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三年后,是敌?还是友?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三年后,是敌?还是友?

        房师太真的拿出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她一闪之际,到了陈正面前,把脖子一仰。(  就爱看书网)冷眼怒视陈正。

        陈正一咬牙。伸手指着房师太说:“你个小师妹,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我道门,历经数千年的衰亡,已经是退到几乎灭绝的境地了。现今是末法之世!普天之下,世俗之人沉沦物欲!不思进取。以肉身之乐来混世。有钱之人,崇拜鬼神,精怪之力,之能。更加不思进取!“

        “修行中人,亦是如此,要么苦苦思忖,轮回脱生之术,妄图破开胎苦之难,往生星穹他界!要么就是你争我斗,想要一人独自做大!哼!我陈正就是看这些人不顺眼,就是要不择手段,借这大大的乱象,逆转时局。我要重兴春秋之前的道门大业!我要兴唐宋道门之能!“

        “而这个小子……”

        陈正指着我说:“我无数次的打坐中,都见他的羽翼在一点点的丰满,他的未来,将是我很大的一块阻碍!所以,我必须灭他,你明白吗师妹?他关仁,是我陈正的宿命之障!我以前是没看到,但自从我窥探到大师兄曾经教过他东西后,我就知道了,这关仁,必须得除,一天不能留!”

        房师太:“师兄,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世世轮转,再有个几百年。就是我道门大兴之时了,再有个几百年,道藏中的东西,就能让人一一证出。你。你何苦哇。”

        陈正:“呸!那是寄未来之世的说法,我不信!”

        房师太:“好!你不信,我就跟你没完,反正,我不能让你杀了关仁。另外,你可知关仁让谁带过?”

        陈正:“谁?”

        房师太:“齐大先生!”

        陈正一愣间,复又咬牙说:“这么说,我更不能容他了,齐大先生带出来的,怪不得本事这么高。”

        房师太:“不行,我不能让你杀他。不管怎样,你不能杀他!“

        我听了这些话,心神一时有些恍惚,然后我朝前走了两步说:“房师太,若陈师父……“

        “没你的事儿,别跟着说话!”

        房师太一丢手间,我呼的一下,不知怎么,我自个儿,就给自个儿扔出去了。

        扑通,我坐到了地上。然后那个金发的白人女子急忙忙地跑过来,扶住了我。

        陈正看着房师太说:“你这是逼我呀。”

        房师太:“这样!师兄,我也不把话说死!我给你三年!三年时间,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三年!三年中,只要你不出手,你怎样都行。三年后,你跟关仁对决一场。到时候,这关仁是死是活,随你处置了,我……唉……我想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陈正:“好!三年就三年!我且要看看,他关仁能不能创一个神话出来!他真能在三年内修出跟我比肩的本事,那妥了!我陈正非常乐意跟他一战!他若修不出来,好!房师太,到时别怪我了,我可能把这关仁炼成一个随意驱使的东西!”

        房师太苦笑中含了一丝泪:“师兄,你怎么,怎么还是执迷那些方士邪术呢?”

        陈正:“术法怎么了,无术何能称道?好,我也不多说了,今天的事,我不管了,就这么定了。关仁你听好了!我跟你是无怨无仇,但命中气机相撞,气数相克,这你好像听不懂吧,听不懂我讲给你听,就是你我之间,只有一人能活!“

        “现在,你太弱了,根本不配我出手。所以,我给你三年!三年后!我会用我喜欢的手法儿,慢慢的弄你!还有,这三年,我不出手,但不代表我手下的人不出手。你好自为之吧!”

        “还有关仁……”

        陈正盯着我说:“你敢不敢应这三年之约,你敢不敢不让别人插手?”

        我挺身,看着陈正,我一字一句地说:“陈前辈,我敬你是前辈,可没想到竟是这样……好,三年就三年!我应了!”

        陈正用一对阴沉的目光凝视我,然后一拧身,一步步,用正常的步子走到他开的那辆越野车前。拉开车门,坐到车子里,发动后,这就径直开走了。

        我目送陈正离开。耳畔忽然就响起齐前辈曾跟我说过的话;

        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会和一些本该成为朋友的人,成为敌人,亦会不知不觉,同本该是敌人的人,变成朋友。可这世上真的有敌人,朋友吗?答案是没有……因为所有的敌人,朋友,都是人身的那颗心生出来的错觉。

        三年后。

        三年……

        我和陈正的三年之约。三年后我们是朋友,还是敌人呢,亦或等不了三年,就会出一个结果呢?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世事无常,无常!

