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真正的道士风范

第五百四十九章 真正的道士风范

        庞道长拍出一掌后,他徐徐收了手,又径直朝前走了几步,待来到了李道长面前时,他朝对方抱了一下拳说:“李道友。[][]我恐怕要离开一些日子了,我不在的时候。这道观就劳烦你好生打理了。”

        李道长好像让发生的一幕给吓到了,他立在原地喃喃说:“老,老庞。你……你刚才,还有,这些,这些拿枪来了,这……”

        庞道长又朝李道长抱过一下拳:“有些事不便明说,但请李道长知道一件事。天师道,并非无中生有。书中所录术法,亦并非无中生有。只是,世人对此多有误解。以致脑中将术法,等等事物无限放大,实则并非如此。道长,你参研道史,精修道门人物传记,这是一件大功大德之事,庞某先谢过!”

        李道长喃喃说:“可这,这……”?

        庞道长:“这些人无碍,只是睡过一觉后,他们可能会糊涂几日,过了那几日,他们再来叨扰,你就说我跟人走了。若是他们放赖。你就打电话报警。”

        说完,庞道看了我一眼说:“你来多时了吧,走吧,跟我去里室。”

        我朝庞道长一抱拳,二话没说,直接就跟在他身后穿过了殿堂。一路到了后边的一间锁住门的小屋前。

        庞道长掏出钥匙,开了门。

        我随他一起进去,见这是一间很是宽敞的小厅室。

        另外厅室的地板上,竟然专门刻了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案。

        而就在北斗七星图案的正上方,摆了一个大大的供桌,桌上安放了相应的供品,除外还有香炉一尊。

        庞道长走到供桌前,两手掐诀,举到齐眉的位置,做了一番动作后,他将供桌上一个用黄布罩住,好像是牌位一般的东西取下来,直接就用这黄布将其密密实实地包裹了。末了,他又转身在旁边的一个柜子里取过一个肩背的旅行包。他把这个布包装进包里后,又脱下道袍,换了俗家的衣服。

        最终他收拾利索,沉声跟我说:“我跟你去海x岛,但我身上没有什么钱,此外,我不知道怎么过去。一切有劳你来带路了。”

        我一抱拳说:“客气!“

        庞道长点过一下头,这就跟我一起重新回到了院中。

        院子里,李道长正伸手在一个横肉男的眼前来回的晃着,好像是想试对方究竟有没有意识了。

        庞道长则过去推开了李道长,然后他转身对我说:“劳烦兄弟,帮把手,将这些人搬出道观。(  就爱看书网)”

        我回了一个好。

        然后跟庞道长一起,仿佛搬动人形的蜡像一般,将几个人依次搬出道观摆在外面的马路边上。

        将人都运出来后庞道长又示意把我把这些人面对面,围着一圈站好了。

        众人依次站妥。

        道长从怀里取出一根香,外加一个用来缝衣服的小线筒。

        道长先是取出几根线,用牙分别咬断后,又将线头缠在了香柱上。

        末了,他让我搭把手,跟他一起,分别将一根根线系在了每一个人的中指上。

        一一的系完了后,道长又检查一番,最终他搬了搬这些人的胳膊,又调整了细线的松紧,最终待中央的香柱立起来后,他拿出一个盒火柴,拢在掌心,划着一根,这就把中央的那根香给点着了。

        这东西有意思啊。

        这是干什么呢?

        我好奇地看道长,道长则不说话,而是示意我跟他一起拉远一点距离。

        时间分秒过去,等到那香烧到三分之二,仅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那几个好像让道长施了定身术的人,突然一个激灵,然后就听那妖道吼了一嗓子,丢你!

        唰!

        几个人好似让什么东西给吓到了一般,捂了脑袋,撒丫子就跑上了。

        我看的是倍感惊呀,我仔细端详了这些人奔跑时的背影,又反复看了看道长,然后我问了一句:“敢问道长,这是……?”

        庞道长过去把地上残余的香头捡起来,小心收起后他对我说:“炸人用的,五雷掌,先定了人,定过之后,便可炸人,不过这炸不是把人炸的一团焦黑,给是把脑子给炸乱了,行了,我们快走吧,今晚,就得想办法离开香江。”

        庞道长的手段真的是让我大开了眼界,我万没想到,道家还有如此精妙的术法

        这个可不是什么驱使阴邪之物的手法,这是正儿八经天师道的功夫啊。

        高术,高术!

        这同样也是我华夏大地罕为人知的真正高术!

