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化神级的玩枪高手

第五百五十四章 化神级的玩枪高手

        这个世界有龙吗?

        说句见笑的话,我一直以为金刚果里的那个东西是条大蛇。所谓的什么鳞片可能只是一种不知名动物身上的东西。远古,地球存在丰富多样的生物。现代的人类只是根据已经发掘的化石利用已知科学,推算出了远古生物的模样儿。

        可是,它们真的就长成那副样子吗?

        齐前辈曾经跟我说过。其实,食肉恐龙是毛茸茸的大动物,它们身上都长了一层很漂亮的毛。

        不过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很多食物恐龙仍旧是一副超大型蜥蜴的模样儿。

        想到这儿,我摇头一笑,然后打量这处干燥的洞穴,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最后我目光落到了那个阿棍身上。

        对方一脸害怕。

        龙观在则不动声色,拿了一堆干草生起了火。

        洞穴的通风良好,火起的时候,烟尘很快让劲风吹到了面前,转眼,一堆篝火冉冉升起时,龙观在对庞道长说话了。

        “道长,我蒙南先生一路指引,先是接到这人,后又取得这包中的东西交给任医生。但南先生并没告诉我道长一行到这里来,究竟为的是何事。所以……”

        龙观在面露难色。

        庞道长想了一番说:“南先生久居南海,他精修道法。已经有了超脱物外的成就了。他布下这一局……其实,唉,怎么说呢。我只能讲,这是一件很凑巧的事。在座诸位,每一个人都与这件事有很大的关连。一两句话,可能解释不清这里面的因缘。”

        “但接下来。我和任医生却有要事拜托二位了。”

        龙观在说:“道长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讲,我们一定尽全力去做。”

        庞道长扫了一眼阿棍,他沉声说:“接下来,我要领着这个家伙,还有任医生一起去一个地方。我们去那里。要施展一些手段,而为保证这手段施展的顺利,我和任医生体内的元神,本力等等一切都不能有任何的损耗。”

        “但接下来,这一路会有恶人当道,小人趁火打劫。但我却不能出手帮助二位。是以,接下来的一路,就需要二位出手,帮我们荡平路上的阻碍了。”

        龙观在听到这儿,他微微一怔说:“荡平阻碍,乃是武者的天职,只是……道长,您二人这是去哪里,为的是什么呀。”

        庞道长忖了忖说:“我只能说,我们做的是一件,永远不能为人所知,永远不能为人所理解的事。这事情,在你们看来,也可能是荒诞不经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份天职。”

        龙观在:“好,既然道长不方便讲,那就这样,我们行我们的天职,荡平这一路的麻烦。道长,你们来行你们的天职。”

        庞道长冲我和龙观在一抱拳:“有劳二位了。“

        龙观在和我同时抱拳:“武者担当,无须多言。”

        简短的交谈过后,我们就明确了分工。

        我和龙观在将负责庞道长,任医生的安全。

        庞道长,任医生两人从这一时间起,他们将不能动用身上的力量。究其原因,是这两个人必须保固身上的精气神,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顺利完成要面对的那个天职。

        除外,我和龙观在对这二人要做的事情一概不知。

        我猜测,可能跟那条龙的传说有那么一点关系。但那只是一个让人在口头上传烂了的故事而已,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跟这个故事有关系吗?

        还有那个阿棍,我发现他的神情好像很落魄,此外他不愿说话,只默默地缩在洞穴的角落中睡觉。(  千千)

        休息一会儿后,龙观在拿出了一袋子他在果农手中买的水果。

        各式各样,全是一些热带的果品。

        我们就着这些水果,填了一下肚子后,庞道长伸手掐着时辰估番一番,末了他告诉我们,该动身赶路了。

        众人陆续起身,这就开始了漫长的跋涉。

        热带风暴此时已经过去了。

        雨停住,但头顶的乌云还在。

        由于阿棍体力不行,所以我们前进的速度很慢,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后半夜,这才在附近找到了一个黎族的村落。

        出乎我意料的是,任医生竟然是这个村子的熟客。

        村里很多人得到过任医生的救治,所以我们一行在这个村子里受到了最高规格的礼遇。即住在了村长家。

        休整一晚,我和龙观在吃了不少的肉食,补充足了那股子称之为杀伤力的东西后。村里出了一台手扶式拖拉机,然后我们坐上这辆俗称‘铁腚开花’的强大交通工具,就这么一路奔凌水去了。

