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小道观里的大胡子老道

第五百四十七章 小道观里的大胡子老道

        这条街很有意思,店铺里面很很多卖古董,水货,等等乱七八遭小玩意儿的地方。

        当然了,真古董没有几样。大部份是假的伪制品。

        可能是我身上气场的原因吧,虽然我一再刻意压制。但每走到一个古董店里,都能受到老板的礼遇。

        走了六家店,到了第七家店。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店里两个人的谈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两人说的是很标准的港岛话,我虽听不出每个字的内容,但大概还能听出来他们谈的是什么。

        此外,两人距离我较远,将近六米多远吧,且说话声音很低。

        我当时正好拿了一个标着元代青花瓷,实则近代仿制的花瓶子打量。

        两人谈的东西比较有意思。

        大意就是讲。海x岛出龙了。

        目击人是一个渔民,具体的地点好像是海南附近的一个小岛。

        大概是讲,一个老光棍渔民没有什么钱,老伴儿死了后,他就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

        除外,他身上还有很严重的皮肤病。老头儿好像是叫阿棍,但也可能是阿昆。

        阿棍这人有出海钓鱼的爱好,平时他喜欢开一条小船出海,找个风平浪静的地方,垂杆海钓。说是有这么一天,阿棍出海,不想突然就下了一阵大雨。

        海面是无风三尺浪,更何况刮风下雨天呢。所以,阿棍的小破船立马就吃不住劲,眼瞅就要翻了。

        可阿棍是老渔民。身上有很强的本事。他就驾着小船,跟风浪斗了起来。

        等到风浪过去,阿棍累的人事不醒,他再没力气回到岸上了。

        于是,他索性就让这小船飘呀飘,然后。他就飘到了一个小岛旁。

        那是座一面有陡崖的小岛,到了近前他根本没有办法上岸。阿棍飘到那儿后,他就拼起力气,想要划到沙滩那里,把小船先弄上岸再说。

        可不想这个时候,阿棍就在蒙蒙的雾气中看到了一对眼睛。

        很大,很亮的眼睛。阿棍当时吓坏了,他就拿起船桨站起来,吆喝了几声。

        这一喊不要紧,几十米外的那团雾气突然就动了一下,阿棍当时先是闻到一股刺鼻的鱼腥气,后又看到雾气里隐约像是有一个蛇形的轮廓,然后,那团雾气就冲到了阿棍的面前。

        当时,雾气距离阿棍只有几米远。

        阿棍听到空中好像打雷一样,喀嚓一声响后,一股子又腥又粘的东西就从雾气里喷了出来。

        这东西喷了阿棍一身,他吓坏的同时,一屁股就坐到了船上。然后他看到雾气往下一沉,紧跟着海面出现了一条水线,水线一直往陡崖的底下钻去,直至消失在眼中

        最终,雾气消散,天空升起了月亮。

        而阿棍就这么呆呆地坐着,一直坐到天亮,等到附近路过的渔船发现他,这才把他给救了回去。

        阿棍跟船上的人讲,他见到龙了。

        船上没有人相信。

        后来,阿棍回到家中,他当晚就发起了高烧,他一直烧到三十九度,给儿子,儿媳都吓坏了。家里人就送他去镇上的医院,到了那里,打针,吃药,都一点效果没有。

        然后一直等,等到天亮,阿棍体温降下来一点。可还是在三十八度左右徘徊。

        就这么,一直折腾了一个星期。讨讽夹亡。

        阿棍每晚发烧,都要烧到三十九度。

        一周后,家里人以为他要死了,棺材做好,寿衣,后事什么的都准备妥当。

        就等他咽气的时候,阿棍突然好了,他不再发烧,然后胃口奇佳。一口能吃两碗饭。同时家里人还发现,阿棍身上的顽固性皮肤病也痊愈了。

        医生说不出个理由,只说阿棍这是生命奇迹。

        而阿棍在医院住过半月后,他出院的时候对家人宣布,他戒酒了。

        两人坐在那里,基本是一问一答的方式来讲这个事情。

