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看着自已,即将一点点死去

第五百一十八章 看着自已,即将一点点死去

        陈正出手把易秋容给打倒了,他转了头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亦盯着他。

        陈正笑了。

        “今天真是有意思,当初看着那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家伙,竟然有了这么大的气数了。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坦白讲。刚到泰国的时候。我对鬼庐那帮人了解的还不是很多。只大概听说过一些而已。往后,确切讲应该是你上太平洋那个小岛吧,你在那岛上住了一年。也就是这一年。让我看到了很多东西。”

        “没用的,坚持以前的东西是没用的。未来,过往,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飘渺的东西了。我所求的,你不懂!你真的不懂。”

        陈正看着我又看了看四周的人:“怎么,哪位不服气吗?尽管来!我奉陪到底!“讨协厅弟。

        陈正摊开手……

        我看着陈正的样子,我长叹了口气。

        其实,应前辈对陈正这人他给过我无数次的提醒了。

        首先陈正把我送去岛上,正常来讲,他多少应该出个面。就算是他不想打,以他的本事,躲过陈正简直是易如反掌。可是他选择了不出面。

        不出面的原因就是,看到了陈正接下来的命运轨迹。然后,陈正又是他的师弟。他不可能做出同门相残的事情出来。

        所以,他不出面。

        然后,应前辈在岛上传了我一年的功夫后。

        临到走的时候,他让我不要告诉陈正,他教过我东西。

        这一系列表现的正常吗?

        根本就不正常。

        出了岛。我遇到的那伙人,若真是陈正好好来接我的,那些人对待我嘴脸可又完全不一样了。

        一切正如陈正所说。

        从一开始他就没拿我当一回事儿,我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利用的工具罢了。然后他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过了一年后又安排船来看看我。

        目地无法是想打探一下,看能不能在我身上得到应苍槐的消息。

        他只是想利用我。跟应苍槐接近一下,想办法见到他的师兄。这一步实现了后,他又会计划做下一步的事。

        这就是陈正。

        那个我视作真正的道门前辈,可他却是在一直利用我的那个人!

        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尝到了被‘前辈坑’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同样,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也得感谢老天让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

        同样,我想这也是应苍槐要让我牢记的东西吧。

        人要学会用理性的眼光看人,不要被一些东西牵走,然后横生出不切合实际的想法。[][]

        我本应该早就怀疑陈正的。可是……说到底,只能是我心太善了。

        陈正的气场已经压过来了。

        我第一次感受这东西,那种来自于心灵,身体上的双重压力。

        他没有动,可他双眼盯着我时,他身上散发的气场包含了五行的全部力量,然后我眼中出现了一团火。

        那是幻境,却又无比真实。

        这团火挑起我身体内的全部力量,我的精气神,我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一下子死死的锁住。

        下一秒,我的心跳加快。

        可身体内的新陈代谢却又陷入到停止的状态。

        过高的血液流速,冲击着我的血管,神经,等等一切的肌肉组织。产生的热量,并没有让我身体内的水份通过汗腺排出来。相反的是,我的汗腺都让陈正给关上了。

        那些水份,热量在一点点的积聚。

        我口干舌燥之余,肚子中心的一个点在发热。

        陈正没有动,他一点都没有动。

        可是他却掌控了我身体上的全部生理机能,然后恣意地改变着……

        我感觉自已身上的五行即将被他逆转,我证出的五行水,在他的操作下,它们变成了火,其余的东西,也全都变成了火。

        我终于知道这世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体自燃事件了。

        突然,莫明其妙,一个人,一下子就成了一堆焦碳了。

        并且奇怪的是,对方身体附近的东西还没有任何的影响。之前的几十年,这种事情很多。但最近,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就都消失了。

        是的,不是消失,而是人为的封锁了。

        陈正可以把我能量化,呼的一下!我整个人就会在一道冲天的火焰中离开这个世界。可是陈正,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因为按他的说法,今天就算是我交出那几样东西,我一定也是会死。

        为什么?

        为什么杀我?

        没有打斗,没有什么横冲的劲气,也没有刀剑。

        可我知道,这种方法比以上任何一种法子都要恐怖的多的多。此外陈正也用尽了全力,他额头沁出了一丝的汗珠,两手负在身后,看着闲庭信步,实则在全力以赴地把我干掉!

        这时我明白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与陈正的道不同!且又与他将来要行的计划完全背道而驰。所以,他得杀了我!

