣味相投者……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拥有无数的角色。

        然后现在,我帮华莉莉找到了,她该在我面前扮演的那个角色。

        而这一切原本应该是黄兴唐,也就是龙观在的徒弟来做的。只可惜,小伙子长的太英俊了,并且虽说他有一身的功夫。可终究还是扛不住这个女人的百般缠绕……

        一念之间,可能他就是一念之间,没把持住,然后角色定位就全都转换了。

        冬日的暖阳很不错。

        我和元安喝了两个来小时的茶。

        我们也聊了很久,最终元安答应了跟我合作。原因就是他不欠老巴爷什么,这两年来,他替老巴爷做了不少的事。

        大部份都跟帮派之间的明争暗斗有关系。因为现在是法治社会,讲究一个文明。尤其在美国这地方,枪一响就是不文明,是会让人产生恐惧和害怕乃至强烈抵触情绪的。

        但拳头不一样,拳头一挥就是一位勇者和斗士,用枪把对方打趴下和用拳头把对方干倒的意义和效果都完全不一样。

        所以老巴爷靠上他们,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后,他赚了很多的钱。

        元安力尽过了,所以他也不觉得亏欠老巴爷什么东西。

        两个小时后,我见到了急匆匆赶来的牛小毛和王军友。

        两个是开车过来的,到了大门前,牛小毛没有摁门铃而是领着王军友,嗖嗖的两下,就从墙外翻了过来。

        华莉莉看到这一切,她显的很紧张,她想要大叫一声,随后当我看了她一眼后,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我起身,领上元安,朝牛小毛走了过去。

        这次,我终于正式看到王军友的模样儿了。

        他长的很普通,四十出头的样子,腰板挺的笔直,五官亦算得上俊朗,只是眉宇间拧了一缕化不开了愁绪,另外他两个鬓角,微微有些泛白。

        什么都不用说了,王军友这是硬生生给愁成这副样子的。

        牛小毛看到我,当即一扬手,拿出手中一个用布包着的长条状的东西,他就要抽出来。

        而王军友则本能向旁边一闪。

        我负手面对牛小毛站立了。

        唰!

        牛小毛刀起,噌的一下,笔直就对准我的胸口然后他要刺过的一刹那,我负手而立还是凝视着他。

        同时,我说话了:“牛小毛,我们有深仇大恨吗?”

        这话一说完,牛小毛猛地一收势。

        嗡……

        刀尖在距离我心脏一公分远的地方停下来了,我能感觉到尖锐刀锋处淡出的那一缕称之为刀气的东西,它让我心脏部位的皮肤一阵发麻,发紧。

        牛小毛想了下说:“关仁!没有深仇大恨,你作啥要坏我的事!小石城,你阻我们办事,纽约你又阻我们抢了那女人。关仁,你啥意思?你凭啥跟我们过不去?”

        我看了他微笑说:“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牛小毛一下子又怔住了。

        我又说:“你跟老巴爷一起干,图的是什么?”

        牛小毛又是一怔,末了他说:“刀!老巴爷能让我用刀!别的地方,我用不了刀!”

        我说:“刀是什么?”

        牛小毛:“刀是器,利器,可斩,可杀!可破,可离!”

        我说:“斩,杀,破,离,能真正用到不平之事,不顺之事上。刀有此能,但你所用,是真正不平,不顺,不公之事吗?”

        牛小毛:“我不管!他能让我用刀!我就用!”

        我说:“若有人比你的刀还强呢?”

        牛小毛呆了呆说:“不可能!天底下,绝没有比我刀还强的人!这绝不可能!“

        世事无绝对!

        牛小毛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感觉,他离我心中的一个猜测,就越发的近了。

        这个牛小毛,他是一个人的因缘,并且还是那人出关后,第一个让能助其提升的因缘。

        我要留着这个因缘给那个人用。

        “牛小毛!是这样的,元安,元前辈已经答应过来我这边了。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我不强求你答应,我只想你跟我赌一场!“

        牛小毛:“赌?赌什么?”

        我负手笑说:“你不说了,你是天下第一吗?天下第一唐刀牛小毛就是你对吧。“

        牛小毛:“是的,师父教我时就说了,他说……哼,反正不管什么人,我就是天下第一。“

        牛小毛脸上掠过一丝犹豫后,又反复强调,他就是天下第一那人。

        我摇了摇头说:“这样,你说你是天下第一,但我并不承认,因为我认识的一个人,对方的刀术可能会高过你。“

        牛小毛:‘我不服,你叫他出来,我跟他斗。“

        我说:“好!你留在我身边,最多不过半个月,最多半个月,我让你跟那人试一场刀。”

        牛小毛:“说好了吗?”

