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见面,合上神,便知晓一切

第五百二十八章 见面,合上神,便知晓一切

        我拿两个热呼呼的汉堡交到他的手中说:“嗨,伙计,给你的。”

        流浪汉接过:“谢谢你先生,你可真是一个慷慨的好人。”

        我笑了笑又说:“是这样的朋友,我想要了解地铁里的一些事情。你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一个。我不知道社会这个词恰不恰在。但是它存在这样一个团体。那么,既然存在,这里面肯定会有一个很厉害的人。”

        “好吧,我想知道,这里面谁说了算,我想要见那个人。朋友,你能帮我吗?”

        流浪汉听到这儿,他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

        我笑着说:“放心我的朋友,我只是想跟那个人好好谈一谈,我不想找什么麻烦。”

        流浪汉低头想了下说:“我知道你要找什么人,他叫猎人史考特,是个很可怕的家伙。不过,我没有办法帮你找到他。“

        流浪汉摊了下手做出很惋惜的表情。

        我微笑对他说:“没关系的朋友,喏,这里还有几个汉堡,拿去吃吧。或许。你可以把它们分给需要食物的人。”

        流浪汉微微怔了下,迟疑过后,他小心接过我递过来的袋子说:“是这样的先生,你如果真要找史考特,我想我可以领你去见一个人。”

        我说:“那真要谢谢你。”

        流浪汉:“这没什么,先生,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就是这样,先生。好人是需要帮助的。”

        就这么在等到一班地铁驶过这个站台后。

        流浪汉对我说:“快点,朋友,我们得快点赶在下一班地铁到来的时候通过这里。”

        他向站台的尽头处跑,然后跳下了站台,我和文森特在他身后紧紧的追。

        这世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大佬存在。

        做为大佬,他肯定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

        小维多利亚是在地铁站失踪的,并且各个监控入口都没有小维多利亚留下的影像。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带着她,从这个地下世界里消失了。

        因此。找到这个地下世界的大佬,自然就得找到答案。

        我们奔行在地铁的跑道中,跑出去两百多米后,流浪汉突然一拐,他找到了一个小门,然后奋力拧开了门把手说:“快,快,动作快点。”

        我们跟着一起贴到门边,流浪汉后拧开门。转身朝我咧嘴一笑说:“欢迎来到纽市的地下世界。”

        进去了这个小空间后,文森特取出一个小手电。

        借亮光我看清楚这里好像是一个配电室,流浪汉走到这个配电室的角落,把一个下水道盖子四边的螺丝拧开。然后移开盖子,就这样。文森特先下去,然后是我,最后流浪汉钻了下去后又伸手将盖子盖好。

        先是下了一段的铁梯,然后又是一条向下倾斜的坡形管道,就这样走了十几米处,眼前豁然开朗。

        一个纵横交错的地下通道就呈现在我眼中。

        “这里废弃了,很少会有脏水排到这里来,这是以前修筑的管道,然后它们和一些废弃的地下防空工事连接在一起。”

        流浪汉说着话,他又指了下头顶的灯说:“那是史考特让人安上去的,为的是让大家能够看清楚路。”

        我见了暗自惊异,我真的没想到,在地下百米深处,还有这么一个庞大的社会。

        这真的是,上面一层天,底下一层天呐。(  就爱看书网)

        轰隆,轰隆……轰隆隆……

        头顶又传来一阵地铁经过时产生的轰鸣音。然后顶端有不停的有灰尘落下。

        “偶尔会有塌方,不过死的人不多,只有前年,一个喝多了的家伙,在这里让塌方的石头砸死了。我出席了他的葬礼,那是我五年来第一次见到阳光。”

        流浪汉咧嘴朝我笑了一下。

        不一样的人生,真的是大不一样的人生。

        我感慨之余,在流浪汉的带领下又走了将近四百多米的路,然后我们拐了一个弯儿,突然我听到了一阵狗叫。

        汪汪!

        转瞬,一只不大的吉娃娃样子很凶的跑出来,朝我们呲牙。

        流浪汉见到吉娃娃,他咧嘴一笑,伸手就把它抱起来了,吉娃娃很是不乐意地呲牙瞪着他,但却没有下口咬。

        “巴利,巴利……“

        流浪汉朝里面吼了两声后,我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说:“你个该死的家伙,又来跟我下棋吗?”

