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心魔生灭,再接因缘

第五百三十二章 心魔生灭,再接因缘

        我看着小维多利亚,当我讲到她爸爸的时候,我发现她眼角流出泪了。我清楚知道,她肯定知道自已没有爸爸了。所以,我没有去刺痛她。再去说她爸爸怎么样,而是走过去。把手掌放到了她头顶缓缓的抚摸。

        三魂通过了之后,人身上还有一种强大的能力就是可以抚平对方心灵上的创伤,让对方的情绪变的平静。安详。

        我有这样的力量,所以我必须得用。

        我轻轻抚着她的头说:“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小维多利亚,你是一个好孩子,今后一定要好好的生活。”

        小维多利亚把脸紧紧贴在我手臂上,一动不动,渐渐我感觉她的情绪平稳下来,我对她说:“我们走好吗?”

        小维多利亚点了点头。

        我又看了看另外两个墨西哥籍的女孩儿。讨在共扛。

        这两个女孩儿脸上露出很害怕的表情,我看得出来,她们身上所谓的那种灵力,那种神秘的能力已经没了。

        其实很多像小维多利亚这样的小孩子都有这种天生的阴阳眼,即所谓生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把地魂给通了。

        可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们因此没办法融入到正常的社会活动中,所以很多人选择了不说,渐渐这种能力就消失了。

        这两个墨西哥藉女孩儿身上的能力已经没了,而这种消失,则归功于这些该死医生的实验。我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他们想从这些女孩儿身上提取出一种基因,只要把这种基因提取出来,然后完全解开之后,他们再借助现有的基因技术合成,最终,如果哪个人想通地魂。那好吧,来上一针!

        这就是那个疯狂专家要干的事,而他只要再找几个小男孩儿,抽血出来研究一番,他可能就要成了。

        我领小维多利亚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儿出去了,同时我告诉她,今后安下心来,不要想太多。

        一切都会过去,她身上的能力,力量终于有一天会消失。到时,她就会跟其他孩子一样,安安稳稳地过正常的日子了。

        往外走的时候,我扫了一眼李战红和董杰。我摇头叹息了一声儿。

        事实上我现在有些理解霸王正道的作法了。

        高术,高术,练拳也好,怎样也罢,还是不要太高了。高的话,容易走邪路,走了邪路就是一场杀劫。

        简单的一个明劲,强身健体足够,真的是足够了。

        不过这大大的波澜既然已经起来了,并且我已经应上了这个运,习了一身的功夫,就得用这一身本事来把波澜抚平。

        到最后,我还是想做一个普通人,一个简简单单,享受生老病死过程的普通人。

        这不是什么矫情,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只是那一天……

        好远,好远。

        人真的是奇怪的生灵,初入江湖时,我满腔热血,执意杀出一个天下,证出最高明的本事,可一路走到这里,当我发现自已有了很强的本事后,却发现,真正珍贵的日子,却是以前我过的普通人生活。

        再回去,没可能了。

        走吧,一直,且就这样走吧。(  就爱看书网)

        开弓没有回头箭,真的是这样,一丁一点的都不差。

        我带着小女孩儿,一步步的离开了这里,出去到外面,我没有理会那些报警器,我扫了眼找了身男人衣服套在身上的易家姐妹,我怅然说:“走吧!我们出去吧。”

        易家姐妹没说什么,只是用一副呆呆地表情看着我,我没理这两人,径直接上三个小女孩一步步奔大门口走去了。

        几条大狗看到我领人,它们闻到几个女孩儿身上的人味儿,马上汪汪的叫了起来。易家姐妹见状急忙跑到我身后,紧紧跟着我走。

        我笑了笑,盯着几条大狗的眼睛看了几秒,汪星人们立马知趣,随之四下散着趴在地上不再说话了。

        就这么一路顺利走到门口处,我伸手将门口的拴门铁链子扯断,然后徐徐拉开了大铁门。

        我把三个小女孩儿交给了文森特。

        后者一脸惊愕地看着我,我对他说:“把小维多利亚送回家里吧,另外两个女孩儿你交给你以前的同事,对方应该能联系到她们的父母?”

        “你呢,关?你去哪里?”文森特看着我不解地说。

        我笑了下:“一个人,四处走走吧。对了,你办完这些事情,你去洛杉矶仁武堂找一个叫夏洛克的人,你说你失业了,然后他应该能给你一份很好的工作。好好工作!另外,你虽然是一个好特工,但是你……”

        “你的正义感太强了,所以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去管了。就是这样!”

        我拍拍文森特的肩膀,笑了下后,转身挪步离去。

        我漫无目地走在了大街上,就这么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我哭了。

        我想我的父母了,虽然不久前我刚跟他们通过电话,包括周师父在内,我都一一跟他们通了电话,但我想他们了。

        我过的不是正常的人日子,我特别的讨厌这样,我想念家乡的菜,锅包肉,酸菜炖粉条,香香的大米饭。我想着和家乡的朋友一样,做着小生意,娶妻生子,守在父母身边,一起过快乐富足的日子。虽然生活不免有小坎坷,有波折,可能也有困顿,但那样才是有滋有味的生活。

        我非常的厌恶打,厌恶杀了。真的非常,非常的厌恶,可是……

        唉,置身江湖,身不由已!

        如果我有徒弟,我有孩子,我就算打断他的腿,也不能让他什么学什么所谓的高术,一点明劲,知道老祖宗的东西,能强身健体,足够了。

        我略显失神的站在林中,望着一团从海面吹过的雾气,我把心中纷乱的思绪定住。然后我告诉自已说,关仁,既然已经走上了!就一定要咬牙,坚持走到底!陈正,三年之约!我必须比他强,强数倍,我才能将他掀起的波澜给抚平!

