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燃去生命,力敌三大高手

第五百七十七章 燃去生命,力敌三大高手

        转眼李拓州就来到了近处。

        不出我所料,他浑身上下水淋淋。显然,李拓州也是从地下暗河一路走过来的。

        他一现身,三方势力马上成形。

        钟思凡跟韦青,闪到一边。各自一脸冷意。

        李拓州大刀金马,抱了臂往那一站,转尔他震动腹空,用低沉的声音说:“做个了结吧。”

        我盯着李拓州问:“为什么要选在这里。”

        李拓州沉言:“我修的是一念一行。一念一行,一事一念,不到最终,誓不回头。”

        我说:“一开始,你就要杀我对不对。”

        李拓州:“是的,相对陈正而言,你的威胁才是真正的威胁。所以,我必须杀了你。”

        我说:“陈正呢?”

        李拓州:“陈正已经是朋友了。”

        我摇了摇头说:“你将三个内门弟子引去了南海,然后在南海的岛上围杀龙观在。而你这么做,并不是真想杀龙观在,而是想借机会除掉那三个内门弟子。因为你知道,当时我还在场,而除了我。还将有道门的高人去南海岛上。”

        李拓州:“分析的很对。南海一局,坦白讲我输了,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所以,这一局我必须要赢。而赢局的根本就在你身上。杀了你,一切顺遂。”

        我又问李拓州:“那东洋人呢?“

        李拓州:“东洋人只是彼此利用的工具,你朋友那一局,他们没有做好。他们把最关键的人丢了。这样,游戏进行不下去。所以那一条线我放弃了。“

        我说:“杀吗?”

        李拓州:“杀!”

        一声杀字喊出来,钟思凡一声杀!

        韦青跟着也吼了一声杀!

        三人这就一起奔我冲了上来。

        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没有人可以帮我,现在我必须自已面对这一场最为残酷的杀劫。

        李拓州一念一行

        心生杀我一念,绝无回头可能。

        钟思凡与我不同戴天。

        韦青已经化妖入魔,再无任何回头的希望。

        此时,心生一慈,就是对他人造就了一恶。

        除了杀!

        杀啊……

        当我吼出这一嗓子的时候,三魂相通流转。转尔那道属于第四魂的力量,仿佛在我头顶开了一个小洞,哗的一下,一股子如同八极高人那股接通天地气流一般的东西。从头顶灌注到我的身体内。

        力量!

        我拥有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力量,这一瞬间,仿佛某种东西,一下子把我体内的生命之力给点燃了。

        我付出了一种称之为阳寿的东西。

        寿命是强大的力量,它来自于元炁。元炁的数量多少决定了这个人能在世上活多久,道门的手段可以通过盗采天地元炁的方式,获得一个很长的寿命。

        但法术,还有武者身上的所谓功夫,却可以透支这种元炁。

        普通的武者,打一场拳可能只透支几天。但随着功夫的提升,比如现在的我,打开了第四魂。由于我身上承负的多了,力量大,损耗的自然就多。

        这跟电脑是一个道理。

        手机的cpu,它的供电量永远没办法跟台式机的cpu相比。同样手机cpu的运行能力,也跟台式机没个比。

        现在,我把身上那副超人的架构给激活了。

        取而代之的就是。

        生命的流逝。

        五年!

        我的五年,就在心念流转的一刹那尽数消失了。

        韦青第一个冲了上来。

        我没有客气,砰嗡……

        一拳!

        就一拳,这样的速度,无法让他躲避,一拳我就打中了他的胸口,然后喀嚓一声,他胸口的骨头全都碎了,劲力透入内脏给他的肺,心脏尽数击碎的同时,我又翻手一掌砰!

        这一下!

        他彻底死绝!

        我打中的是他的头顶,直接一掌把他的脑袋拍进了胸腔里。

        此外,透进去的劲力,横冲进他的脑浆中,将他的脑子给冲成了一团糊状的东西。他彻底的,死绝了。

        哼!

        我一扔韦青的身体。

        砰!

        我同时接上了钟思凡和李拓州的拳。

        这一接的同时,我全身的肌肉仿佛海浪般哗,哗,一阵又一阵的翻涌,衣服紧贴身上,叭叭的猎猎作响。脚下的大地,砰嗡……

        一记震响中,劲气化为了一道涟漪迅速地向四周扩散。

        杀啊……

        李拓州和钟思凡大吼的同时,李拓州吼道:“诸天鬼神,凡人李拓州在此起誓,吾愿以吾诸身灵魂,一身修行,化为轻香一缕,意欲焚尽此身,以献鬼神,恳请鬼神降力,助我诛杀关仁!请此!”

