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来了,就别走了

第五百一十三章 来了,就别走了

        开阔地位于一片密林的中间,进去时,要先翻越一个不大的坡度,再向前驶入两百余米,沿一条小路。就来到林子中间的一块空地上。

        华志强带领的车队就是按这个法子。入驻空地,跟着又找了个空油桶,在四周捡了些树枝什么的。浇进去汽油,几人围着油桶一边烤火,一边聊天吃东西。

        我和叶凝没去凑这个热闹,我们就在距离车队大概四百米远的一个小山坡上观察着四周的动向。

        这处山坡长满了荒草有稀疏的树木,远处有一条不知名的结了冰的河,以s型环绕山坡而过。而沿着河,还有一条不怎么走路的小公路,那条公路不知通往哪里,它紧贴着河的走势,一路蜿蜒盘旋。

        现在已经是当地时间的晚上九时四十五分了。

        我吃了点叶凝拿给我的巧克力,又喝了两口水后,便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地听着四周的动静。

        叶凝则怀抱她的刀,在身下垫了一块从车上抽出来的海绵。倚在一棵小树的树干上,看似打盹,实则跟我一样,把心神都沉到这附近的空气中了。

        一个小时过去。

        空气中传来了不一样的气息。

        我抽动下鼻子,扭头看了眼叶凝。叶凝抬头……

        我伸手朝东北方向,西南方向,还有正南方向分别指了一下后,叶凝徐徐把她的刀抽出来了。

        雪夜……

        冷刀。

        很赞的组合。

        我笑了笑后,追着这三道气息仔细观察。

        三伙人移动的速度很快,短短十分钟内。他们就来到距离营地三百余米远的地方,然后一动不动地潜伏下来。

        又过了十分钟,三队人停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

        我估计这三伙人应该分属于不同的阵营,他们停在这里是在等机会。

        那大家就等呗。

        等到天亮,起身走人就是了。

        可事情没那么简单,仅仅过去两分钟,我感觉到身后一英里远的地方,正有一个人,慢悠悠地奔我走来。

        他行动的速度很慢,不快,可是他身上却好像担了很大的力量。

        这人就像是一台重型的坦克,他锁定了我的气息,然后一点点朝我辗压过来。

        “叶凝!”

        我碰了下叶凝说:“你看好这些人,尽可能在不伤其性命的前提下,阻止他们行动。后面有人盯上我了。”

        叶凝说:“谁?”

        我想了下:“应该想要在我身上拿走命的那帮人。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我拒绝了叶凝跟行的要求。

        悄悄向后退了几米后,我起身扑打掉身上的雪,这就一步步迎着跟来的那人走去了。

        走过两百米。

        我发现对方站在雪地上不动了。

        此时,天空中堆积了许多的黑云。

        夜色中,我见到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巨大身影,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慢慢地朝他接近。

        突然,就在这一瞬间。

        轰的一声,我耳中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摩托车音,然后,将近七辆重型摩托车,以极快的速度,从河岸的一条小路奔我们走来。

        高大身影的车,就停在河岸边的那条小路上。

        所以,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跟他一伙的,所以我就站在原地没动,而是继续等。

        等了五分钟。

        一辆辆的摩托车靠近,并且熄火后,我发现来的这批人并不是什么练家子。

        他们应该是传说中的那种混混,喜欢玩摩托车的,长的人马高大的混混。

        这些人怎么掺合进来了呢?

        我保持静默,微微眯了眼,仔细打量。

        七个人下了车后,有人拿了棒球棍,有人拿了铁链子,还有人拿了一把双统猎枪。这些人各持手中家伙,呼啦一下就给那个高大身影围住了。

        随之有人喊话,骂骂咧咧说着,好像是这高大身影给他们的老大弄死了。他们要来替他们的老大讨一个什么公道。

        骂完了后,其中一个拿着棒球棍的就开始动手了。

        砰!

