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排这种潜在的可能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排这种潜在的可能

        林汉一脸惊诧地看着我。(  就爱看书网)

        我用同样的表情看着他,稍许,林汉试着问了一句:“小兄弟,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扫了眼四周。咬了咬牙说:“烤猪腰子!“

        五分钟后,我让林汉带到了酒店的后厨。这里有烤箱,并且还有放到冷藏柜里的新鲜猪腰子。

        此时大部份的厨师都给吓跑了,林汉不会烤,所以这烤猪腰子的活儿就交给了我。讨央节划。

        一份猪腰,先用冷水浸过。泡去血水。再用刀剔去上面的白筋,最后用蒜汁,姜汁,加少量的料酒,高度烧酒。白糖,加以浸泡。收拾干净后,再将水烧至大滚,置入猪腰。煮至外皮发硬即可去了腥骚之气。

        正宗的烤法应该是炭焙,可惜这里没有火炭,只好先中烤箱的小火将猪腰内的水份慢慢烤干,再用中火将其烤熟,最好大火烤出一层漂亮的焦皮儿。

        末了,取出猪腰,只需撒上盐面些许便可,不用其它的佐料。

        我将烤好的猪腰,切了两片,用竹筷串起来,放到盘子上,转身这就离开厨房到了前厅。

        进去一看,尚彪还趴那仙人板板上睡觉呢。而其余人则在收拾厅堂内的残局。

        那个阴阳男领来的六七个人手段其实有限的很,他们虽能将这些人打飞出去,并且闭了气,但却无法伤到这些人的性命。究其根本。阴阳男几人走的路子不正,是以他们发出的劲,只能挫了这些人的锐气,就算是再重一点,顶多是个小骨折罢了。

        所以阴阳男那些人的拳劲根本就没办法透进这些人的身体里。

        我移到了尚彪身前,把烤好的猪腰子在他鼻子底下轻轻的一送,尚彪抽动下鼻子,转尔一睁眼:“香,好香,好香啊!“

        这吃货,一个扑腾起盘腿坐在仙人板子上,伸手拿过一个猪腰,张口就吃起来了

        “嗯,不错,不错!就是这火候儿,还是差了一些,不过也将就了,不错,很不错。“

        我呆立一旁,看着尚老吃猪腰不说话。

        尚老把这个猪腰几口吃了个干净后,他又小心把手指都舔了一遍,末了意犹未尽地长长喘过一口气说:“真基坝舒服啊!“

        粗,太粗鲁了,这,这人……简直了。

        我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过人家是前辈,是高人,这个兴许是人家的习惯呢。所以,上述念头只在脑子里匆匆一过,我就小心抱拳对尚老说:“多谢前辈出手。“

        不容尚老回话。

        林汉已经领了几个弟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尚老面前。

        “多谢前辈出手救下我等一行人的性命,多谢,多谢前辈。“

        尚老面对众人却拿出一副不解的样子说:“干,干啥呀,你们这是干啥呀,哎呀,哎呀妈呀,这咋回事,哎呀,棺材,哎呀我去!“

        尚老扑通一个跟斗就从上面载倒,然后坐了地上,伸手揉着屁股说:“咋了,咋了这是,哎呀……完了,完了,我肯定又是喝酒了。“

        尚老拿起伏特加的瓶子看过一眼后,他一丢手,嗖的一声将瓶子飞了,跟着又搓把脸说:“咋又喝酒了呢,完了……“

        他抬头说:“我是不是耍酒疯来着,这家伙,这可怎么办呢。“

        尚老一身修为神鬼莫测,这一身的个性当真也是神鬼莫测。我知道这类人就像秦岭的那些惊绝天地的隐士一样,他们修成了某一种法门后,为了养住那个东西,所以有时表现的就不太像一个正常人。

