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二十章 他央求我,快动手杀了他

第五百二十章 他央求我,快动手杀了他

        聂大娘把这话一扔出来,徐长天当即转了身狠狠说:“怎么不打,来了就是要取他一个生死的,关仁!你跟那姓陈的怎么约的我不管,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是一个字。杀!”

        徐长天吼了一声,转身间,如撞笼的猛虎。嘶吼着就奔我冲来了。

        而在徐长天动的同时,聂大娘也动了。

        聂大娘这一动,房师太嗖的一下,就迎了上去。随即,当那群东洋人要动的时候,凯米莉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她迎着那些人就走了过去。

        唯一没动的是那个印度黑哥,他陪着卢瑟夫,两人仿佛打酱油一般,盘了两腿端坐地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立着。

        徐长天这是起杀念了。

        他起杀念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成了陈正的宿敌。而陈正这样的身手,我估计他应该是霸王正道内门师父那个级别的存在。

        徐长天私心已起,他看到这个大大的高术江湖人心涣散。很多人都不愿归随霸王正道,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所以,他也想脱离霸王正道的约束来自立门户。

        但徐长天只是一介武夫,身上有的是武人之勇。

        他缺少道士之谋略,所以他需要陈正这样的人来给他做军师。

        但另一方面他这人是入不了陈正法眼的。通过正常方式,他没办法同陈正说上话。可若他杀了我呢?他提了我关仁的人头去见陈正,那事情,就又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在强大利益和所谓好处的驱使下,所有一切都他大爷是浮云了。

        干掉我,拎上我关仁的人头。去见陈正,接触上陈正背后的势力,再加上他以前掌握的力量,将不愿归顺霸王正道的人拉拢麾下,然后又一个霸王正道出现了。

        这就是江湖!

        今天我和徐长天,得废一个才行!

        好在其余的力量,有房师太和凯米莉这两个大能一般的东西方女巫婆帮我牵制。

        我迎着徐长天冲来的劲势扑上去了。

        拳臂相交,劲力四溢。

        哈啊!

        徐长天完全改了路子,不再是八卦掌的打法,而是正宗的八极路子。

        练家子交手,有这么一句话。

        讲的是,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

        交手间,有文打,武打的不同说法。文打类似太极,用巧劲,化劲,来试一试各自身上的功夫高低。试过之后,无论谁输,都不怎么伤颜面,更不要提伤身,伤性命了。

        另一个打法就是八极了。

        真正的,不玩虚的,就是你死我活!

        当然了,这是齐前辈跟我说的一个比喻。

        放到现实中也是一样。

        各个拳种的练法多有不同,但打法上却都存在异曲同工之妙。

        砰!

        我磕上徐长天的手臂,后背化开了劲气,嗡的一声,震的空气为之一响。

        “我杀!”

        徐长天已是红了眼,抬起手来,高叫一声,抡拳直奔我头顶砸落下来。

        对应这种暴雨式的攻击,我采取的策略就是一个字扛。

        于是我让徐长天打着倒退。

        不退不行,对方的力实在是太大了,那种强横,霸道的震颤力量,从他的手臂,拳头导到我到体内后,我全身松驰下来的关节,肌肉仿佛一汪水银般,呼的一下在瞬间急剧扭曲,转尔将力量释放到别处后,又迅速地恢复原样儿。讨叨豆号。

        硬扛的基础不是我身体的肌肉,骨头有多么的坚硬。

        用硬度来扛,那是在找死。

        真正的功夫,讲究的都是一个化字。人的潜能虽是无限的,但这个无限指的是精神,而非物质的**。**能爆发的力量,能对抗的强度再大也有一个极度。

        即便如陈正那样的道家高人,如果让一把手枪在近距离内击中他,他不死也一样会身负重伤。

        我咬紧牙关,把钻入体内的一道又一道劲,给尽数的化去。

        与此同时,我身后的地方,也传来了激烈的气流波动。

        叶凝她们肯定也跟另外的一群人交上手了。

        我深吸口气,将上丹田,即天魂的思维之力投入到小天地内,与五行中的一缕水相合。

        如此,当陈正的一拳打中我的手臂时,我在瞬间就知道他这一拳爆发的出的力量有多少焦耳。并且,我能分析中这力量的属性,它是力走螺旋,还是力斩如刀,亦或是捻劲如刀,螺旋推进。

        角度,渗透的力量,能量爆发的大小,如何进行改变,乃至于意识状态。

        我这时听到了徐长天的心。

        那是他的意识,他的意识很简单,就是四个字,杀了关仁!

