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打过假阎王,再摆龙门阵

第五百六十八章 打过假阎王,再摆龙门阵

        假阎王让我给揪住,他还死撑着不肯招供呢。这货一拧脖,伸手扒了我的手腕说:“大胆!敢如此同阎王说话,你不想活了。”

        我一拎他脖领子笑说:“你说你是阎王……“

        我顺手拿了一块踢碎的办公桌板子,放到鼻端闻了下对他说:“你这阎王生活条件不怎么样啊。这家具上边。还有一股子甲醛味儿呢。再装,装!“

        假阎王无语了。

        “你……你个贼人,你……”

        “哇呀呀呀呀!来人呐。把这贼人给我打翻在地!”

        假阎王吼了一嗓子,之前喊威武的那些棒棒儿,对,他们就是棒楱儿,那个领我们过来的的棒棒儿就位列其中,并且他下巴上还贴了一个大长红舌头。

        这些棒棒儿们全都练过,但功夫不是很高。

        假阎王这么一喊。棒棒儿里头立马有人应:“袍哥儿兄弟,不能让这外人,打到咱们家门,大家一起上啊,打折他的腿腿儿。”

        十来号人立马冲上来,挥起大棒子就奔我砸来了。

        来的好!

        我挥拳,砰!

        一拳将一个大竹筒给打碎了,跟着后背不避不让。

        砰,喀嚓,一个大竹棒子砸到我的后背,然后瞬间开裂。炸成了一朵花。系欢医扛。

        我冲上前去,抬了两臂。对准打来的几根楱子一顶。

        砰!

        又碎了。

        哈!

        我立在原地一吼!

        这一声大吼,立马就给在场人震住了。

        假阎王扑通一个跟斗,坐到了地上。然后他一拍手:“潘五爷,潘五爷,你快出来,快出来,这个鬼,不好弄哇,这齐天大圣喽,这个大闹地府啦,潘五爷,潘五爷!”

        假阎王吼了几嗓子后,在这个阎罗殿后面就出现了三道气息。

        当这三缕气息往我的感知里一送,我立马知道,真正的高手,现身了。

        假阎王。还有两个装神弄鬼的野老道,就撑起这地府的全部班子了,剩下的人,无非是棒棒儿兄弟。这些人的功夫,修行,水平,还没有资格去碰两界桥那么大的东西。

        所以,他们背后肯定是有高人撑腰。

        这高人是谁呢?

        抬头功夫,人已经是走到面前了。

        迎面一位应该是就是这些人的老大了。

        一个鬓角发白,一身筋骨极其强劲的半大老头儿。

        这老头儿身上的功夫不错,看出他体内中丹田的五行已经全证出来了。这身手。估计跟余千不相上下。

        此外,老头儿身后还立着一个老道,一个道姑模样儿的人。

        老道和道姑穿的都是俗家衣服,不过眉宇间的霸气让人一览无遗。

        霸气来自于他们身上修的功夫。

        老道和道姑的模样儿一看,他们就是修练道门剑术的。

        此地是四川,四川这地方在民国可是有很多的人过来投师学剑。并且,他们学的还不是那种握在手里的剑,他们学的是剑仙之剑。

        关于这个,起因还是有个人写了本书。那人名叫还珠楼主,他写的书则称为蜀山剑侠传。

        单就这个蜀山剑侠而论,其实它绝非凭空捏造的东西。

        因为还珠楼主本人多少会一点功夫,这是其一,其二剑侠这种事,在书中虽极尽了夸张描述,实际上它却真正存在。

        不过这剑,不可能千里之外去取人首级,那个就扯的太厉害了。

        剑仙的剑,是心剑,是用来对付目标的精神力的那么一种武器。

        但是齐前辈也说了,他曾在建国初期拜访四川,然后亲眼见过一位老道士施展了一手御剑的功夫。

        此外,某位居住台湾的著名佛学家的一本著作中,也曾经提到过这个。

        不过他也是提一嘴罢了,没有过多的深讲。一切皆因这东西委实是太过于玄奥,已经超出人本身认知范畴了,所以,不好说,不好说也。

        三人从后面出来,几个棒棒儿马上转身,把这假阎罗殿里的灯光给打开了。

        光线一亮,一切牛鬼蛇神,瞬间现了原形。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一个个的也全都不装了。纷纷撕下了脸上的伪装,然后守在一旁,冷冷地注视我。

        毕方神智还不是很清楚,此时他正坐在这厅堂的那个油锅旁,然后把头埋在两膝间,似在思忖,又仿佛在休息。

        假阎王这时一脸郁闷地朝半大老头儿身边靠了靠,然后他张口叫了一声:“五爷。”

        半大老头儿应该就是这儿的老大潘五爷了。

        他立在原地,把我上下打量了几遍后,他冷冷说:“你是哪一个?”