        我听到这儿,感觉这个故事不错,可以编到故事会里面,如果再把雾气里的东西换成小海豚,小鲸鱼之类的动物,那兴许还能进‘知音’这样的大型刊物里呢。

        可这仅是开始。

        没过几天,阿棍疯了……

        他一会儿说自已是真龙天子,非要儿子,儿媳妇叫他万岁爷。一会儿又偷偷拿钱出去找失足女。

        没错,他的体力,都可以让他找失足女了。

        然后,他还跟人打架,听说他很凶,几个人都治不住。

        家人给他闹的没有办法,就叫来了隔壁镇的一个神婆,神婆看过,说他见过真龙,然后让龙魂给冲了一下。

        神婆说她手段有限,治不了这人。

        家人无奈,就给阿棍送到了非正常人类中心关押。

        半个月后。

        阿棍失踪了。

        谈话的俩人讲到这儿的时候都是一脸的高深。

        我暗中扫了一下两人,这两人都是属于那种普通百姓,估计这个故事是之前发生在海x岛的事。

        可流到他们耳朵里,已经不知道过了几手了。所以,原版的故事,肯定不是这样的。

        不过我想,冥冥之中,老天让我听到了这个故事,这不是没有根源的。或许,下一个因缘,就得从这个故事开始了。

        事实果然跟我推测的一样,在我离开古董街一个小时后,龙观在来电话了。

        “你到了吗?”龙观在声音压的很低。

        我说:“到了,龙前辈你在哪里?”

        龙观在:“这个地方我不好说,你现在是在香江吗?”

        我说:“对,我就在这里。”

        龙观在:“好,你先不要离开香江,你马上去找一个叫青龙观的小道观。道观里有一位道长姓庞,名叫庞计春。你找到他后,带着他来海x岛。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告诉你我具体的地址。”

        我听罢说:“是有什么人找你的麻烦吗?”

        龙观在:“李拓州请了三个内门弟子!其中一个精通术数,并且那人手上有一套祖上流传下来的龟板,以龟板,领念,起占之后,除非那人入过天册,否则他一经推算,就知那人的去向,我目前躲的很辛苦。你尽快吧,找到庞小道。马上来海x岛。到了后,你去五指x地区,到了那里,我再想办法跟你联系。”

        我听罢忙说:“保重,龙前辈保重。”

        龙观在同时说:“不用客气,另外,一定要记好,千万不要跟国内人联系,千万,千万不要联系。一旦你联系了后,那三个内门弟子中精通术数的人,就会通过术数得知,你跟这些人联系过,然后,他们可能会有危险……”

        我说:“钟思凡他们是不是在北方?”

        龙观在:“是的!并且,随时有可能过来。”

        接下来,我跟龙观在通了二十分钟的电话。

        我基本搞清楚,这次内门派来的都是谁。

        这些人当中一个叫苏虎,是个真正以武入道的大能,还有一个叫余千,余千就是那个精通术数的家伙。最后一人我很熟,她便是那位聂大娘。

        龙观在告诉我,聂大娘这次过来,差不多是戴罪立功的性质。至于另外两人,也是以捉拿到龙观在,并将其押送到霸王正道那里为重任。

        所以,龙观在只能把人引到海x岛,然后借以前朋友的势力来躲避众人的围追。

        至于庞小道,龙观在说,这是他答应岛上一个高人的事,那个高人想要见庞小道一面,所以龙观在出面安排了此事。

        我又问龙观在是否知道什么真龙之类的事。

        龙观在一怔,他摇头说不知道……

        讲到这里,龙观在又让我放心,他说目前追的人虽说很凶,但海x岛这边的这位高人答应出手帮他一把。

        不过这位高人出手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将庞小道带去海x岛。

        我听到这里,吩咐龙观在万事小心。

        然后我挂断了电话。

        龙前辈的这番话,让我感觉李拓州正在布一张很大的网。

        这个李拓州,他究竟要干什么呢?