        道门中人,讲究一个,该出手就出手,丝毫不含糊。

        而陈正,他亦是做到了这一点!

        烈火焚心……

        接下来,我要尝试的就是烈火焚心的滋味吗?

        我尝到了,真的尝到了,事实上这滋味并没有太多的难受。因为热到极致和冷到极致都一样儿。都会改变人体的一些神经传导,进一步让人产生幻觉。开始的时候是很痛,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烙铁炙烤一样。

        那种痛,痛入心头,深钻骨髓。

        忍一忍,忽然就不痛了。

        取代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一时间,我仿佛要化成一道火焰,站在这里,熊熊的燃烧起来。

        这或许是一种惩罚吧。

        因为其实我打心眼里就看不上道藏说的那些东西。包括齐前辈做的那些事,他的一举一动我敬佩之余仍旧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我真的看不上这些,我觉得道藏就是史上规模最大的玄幻小说汇编。

        它是一种比理论物理还要扯的东西。

        可这一刻,我不认输不行!

        我败了!

        没有败在武学上,败在了道上。

        就这样吧……

        来世,我若还能重生为人,并有机会习武的话,我一定好好的读读道藏,遍访名师,完全掀开那里面隐藏的天地玄机。

        这一刻,我要享受一次免费的火化服务了。

        哈哈…

        我在心中苦笑之余。

        突然就在我的生命即将到达临界点,。然后转瞬我跟无数人体自燃案例中的可怜人一样,即将变成一堆飞灰的时候。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我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它一下子就响起,转尔我听出这是一个人在说话。

        “小陈子,你还真是不要脸呐。这么大一个孩子,你也跟他计较,下死手来灭他?”

        这人是谁?

        我恍然之余,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

        房师太!对,房师太!

        房师太怎么跑来美利坚了

        还有,她的功夫好像没有陈正高啊。

        心头一念流转间,唰的一下,我体内即将燃起的那道火,瞬间就消失了。转眼我头上,身上,好像被水给洗过了一样。全是一片片的汗呐……

        我伸手抹了把汗,强挺着身体上的不适,抬头睁眼间,我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穿了个冲锋衣的老太太,正跟着一个金发的中年白人女人,两人慢慢地朝这里接近了。

        “师妹?”

        陈正看着房师太喊了一句。

        我一怔间,马上就明白一切了。

        是的了,这一切都是齐前辈安排的结果……

        房师太之前在京城跟马彪子们一起经营那个古玩店。然后今天的一切,是齐前辈通知到她后,她特意飞来美国,至于那个中年白人女子,她应该就是罗伯特教授的前妻凯米莉夫人了。

        这时,我已经有点回过神来了。

        我轻轻咬了下舌尖,又把元神给激了一下,然后我看四周。时间好像只过几秒钟,附近的人,看着像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几秒钟。

        别人眼中的几秒钟,对我来说,却不亚于是一年呐。

        陈正这时看着房师太说:“你跟着来掺合什么,你那点本事,哎哟,你可得了吧。啧啧……”

        陈正挥了下手。

        房师太一脸硬气地往前走了两步说:“是啊,师兄,我本事是不如你,没你那么厉害。可你不要忘了,我们拜师时候,可是拿过身上的血脉,一起对天起过誓。那誓,可是把神力引下来了。”

        “这东西,我们身上都有。只是后来,应师兄去了那个地方。然后,他身上的那道力就没了。你也是依着这,要找到你大师兄。你知道,大师兄其实特疼你,然后就算是你要杀他,他可能都没办法还手。”

        “所以了,你要找到大师兄,然后你把他身上的东西都学到手。因为当年我们起过的这个誓在大师兄身上应验不了,你杀他的话,不会受到神力的制约!”

        “可你没想到,大师兄根本不和你见。不仅不和你见,反而化形混在芸芸众生之中,让你压根儿就找不到。“

        陈正咬了咬牙说:“姓房的,你什么意思?“

        房师太一掐腰,端出一副架子来说:“我就豁出去这张老脸造了!有胆你就杀我,反正你杀了我,你也躲不开神力制约。不敢杀我,好!今天,咱俩一起从这儿离开。否则的话,我搂着你,跟你这小陈子,死抗!”

        陈正仰头,哈哈哈哈……

        他笑了数声后,看着房师太说:“真有你的,小师妹,当年你就是这么泼,这么多年,还是没变,你真是一个十足的泼妇!”

        房师太:“怎么地吧,我就这样了!有种你来!来,杀我啊!来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