        一棍子,狠狠砸在这人脑袋上后,喀嚓一声,棍子断了。

        与此同时,又来了一个拿双筒猎枪的,他冲过去,刚把枪举起来。高大身影动了。唰的一下,仿佛一辆重型的火箭炮,冲过去后,高大身影只伸手一抓,那把双筒猎枪的枪管子就弯了。

        转眼这种几乎超出自然能力的强大力量彻底把这几个驴球马蛋的玩意儿吓坏了。

        随后,一个人试着抽了两铁链子后,他喊了一声,我的天呐……然后撒手把铁链子一扔,转身跟着六个人一起,仿佛逃灾般,骑上摩托车就跑了。

        很强悍的身手。

        此外这人的身体很不对劲。

        如果说人的身体都有频率的话,那么他身体的频率,则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

        正常来讲,这样的人不会存在。

        可他为什么能站在我面前。

        我一步步地朝前走着,最终来到距离这人三十米远的地方时,对方抬起了头。

        我看到了一张罩在帽兜衫里的脸,那是标准的华人面孔,他是一个中国人,切切实实的中国人。

        只是这张脸上的皮肤极其怪异,他皮肤的表面好像有一层透明的死皮覆盖着。

        如此一来,这人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装在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壳里。

        这是……

        这是哪门子功夫?

        一怔之间,我似乎想明白了。

        没错,正因他身体的频率与外界不一样,所以他才需要一层保护壳。不然的话,外界的空气震荡,包括阳光,月光,等等所有的一切物质都不会与他相容,转尔,他的身体就会因此而灭亡。

        我又向前走了十米,当距离拉到二十米时。他的五官清晰出现在眼中,这人长的很丑,且不是一般的丑,是那种类似狰狞的丑。

        说实在一点,这人只要看一眼,就绝对不会忘。

        因为太吓人了。

        “你叫关仁?”

        这个四十几岁的丑怪男人,用一种低沉,冰冷的嗓音跟我说话。

        我说:“是我。”

        “我需要取走你的命。”

        对方沙哑着嗓子说

        我听对方说话,品味他身上的气息,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人。

        郑炎!

        就是当初跟我在喜峰口试过拳,然后输不起的那个高大上拳师。在前往鬼庐的路上时,有一次郑炎突然就发作,身上引了一股怪力。后来我将其制服,送到河南那位佛家医生的家中时,那个佛医对我说,郑炎是接到了什么地方的力量。

        如果说郑炎是接到了什么地方的能量的话。

        那么这个人,他身上的能量,就完完全全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那是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可此人,绝对是极其霸道的劲敌。

        我向对方一抱拳说:“不知阁下怎么称呼?”讨东女弟。

        “炽!”

        他吐出一个字后,啊呀……

        我先是看到诸如宗奎那般急旋的气流在他身体周围爆出,转瞬之际,他身体竟突的一下缩了很多。

        这一缩之间,就让他从一个大高个子,变成了身高体形与我相仿的人了。

        这是什么功法?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只有中丹田,也就是小天地内的五行齐满的人,才可以把这门内家称之为束展的绝学给发挥到极致。

        束为缩,意指牵动一身气机,缩为一团之间,与敌相斗的时候,一触即展,那样便可爆发出超越极限的力量。

        这个‘炽’吼过一嗓子。

        人已是到了近处。

        我一拧身拿出标准的云手架子跟对方的胳膊一碰。

        砰的一下!

        对方身形突然就是一涨,这一涨之间,那股爆出的刚猛力量竟直接将我的云手给震出去了。

        我到美国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

        真的是第一次。

        不知来历,听不出他身上的劲,一切感知都是空灵。

        可我知道,是谁让他来的。

        因为这个时候,一辆宝马车,已经幽幽地停在了小河边的公路上。

        好!易家妹子,今儿我让你看看,什么叫,以硬对硬!

        砰!

        叭!

        我提起了十成的力,架住对方冲来的一拳后,反手用最快的速度一记鞭手又抽打在了他的肘上。

        叭的一声响,这怪人手臂上的衣服顿时就成了一蓬的飞灰

        这仅仅是开始!

        崩拳!冲!

        一拳冲上去后,怪人直接用了最笨的一个招,伸两手死死掐住了我的手臂。

        我腾起另一只手,用了大枪挑拨的劲,打入他两条手臂的间隙,全身的劲力猛地一激,给我开!

        哼!