        对这样的人,按齐前辈的话说就是,随他去,反正你也打不过他……

        没错,很简单道理。

        是以当下我就顺水推舟忙转身对林汉说:“快,快让人给他煮着醒酒汤。“

        醒酒汤很容易弄,当下林汉就吩咐人去做了。

        而我也扶起了尚老,跟着在林汉带领下去了餐馆后边的拳场。

        这个拳馆的面积不小,分了两个大空间,每外独立空间都将近有一个篮球场的面积。

        我们绕过了拳馆,来到后边的一个电梯处。

        林汉输了一串密码,开了电梯后,我们径直就上了他安在二楼的一个住处。

        住的地方,打量的很干净,舒适,处处透出浓郁的中国文化韵味。

        林汉给我们安排到了一间书房内,然后我把尚老放到一个大真皮沙发上。

        林汉则又一阵忙活,给我沏了一杯凉茶去心火。

        凉茶的料子很讲究,用的是加拿大产的西洋参,国内宁夏的大枸杞,外加冰糖一几片绿茶。

        我喝着这东西,林汉又朝我一抱拳说:“小兄弟应该也是有很强身手的人吧。”

        我笑了下:“在下姓关,名仁。”

        “啊……”

        林汉一惊,忙腰抱拳,一脸激动说:“林某人,久闻大名,久闻,久闻大名,都说你曾经跟一位真人交过手,还有,你……你对打死过两个外门师父,这身手,啧啧,仰止,仰止。”

        我摇头缓言说:“不值一提,真的是不值一提。”

        林汉这时又似想起什么般,忙问我说:“难道,今天我收的那一对老淮山……”

        我一抱拳:“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林汉感慨:“哪里是薄礼啦,很贵重的啦,唉,你说,我这正打算过些日子去洛杉矶拜访你呢,只是……今天这事啊,也是我命中该着,该着哇。”

        一时间林汉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然后跟我谈起了这些恩怨的始末。

        林汉手下有批弟子,他们在缅因州成立了一个叫华夏兄弟会的这么个小团体。团体的主要目地就是消除外界华人的一些不良印象。

        由此一来,这个华夏兄弟会,就跟缅因当地的一个华人恶势力结成了死敌。

        最近几个月,兄弟会干了几票很大的买卖,他们联合了当地警方,把几条建立在缅因与加x大之间的贩毒网络给端了。

        林汉对这种事一向是非常赞同的,他觉得那种旧的,老的华人势力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现在是新社会,到处讲文明,华人应该把中华传统中好的一面传递给西方人。而不是一到唐人街就让人联想起假货,**交易,还有各种非法违禁物品,那样的话,永远不可能将华人的地位给提高起来。

        但这么做的同时,就触动了很多,很多人的利益。

        林汉这几个月,大大小小一共经历了五次暗杀,可他身手好,所以那些人都没有得逞。

        这一次,早在半个月前,林汉就接到恐吓信了。

        所以,他是打算把生日当忌日来办的,同样他还有一个打算,就是看看身边这些所谓的兄弟,到时候能有几个留下来。

        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拍胸脯的兄弟,一个都没有。

        徒弟也有走了大半,只有一小半留在了这里。

        林汉很伤感,但自觉这也是一个事实。用他话说,现在就是邪气高涨,真的就是这样,邪气高涨!

        不过他说这个情况相对几十年前已经是很好了,当时的情况比这个还要恶劣。那会儿,不向这些人低头的话,在唐人街根本就没有生存的可能。

        林汉说他早期也是从那个恶势力中出来的,他太清楚那些人了,所谓的江湖,义气,很多都是狗屎

        他们之间,没有义气,只有利益。谁投身进去,谁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

        他本事大,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所以跳出来了。

        但很多人,进去再想出来,就没那个可能喽。

        林汉师父是个斗士!

        他讲话时透出的精气神已经告诉了我一切。他一直在想着,把一些东西扭转,可那些东西已经根深蒂固很久了,这是个很吃力不讨好的事,但他做了。

        我佩服林师父!