        从前不存在利益诱惑的时候,徐长天还没有这个想法,尚还可以跟我用武者之间的礼数来交往。

        一旦产生了利益。

        杀!

        这就是人,一个不择手段豪杰,该做的本份事。

        我终究还是一个以武入道的人,当把我本身所具备的一切都汇聚到中丹田,即我小天地内的时候。

        伴随对抗时间的拖长,渐渐徐长天就透明了。

        他一动,我就知道他这一拳会打在什么地方。他的力量会有多在,他攻击的是什么角度,他的变手是什么。

        这是齐前辈曾经提导过我的东西。

        三魂相继开启后,是要集在人身之上的某一点,这样三魂相济,才能让人具备最接近‘神’的力量。

        谢谢你,齐前辈!

        我一直认为,齐前辈说六姑娘比他强,还有疯喇嘛跟他差不多,这其实全都是他谦虚了。他故意让我对他低估。

        只有充份的低估,才不会让我产生依托感。

        要不然,我知道自已有个神仙师父的话,可能我就会不思进取了。即便主观意识上不会,潜意识也会产生懈怠。

        念及至此,我知道了一个化神级武者,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地使用身上的力量。

        这个真的很重要,非常,非常的重要。

        因为,很多人有那个境界,有那个本事,可就是一个不会用,所以他受人所制了。

        世俗社会也是如此,很多人有十成本事,有十成的能耐,可是他看不出,不会用,所以赚不到钱。而有的人,明明只有两成的本事,可是他会用,他把这两成本事用到了极致,所以,他一样能成为我们眼中的富人。

        我这时按住了徐长天探到我肋间的手,同时拧身近步,抬起肘尖,正好徐长天,扬起的大摆拳就让我格挡在了外面。

        下一秒,我用钉锤,就是手指中指的关节突出,紧握为拳,向前借崩拳的发力方法,砰嗡……

        一拳就钉中了徐长天肚脐下方约一寸的那个地方。

        强劲的力道,以他中丹田为起点,领了五行水的意境,唰的一下扩散到了他的全身。

        而此时,我透进的力,即是我的意识。

        所以,我忽然发现自已变成了徐长天……

        也就是说徐长天的身体,好像是我的身体一样。当然,这不是一种所谓永久的那种夺舍。而是一种临时性的侵占,就仿佛刚才陈正对付我一样。

        只不过陈正用的是道家的心识,而我用的是练家子的拳劲。

        散吧!

        我心念一动,轰……

        徐长天身体内部仿佛引爆了一颗炸弹,但其实没那么夸张,只不过是因为我的的意识停留在徐长天身体内的原因,所以我感受比较强烈一些。

        炸了!

        徐长天那个虚化的小天地,也就是中丹田炸了。

        这是劲力,作用于他的中丹田,神厥穴下三寸的那个虚化的精神存在后,又向后冲到他的腰椎,破坏掉腰椎周围一些本应该没有,但由于练功夫后,多生出来的一部份神经组织。

        这一刻,徐长天身上的功夫没了。

        当然,他不会死,相反,他投身世俗,反而会活的很好,因为他上丹田也开了,那个东西我没给他碎了。

        上丹田开了,人的头脑就比别人要强出十几倍还要多。

        徐长天无论干什么,说句不中听的,就算是他在街头摆摊,他也能根据现实情况,想出各种各样的奇思妙点子,然后让自已在短短时间内赚到一笔钱后,再投资他认为可行的产业,从而一举发家致富。

        这里有备要提一点的是,现实情况!

        做生意,永远没有固定的模式。真正做生意不败,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超绝的大脑!

        我这时松开了手,徐长天身体一软,他的手很自然就搭在了我的肩上。

        随即,他一个踉跄,差点没倒。

        我见状,急忙扶住他,他伸手要推我,可他一时间却失去了力气。

        “你废了我功夫?”徐长天徐徐抬了头,咬牙一脸狰狞地说。

        我点了下头。

        徐长天不解:“你干嘛不杀了我,干嘛不杀了我?”

        我一时懵住。

        徐长天:“你是不是觉得杀人不好?是不是觉得,杀人让你有内疚感?”