        轰……

        气流激荡间,我和怪人的两脚直接破开坚硬的冻土下沉了足有十多公分。

        跟着他身上的气流横冲,打的我身上衣服猎猎生响。

        哈啊……

        怪人突然猛地一发力,呼的一下他试着要抬起我的身体,然后两脚即将离开地面。

        拧胯,错步,沉腰,给我坠!

        这几步动作,一口气完成后,尾闾一弹的间隙,两肩同两胯一错扭。呼的一下,我的身体又坠下去了。

        身形稳住,劲走崩拳,拧肩,揉身,贴上前,发劲靠!

        一记贴山靠,迎上怪人的大胯砰的一下。

        怪人啊呜,仰头吼过一嗓子后,呼……他借了我贴山靠的炸劲,原地一旋同时把重心压低后一腿就奔我身体扫来了。

        我拿出蹲着跑的功夫,向前一蹿,同时探腿,对准怪人弹支起的那条大腿一踹。

        那腿本就是弯的,一踹之下,就把上面蓄的劲给炸开了。

        砰!

        一股子怒撞山河的力量从脚底传上来,我借了这个劲凌空一蹿,嗖的一下高高跃起的同时,抬手叭!

        先是一记劈拳将怪人打出来的手臂给定了一下,后又扬手翻腕,抖起脊柱,以龙形凌空,一掌劈落。

        怪人两手交错,横起来对准我空中落下的手掌就架了过去。

        我这一掌却是一记虚招。

        人在当空,两胯却相互一错,错胯间,腰上拱起大力催动膝盖,砰嗡……

        一股子阳烈刚猛的劲,瞬间就撞到怪人的胸口上了。

        怪人啊……

        他叫了一声后,面部表情为之一扭,然后手捂胸口蹬蹬……连续向后退去。

        我不等他退出战圈,提了胯,在空中一抖,直接凌空一记鞭腿抽扫,砰……

        稳稳就打在了他的脑门上。

        怪力的身体里有一股炸力。

        这力量非常的乱,我身上的力量打过去后,在炸力的影响下,都会被吞噬掉

        这感受打个比喻,就好像一盆让人抖的到处乱飞的豆子,正常情况下一打,盆里的豆子受力主改变了。可若是豆子在乱飞的情况下,你打过去后,它还是一个乱。

        正因如此,我一腿抽过去,按理说就算是安个铁脑袋,这人也得废了。

        可怪人没事,他晃了一下头后,仰头一记吼过后,还要再冲,正好我双脚落稳到地面,跟着我拧足用了崩拳的步子,一蹿之间,剑锋指对准他的肚脐就打过去了。

        怪人反应极快,一指将近的时候,他突然横了手肘来挡。

        噗!

        这一指正好就落在了他的小臂上。

        两指一错,两劲相拧缠的同时,一缕劲打进去,怪人手臂处那层好似蜡壳一般的皮肤一阵剧烈抽搐,然后怪人啊……

        一记惨叫之余,他顺势就捧起了手。

        我没客气,在他捧手的间隙,借势半步崩!

        砰嗡……

        我用了十成力,真正的十成力,一拳稳稳印在了他的肚脐上。

        这一下,直接就给怪人打的两脚离地,身体如一只大虾般弯曲起来后,呼……扑通!

        下一秒,他已让我打飞出去六米远。

        放倒了这怪人,我唰的一下……

        用最快的速度掠到了那辆宝马车旁。

        宝马车慌了,急急忙地打火。

        我砰……

        借了劲力,膝盖和肘尖,同时撞到车门上。瞬间,车门变形,驾驶室的玻璃,喀嚓一下,碎成了无数的小颗粒。

        啊……

        车里传出一声尖叫后,我闪电般出手,又一发力。

        砰,喀的一声响,方向盘让我给弄断了。

        搞定这一切,我抱臂看着坐在车里,一脸惨白的易家姐妹说:“来了,就别走了!”

        开车的是易秋容,她哆嗦着嘴,伸手指了指外面的人说:“你……你居然打过他了?”

        我没说话,手上一发劲,直接将车门给硬生生掰下来。然后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姐妹胆战心惊,一步步的走下来。

        我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然后,这姐妹俩披着羊绒大衣,在我的带领下,就来到了躺地上不停翻滚的那个怪人身旁。

        我这时蹲下来,打量着怪人说:“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你从哪里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