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公路激战,掐灭火力压制

第五百一十二章 公路激战,掐灭火力压制

        从纽约刚出来的时候,一切还好。可当车远远离开纽约洲进入到俄亥俄州的时候,危险的气息渐渐就出现在公路四周了。

        我们这是刚刚进入俄亥俄州境内,我不知道华志强给我们带的是什么路,反正公路两边全是一片堆积了白雪的荒凉大地。时不时的。会有一两个穿了厚厚皮衣的摩托车手。骑着大马力的摩托在我们身后呼啸而过,转又逆行。从对面直接的冲过来。

        来来回回的差不多有四次。

        我这时拿起对讲,告诉胜战龙。还有老熊,提醒他们注意对方的情况。

        讲过了话后,叶凝拍了下方向盘对我说:“仁子,你说你要是这几帮人,你会怎么动手?”

        我想了下说:“我会先找一些擅长使用工具,枪械的人。然后让他们用工具还有枪来压制我们,转尔想办法将这一货车的东西给搬走。因为这车东西按照美国法律来讲,它是不应该被运出境的。所以,他们不会考虑我们报不报警之类的问题。”

        叶凝说:“嗯,先让炮灰打头阵,把动静弄大,最好是把我们的交通工具什么的给毁了。这样一来,他们再分散着。各个击破。”

        我笑着看了眼倒后镜说:“没错,你看人不是已经来了吗?只是……哇,这伙人弄的这是什么工具?”

        此时车后面已经来了一个小车队,小车队打前排的是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这改装的幅度非常之大,已经将车给改的是面目全非,看不清楚牌子和型号。

        唯一能看清的就是站在车的敞棚上,露出个小脑袋,手里端着枪械的三个壮汉,这三大汉眼睛上戴了风镜,用一种厚厚的只露出眼睛的大绒线帽子将脑袋套了个严实,然后他们手里都拿着枪,枪用的是弹鼓。弹鼓这东西在美国是非法的,法律不允许个人拥有。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在枪械工业非常发达的老美,这玩意儿只要有钱,随便想要对应什么型号的都可以买到。

        弹鼓内提供的应该是极强的火力支撑。

        而这个火力起的作用应该是压制,真正的大杀器在后面呢。那是两辆大皮卡车,车的后车厢内各安置了一台重型的大油锯,油锯的大锯齿长长的探出车外……

        真狠呐!

        你们他大爷的,怎么不给我弄个变形金刚过来呢?小哥我也好好身临其境跟擎天柱大哥聊聊。

        如此的安排,我打量之余,搞清楚这伙人的意思了。

        先是火力压制,让我们抬不起头,跟着两辆带油锯的大皮卡,冲到集装箱的侧面,然后油锯启动,来回的几下后,集装箱的两侧解体。之后应该是后面的一辆卡车了,车内会有工具把我们集装箱里的东西全都装走。

        当然了,如果我们停车,对方也是这手段。

        火力压制,油锯切割,搬东西走人!

        可我们是傻子,是呆子吗?

        现在,这伙人距离我们还有三百多米远……

        所以,一切都来得及。

        我用对讲告诉前面车,后面有人过来了。然后让他们加快速度前进。

        吩咐完毕后,我对叶凝说:“现在的情况,换作是你,该怎么来处理?”

        叶凝一怔:“我……我不太清楚,是停车,还是……继续开?还有,我们手中只有这个东西。”

        叶凝拿出了一把华志强临上车前塞给我们的手枪说:“这里只有八发子弹,后边的人……”

        她看了眼倒后镜说:“他们只要开枪,那种密集的弹网,我们没办法躲过去。”

        我听罢笑了,伸手握了握叶凝的手说:“交给我吧!”

        是的了,叶凝小天地,也就是道家所谓的中丹田(ps: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天魂,人魂,地魂,还有什么阳神,元神,阴神。这些讲的全是一回事儿。只不过,古时候人交流不便,又大多是口头相授,所以因地域等等不同的关系,就有了这不同的说法。)。叶凝体内虽比我多了一道五行的力量。但只是力量,不是神。

        她没有接通上丹田,也就是那个阳神天魂之所,所以,她的层次,对比徐长天,包括我在内很多接通了上,下丹田的人而言,永远是差了一个等级。除非她将五行聚满,这样,才能有放手一搏的可能。

        叶凝这时看了我一眼:“你怎么办?”

