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抢了人,以人为点,知全局动向

第五百六十三章 抢了人,以人为点,知全局动向

        我跳下来的时候把角度,路线等等一切全都计算的清清楚楚。因此两脚一落地,我唰的一下,直接就冲到了美纪子身边伸手轻轻托起她的腰往怀里一抱,唰!小楼身后正好是一个花坛。我紧跟着就跃到了花坛的台沿上。

        小楼大吼:“干什么!你放下她!”

        呼,他冲上来,我挪了一只手。向后一打。

        砰!

        劲气相撞,打的小楼一个趔趄后,我借了力,身体往前一蹿,脚尖在花坛处一点,人荡起来后。又伸脚一踩砖墙上的一个小凹陷,跟着再一发力,嗖,这就跃过了高墙。

        怀里女人不是白给。

        尽管美纪子肚子大了,可她反手一记掌刀就打在我脖子上了。

        打吧!

        美纪子身上充其量一个暗劲小成的功夫。她这点劲,根本就透不到身体里去。

        我由着她在我身上一通的小折腾,然后抱着她,唰唰……移过几步,闪进树林后,又越过一条绿化带,我就径直跃到了开来的那辆捷达车旁。

        摁响了钥匙的同时,我伸手在美纪子肩膀处轻轻的抹了两下,这一抹过去,她的肩膀一时半会儿就发不了力了。跟着我将她塞到了副驾后,砰的一下将门关死,又跑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就奔下山的路跑去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美纪子看着我一脸的冷意。

        我没摘下脸上的蒙面。

        我淡淡地对美纪子说:“智子小姐是你什么人?”

        美纪子不说话,而是用冰冷的目光盯着我说:“你最好是把我放下,不然我会控告你绑架外籍人士。”

        我冷脸:“美纪子小姐。现在是京城时间,傍晚六时三十二分,从现在起。你在没得到我允许的前提下,你多说一句话,我就会掐断你身上的一根骨头。另外,不要用你肚子里的孩子做要挟,然后以此为武器让我们就范。小楼他人外冷心软。而我,却是铁石心肠……”

        我撕开了脸上的黑布,淡淡地看了一眼美纪子。

        后者打了个哆嗦后说:“关仁,不可能,你……不是说,你在海x附近的一个小岛失踪死掉了吗?你……这不可能,完全的不可能。这样的情报,不会出错的。不会出错。”

        美纪子脸色惨白,一个劲地摇头。

        我说:“情报,是你们的事,我这管不到。但是现在你违背了我刚才的话,对不起。”

        我抓起美纪子的左手,喀嚓!将她小手指的一个关节给折断了。

        美纪子冷冷注视我,她一句话没说。

        我折断之后,又伸了一只手,帮她做了复位,然后我冷冷说:“记住了,我讲的话是命令。”

        说完,我发动机子,直奔京杭高速而去。

        美纪子还有她身后力量用的是什么计谋我现在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算准了小楼,利用的就是人性上的弱点。

        可怜的孕妇,身上还有孩子。小楼面前摆着这么一个人,接下来他真的很难做。

        他太难做了。

        他对美纪子下不去手的同时,一步步的,就中了对方的圈套。然后,美纪子后边的力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最终,再一步步的引诱。

        我知道这里面肯定还会有一个很重要环节,这个环节,将会是导致离开我们的关键所在。所以,我需要找个地方,审一审这个女人。

        二十分钟后,我把车停到了一个人很少的地方,然后我盯着美纪子看了几眼,末了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头顶。

        只一下,我很快看清楚了一切。

        好吧,这些人的计划是这样的。

        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四川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属于民国时候一个军阀消失的地点。关于那位军阀是怎么消失的,这个往后再说。单讲现在,现在的情况是,那个地方的守护者他归属于彭家。

        而守护那个地方重任就落在了彭烈的身上。

        彭烈是谁?