        我发现手扶式拖拉机是蹲马步的好工具。

        蹲在上面,可能感知地面对身体的冲撞,然后体会化劲的种种妙处。

        所以,我蹲了一路。

        到达凌水,我们没有去县城,而是直奔海边的方向走去。

        任医生对这里很是熟悉,他找了个公用电话,打过一个电话后,很快就有车来接我们。

        我们坐了一辆面包车,去了海边,然后又在海边坐上一条船去了一个叫大头的地方。

        到了那里后,我们在海岸边寻到了一个用来停放渔船的小船坞。看守这个船坞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

        他见到任医生后,一脸的兴奋,然后马上动手给我们做了一顿饭。

        吃饱喝足后,这位姓黎的老人家给我和龙观在装了很多的鱼干,然后我们又补充足了淡水。跟着,这就上了一条渔船,直奔苍茫深蓝的大海出发了。

        我对大海始终是有感情的,原因就是我第一次得道就是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

        此外,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的水手

        我潜过水,熟知大海的每一个脾气。

        因此,当踏上这条小渔船时,我顺理成章,就成为了这条渔船的船长。

        我按照庞道长的指引,在茫茫的大海航行了八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小岛外的海域。

        这座小岛不大,我不清楚它的具体名字,只看到小岛上的森林很密集,此外,它的三面都是陡立的悬崖。

        来到了岛外的海域,庞道长盘了腿,坐在船上,随晃动的波浪打起坐来。

        大概过了五分钟,庞道长伸手指着月光下的小岛对我说:“南面那边,聚集了很多的人,我和任医生,要带阿棍一起从这里下水,朝岛屿游,然后小兄弟,你要跟龙先生你们一起,开船绕这个岛,行驶到南面,接下来,再把他们引到西南位置。”

        “就是那里吧,只要人全都到了西南位置,就给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了。”

        庞道长沉声说着。

        我看了眼龙观在,后者朝我点下头。

        当即,我跟庞道长和任医生握了握手,后者在给阿棍身上套了一件救生衣后,三人就陆续跳到了海中,然后直奔小岛游去。

        三人一离开,我把小渔船的柴油马达打着火,然后调转舵向,开始朝小岛的南面绕行。

        行进途中,龙观在负手立在船头跟我说:“你见过陈正了?”

        我一边调转着船舵一边回答:“见过了。”

        龙观在:“陈正野心突起有一段时间了,这家伙胃口很大,想把之前对抗过我们的力量都给收编进去。对了,说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他还曾经托人给我捎过话呢。”

        我说:“干什么?”

        龙观在:“让我跟他。”

        我笑了下。

        龙观在说:“不过陈正并非是想做霸王,他在口信中透出的意思我能明白。大概就是争取到一个平衡吧,跟那股力量的平衡。”

        “可这是江湖,江湖中哪能那么容易达成平衡。制约,有的永远是制约,力量上的相互制约,最终才能实现平衡,转尔进一步是和平。”

        我想了下说:“倘若萨达x手中握了一批远程核导弹,且还有核潜艇,那么这个世界将永远不会发生海湾战争。”

        龙观在一笑说:“七十年代的阿富汗也是一样,如果他们手中握有那样的武器,老毛子永远不可能入侵,阿富汗,永远不可能变成今天这副样子。”

        “制约,平衡!现在我们这个大大的江湖已经失去平衡了。加把劲吧,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后,我已经不再有之前的那些所谓的追求和向往。做好该做的事便可。”

        “对了……”

        龙观在抬头跟我说:“这次我们上岛,可能会遇到一些劲敌,你对此千万不能大意,因为这次不比你在美利坚,他们可不会因一时之念放你一条生路。”

        我点头之余。

        龙观在说:“生路是自已打出来的!不是别人给你的,你一定要记住了。”

        “另外……”

        龙观在思忖了一下说:“我估计这件事,他们已经不顾什么江湖的规矩,道义,礼数了。一切,只回归到本能,即不顾一切代价,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初始以为龙观在是为了提醒我而故意说的一些大话。系系匠圾。

        但很快,我发现不是这样。

        因主当我们的船接近小岛的时候,我的感知中明显出现了两股极可怕的力量。

        并且,它们还不是什么拿着刀剑,或拥有不俗身后的人。

        他们是两个到了化神的高手,并且这两个高手每人的手中都拿了一把大口径的狙击枪。

        而几乎在我感知到这两人存在的同时。

        我直接就是一声吼:“趴下!”