        庞道长没什么钱,于是接下来就是我安排了。我们先是打车去了机场,到机场后开始撞航班。

        结果发现正好有一趟中转的航班要从香江去重x。

        于是我们就订了两张这趟航班的机票。

        差不多时凌晨一时许起飞的,然后飞了两个多小时,将近凌晨四时在重x落的地。

        到地后,我们马上又订了两张去海x的机票。

        折腾啊,全是折腾。

        航班是早上八时五十分的。

        我和庞道长就这么守在候机大厅,对付着眯了一会儿后,等到八时五十分,又上了大灰机,嗖,海x去也!

        到海x正好是中午了,下飞机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又打车去了公交汽车站,然后我和道长终于在下午时分来到了五x山市。

        当我和道长走出大客车的时候,道长伸手一阵的掐算。

        “谢天谢地!终于在这个时辰到了,不对!还差一件事。快,喝口水去吧。”

        道长掐过手指,拉起我就奔旁边的一个饭店去了。

        去了饭店,他说要喝水,饭店的人拿了两瓶矿泉水,道长一个劲的摇头,他说只要自来水,要喝那个自来水。

        饭店的人无奈,只好用两个装饭的碗接了两碗自来水。

        “喝,快喝!”道长比划着跟我说。

        我不解之余,也只好学了他的样子,仰头给这一碗水喝到肚子里。

        “这下妥了,慢慢来吧!”

        道长如释重负,扑通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我伴道长坐了,又跟饭店要了一盘菜。其间道长说他吃全素的,让饭店把锅好好的涮一涮。饭店里的人很配合,就给我们炒了两盘当地的青菜。

        菜端上来,又叫了两碗米饭,我一边吃一边问道长。

        “道长,咱们这一路为啥走的这么急呀。”

        庞道长吃了口青菜说:“赶时辰,天地之间,万物遥相呼应,不同的时辰,就接上了不同的气场,此番一行,若是接不对时辰,定是要造出无端的杀劫,只有接对了时辰,才能避过这一劫。”

        我听罢又问:“那时辰,是天干地支那个对吗?”

        庞道长:“对,时辰,对应的是八卦,然后还要结合一个星相。白天虽然看不到星星,但星相一直在影响我们。”

        “一个人活在世间,除了受到父母,师长的影响,水土,时辰,方位,乃至天体星辰的每一分每一秒的运转,对人的气运等等一切都有很大的影响。”

        我恍然之余:“那按道长这么说,我们这一行就会不沾杀戮了。”

        道长看了眼饭店的人小声说:“不是不沾,而是沾的少,比方说,原本要死二十个人的事,现在可能只要死四个该死之人就行了。”

        我一抱拳:“道长慈悲。”

        岂料庞道长却不以为然:“算不得慈悲,当年也杀人无数。”

        汗……

        我微汗。

        转眼,一碗饭下肚我又问:“那喝这水……“

        庞道长:“一方水土养一方神明,到了这个地方,得跟这里签到才行,喝下一碗水,就等于是跟驻守这一方的神明打过招呼,意思是我来了。“

        我听到这里,了然之余,不免觉得道门之中的东西委实是太多,太浩瀚了。

        行了,接下来就如庞道长所说,慢慢的,一步步来吧。

        于是吃过了饭之后,我和庞道长就先找了一家小旅店休息。

        原本我是要找大馆子。

        可庞道长说了,住的好,损福德,福德损多了,灾祸就来,人若想守住福德,就得把吃苦当作乐趣。

        听了这话,我深感道长为人不一般。

        除外还有一个细节,就是道长吃饭的时候,我见他吃的极为仔细,那饭粒,真的是一粒都不剩,不仅如此,他吃到最后,一定要跟店家要一碗水,然后将盘子底的油汤儿冲到他的碗里,如此他再把碗中水一饮而尽。

        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全都是轻描淡写般一挥而就,从中不难看出,他坚持这么做绝非一天两天了,而是他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讨讽投圾。

        晚上,我们就在这间小旅馆的两张床上,互相遥对着坐了一个晚上。

        完全是打坐,根本就不躺下睡。

        期间,道长睁过两次眼,他打量了我一番后,一时竟不由的啧啧赞叹。

        我听了这声音,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只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闭眼打坐。

        一直坐到天明。

        我们出去街上,找了个早餐店,吃了两个馒头,稀饭,外加一块拌豆腐,一样吃的都是极其的简单。

        吃完饭后,道长郑重跟我说:“小道友,今天先随我去救一个人。“

        我沉声问:“谁?“

        道长:“那人姓任,是道门当中的一个医生!“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