        我说:“还有一条,这场刀如果输了。你得过来这边,听从我的安排。如果你赢了,牛小毛,从今往后,只要是你办事,你先办,我绝不会拦你,阻你!”

        牛小毛一怔,复又低头想了想后,他对我说:“说话算话?”

        我微笑:“说话算话,一言为定!”

        牛小毛:“好!我就听你的了。”

        牛小毛是那种典型的直性子人。

        这种人的种种表现,但外人眼中可能会觉得他是不是傻呀。他怎么就这么轻易听信我的话了呢?

        事情都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牛小毛身上的这股子劲儿不是傻,真的不是傻。相反,这股子劲很多人,花多少钱去求,他们都求不来。

        牛小毛正因有了这股子劲,他才有了今天这般修为,造化。

        同样,也是因为这股子劲,他才脱了杀身大祸……

        我不敢说自已是神,我来安排了牛小毛的命运和那个人,即叶凝的命运。

        但隐隐中的直觉告诉我,牛小毛就是叶凝的菜!

        是的,如果站在个人,私心的角度,我一千,一万,一亿个不愿意他跟叶凝交手。毕竟,这牛小毛的刀术,真的是很强,很强不说,他还有很难得的乱中求定的心法。

        叶凝会赢吗?

        她会不会伤在这牛小毛的刀下,对此我一概不知。

        但直觉,还有冥冥中的一丝感应告诉我,我就得这么办!

        牛小毛身上有一股子孩子气般的韧劲,他答应了我之后,当真就不走了,当真就要留在这里,住下了。

        华莉莉找到了她的角色定位,她亦不对我打听什么,也不敢吩咐我做什么。只拿了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看着我。扔尽肠号。

        一切稳当下来。

        我找王军友又聊了聊。

        没有别的意思,我告诉他,安心熬这一阶段,他王军友要是信任我的话,他什么都不用做,我也不会让他做什么。等过了这段时间,我把事情处理完,我想办法给他安排一个身份,然后再将他的家人,接到这里了。

        回去,一时半会儿是不行了,毕竟那么大的案子,死了那么多人。这搁谁,都没那本事替他把案子消了,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先在美国站住脚,然后一步步的从长计议。

        王军友原本心怀了忐忑,听我这么一说,把话唠透了,他感慨一声,也就算是认命了。

        就这么原本几个要杀我,打我的人,全让我给留住了。

        我们在华莉莉家中,住了两天。

        两天后的一个傍晚,我正在客厅跟王军友,元安,牛小毛还有华莉莉的叔叔,我们聚在一起喝茶,聊着一些各自家乡的东西。

        华莉莉小心朝我接近,然后她有话说,可一时又好像不好开口的样子,她憋了半天后。我看了她一眼,喝口茶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华莉莉:“关先生,明天是爸爸的生日,我的两个哥哥都会过去,然后大家一起商量那封律师信的事情,我想……”

        我摆了下手说:“明白了,还有,两位朋友,都是屈居这里,他们身上的衣服得换,行头得有。你去唐人街,找人购一套行头吧。一人一套,这也算是让你身上有面子。”

        华莉莉小声说:“明白,我明白。”

        我说:“还有……”

        我看了眼王军友说:“王师父这是因一些麻烦事,不得不出来到美国。他之前是家里的顶梁柱,这次出来后,家里一下子就垮了,娘俩儿的生活,各个方面都没人照顾。所以,莉莉啊,一会儿你跟王师父聊聊,让王师父把他家人联系方式跟你讲一下。你跟国内那边吩咐一下,事情做的隐密一些,不要让更多人知道。”

        华莉莉:“明白,关先生,我明白。”

        我说:“不要直接给钱,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跟国内生意做的那么大,你应该会有办法的。”

        华莉莉:“知道,知道。”

        华莉莉果然是办事的人,当天晚上九点,王军友就一脸高兴地找到我说,华莉莉把五溪山生态绿茶的一部份出口份额包给他老婆和女儿做了……

        我听罢淡然一笑。

        然后,我告诉王军友,往后安心在美国生活便可。

        王军友坦然之余,一再的言谢。

        有钱人就是这样,给没钱人赚钱的机会,只是抖一抖手的间隙。

        抖一抖手,就能帮助一些穷困人找到赚钱的门路。

        而这,不正是最好的行善吗?

        在华莉莉家又过了一天。

        等到第二天的下午,她安排人在唐人街买的一些衣服什么的送过来了。

        我,牛小毛,元安,王军友四人换了一身新的衣服,跟着坐在一辆凯迪拉克里面,就这么离开了华莉莉的这个大房子,一路疾行,直奔她父亲的住处去了。

        说来也巧,华老爷子住的地方,就在长岛富人区内。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