        流浪汉:“不是,我遇见了一个好心人,他给了我许多汉堡,我想跟你一起分享!”

        “好心人?我这不是做梦吧,这世上,还有记得我们的好心人?”

        很快,一个拄了拐的白发老头子就从里面出来了。

        我见状,走过去面对他说:“嗨,你好。”

        巴利是个瘸了腿的老头子,他以前是越战的退伍军人,当他在战场上丢了一只脚后,他被人送回了国。

        如同那部名叫‘阿甘’的电影里拍的一样,原本军方计划安排他做演讲,鼓舞这里的小青年参军。可没想到,巴利把演讲稿换了。

        战前动员演讲大会,变成了反战演讲大会。

        他让人很尴尬,然后不等演讲结束,他就被人带走了。

        审查两年后,他被人扔在了一个养老院。

        再后来,他跑到纽市,沿街乞讨,最后他讨厌看到那些穿着艳丽的人,然后他住进了下水道。

        巴利是个老愤青,他口才不错,但好像没人听他倾诉什么。所以在见到我和文森特后,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多小时。

        他骂了很多人,把认识的,现在外面名声显赫的,全都骂了一遍后,他点燃一枝香烟问我干什么。

        我说了我的目地。

        巴利沉默些许后,他同意带我们到史考特的地盘。但只是带到地盘而已,他没办法给我们带进去。

        我说了多谢。

        然后巴利起身,牵着他的吉娃娃,跟流浪汉一起,领着我和文森特又开始钻下水道了。

        庞大的地下通道纵横交错,我们足足走了能有两个小时后,巴利对我们说,已经到地方了,只要再往前走十分钟,就能进入史考特的地盘。

        我转身向巴利表示感谢,随之叫上文森特,直奔前方走去。

        没走十分钟,刚走了六七分钟,我就闻到了一股子某种特殊烟草燃烧的味道。

        我不动声色,又走了三四分钟,然后在一个通道的拐角处,我见到了几个穿着破烂衣服,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嗨的黑人兄弟。

        这几个人嗨的很大,其中有几个已经失去意识了。

        我找了找,挑了一个看上去还算是清醒的,我打了他几个巴掌,后者睁开眼后,我问他史考特在哪儿。

        黑人骂了我一句。

        我和文森特给这黑人架到一个角落,然后文森特把冰冷的枪管子抵在他脑门上,又问了一遍史考特在哪儿。

        对方清醒了。

        半个小时后,在这个黑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个好像是集市的那么一个地方。

        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地下空间,它的高度将近有十几米,两侧分布了大小不同的排水管道,不过现在管道里没有水,里面住的全是一个又一个面无表情的人类。

        黑的,白的,全有。

        我们出现在这里后,立马有几个黑人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然后他们拿着枪,叫着,陆续从不同的地方涌出来。

        跟着,他们把枪对准了我。

        我没动手,而是仰头朝上面喊:“史考特!史考特!史考特!”

        喊过三声后,在我身体两点钟方向,六米高的一个排水管道内唰的一下,冲出来一股子风。

        然后一个黑人,直奔前蹿出来,跟着他用了一招大鹏展翅,轻轻松松,稳稳落到了地上。

        功夫不错嘛,暗劲的巅峰的境界了。

        还有,这黑人手中居然还拿了一把东洋武士刀

        史考特一露面,就唰的一下抽出刀来,然后微眯了一双眼,冷冷看着我说:“嗨,不想让我一刀把你们的脑袋砍下来的话,就马上离开我的地盘。”

        我动了!

