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小术,弄巧不成反变拙

第五百六十五章 小术,弄巧不成反变拙

        我打量这个人……

        此人大概四十岁左右,面色看上去很是苍白,身体冷不丁一瞅给人以虚弱无力的感觉。[txt全集下载]但两个眼睛却非常的有神。

        他坐在我身边,非常礼貌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好,鄙人姓毕。单名一个方字。”

        我微微一笑:“毕先生你好。”

        毕方:“你好。”

        他笑过又抻头问我:“去重x?”

        我说:“是的,去重x。”

        毕方笑了笑,过后他就不再说话了。

        这时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空乘人员站在过道前,巴拉,巴拉讲过一堆的注意事项后,她祝我们旅途愉快,这就退去一旁把安全带系好。

        我也顺手系上了安全带。

        不大一会儿。飞机开始跑出来,然后滑翔,跟着仰头奔向了天空。

        转眼当飞机进入高空,飞行平稳了之后,空乘人员一脸冷冰地端着摆了饮品小车过来了。我要了一杯水,毕方也要了一杯水。

        等到空乘走了一圈又回去的时候,毕方看我笑了一下说:“旅途是寂寞的。尤其是在飞机上。”他摊了一下手后又说:“在陆地的时候,我们还能用诸如手机这样的工具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可这是在飞机上,手机无法开机。”

        我微笑:“你可以读书……”

        毕方:“哦,是的,阅读是一个好习惯。但可惜的是,我身边没有带书。”

        “我是一个经常出差的人,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必须要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我记得那还是在三年前,我要飞前往洛杉矶的一个航班。那是相当漫长的一个旅行了。我正愁怎么熬过去呢。一个坐我旁边的朋友,教会了我一个很好的小把戏。”

        我听到这儿说:“噢,是什么?”

        毕方笑了下:“你做过梦吗?”

        我说:“很少。”

        毕方:“我的这个小把戏,就是大家一起做一个梦。”

        我稍感惊讶,我看了看毕方说:“大家一起,做一个梦?”

        毕方:“是的。这听上去好像有些难以置信。但……”他这时在身上掏出了黑色的小绒布袋子,然后把手伸进去,在袋子里拿出了一块漂亮的黑色水晶石。

        “这是一块很有趣的石头,你看一下,这里有一个很漂亮的螺旋形结构。”

        我顺毕方手指方向扫了一眼。txt全集下载

        果然,这块黑色水晶的内部,有一个闪闪发亮,好像是星系一样的一团物质。

        毕方:“这水晶在形成的时候,里面肯定掺进去了很多有趣的矿物质。不过,这个不是我们关心的。它比较有趣的一点在于,当我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块水晶里,然后我们手再相互握紧的一刹那。这种共振频率传递给水晶后,可以让我们产生一种共同的,非常有意思的梦境。”

        听到这儿,我全明白了。

        毕方先生用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向我提出了一个道术上的斗法请求。

        这个请求的基本原理类似于圆光术。

        目地是,让两个人借助一种外物,同时进入到一个独立的,精神交流的层面上。

        这有点像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

        那电影的名字叫盗梦空间,但相对电影而言,我们不需要借助麻醉品这样对身体有害的东西来营造一个梦境。

        正如毕方所说,我们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块石头上就行了。

        这个玩法儿,我曾经听齐前辈讲过一嘴。

        可没想到,今天我遇到了一个真正精通此道的人。

        同样,这个玩法儿比较的危险。

        因为一旦控制不好的话,很容易就将自已的精神锁在那个虚幻的世界,永远没办法出来了。

        我想了一下,然后对毕方说:“好啊,可以。“

        毕方笑了笑。

        然后我们两个男人,跟一对傻x似的彼此手握手,同时把目光对准了放在毕方另一只手上的那个黑色水晶石。

        我没有加任何的戒备,全神灌注。

        大概过了五秒后,我发现水晶石内的那个漩涡状物质开始旋转起来,跟着我视力所及范围内的所有物品跟着一起漩转。

        转……

        转,转……

        唰!

        我眼前先是一亮,跟着我发现自已来到了一团白雾当中。

        很真实的幻境,跟做清明梦的感觉一样。

        我站在这团白雾中,打量四周。转眼,唰的一下,又闪了一道光。然后毕方出现在我面前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就是那个关仁吧。”毕方看着我,面露了一丝笑意。

        我说:“没错,但我还不知道,你是哪一伙人?”