        我冷笑说:“你又是哪一个?阎罗殿,乃是众生恶念所生之映相,是众作恶生灵脱离尘世苦顿,投胎往生必经真所。你假扮了阎罗王,弄了这么一个假道场,你不怕真阎王,找上门来索你们的命吗?”

        我一声吼过。

        潘五爷跟着也是一声吼:“胆子大翻天喽!你知道这是哪里?”

        我沉声说:“丰x,鬼城。”

        潘五爷冷哼说:“那城里头,供的都是石像,泥胎做的假阎王,在这儿,我姓潘的,就是活阎王,你到了这活阎王的地头头,你不听我的,你找死!”

        我哼!

        “我关仁,就不知道一个死字怎么写。你敢让我知道吗?敢吗?啊……?”

        我朝潘五爷一声吼。潘五爷瞬间就愣了。

        他拧了眉,上下打量我说:“你姓关……叫关仁?”

        我说:“天底下,叫关仁的多,但我京城大官人,就这么一位!你看清楚了,眼珠子看的仔细一些,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潘五爷又一怔:“你果然是关仁?”

        我一时不免有些好奇,这人反复问我干什么。

        于是我说:“潘五爷,你不是活阎王吗?你查我呀!可以查!我究竟是不是关仁!”

        话音一落,身后一个棒棒儿说话了:“五爷,让他开个证证儿,证明他就是他!”

        我服了!

        我还得开个证,证明我自已就是我自已,这逻辑,这简直了。

        潘五爷一挥手,打断了那个棒棒儿的说话。

        然后他凑上来,背了手,打量我说:“你可认识一个叫万归一的家伙?“

        我冷笑说:“万归一!我当然认识他了,他是陈正的徒弟,不过几年前,他死在我和我道侣的联手轰杀之下了。”

        潘五爷一凝眉:“那人死在你手下,那是在什么地方?”

        我说:“墨脱。”

        潘五爷听罢,他突然朝我一抱拳:“潘柏栋,潘小五见过关小英雄!”

        我听这话,一下子就搞不太懂了,这怎么态度突然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儿呢?这里面难道有阴谋?

        我想了想说:“潘五爷,我跟你认识吗?”

        潘五爷态度很明确,他一挥手说:“我跟你不认识。但,有一个人,我们都认得。”

        我说:“谁?”

        潘五爷:“麻姑儿爷!”

        我一听到麻姑儿爷这个名字,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潘五爷跟麻姑爷认识,后者肯定听他提到过我。

        麻姑爷一定没少跟潘五爷说我的好话,所以这才有了小英雄这么一个称呼

        只是潘五爷为啥安排了这么一出,来摆这个阵阵妄图从毕方嘴里套出东西呢?

        不容我多想,后边的一男一女两个道家人物抢过一步说话了。

        “潘爷,关小英雄的事迹,江湖中人,人人皆知,他说是关仁,又说去了墨脱杀掉万归一那个妖孽,他说的,就是真的吗?他就是真的关仁吗?”

        潘爷一听这话,他也愣了一下,然后向旁一侧身,一边上下打量我一边说:“道爷,你的意思是……”

        道士又进前一步:“关仁!他得证明自已是关仁,他才能是真正的关仁!”

        我去你大爷的!

        我在心里把这道士给骂了。然后我抱臂问他:“道长贵姓?”

        道士:“姓林,名傲松?”

        我摇头说:“错了,你是关仁!”

        道士大惊:“我姓林,怎么是关仁呢?”

        我说:“你说你姓林,你就姓林吗,你要证明你是林傲松,你才能是林傲松。”

        道长急了:“我,我……”

        “好了!”

        这时潘五爷吼了一嗓子,跟着他又说:“都不要吵,吵的我头疼!出去,出去,我们去外面说话!”

        林傲松此时跟他身边的女人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后。这才不甘心地大摇大摆往外走。

        我则走到油锅那儿,伸手扶起毕方的同时,我又看了眼刚才因为打手撸子,让人炸了手的中年人,我对他说:“你贵姓?”

        中年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潘五爷,稍许他说:“我,我姓刘,名刘金。”

        我说:“错了,你是毕方!”

        中年人一怔。

        我哈哈哈一笑。拉起毕方,这就奔外走去了。

        到外面后,穿过菜园子有一个偏门,打开这个偏门就过去了另外一间好像是祠堂似的大屋子。

        一到这屋子外面,马上就有人将院子里的大灯泡给拧亮,完事又搬了几张桌子。还有人拿了白酒,花生,香烟什么的往桌子上一放,一摆。

        跟着,几个地位比较高的棒棒儿跟着潘五爷身后,这就坐在了首位。

        我拉着毕方,丝毫没客气,大摇大摆就坐在了正对潘五爷的那个位子。

        人都坐下了。

        潘五爷讲话了:“关仁呐,林道长,咱们就论一论吧,究竟,谁是谁?”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