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学会用冷静驾驭愤怒

第五百三十九章 学会用冷静驾驭愤怒

        我一时让尚彪搞的不些不太会了,我不知道是该叫他端前辈,还是称他为尚老爷子。端前辈的这种手法,其实很像咱们一个古老的传说,即济癫和尚。民间俗称济公。历史上诸如济公这样的人有很多,可许多人只看到了表面。看到了济公吃肉,喝酒,就认为是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坐了。

        事实并非如此,事实只是,他们为了更好地融入这个世界。同样也是为了更好地施展一些所谓度化的手段。

        端前辈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现在我还是叫他尚彪,尚老爷子吧。

        当下我对尚彪嘿嘿一笑说:“行啊,走,我领你吃洋鬼子的早餐去!”

        洋鬼子的汉堡。三明治好像不太对尚彪的口味,无奈我又给他要了一个煎猪排,没想到店家给端来了三分熟的那种。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尚老对这种血淋淋的食物比较感兴趣,然后他居然大快朵颐地吃起来了。

        我喝了咖啡,心说端前辈呀端前辈,你还是改不了在天山养成的饮食习惯。

        吃早餐的时候,付师父表现的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然后,他一再反复地看我,并问我昨天晚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事。

        我说做了个梦,差点没让人给掐死。

        付师父噢了一声后,就再没说什么别的话。

        吃过早餐,我们离开了旅馆,回到车上继续赶路。途中,付师父一直抱怨旅馆的早餐好像有什么问题。似乎不太舒服。然后,就这么一直开出去两个小时,我们拐上了一条掩藏于圣约翰河畔密林中的小路。

        车轮碾压着青草和灌木又艰难行驶了一个小时后,付师父说前边有个小木屋,那个地方应该就是营地了,可是他现在委实受不了。他要出去方便一下。

        我欣然同意。

        付师父打开车门,然后连放在档位旁的一卷手纸都不拿,这就撒丫子奔密林深处遁去了。

        屎遁!

        我望着付师父消失的背影,脑子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么一个词来。

        上古流传至今的两大遁术,一为尿遁,二为屎遁

        无修行门槛,一经点拨,人人会用。

        付师父,高手,佩服!

        我没有追付师父而是坐在副驾的位置等尚彪醒来。

        是的,尚老爷子又睡着了。

        呼噜打的是震天响,并且嘴角还淌了一丝儿哈啦子。

        我淡然,稳稳坐了半个小时后,尚老爷子一个激灵:“哎呀妈呀,这到哪儿了?”

        我说:“付师父半个小时前拉屎去了,他现在还没有回来。”

        尚老:“掉里了吧,那啥,他说那营地搁哪儿来着。”

        我说:“不远,就在前边不远的一个小棚子里。”

        尚老:“那咱干呆着干啥,这搁车里头,外边天这么热,这容易闷死车里头啊,走,走,去那小棚子看看。”

        我说:“好的!”

        我和尚老当即下车,我拿了随身的几件东西后,把车门关上,就沿着一条林中的小路前行了三百余米,眼前先是出现一个水色发绿的小水塘,绕过这个水塘后,面前出现了一处外墙长满了苔藓的木头屋子。

        屋子挺阴森,蛮适合拍一些恐怖电影和b级片的。

        我没怎么细看,只在外面稍微打量了一下,就走到门口那伸手吱嘎一声,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立马传出一股特有的**气味。