        当初去京城,在马彪子店里做过一段时间伙计,后来又因为跟我们店的服务员处对象处黄了,他独自一人回家的那个退伍兵。

        彭烈现在在四川,他履行了家族的使命,做了一名护林员,同时在那片山林中种植中药材。

        这是美纪子一行人掌握的线索。

        而他们此行的目地,就是要让小楼跟彭烈之间制造出一场可控制的交手。

        最后,他们会用邪术控制彭烈,最终的结果就是小楼失手打死彭烈。然后,被迫加入美纪子背后的那个团队。

        这一局,他们立起来的基础就是情感,人性。

        利用小楼外冷内热,重情重义的弱点,让美纪子怀上对方的孩子,转尔一步步的把小楼给拖下水。

        当然这还只是前戏。

        到后面小楼一旦动手打死,打伤了彭烈后,这伙人真正的面目就会显露。

        他们贪图的是彭家守护的一批东西。

        整个计划的策划人是那个叫野村的家伙,而野村上面还有人。

        同样,这也是一个庞大计划的一个小分支。

        计划最终,指向的是什么,以美纪子的权限,她根本没资格知道。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在美纪子脑子里搜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李拓州,韦青,钟思凡……

        李拓州非常狠!

        我几乎可以认定,他已经跟韦青等人达成某种临时的协定了

        第一步,他借霸王正道三大内门弟子的手把我和龙观在除掉。第二步,他借用韦青,钟思凡,包括那个老外安德烈,还有东洋人的力量,给国内的后起之秀清除。

        第三步……

        假如我估计的没错,他会让霸王正道的力量与韦青,钟思凡,东洋人来一个对决。

        两两重创之后。

        李拓州,平了国内的后起之秀,又在霸王正道中坐稳了一个更高的位子。

        跟着,他还削弱了陈正的力量。

        高!

        李拓州果然很高哇。

        整个大局,美纪子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个点。

        但好在,我抓住了这个点,然后又通过这个点,推出了整个脉络!

        现在我的优势就是,他们不知道我活着,对方的情报显示的是,我已经死了。

        我想到这儿,伸手在美纪子身上翻了一下,找出她的手机后,我捏碎了电话。

        然后,我微笑注视她说:“不要急,很快,我们坐一天车,很快就到地方了。”

        美纪子现在由我控制,这样一来,小楼就可以放心大胆有足够时间跟东洋人周旋。而我目前要搞清楚的有两件事。

        第一叶凝上次去海外找我,她说过四川什么地方的什么东西坏了,然后又跑出来一些东西,这件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第二彭家在四川究竟看护着什么样的东西。

        叶凝此时在西北。

        所以,这两件事只有一个人能给我答案,他就是七爷。

        至于这个美纪子,我必须找一个可靠的人,把她给软禁起来才行。

        想妥了计划,我先给马彪子去了一个电话。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和马叔始终没断联系。是以他接到我电话一点不意外。我简短说明了这边发生的事,还有我的意思,马彪子态度很明朗。

        “回来吧,七爷很多事要跟你商量。”

        我说:“好!”

        就这样通知完毕后,我开车去了一家孕婴超市,下车我去给美纪子买了一袋那种成人的纸尿裤。买完后,我又将车开到背人地方,伸手先给她膝盖的筋抹了,后又将纸尿裤扔给她说:“换上。给你五分钟,换上!”