        “你来自,德国?加拿大?英国?还是……”

        毕方摇了摇头说:“你都猜错了,我二十几年前一直生活在马来西亚,后来国内改革开放,我们就回国了。”

        我说:“那你现在住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

        毕方:“我长期生活在京城,对外的工作是心理医生,主要做一些心理辅导,咨询方面的事务。当然了,这是我表面上的工作。”

        “开门见山吧!”

        毕方看着我说:“我个人不希望你去四川,你是练武的,这件事如果你们掺合进来了,很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

        我笑了下:“可是据我所知,那个地方将会来很多,同我一样,甚至本事比我还要高的人。你觉得你有把握控制住整个局势吗?”

        毕方:“有!”

        “实话跟你讲,我们是海外道门的一批散修,这些人有很多,但并不属于什么道观。只是明代末年,出去的那一大批人当中的一小部份。”

        “四川的这件事,跟我们有很大的关系。坦白说……”

        毕方看了一下我说:“你了解事件的隐情吗?”

        我说:“那几位道爷,很是令人尊敬。”

        毕方:“嗯,你了解的话,我就跟你说明了。我是那几位道爷中某个人的后人。这个后人不是血脉上的后人,而是承负上的,你懂吗?”

        我说:“懂。”

        毕方:“那好……所以我不希望你插手这件事。”

        我看着毕方说:“毕先生,你可能是一位优秀的道门散修。但这件事的复杂程度,绝对超出了你的想像。我现在无法说服你。所以,这样吧毕先生,我跟在你身边!我不出手,你觉得怎么样?”

        毕方想了一下说:“道术……”

        我一挥手:“我知道道术,也了解,我自保足矣。”

        毕方:“你太固执了。”系节亩划。

        我微笑:“就这么决定吧。”

        说音一落,我中丹田,上丹田,跟下丹田一合。

        唰!

        我眼前幻相尽失,一睁眼,正好看到推车走到这里的空姐正用一对惊讶的眸子盯着我。

        呃……

        这画面确实挺那什么的。

        我跟毕方十指相扣,然后毕方微闭眼,跟着他手里还拿了块闪闪发光的石头好像是要送给我一样。

        这个……

        我挤了挤脸上的肌肉,强装镇定的一笑。

        毕方突然扑通,一下就扑到我怀里来了。

        空姐大惊

        我伸手假装没事儿般,在毕方的印堂穴处轻轻的揉按几下,跟着我把一缕劲打了进去。

        这个劲不是搜他的魂,而是醒他的上丹田。

        毕方修的是哪一脉我不太清楚,但他的路子是直接下手去修的地魂,他的地魂已经证出了水,木,土三行。

        是以,他身上那些诸如通灵之类的能力在普通人眼中可能会很强。

        但由于他上,中两个丹田没有通过。

        所以,他的本事,与那些要去四川赴这场因缘的人相比,还差了很多,很多。

        上丹田一醒,天魂就醒透了。

        毕方瞬间回过神,然后他一下子从我身上端正坐起,又用手擦了一缕嘴角流出的哈拉子,跟着他看了我一眼小声说:“你出来怎么不打声招呼,这个两人一起进,要两人一起出的。不然的话,另一人很容易困在里面出不来。”

        呃……

        这个说法,齐前辈还真没跟我讲过。他只讲过,入这个局用的是地魂的力量,而出这个局通一个天魂,或是生魂,就能马上从幻境中脱身而出。

        其余,他真的是没有跟我讲过。

        我忙抱拳对毕方说:“得罪,下次一定注意。”

        毕方叹了口气,收起他的小石头对我说:“就按你说的,这么定下来了。”

        我说:“好!就这样吧。”

        于是,我跟毕方就在飞机上经历了一场小小的梦境。然后一直接到飞机,到了重x后,在机场的出口处,毕方跟我说:“关仁,说话算话,接下来,我可不希望你独自行动,因为你们练武人的手法,确实是有伤天和。”

        我笑说:“放心,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习武之人。”

        毕方又笑了下:“空口说是没有用的,等下会有一个人过来好好的看着你。”

        我说:“是谁?”

        毕方:“我结识过的一个前辈高人。”

        我说:“你说的这位高人?是哪一位?”

        毕方:“我上飞机,找到你,就是这位高人指点的结果。”

        这时毕方抬手看了下手表,然后又说:“咦,这人怎么还没到呢?”

        好吧,既然没到,那就继续等喽。

        我和毕方站在出口处开等。

        就这么,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后,我扭头问毕方:“你说的那个高人,是谁呀,叫什么名字?“

        毕方放下手中的电话,他转身对我说:“姓房,一位很厉害的老夫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