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兰铃一响魂上路,此去阴曹不见天

第五百三十四章 兰铃一响魂上路,此去阴曹不见天

        饭店很大,今天应该是被林汉包场了。[]一共按中国传统宴席的规格,整整摆了三十桌的酒席。我进去后,马上有穿了旗袍的女服务员领我在一间桌子坐下。转尔,又有服务员把沏好的盖碗茶放到我面前。我微笑说着谢谢的同时,对面有个老爷子抬头瞥我一眼:“哪疙瘩的地呀。”

        我心中一动!

        唰的一下。我心说,这是有多少年没听到这浓厚的乡音了。

        我到这个国家来,一直说的几乎全都是鸟语,这句,哪疙瘩地呀,简直是太亲切了。

        但我按奈住激动,把心冷过之后,我抬头看了眼对方。

        很猥琐的一个老头子,脸挺喜剧,长的一看就让我想起东北农村那种坐炕头,掐个小烟儿,守着一堆老娘们儿穷白话的东北懒汉。

        但这懒汉却是有功夫的。

        他身子骨领的应该是一种类似红拳的抻筋拔骨功。红拳功夫很赞的,并且实用性非常强。有名的陕西‘冷娃’亦叫‘愣娃’那股子冷冷,愣愣的气质,就脱胎于这门子红拳功夫。

        春秋时候陕西那疙瘩就是大秦帝国的地盘,秦兵打起仗来。在六国之中,可是出了名儿的勇。史传,秦兵喝足了酒后,如疯虎般杀入军中,砍下一颗脑袋,就系腰上,然后再杀,杀到最后,按脑袋领赏,拿了钱,买酒,再喝!

        一个东北蔫巴老头儿出现在纽市,身上学的还是陕西红拳的高明功夫,此外,这功夫,我看着跟道门的一些说法还有点关系。这老头儿,他是个什么来路呢?

        我喝口茶,淡淡:“吉林那疙瘩地。”

        对方愣了半天后,他猛地一拍手,指着我说:““哎呀妈呀,老乡啊!”

        我说:“可不咋地,老乡啊。”

        对方:“哎呀,我次奥,这眼泪都要出来了。妈了个x的,你瞅瞅这跟前儿,全是讲鸟语,客话的,这。这见着个老乡,哎呀,快点,快坐。”

        对方说的鸟语,客话,指的是粤语,客家话。唐人街的一些老生意人,大多是闽南人过去的,还有一部份是香港人,这些人过来的最早,是以这里最流行的语言不是普通话,而是闽南,普通话,还有客家话。

        我起身,直走到这老头儿身边,我好奇问:“大爷,你怎么称呼?怎么,怎么跑这儿来了。”

        老头儿也不理会附近几个广东拳师,他掏出一张纸,洒了点旱烟沫子,卷了两根大炮,递给我一根说:“来一口吧,正儿八经咱们那地头种出来的。(  就爱看书网)”

        我接过,按老头儿吩咐,点着火,就抽了一口过口烟。

        什么叫过口烟,就是吸到嘴里吐出来,不往深了吸,不往下咽。只算是对递烟人的一个尊重。意思,意思,过两口就掐灭了,这也不拂人家的面子。

        我抽了两口烟,老头儿说:“小兄弟叫啥名啊。”

        我说:“关仁,是二人那个仁。!”讨亩住技。

        老头儿一愣:“你也是唱二人转的?”

        我虎脸……

        老头儿感慨说:“我是唱二人转的,我住吉林x河的,不知道你去过没有,就搁吉x边上。没多远。俺们县呢,有一个搞文化工作的,他儿子出国了,就搁这儿。完了就联系,让俺们过来给一群聚在这儿的东北老乡唱几出拉场戏。”

        “来了可倒好,唱的是挺顺的,人家都挺热情。还把路费什么的给报了,又领俺们请过了饭。可没等唱完,少了个人儿。”

        老头儿端了碗吸溜一口茶说:“那小子叫孟昊,他是唱神调的,知道啥是神调不?就是跳大神那套东西,他们家呢,世代都供仙家,他身上好像也有仙家。结果,到了这里,一转眼功夫,人没了。”

        “孟昊这小子是我带出来的,他没了,人家就不乐意了呗。完了,其余人回国,那个啥,移民局啊,不知怎么就给我扣下了,我蹲了两天巴离子(牢房),这刚让人整出来。正好,今天这里边有个姓左的老乡跟我认识,他沈阳的,他就给我领来了。”

        我听罢感慨一番后又问了一声:“老人家,你怎么称呼啊?”

        “尚彪,不是丧门星的丧,高尚的尚!”

        老头儿特意强调一下跟我说。

        我一抱拳:“见过尚前辈。”

        老头儿一摆手:“啥前不前辈呀。流落异乡为异客,眼望大海心扎针呐。我想回去,可丢了这个人,不找着,我怎么回去呀。”

        老头儿摇了摇头,又喝了口茶,转眼他又瞅眼四周说:“这跟前儿咋没酒呢?”