        然后我转过头,背对她,掐表。

        五分钟后,我转身看到美纪子收拾利索了,我上车,等车快到高速的时候,我又给美纪子买了一些吃的东西,然后直奔京城而去。

        中途,我发现她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的绝望。

        我想了想,伸手给她的后腰,又松了一下,这样,这个女人她就没办法自杀了

        必须这么对待,因为我面对的是超越了对人性认知的对手。

        同样,这也是几年来,我同美纪子背后力量斗争学习到的一点小小经验。

        一路走的很快。

        然后美纪子坚持不吃东西,不喝水。

        这女人,确实非一般战士。

        杭x到京城,一般情况下要十五到十六个小时。

        破捷达很给力,我十七个小时就到了。

        入京后,我没去关马七宝轩,而是直接开车去了七爷家。

        此时,我驾车走在京城大街上,目光所及,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温馨。

        这片我热爱的土地,我想即便给我一个美利坚户口,我都不会选择再去那个国家了。

        一方水土,一方人,这话一点都不假。

        美利坚所谓的好,只是很多人的一种脑补,真正去了后会发现,真相其实很残酷,很多人只是迫不得已,没办法了才选择继续留在那里。

        哪里都比不上家呀。

        我走在熟悉路上,跟随了车流,慢慢的挪动,我感觉即便是堵车,都真的很有爱。

        就这么,到达七爷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我把车开进胡同口,车灯亮起的时候,我看到前面出现了三个熟悉的人影。

        见到这三人,我眼泪忍不住唰的一下就全流出来了。

        荣师父,七爷,马叔!

        他们都来了,然后一步步地迎着我走了过来。

        我打开车门。

        站在车旁,压着自已的情感,我说了一声:“师父们,我回来了!”

        一句话结束,不争气的眼泪,已经流满了脸颊。

        语言在这一刻显的苍白了。

        我抱着马叔,又抱了七爷,然后还有荣师父,我都一一的抱过。

        三位长辈眼里也是含了泪,就那么看着我,上下的看着,打量着。末了荣师父一个劲抹泪说:“真好,真好,仁子,真好,你可算回来了。真好……”

        老太太没什么别的话说,只是一个劲地说好。

        七爷则完全傻了,他眼神完全是看神仙的样子,又激动,又是感慨的。

        最后还是马叔镇定,他上前拍了拍我肩膀,又扫了眼车里人说:“行了,老荣,你快点把车里人安排一下。然后,七爷,仁子回来了,酒菜呢?”

        七爷:“都搁屋里做好了,快,快,快进屋儿。”

        当下我打开车门,荣师父干净利落地给美纪子从车座里给拖出来,一行人这就进到了屋子里。到屋儿后,荣师父说:“我来看着她,然后,你们先聊。”

        我说:“辛苦荣师父了。”

        荣师父:“这算啥呀。”

        我想了下又说:“这女人现在已经是一心求死,不过,她若死,就又给小楼添心魔了。”

        荣师父说:“好办,保证让她死不成!”

        我说:“还有她肚里孩子。”

        荣师父:“妥妥儿的,肚里孩子一样健康成长。”

        我说:“行,听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这边荣师父刚架走人,小楼来电话了。

        “关仁,我刚脱出身来给你打电话。”

        我说:“那边情况怎么样?”

        小楼:“他们开始要报警,我当时也让他们搞的一惊一炸的,我以为他们会真报警呢。可结果呢,他们根本就没有打报警电话。然后他们问我,抢走美纪子的是不是我的朋友。如果是的话,那个人是谁。”

        “我告诉他们,我对这些一概不知。”

        “他们不肯相信,但对我又没什么办法。然后直到刚才,他们说要提供一个很好的职位给我,让我做一个什么理事会的执事。”

        小楼不解地说。

        我想了下说:“你这样,你不要否定,也不要答应,你说你需要了解透沏了,才能给他们答复。“

        小楼回了个没问题。

        我又说:“好,你就先跟那边人周旋。然后我这边,我……”我想了下说:“大人孩子,你想要哪个?”

        小楼一怔,随之他说:“孩子。“

        我笑说:“争取吧,大人孩子全都没事。你放一万个心,跟那伙人周旋就行了,还有,没事不要打电话。最后呢,咱们可能搁四川见。另外彭烈,他们可能安排你跟彭烈打。记住了,我不出现,你不要动手。”

        小楼:“妥妥的,我明白。”系见页弟。

        跟小楼通过电话后,我去了七爷家的客厅。

        一整桌饭菜,都已经预备好了,当下我没客气,直接大口地吃了起来。

        那个香啊。

        这可能是几年来,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吃饱喝足了,我拿纸巾擦了把嘴后,我对七爷说:“七爷,四川究竟怎么回事儿?”

        七爷喝了口茶后跟我说:“这事儿,往根上论,还得说到清兵入川那会儿……”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