        聊过林师父的事后,我又问他兰铃道馆是怎么回事。

        林汉讲,他对那个地方也不是很熟悉。只知道,那是这些人上香,参拜的一个地点。并且那地方很邪的,非常的邪性。

        此外兰铃道馆在这个唐人街存在很久了,最早它不在这条街上,而是位于另外的一条街。差不多是六年前吧,有两个白人女孩儿,不知怎么信了他们那个,然后变的疯癫,回家拿刀把自已的心脏挖出来摆在窗头,说要给什么献祭。

        所以这个道馆白人警察封过一年,也抓出了两个所谓的替死鬼吧。

        后来听说,道钟里有一外号称是钟馗天师转世的钟姓高人,又在别人的资助下,买通了当地的几个议员。然后道馆又重新开起来了。

        开起来后,比较的邪的事情跟几起离奇死亡案有关。

        说是,有几个人得罪了兰铃道馆,那几人也是修道的,但是那种散修。然后,这几个人陆续就死了。死因是突发的心肌梗塞,死时这几人的身体都有一个铜制的,兰花形状的铃铛。

        这事儿很邪。

        家人报案,警方查也查不出个线索。

        唐人街里的人,就觉得这兰铃道场特别的阴森可怕。

        正因如此吧,不久前阴阳男到了酒楼,喊了那么两句话后,这些人就全都吓跑了。

        我听过林汉的话,稍稍分析,感觉这个什么兰铃道场还真不能硬闯。

        这背后有人跟当地的官员勾结,然后还有非法犯罪的的东西,总之很多的内容扯牵到里头。

        所以……

        我跟林汉商谈至此,转头看向尚彪却发现老爷子居然又昏沉睡去了。

        林汉抬手看了一下表后跟我说,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我没什么事的话,不嫌弃他这里寒酸,今晚就在楼上的客户睡下。

        我说了一个没问题,起身刚要走,不想尚老爷子却又嚷了一句梦话。

        “棺得沉,不能埋,埋入土,土旺生金,金气催旺阴邪而生动。要入水,水多沉金,金气不显,则一劳永固矣。”

        我跟林汉互相对望了一番,然后我对林汉说:“出海行吗?”

        林汉:“没问题。”

        我又咬了咬牙说:“有焊枪吗?”

        林汉咬牙回:“可以搞到!”

        当下,我跟林汉随便找了一张毛毯给老爷子盖在身上后,我们就开始行动。

        先是在零点前找到了一个焊枪,然后用那东西直接就把大铁棺的盖子跟棺体死死焊在了一块儿。

        一切安排妥当了,又让人找了一大货车,然后跟林汉的几个徒弟合力把这东西抬上车后,我们开着车,就奔纽市的一个码头去了。

        到达码头是凌晨的三时许。

        四时许,我们把大铁棺运上船后,跟船出发,跑了两个多小时后,我们把这个大铁棺沉入了深深的海底!

        做完这一切,返回到岸上已经快九点了。

        等到一行人在中午时分回到这处餐馆的时候。

        正好看到尚老爷子在餐馆里头沏了一壶茶,手里捧着一张报纸朝我一笑说:“真有意思啊,搁这地方,竟也能读到印了中国字的报纸!”

        我和林汉朝老爷子一笑,然后我俩心领神会地奔后边去了。

        对这等高人,不能打听太多,一切,顺其自然方是上策。

        回去后稍作休息。

        然后,林汉给我引见了他的几个弟子,随后大家又吃了一顿晚饭。

        期间尚老爷子也跟大家一起吃,等到众人把肚子填饱的时候,林汉的手机响了。

        他没出去,直接当我面接听了电话,然后我听出来,他手上那帮弟子,也就是华夏兄弟会的那帮人,准备在缅因州,跟对方玩一把大的了。

        林汉接听完电话,他放下手机后,我习惯性地问了一句。然后林汉把那边的情况讲给我听。

        大意就是,华夏兄弟会的朋友盯上了一票买卖,对方要从加x大,把一批货运到这缅因州的一个地方。

        华夏兄弟会凭直觉,感觉到这批货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他们打算把对方的货给抢了。

        现在,这件事呈报给林汉,他们想让林汉派几个人过来。

        林汉把这话一说。

        然后他眉宇间露了一丝的尴尬,这时他的大徒弟,也就是一个姓付的徒弟说了一句话:“关小兄弟,这件事,不用你插手,我们几个人,一起联手过去,你只要在纽市,帮我们照顾好师父就行了。”

        说实话,如果这位姓付的徒弟不说这话的话,我或许还没有什么顾虑,但对方一说了这句等方面,我当即感觉不对了。

        这里面不对劲呐。当然,林汉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徒弟!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