        我抬脚一步走进去,下面的地板好吱嘎,吱嘎的声音。四下绕过一圈,我看清楚屋子里一共有四个房间,共中两个房间还有床。

        比如可疑的是第三个房间,那里的地面上有一滩滩黑紫色的干涸血迹。

        凶宅呀。

        我蹲下来,伸手触碰了一下血迹,探出一缕劲过去。

        脑子里,啊……

        先是闪出一声惨叫,跟着又是一串的惊呼,不要,不要……

        然后我看到了一副,非常可怕的画面。

        当然了,对方没有死,而是有人在这人的身体安置了一些什么东西,把一个人给硬生生地改造处理了。

        我不动声色地站起来,又看了看其它地方,然后我再没发现可疑物品。

        表面看是没什么,但我担心这里面让人安置一些易爆物品,那样的话,我可是没办法对付,于是我又又再三仔细地搜了一遍,待确信没有任何的问题后。

        我走出来到门口找到尚老爷子时,我发现他又睡了。

        他躺在一张从木屋里搬出来的破躺椅上,呼噜打的震天响的同时,在他身边的地板上赫然摆着一块尖锐的石头,而就在石头旁边,则画了几副很有意思的小人儿,外加几行文字。

        这都是刚才他趁我查探房间时画出来的。

        这小人……

        我只扫了一眼就挪不动目光了。

        小人肚子里分了三个部份,那是三个分别为圆球状的东西,然后有一个更小的小人被尚彪用一条曲线标着,沿这三个部份走了一圈后,最终,以头顶会聚成了一个有模有样儿,手拿武器,后背还发光的一个小人。而在小人头端,则又画了一团很抽象的云彩,云彩里,写了一个字,那个字是‘神’,神字的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这个小人的旁边,端前辈用一年级小学生的字体写了两个字。

        法身。

        法身旁边,还有注解二字。

        注解说的是,身分肉身,法身,肉身是娘胎里生出,后天服食五谷而长成的血肉之躯。法身是内在精神之身,是用修行功夫,一步步证出来的一个身。同样,法身是打通最终关隘的一个工具。

        法身是与最终的那个神相通时,所需建立的一个工具。

        法身就是一座桥,利用这座桥,才能接通最后的那个神。

        法身如何来证?

        七情六欲为法身演化之能,一切善知识,真理则为法身之源,**机能,则为法身之基。

        文字写到这儿,就嘎然而止了。

        我看了一会儿后,尚老爷子突然转了下身,然后探脚出来,在地板上来回地蹭啊蹭……

        没了。画的,写的,就这么给硬生生地蹭没了。

        我黑脸之余,闪到一旁,坐在地上,暗暗在心里思索这番话的意思了。

        七情六欲为法身演化之能,也就是说,我心中所思,所想,然后根据所思,所想,还有外界活动对我产生的影响,产生的一系列念头,是这个法身得以演化成形的基本能力。

        善知识,真理为法身之源,法身的演化还需要一个力量,这个力量就是我天魂中蕴出的五行之一。

        **机能是法身之基,也就是说,精神与肉身是相依相附的关系,我现在的法身还不能离开身体而单独存在。离开了身体,法身就算是有,渐渐也会消亡。同样没有了法身,身体的情况也会每况愈下。

        七情六欲是地魂。也就是阴魂。

        善知识等等的一切都是天魂的力量。

        至于身体,自然就是生魂了……

        可是,这具体的一系列做法,又是怎么样的呢?

        我怎么才能弄出这个所谓的‘法身’呢?

        我想要问尚老爷子,却发现他仍旧在睡觉,并且他白天睡觉好像还不说梦话。

        这怎么办?想吧!可我想的方法,对吗?我没有指引呐……

        思忖之际,我在地上来回走了五六分钟,突然,我发现我不能想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人正在朝我们慢慢的接近。

        我终于明白尚老爷子的意思了,这接下来的一战,可能就是我要突破的关健。

        转念之间,人来了。

        不多,就是三个人,此外这三个人我居然全都认识。

        其中一个是一年多以前,与我见过数次面的那个印度黑哥。黑哥的旁边是卢瑟夫,而走在卢瑟夫身边那个一走路就浑身直响的家伙,他居然是江越。

        江越的胳膊的腿儿,让人给收拾过,然后装的装,骨头改造的改造,他又重新以健康人类的形势出现了。但由于人工的骨头毕竟存在了很多的局限,是以为了更好的活动,他身上加了一副所谓的‘外骨骼’。

        外骨骼在几年前还是很科幻的那么一个东西,不过现在没什么稀奇的了。它研发的目地,就是为了能让残疾人更好的活动。

        我刚从黄石出来的时候,曾给周师父去过一次电话,我的意思是给他寄一套可以让他行走的假肢,周师父直接就拒绝了。他说了,不用洋人的东西,此外他说,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再三请求,周师父说我要是给他寄回去,他就砸了那玩意儿。