        唰的一下移过去,史考特本能抬手挥刀,可是他的动作太慢了,我一记鞭手,叭的一下抽到他的手腕上,夺下刀的同时,我唰,抖了一个刀花,抬手就将锋利的刀刃横在了史考特的脖子上。

        锋利的刀刃就压在史考特的大动脉上,只要我稍微用一点劲,他瞬间就会没命。

        史考特震惊……

        我没有多说话,而是伸手用大拇指,直接压在史考特的印堂上。

        劲力探入他的脑袋。

        我瞬间合上了他一身之神,然后我开始寻找……讨帅他技。

        找到了……

        一个名叫路易斯的中年黑人给了史考特一笔钱,他们想利用地铁把几个人弄走,然后他们让史考特在地铁站做一些准备。

        史考特利用的是监控的死角,他让人事先准备了很大的手提箱子,外加用来麻醉的药品。锁定相应的目标后,会有几个站出来挡住目标与众人的视线,然后有人下手堵住目标的嘴,将目标麻醉后,直接塞到大行李箱里。

        这些人不止一次干这种事儿了,所以手法,配合度都非常的老练,再加上人多,人们就没有怀疑这些。

        小维多利亚就是这样让人绑走的。

        至于那个路易斯,他一直在给一个华人科学家打工,他们打工的地点位于纽市外海的一个岛,我找到了那个岛的名字后,我又找了一下史考特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唐人街……

        他在唐人街跟一个姓王的师父学的功夫,然后他惹了祸,把布鲁克林黑人兄弟的一个大佬给杀了。

        路易斯,小岛。

        收到了相应的消息,我又把想要知道的东西,从史考特的脑子里找到,最终又过了一遍后。

        我想了想,将他一身之神的气机给炸了。

        当我把手指从史考特眉心挪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口吐白沫,两眼翻起了眼白,身体摇摇晃晃地站立不稳了。

        我扳了下他的肩膀,把史考特扔给文森特后,我对这些拿枪指着我的黑人说:“不想他死的话,就让开一些。”

        周围的人看着我们都没有说话,我又说了一遍,末了当几个人轻轻挪了一下步子后,这些人全都让出了一条路。

        就这样,我们押着史考特一步步的向外走去。

        文森特很紧张,一步不离地跟在我身后,当我们走出十多米的时候,我一拧头发现有人要跟,我伸手放兜里,假装了一个拿枪的姿势,我扬声说:“谁要是再向前走一步的话,我马上轰掉他的脑袋。”

        没人动了。

        就这样,文森特跟我一起走了十分钟,等到撤底甩开那些人后。文森特擦着脸上的汗对我说:“关……这个家伙,他,他怎么晕过去了。我们是不是要找个地方审一审他。“

        我说:“已经审完了,我们走吧。“

        文森特丢下了史考特,后又一脸木愣地问我:“那个,出去的路呢?“

        我指了下脑袋微笑说:“在这里。”

        三魂全通之后,一个最大的明显好处就是很容易合上任何一个功夫比自已低的人的神。

        所谓神,就是意识,思维,大脑记忆存储位置的一些信息。

        合上,就意味着在劲力进入到对方体内的一瞬间,我就成了他,我可以用他的脑子去思考,分析一些事情。

        所以,我很容易就知道他知道的一切。

        这种合有两种方法来实现,一种是身体上的接触,另一种就像当初陈正对付我那样,用自身散发的气场,意识,精神这些虚拟看不到的东西来接触,来合。

        现在我也能实现陈正的手法,不过所耗太多,我用的还有些勉强。

        道门功夫的利害之处便在于此。

        只要一接触,就能知道对方脑子里的一切!

        想想吧,当一个人掌握了这么大的能力,会引发他身上产生出怎样可怕的**呢?

        一旦**占了上风,利用这种能力,做出利已的事情。

        那么妥了。

        一脚踏上魔道,终生不能回头。

        所以得道不算什么,修道,守着住这个正道才是对人真正的考验。

        在要走出这个地下通道的时候,我问文森特,x坦顿岛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文森特告诉我说,那是华人移民最多的一个岛了。

        它不像x岛,那是富人区,那地方不是富人区,那是华人移民的天下。

        我听罢说:“好,我们明天就过去。“

        我不能等李拓州把他的局立齐全了再动手,我得抓紧时间,把小维多利亚救出来。虽然我跟这个黑人孩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我必须得那么做。

        路易斯,黑人……他的样子。

        我闭眼,思忖一下,然后通过组织史考特记忆中的碎片,我眼中渐渐浮现了路易斯的模样儿。

        一个很强壮,且目露一抹凶光的大黑个子。

        妥了!

        知道模样儿,接下来可就好办多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