        必须这样!没有任何的理由!

        我找到我的初心,暗自忖了忖后,站在林中,又徐徐走了一路五行拳。

        我打的很慢,心中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念头。

        就这么,一直打了一个小时。

        最终当我收了功后,我对空长吸一口气,心中那纷乱的思绪,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就是心魔!

        三魂通了之后,心魔随时浮现。一定要有斩的能力,只有这样,最终才能像应前辈一般,化去因缘,重做一个普通人。

        否则,我便深陷其中,直至最终毁灭。

        能力越大,心魔越多,思绪亦越大,所以斩的力量,一定要足够!

        我收了功,又站了会儿桩很普通的浑圆桩,待感到一身阳刚之念又重新生起时,我拧头朝身后喊了一声:“出来吧!你一路跟我很久了。”

        事实上我从那幢老房子的大门口领着几个女孩儿出来时,我就注意到,在距离我们一百多英尺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的林肯suv车。

        当我告别了文森特,转身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的时候,那辆车也打着火在后面慢慢的跟,最终我来到这处树林时,车上有人下来,悄悄地地跟在我身后,藏身林中一棵树的后面,偷偷看我打了一个多小时的拳。

        这是个老外,并且还是一个很成熟的老外姐

        约摸,二十七八吧。

        她骨骼很结实,另外从她行走间的路子看,她接受过非常优秀的格斗训练,虽没到暗劲,但明劲功夫很棒了。

        我听着她的脚步音接近,然后她说话了。

        “你好。”

        我转过身,借月光,看清楚这是一个长相还算标致的白人姐。

        年龄应该不到三十岁,因为洋女人一过三十老的特别的快。她皮肤什么的除的有些粗之外,倒也还好。

        “你好!”

        我回应了一声儿。

        她抚了下那头褐色的长发抬头笑了下对我说:“我们注意那幢院子很久了,一度怀疑院子的主人跟几起绑架案有关。但我们手中没有证据,另外……”

        她摊了下手说:“我们没办法拿到一个合法的搜查证,因为你知道,有些时候,权力这东西,并不在我们所期望的人手中掌握。所以,我一直在一个人偷偷跟这个案子。”

        “嗯,就是这些,接下来,好吧,我知道今晚那里发生了很多事。因为,我看到你领着那三个女孩儿出来了,我手上有她们的名单,嗯,她们就是那批被绑的孩子中的三个人。”

        我看着对方说:“你叫什么名字?”

        “奥利维亚,这是我的证件……”

        奥利维亚亮出了她的证件。

        我扫了一眼。

        一个小小的城市警察。

        这个国家的警察机构很庞大,最高的是联邦警察,那里面也分了司法局和国土安全局。两者管理都不一样,然后就是州立警察了,由每个州的州长来任命。最后还有什么公园警察,狩猎警察,等等很多,不同的部门,对应的职责也不一样。

        这个奥利维亚是城市警察,类似咱们的片儿警。

        一个老外的片儿警,她手中的权限真是低的可怜。

        所以,她申请不下来搜查证儿,这完全在情理之中。

        我对奥利维亚了笑了笑说:“你好,请问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奥利给亚很郑重地说:“你是个英雄,我想跟你合作。”

        我抻个大懒腰说:“别逗了,我可不是什么英雄,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而已。还有,我从来就不跟警察合作。”

        奥利维亚:“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规矩,同样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如果按我们的规矩,这个案子,我是不应该再插手的。还有……”

        奥利维亚想了想说:“我明天可能就要被解雇了。”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没有什么别的愿望,就是想知道这一切的根本,我需要一个真相,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跟我这样的人合作,但是,我不想让手上搜集到的宝贵资料彻底消失。”

        奥利维亚一脸认真地对我说。

        我看着她,想了想说:“你要是有兴趣,辞职了再来找我吧。我的号码是323-657xxxx。”

        说完这话,我拧头转身便走!

        奥利维亚在我身后喊:“喂,先生,喂,喂……多少?我的天呐,我得好好想想,后面四位是……“

        她要是能想起来,打通我的手机,我跟她就有合作的机会,想不起来的话,奥利维亚女士,你最好是干点别的什么事吧。

        当天晚上,我就离开了这个岛。

        回到纽市后,我搭车来到之前租住的那个小旅馆。

        我在旅馆住了两天。

        两天时间里,我想到了很多,初心又渐渐的明了。我明确了自已接下来的路!

        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得一直走下去。

        直至最终,有一个结果出来,我就解脱了。

        这两天,我平生第一次喝了酒。

        且是高度的酒。

        第三天的中午,我在房间里站桩的时候,我手机响了。

        我知道是谁打的,但我没接。

        一直等到手机响了三遍,我这才把手机接起来。

        “先生,我确定,这就是你的电话。是的,我已经打了几百个电话了,我没有找到你。但这个号码,当我看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我辞职了。“

        奥利维亚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时,我感觉,这是继文森特后,我要接的第二个因缘。

        我对奥利维亚说:“你在哪里?”

        对方报一个地名。

        我说:“好的,我们一会儿见。”

        我穿好了衣服,收拾整齐东西后,下楼打车去了见面的地点。

        到了地方,下车后,我走进了这家咖啡馆,一转身就看到了奥利维亚。

        当我在她坐下来时,我又重新打量了一下她。

        眼神,气场,等等一切表露她背后有一个糟糕的婚姻和家庭。

        我叫了咖啡,喝了一口说:“我姓关,名仁,然后……你把你掌握的东西,讲给我听听?”

        奥利维亚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但我一直都感觉,有人在利用某种非法的宗教组织从事着一些犯罪的事,嗯,我手上有线索,这条线索指向的是唐人街。“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