        没办法,倔老头就是倔老头,所以我就没给周师父买这套东西。

        江越加了外骨骼,他力量上没什么大的表现,但是他可以像个正常人似的走动了。是以,他看到我后,脸上流露了一丝恨恨的笑意。

        恨完了,江越放下背上的一个包儿,他扬声对我说:“关仁,真的是想不到,你居然还能活到这一天。”

        我笑着对江越说:“是啊,我也想不到,你竟然还能站起来。”

        江越一听这话,他脸上马上抹了层恨意说:“妈的!我一想这事,我就恨的咬牙切齿,妈的!当初就不该先去找你!”

        我想了下问:“那你应该找谁?”

        江越不无狰狞说:“我应该找你的朋友,你的那些狗屁师父,还有找你的父母,我要把他们先杀了,一点点的杀了,再来找你!”

        “哼……”江越又冷笑说:“不过你很聪明,你父母身边有高人坐镇,他妈的,要不然,我先杀了他们,再找你来说话。”

        江越真的是触动我的底细了。

        呼的一下,我心里那股火就腾起来了。讨在吉号。

        这种人,当年取他骨头,真的是手软了,我就应该把他的命给收了才对!

        真的是什么人说什么话。

        包括徐长天,徐长天是够霸道,并且够有野心的了。可是他对我,对很多人的言语,打归打,但起码彼此间的尊重大家都有。

        可这个江越呢。

        他连一个尊重都谈不上,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做不到对别人的尊重时,这种人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可挽救的价值了。

        事实就是如此。

        能力高者,实力强者,无论是俗世的富商,还是其他什么人,对普通人,乃至一些贫穷者表现出来的都是足够的尊重。并且可以说是,地位越高,表现的越谦卑。只有这样,他才能合道,才能长久的发展。

        类似江越这种人。

        我错了,我当初真就应该把他给杀了才对。

        此时我非常愤怒,心念一动,就要冲过去把江越给放倒,这时候,我脑子里却突然出现了一记浑厚的声音。

        “怒气,不该加于肉身,要上通脑袋,与天魂相接,要有冷静的怒。”

        这是端前辈的话。

        他刚才不知用什么方法,在我脑子里说了这么一句话。

        如此一来,我回想之前在地上看到的小图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生气,怒的时候,不要去让身体有什么反应,不要大喊大叫,不要动手打人。要接上这道怒意,引入上丹田,天魂之府,然后……

        我按端前辈所说,保持着这着冷静的愤怒,然后我感觉身体有了一丝轻微的异样儿,说不出来是什么,但对比之前,明显有了不同。

        江越看着我笑了笑,他复又说:“行了,今天你死了,真的,你死了。不过说出来,你昨晚就应该死的,但好像你身上有什么高人给你下的禁制,护身符,之类的东西。但那玩意儿,好像只能用一次吧。”

        江越摇了摇头笑说:“你死了,真的是死了。”

        说完,他挪了挪步子,闪到了一边。

        这时,我看了眼印度黑哥。随之卢瑟夫上前一步,双手合十说:“真的对不起先生,我们必须答应出一次手。”

        我说:“理解。”

        卢瑟夫说:“那么,接下来就得罪了。”

        卢瑟夫说完,他恭敬地朝印度黑哥弯腰施了一个礼,黑哥同样回过礼后,他一步步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

        待到近处,我发现这黑哥在这一年中,他身上功夫,又有了突飞猛进的增涨。

        他的力量更加精纯,并且他已经完全将所谓的龙象之力给合到了身上。这两种力合到一起,让就让他在拥备强在灵性的同时,他身体里又多了一分力拔山岳的强大力量气场。

        他长的并不高大,且身材也不魁梧。

        可是他拥有这股强劲的气场,那气场,就在他背后,凝聚在空气中,敛而不发。

        印度黑哥来到距离我六米外的空地上,他在朝我微微笑过后,他动手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