        一切不得而知。

        目前看来,只能是按龙前辈的吩咐,先去找到庞小道,然后我领人上海x岛了。

        香江是个传统文化很浓郁的地方。

        不过如同内地一样,这里的一些传统文化还是没有传播到正地方。人们对老祖宗的理解,仍旧停留在风水,八字算命,各种拜,各种求上。

        看风水,选好风水,旺命,旺夫,一路旺。八字算命,算发达,算有钱。然后拜各路的神仙,甭管是什么,只要灵的,有用的,一概烧香拜上。

        真正的传统,没有这么多的拜,真正的传统是知识。

        我听齐前辈讲过,对寺庙里供奉的存在,应该讲一个礼字,而不应该是一个拜字。

        烧香,进献,求的是一个礼,用礼来约束自已,同时表达对其的尊敬。

        拜,就是有求的意思了。

        一求,就形成了交易。

        你灵,我上香,不灵,一边呆着去!

        芸芸华夏,世人对寺庙,道观皆存此心,又何谈寺庙道观不正呢?

        庙宇,道观!

        皆是众生精神世界的一面镜子!

        只可惜,很少有人能知道这一点。包括我,我在遇到齐前辈之前,我亦不知道这些说法。

        青龙观不是很难找。

        我通过一张地图,坐了几班地铁,又打了两趟车后,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位于香江城乡结合部的一个道观。

        道观看上去很新,估计建成没有多少时间。

        我到了那里后,眼见道观四敞大开,且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我就跟着人一起进去了。

        一样,捐了点功德钱,又请了香,然后我给道观供奉的一尊号称小青龙的神像敬了三柱香。

        不求,不磕头,不朝拜。

        只是敬三柱香。

        我的举动引起道观一个道士的注意。

        这道士手里拿了一份报纸,坐在不远处,一脸微笑地看着我。

        我朝他一笑,径直走过去。

        道士张口说了一句普通话:“福生无量天尊,这位先生,看上去气度颇为不凡呐。”

        我摇头一笑:“怎么不凡?”

        道士轻轻抬了下报纸,示意我看几个来进香的中年大妈。

        我扫了一眼,大妈们,还有几个大叔,外加其它几个年轻人全都跪成了一排,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我听了一下,有求财的,有求健康的,还有求股票大涨的,另外那个年轻人还在求女朋友回心转意……

        道士小声说:“你看他们,到了这里来,人人都揣着一颗求的心。唯独你,不求,唯独你,只有一个礼,一个敬。”

        我笑了下:“就这样吗?”

        道士:“礼,敬,进香,上贡品,源于西周之前,那时的华夏大地,讲究的是一个礼。而这个礼,礼的是上苍,大地,是感恩上苍大地的恩赐。”

        “可后来,人就变的贪婪了,人想要的更多,于是,一个礼字,就变成了求……”

        我感觉这道士讲的有几分道理。于是我微微一笑又问他说:“敢问道长怎么称呼?”

        “噢,我姓李,原在江西的一道观修持,后来这边缺人手,我就过来了。”

        我说:“感觉李道长谈吐不凡呐。”

        李道士:“我大学毕业,当时学的是历史,毕业后,我入了道门。”

        我说:“学神通?”

        李道士摇头一笑说:“不是,不是,我对那些没有兴趣,我研究的是道门的礼法,就是一个礼字,还有渊源,其实道家,真的很久。很久了。这个……咦。”

        李道士想了一下问:“感觉,你好像是要找人呐。”

        我说:“对,我找人,找一个姓庞的道士。”

        李道士说:“噢,师父出去给人办法事去了,大概要天黑才能回来。你要是不嫌弃,就先在这道观等一下?”

        我说:“也好,也好。”

        就这样,我陪李道士聊了一个两个多小时。

        这姓李的道士确实研究的很深,他研究的是最原始道门的阴阳,太极,八卦,天干地支,历法,等等这些内容。而这些内容,才是道家最为基础的东西。

        一时聊到天将黑。

        香客们渐渐就散了,诺大个院子,一下冷清起来。

        李道士这时要起来做饭了,我就独自一人在院子里四处转。刚走了三步,突然大门咣的一声让人从外门推开了。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满脸大胡子的道士,提拎个一个年轻的小道士,一脸怒气地冲进来了说:“这个臭小子,又犯毛病了,居然偷人家东西,打!给我往死里打!”

        吼完了后,大胡子一瞪我说:“你是哪个呀?”

        我一怔忙说:“我,我来找人。”

        “找谁?”

        “庞,庞道长。”

        大胡子一瞪眼:“你找我干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