        我笑了下说:“现在我的速度是135码,然后车自重是3724公斤,风阻系数是0.43,然后……”

        我报给叶凝一连串的数据后,指了下前面的一个弯道说,前面二百米处有一个弯道,我们通过前,你将车加速到150码,然后拉下手刹,打舵,当车体平衡发生改变时,你朝这块挡玻璃这里的两个角,开两枪,最后再一枪打中它的中心位置,做完这一切后,我会先从挡风玻璃冲出去,然后你是第二个,当你冲出来时,你要保持头面向天的姿势,然后,对准驾驶室下方的车轮来上那么一枪,这些能搞定吗?”

        叶凝想了想说:“你再讲一遍。”

        我看了眼身后的车距,估算一番后,又跟叶凝讲了一遍。

        叶凝反复记下后,又问我:“能不能再讲一遍呐,我,我有一点紧张。”

        我说:“没时间了,开枪吧!”

        叶凝一瞅码表:“才146码!”

        我说:“不管了,来吧!”

        叶凝当即掏出手枪对准挡风玻璃的两手,砰砰!

        巨大的枪响瞬间就在冲到了耳朵里,我拼力张了一下嘴,把声音对耳朵的影响降到最低后,叶凝控制着汽车,做了一连串,急踩刹,再加油打舵等一系列动作后,砰!

        最后一枪她打中了风挡玻璃的中心。讨长大划。

        哗的一下,玻璃全碎的同时,我一拧身,砰!直接就将挡风玻璃撞碎,转尔,人在空中一旋的同时,叶凝也冲了来了。

        她仰头,冲出车窗的时候,车身已经快打横了,这时叶凝又砰!

        对准驾驶室下边的车轮胎来了一枪。

        庞大的车身立马轰的一下冲起来,连续翻了个三个跟斗后,吱……

        车肚子朝前,车棚朝向我们,就这么面对后面的车在公路上徐徐转起了圈……

        我和叶凝此时已经在空中拧了身形,直接就藏在了车体的后边。

        砰砰砰砰砰……

        密集的枪声响起来了。

        绝对级别火力压制!子弹雨一样打在了车上。此时,这辆厚达三吨多的皮卡因为翻转后的惯性,它还在地面转着呢,我和叶凝藏在皮卡后头,把手扣进皮卡的车窗,同时身上发力,顺着它的这股子惯性开始移动车子。

        道理很简单,直接搬动重达三吨多的皮卡,这是非常费力的事。但若是顺着它本身做的那个功,沿着力量运行轨迹给它加一把劲,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尤其是这么原地旋转产生的力量。

        我和叶凝跟在车的后边原地转了四圈后,将车的转速快起来的时候,正好对方的改装越野也开到了我们的侧面。

        他们好像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所以车速没怎么减慢。

        而就是这一瞬间。我对叶凝说:“发力!发全部力!”

        车本身已经在自旋,我们再给它一个作用力后,原有的力量平衡会被打破,然后,车就会产生冲撞的效果。

        哈!

        我和叶凝四只手掌紧帖着车棚顶,同时用上了放人的劲,全力的这么一推。

        轰的一下,车身正好就横移出去了一米多远。

        其实本身这个用不了太多的力量,因为它符合了力学原理的巧劲,也就是太极中所谓四两破千斤的技巧。当然,前提是得有那个牢固深厚的基础才行。

        砰的一声巨响,这辆大皮卡撞到越野车的后半部份,由于皮卡自重过大,越野车的底盘又弄的很高,是以它的后轮就摆了一下。这一摆之余,又刚好是处于弯道中。所以,砰……

        又是一声巨响。

        越野车华丽丽地翻了!

        弯道的另一侧就是堆满了积雪的荒野,车翻下去后,打了好几个滚,那几个枪手身上没什么功夫修为冷不丁来这一下子,人在车内,瞬间就给撞的七荤八素。

        我扫了一眼,车内加上司机一共是四人,翻下去后,一个昏迷,剩下的三个全身多处骨折。

        搞定!

        呼……

        后车呼啸而来。

        砰!