        转眼功夫,老头儿起身,找了瓶啤酒,上下一打量,他要用牙咬开。我示意他,这个拧一下就行,尚彪嘿嘿一乐,把瓶盖拧开后,他仰头咕咚喝了一口,又啧了啧舌头说:“这玩意儿,这啥味儿,甜不甜,香不香的,这,这是酒吗?”

        我摇头一笑,拉着尚彪坐下,告诉他,这地方的啤酒就是品种多,另外,这地儿啤酒跟饮料似的,没劲儿。

        尚彪恍然之余,他叹息一番后说好歹是酒啊,将就对付喝吧。不过,最好是能给他找到那种劲大的酒。他喜欢那口,特别的喜欢。

        我转了个身,看到身后有服务员忙活,就过去问她,这里的酒水免费吗?服务员说全免的,我指了下尚彪说这位老人家喜欢喝度数高的酒。

        服务员回了一个明白,转身功夫,她拿来了两瓶伏特加。

        尚彪说他是甭指望在这儿喝到小烧酒了,将就对付喝这个吧。

        于是,他开了盖子,闻了闻后,就倒在一个小杯里喝上了。

        我跟着尚彪说了几句话后,眼见他又贪上了杯中物,我就没太理会。

        转眼功夫,宴会开始了。

        我见一队人从侧面走过来,前头是一个长的很魁梧的老爷子,老爷子一身的功夫不错,虽说还没有证出五行,但却已经到了化神之境,并证出了小天地。

        老爷子身后跟着三个人,都是化神之境的老人家了。

        除外,琮有六七个中年徒弟模样儿的。

        这老爷子应该就是林汉了。他一边走,一边挨个桌的给众人道谢。

        走到我们桌的时候,林汉抱拳说:“哎呀,大家都是华人,都在这个地方谋一口饭吃,本来,今年不打算办这个六十九的大寿了,不想麻烦大家来。可想想自已,或许也没几年活头儿了,就办这么一次吧,辛苦了,辛苦,慢用,有什么需要的,随便叫人。”

        我朝林汉抱了一下拳,后者也是出于礼貌,抱过拳后,他皱眉看了眼尚彪,尚老爷子好像压根没搭理他,不仅不搭理,这老爷子还哼上小曲儿了。

        “提起了宋老三,俩口子卖大烟,一辈子无有儿,生了个小女叫婵娟呐,小妞儿啊,年长一十五……”

        呃,这曲儿,这地界儿,这景儿,确实是很不合时宜。

        林汉反复皱了下眉,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挨个桌问候去了。

        我别过头去,感觉尚彪弄的这个,确实是不雅。真的是不雅。

        不大一会儿,林汉挨个桌走过一遍后,又走到前边台上,举了杯,敬大家一杯酒。然后,这个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我看着林汉,见他走到离我们两桌外的一桌坐下来跟众人吃,我心里有数,打算找个机会,跟这林老爷子聊一聊兰铃道场的事儿,实在不行,我就亮一亮身份!

        念及至此,我拿了筷子,开始吃起来。

        东西不错,做的都是正宗中国菜的口味。很久没吃到这么热呼的可口中国菜了,我一通狠造,弄了个肚饱后,尚彪一瓶伏特加见底了,然后他又开了一瓶,不仅喝不说,这回调又换了。

        “伸手摸姐大腿儿,好似那冬瓜白丝丝儿,伸手摸姐白膝湾儿,好似那犁牛挽泥纤儿。伸手摸姐小腿儿,勿得拨来勿得开……”

        呃……

        这,这明令禁制公开演唱的曲目,尚前辈,你这是,你这是要违规吗?

        此时我们桌上已经没人了。

        附近桌的,也都一脸嫌弃地看着尚彪。

        我想了想,打算还是不走了,好歹是老乡,再怎么着,这也是我老乡,我不能丢下他不走。

        突然,就在这个节骨眼上。

        我忽地看到酒楼的大门开了。然后门口那聚了一堆的人。

        跟着我又听到了风声,雨声,原来是外边下雨了,可是这门口的人是怎么回事儿?

        刚搭上眼,没等我仔细看,就听门口有人吼。

        “做什么,有没有搞错,林先生六十九大寿,你送棺材,你什么意思,有没有搞错啊。”

        妥了。

        这是有人来闹事儿了。

        当下,屋里人呼啦一起的全起来了。

        然后我就听门口那有个冷冷的,尖尖的声音说:“林老爷子在缅因州教出的一帮好弟子啊,这给我们逼的都没有活路了。我们没活路了,他这大寿能过好吗?哈哈哈,多了不说,一句话就明白了。兰铃一响魂上路,此去阴曹不见天!诸位,明白了吗?”

        兰铃一响魂上路,此去阴曹不见天!

        这家伙难道是兰铃道场的?

        心念一动间。

        屋里人好像听到索命鬼的勾魂音一般,一见这两句话,唰的一下,诺大个宴会厅,转眼间,人就走的干干净净。

        最后,仅剩下林汉,外加他的三个老兄弟,还有七个弟子,除外再就是门口的五个人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