        砰……

        巨大的枪声打破了平静的海面。

        我和龙观在瞬间就趴到了渔船的甲板上。

        转眼,轰的一响,小渔船先是轻轻的一颤,跟着子弹掀起了一埠甲板,呼啸着飞向了夜空。

        砰!

        又是一枪。

        我一拧身。

        原先躺着的那块甲板瞬间就碎了。

        “跳海!”:

        龙观在一声大吼后,我跟他一起扑通一下,就钻到了海水中。

        冰冷刺骨的海水一渗到皮肤上,我瞬间打了个激灵,转尔,凝聚了精气神,一个劲地下潜,下潜……

        待潜至六米的深度时,龙观在在我身边一挥手,指了一个方向。我俩在水底开始游走起来。

        嗖……

        嗖嗖……

        子弹拧着螺旋劲,钻到了水中,转尔很快又失去准头,偏离方向,飘荡到了一边。

        我们在水下潜游了一分钟后,又向上浮起,待呼吸一口气后,又继续地高速行进。

        就这样,我们在水底游了足有十五分钟,期间拐了无数的弯儿,末了终于来到了岸边的一块礁石后面。

        我把头倚在礁石上,轻声说着:“两点钟方向,高度是七十米,两个狙击手。”

        龙观在又说:“能确定最佳路线吗?”

        我放大感知,然后计算着感知中每一块礁石的位置,又对应一系列的角度,最终我得出了结论。

        “可以,但只有三士秒,从这里到一条小山谷,那山谷对他们来说是死角,我们进入后,他们要改变方向,最快也要有三十秒的时间,所以我们得在这三十秒内,冲上崖顶把这两个枪手给解决了才行。”

        龙观在忖了忖说:“你地魂修的如此精进,我倒也放心了。好!走!”

        一声走后,我和龙观在瞬间起身,跳出海面。

        上边的两个枪手明显经过训练,他们不是用瞄准来开枪,而是用感知来打。

        也就是说,子弹在没有发射出来的时候,枪口永远不会跟我们的身体形成直线,转尔只有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他们才会让枪口对准我们身体的某一部位。

        当然了,这个时间差是不好找的,它要求子弹在发射前,与目标身体存在一个微小的间距,可能在瞄具中,这个间距连一毫米都不到,但只要一扣动扳机,方向瞬间便得到了一个修正。

        所以,如果我身上感知到有枪口对准我的同时我也早就中弹身亡了。

        面对这样的对手,再用老法子基本就是找死了。

        而唯一对付的方法就是借助障碍物,外加最高的行动速度。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让枪打到。

        砰!

        砰砰!

        跃出的瞬间,枪声开始大作。

        然后我和龙观在身体附近的礁石纷纷让子弹打的开裂,破碎的石子冲到空中,给我脸蛋子抽的是生疼。

        好在我和龙观在的速度很快,眨眼功夫,凭借礁石做掩护,我们就跑到了指定的那条山谷,紧跟着我俩大气不喘一口抓了山上的树枝灌木,嗖嗖几十次就遁到山顶。

        杀!

        呼……

        我和龙观在到达山顶后,用感知锁定了两个人,然后瞬间平移着冲了过去。

        我的目标是一个戴了棒球帽的高手。

        他听到我喊出一记杀后,身体微微一蹲,转尔疾速旋转,枪口瞬间得到调整,正对着我就移过来了。

        我眼中把他的动作放大,然后拼尽了全身的力量,冲!

        唰的一下,刚刚冲到这人面前的时候,我特意稍稍偏了一下身体,就是这一偏,子弹响了。

        砰……

        剧烈的气流擦着我的肩膀呼啸而去。

        与此同时,我一伸手握住了他的枪管子,然后再一抬手砰!

        对方闷哼一声倒退着,飞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59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