        一声枪响后,后面跟来的一个皮卡的车轮让叶凝手中的枪给打爆了。

        车子一歪,吱嘎一声,轰……一记巨响,也华丽丽的翻了。

        与此同时,我起身朝另一辆加装了油锯的皮卡冲去,刚冲起的瞬间,车门的窗子打开,一把长枪就伸出来了。

        但我身上的肉没跳,没跳就说明没有瞄准。所以我断续冲,待冲到近处的时候,砰砰砰砰……

        枪声同时,我抓住了车的倒后镜,两脚顺势一跳,跟着两腿屈起,人在半空对准车门,砰……

        两条腿爆发的强劲力量狠狠地撞到了车门上,车门一瘪的瞬间,后面拿那枪伙计受到震力的影响,身子一歪,我顺势就抓住他的头发,然后两只脚站在了车门旁的踏板上。

        这是一个白人,他眼睛里写满了一千个不相信。

        我没时间跟他解释手一发劲,砰!一道劲打过去,这人瞬间就晕了,他晕倒的同时,我把这人朝驾驶员的位向一推的功夫,我朝里一钻,正好车后边负责控制油锯的那个小伙子开枪了。

        砰!

        子弹擦着我的小腿肚子掠过而去。

        “去死吧!”驾驶室的一个家伙,伸手要从身上掏枪。

        我伏在身上这个家伙上面,抬手就是一个拳。

        对方横了胳膊挡。喀嚓,胳膊骨折后,拳势不减,砰的一下,就好轰中了他耳朵后边的一个地方。

        对方的头一歪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我这时伸手把住方向盘,然后又将车门打开。

        刚好这会儿,外面响起了一阵枪响。

        砰砰!

        两枪后,我看到后面的那个人已经掉下去了。

        随之,当我把车内的两人伸手给扔出车外边时,叶凝空一跃,唰的一下就钻到了车内。

        “干掉了!那个后边拿枪的,我打中他的腿了。”

        我朝着叶凝一笑说:“干的漂亮。“

        叶凝跟我击了一下掌后问我:“你怎么计算的那么精确。“

        我指了下脑子说:“等有一天,你把这里通了,你也能跟我一样,把很多东西计算的非常精确。”

        两辆油锯车,一辆让我们干翻了,另一个被我和叶凝抢到了后。后面跟的一个大卡车和一辆面包车此时不得不减缓了速度,然后看着我们,慢慢地退了下去。

        我看了眼车后头,转头对叶凝说:“地图显示今晚咱们会住在哪儿?”

        叶凝说:“估计得露营。”

        我微忖说:“露营,这个就麻烦了,手台没丢吧。”

        叶凝说:“没丢,在身上呢。”

        我说:“联系胜大哥,你跟他说,我们在后掠阵,不跟他们一起走了,然后用手台保持联系。”

        叶凝回了个明白。

        押送货物,敌暗我明,这样一来,我们就显的非常被动了。可若腾出人手,反其道而行之呢?

        也就是说,我们分出两拨人,一伙人在明,一伙人在暗。

        这样一来,明有引,暗有伏。

        一阴一阳,一里一外,这就是一个合局了。

        还是老话,站在第三者视角的那个人,永远是看的最清楚的那个人。

        “其实这是一出戏。”

        我开了五分钟车后,把真相讲给了叶凝。

        叶凝一怔:“什么意思?“

        我把龙观在已经押送货物离开纽约的事实告诉了叶凝。

        叶凝微微一怔间,她说:“那我们送的岂不全是一堆假货了。“

        我说:“但龙观在此行的安危,包括能否顺利送达回国内的关键,就在于我们这出戏演的够不够真。够不够聪明和投入。一定要当真正的事那样,尽全力去演,这样才不会穿帮。”

        “不然,你当这些人都是傻子吗?稍有一点不对劲,马上就会露馅。“

        “等着吧,今儿晚上,可能会有一出非常热闹的戏上演。”说完这些话,我慢慢将车速降了下来。

        接下来我告诉叶凝之所以不在那辆车中跟叶凝讲明这一切,是因为那辆车里很可能有华志强让人安放的监听设备。

        我们的对话,有人全都知道。

        所以,一旦说出来,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叶凝听到这儿,她静心想了下说:“你觉得华志强背后投靠的势力会是哪方面的?”

        我想了下说:“我心里大概有数,但只是一个猜测,等到最后,最后那人应该会自行浮出水面。”

        华志强果然很会带路。

        他们拐来拐去,绕来绕去,在错过了两家汽车旅馆后,他们要选择在一片遍布了积雪和沟壑的开阔地露营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