        真的,就是一个无常啊。

        陈正走了,车尾灯渐行渐远,这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可能是陈正露的这一手彻底给在场的人都震住了吧,所以剩下的那些个东洋人,包括徐长天在内,一个个都默不作声地静立在那儿不动。

        我倚着一块石头坐在地上。

        身边的金女白人女子则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瓶子里有很多的红色油状液体,她拧开盖子后,将瓶子递给我说:“喝下去吧,你的身体,受到了一点小伤害,这个东西,对你很管用。”

        我接过来,一口喝下去后。

        我瞬间闻到了那股子浓郁的玫瑰精油味儿。

        白人女子看了我又是一笑,然后她拿来了一个大矿泉水瓶,意思是我把这些水喝光。

        我拿在手中,拧了盖子,喝下去大半瓶水后,及时得以补充水份和疑似玫瑰精油状的东西,让我的精神得以焕发和好转,我眨了眨眼,感觉体内的气机正在迅速恢复的同时,我看了眼走过来的房师太说:“房前辈,谢谢你,谢谢……”

        房师太挥了下手说:“不用谢……你和小陈子,确实是命中相克,相冲的一对人。这个东西到最后,怎么来化,会有一个什么结果,就看你的造化了关仁。我露了一次面,给你争取了三年,三年后,你俩之间会有个什么结果,看天意吧。”

        房师太这时说:“你其实也不差,武道,人之力量的巅峰,你已经达到了。但是你的神不行。”

        “一个人的精神,是可以影响和改变另一个人的精神的。太极中,练出暗劲就有盯普通人的功夫了。所以普通人跟太极暗劲巅峰的高手对视一下,就会有几秒心神恍惚的感觉。”

        “这仅是初步,一个武字的境界,道家到了最后,不用手诀,不用符,单凭心神之力,就能将一个人体内的五行逆转。”

        “当然,这么做的话,所背负的因缘也是极大的。陈正轻易不这么出手,他是看到你的气数会跟他的气数产生强烈的冲突,这才不惜背上恶缘的代价,用这种方式来杀你。”

        我看着房师太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讨贞丽划。

        房师太叹口气说:“很简单的道理,比如你是做……对,做即时通讯软件的,然后你做的不错,刚刚要起步,这时也有一家,跟你一样,也做的不错。而这个市场,将来肯定是要让一家来统一掉的。”

        “怎么办?你不想办法趁早融资拿到一笔钱,然后把另一家收购了。你的命运就是,另一家提前融资,跟着用一笔在你看来好像是还不错的价格把你给收购了。”

        “就是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房师太可真是跟得上形势啊,这道理举的,让我苦笑之余,却也是无可奈何。

        人世间,无论哪个行业,俗世经商,还是高术江湖。竞争,吞并,永远都在发生,永远不会停止。

        此时我长舒一口气,我还是认定了我的初心不变。

        第一替周师父找回一个公道,第二让这大大的江湖,从此隐下风浪。

        就是这两个初心,就是这样。

        “你是凯米莉女士吧。”我看着白人女子笑着问道。

        对方微笑着用流利的英语说:“是的,就是我。之前,陈,在我们的内部,他有很高的权势。我不敢跟他正面产生冲突。只好,用我的方式,联络到了你的老师,齐。”

        “我们一起商量了一些办法,这才有了今天的会面。”

        房师太这时又说:“陈正之前一直在欧州活动的比较多,他网罗了一批人,在国内给他找一些古董,然后他把这些东西卖给欧洲人。他赚到了大笔的钱财后,又打入到上流社会内部,用他本身治病的能力,还有功夫,吸引了上流社会的人。转尔,那些人又把古董当作礼物送给了他。“

        我微惊……

        房师太又说:“他凭这些,很快就接触到了这个洋女人背后的那支力量。然后他树立了属于自已的威信,获得了一个极高的地位。那个地位之高,差不多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吧。”

        “他其实也是想重新恢复道门的荣誉,只是国内的土壤不好,一是有钱人还停留在对邪术邪师的信仰上,思想上理解不到那个层次。二是……你懂的。”

        “所以,他去了海外,想通过凯米莉的这支力量,把道门给复兴了。”

        “道不同吧,他有些太急了,并且,他有些太不择手段了。”

        我听罢,感慨之余。

        突然,远处的聂大娘幽幽来了一句。

        “哎呀呀,这高人也走了。约也约好了,那咱们呢?这是打,还是不打了。不打的话,我可要找个地方洗澡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