        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徐长天:“关仁!你要是为了我好,同样为了别人好,我求求你,杀了我吧。否则的话……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刚才你的拳劲还在我的体内,你脑子里想的,我能知道一些。我明白,你让我用这脑袋去做生意,去过普通人的日子。你他妈当你是什么圣母吗?你觉得我是吃你那套吗?”

        我呆住了……

        说实话,墨脱一劫后,我变了很多,我基本上已经不再杀人了。

        徐长天抬头对我说:“关仁呐,我们这种人,是不会甘心的,你废了我的功夫,我还会用这脑子去研究炸药,去研究军火,我一样用炸药,我炸死你!”

        徐长天瞪着眼说完,他又说:“还有枪,还有炮……你觉得我会咽下这口气吗?反之,你若把我脑子废了,我变成一个白痴,那他妈不比杀了我,还要难受吗?那他妈是作孽,你关仁将不得好死!”

        我一时又怔住。

        而就是这一怔之间,唰……

        血光迸射。

        徐长天脖子上的动脉,一下子就断了,然后血,仿佛泉水般,喷射了很高,很高。

        他伸手捂了下脖子,脸上露出微笑,用喃喃口气说:“记住,关仁,高术,一旦走上邪途,永无回头路,除非你把……我,弄成白痴,可那样……你……你……你罪更……更大。”

        他笑着,捂着伤口,仿佛解脱了一般,对空长长呼的一下,舒了一口气后,扑通就倒在了地上。

        我凝视地上的徐长天。

        他死了,死的时候,无牵无挂,无怨无恨,转瞬之间,便解脱了然了。

        我略显不解。然后抬头看向了砍向徐长天一刀的易秋水。

        易秋水收了手,她朝我一抱拳说:“谢谢关先生了,正好有人出钱要买徐长天的命,两百万美刀,有你的一份。”

        我一怔。

        易秋水又说:“我杀他是为了钱,你可以说我不道德。但是你关仁,你明知道像他这种人,之所以会成为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他的心已经让这高术给害了。他有了本事后,心已经是变了。彻底的变了。”

        “他解脱不了,真的,除非你给他弄成白痴。可是你不觉得那么做,显的更残忍吗?相反,杀了他,反而对他好,杀了他,他也是彻底死心,然后完全解脱,只当这一生是一场梦。”

        我喃喃说:“可他,他修来这一身的功夫,这是多么的不容易。”

        易秋水说:“是不容易,但若只念在不容易,站在这个角度想就是姑息他,一厢情愿地想他好,其实是在害他。人呐人,要做智者,不要圣母。没错,我杀人是不对。不过,我还是那老话,老天若要收我,就收呗,不过我觉得,我没杀错人。”

        我摇头说:“你,你收了人家的钱……”

        易秋水冷笑:“关仁你仔细想想,如果我们真做的是有人就杀的生意,然后再拿这钱胡花乱用,你觉得老天会让我们长久吗?”

        “我们不想说而已……”易秋水淡淡说着。复感慨地叹了一口气说:“国内,湖南和湖北有一个自发的民间慈善组织,那里是我们老家,你打听一个姓易的人,你就明白一切了。“

        “多了不说关仁,我和妹妹以前听说过你的事。武者,敢担当!敢死,敢为天下先才行。比如这徐长天,他亦是入魔了,我们所谓的一丝灵智,在他身上,都全是魔识。你明知道,你却选择了不愿相信。”

        “你感觉他能好,能被你感化。其实你不知道的是,你所做的一切,只会让他更加的恨你,并且他还有可能绑架上许多的无辜人对你展开一系列的报复行动。非要那个时候,再动手吗?非要造成无辜人的伤亡,然后,觉得他非杀不可的时候,再动手吗?”

        易秋水讲到这儿,她收起手中刀看着我徐徐说:“反正我相信我师父说的一句话。高术,修的越高,魔性越大。只要他是人,他就一脚踏在大德高人的圈子里,一边踏在大恶魔鬼的地盘上立着。”

        “他成为什么,全在一念之间,另一只脚迈错了,就永无回头的路了。”

        “修为越高,越是如此!一直到顶端……除非他不是人了。只要他是人,他身上背了这个人字,无论那人的名声多显赫,无论那人的修行,多高深。他一辈子都在跟这个斗!”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