        李拓州吼完这一句,他身上的力量瞬间就变了。

        李拓州的这一招好狠呐。

        这一瞬间,他把毕生的修行化为了一个大愿,然后,以大愿起誓,惊动诸天鬼神加持力量给他,然后助他一举杀了我。

        一念一行!真正强悍霸道的修法儿,到了这个节骨眼,一切什么道理,什么说法,等等的一切都将无用。

        现实又回归残酷。

        弱肉强食!生者立,亡者趴下!

        要问李拓州图的是什么?我可以明确讲,他就图一口气,一口强者当立的气!能出了这一口气。就算他只能活个三五年,他都无所谓。

        这人,已经不是为了生命,等等别的什么一切而活着了,他活的就是为了一口气。

        再讲,他为什么要出这一口气。

        原因还是他早年修习出岔,自断了舌头。

        他身上有了残疾,肯定会让人看不起,然后他为了出这一口气,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在霸王正道里,登上一个很高的位子。

        怎么来登,很简单,杀了我。

        李拓州的力在一点点的变强,并且不仅是力,还有他请动鬼神时,鬼神对我施加的诸多幻象,但好在,我经历了前番的磨练,地魂五行已经圆满,是以幻象一闪即逝。鬼神已无法干扰我的大脑生出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了。

        它们只能借用李拓州的身体来横生一股又一股的怪力。

        尽管如此,我不轻松。

        因为还有一个钟思凡……

        钟思凡跟韦青一样,他的身体显然经过了陈正和安德烈的双重改造。

        他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浑身有着大吸盘的蛇一样,滑滑的,但劲力刚猛强劲,不容轻视。

        由此倒也可以解释这货为什么能够一步步从几层楼高的地方走下来

        身有如此怪力,那种小术,自然轻松实现。

        我们的动作非常快。

        他们占据了我身体的左右侧方,我完全是一只手对付一人的架势。

        没有任何可以回旋,转身,说是偷空卖空门,又或是怎样的时间。

        真正的高术绝不允许有这样的时间。

        起腿的时间都没有,因为腿再快,也没有拳头快。

        真正高术打起来,跟拳击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是,拳击是跳动着施展步法,而高术功夫是高速行驶的坦克。

        因为步子全都是脚掌紧吸地,但又若吸非吸的那种灵动的状态。

        也就是说下身是灵动的趟泥步,但上半身,又有如寺庙的坐佛一般,稳稳牢固,雷打不动。

        此外,对招之间,绝无半点的纠缠。

        它根本不给人以施展什么摔法的时间,至于什么地面技,那更是一种美丽的扯了。稍一低头,叭!

        一记劈拳可就把后脑给打裂了。

        拼的就是三个词。速度,反应,力量!

        我双拳对四拳!

        开始很艰难,但随着李拓州借上了鬼神之力。我突然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这丝感觉把我带到了将近一月前的那个深深的海底。

        那可能是一个梦,亦可能是一个现实。

        我见到了,与我一同作战的那条巨大的如蛇般盘动的生灵。

        我们一起战斗,那裂耳的嘶吼,冲天的水汽,激昂的斗志,一瞬间哗的一下传遍我的全身,我身上的汗毛一阵紧缩,与此同时我大吼了一声杀啊!

        杀!

        砰!

        我同时挥出了两记重拳,然后这一刹那,我给两人震出一米多远后,我一拧身,砰!

        人移到了钟思凡面前的同时,我一记膝撞,顶开了他横挡的腿,然后伸手一抓,直接破开他的中宫,五指抓到他的锁骨上,向后奋力的一扯。

        砰!

        喀嚓!

        钟思凡的头让李拓州一掌劈开!

        李拓州面无表情,顺势让五指狠狠扼住了钟思凡的脖子,又用力一扯,喀……

        血光迸射间,钟思凡脖子上的几根骨头碎裂,人瞬间咽气,随之让李拓州扬手给飞去了一边。呼!

        他又冲上来了。

        砰!

        我一记顶肘抗上。

        李拓州,杀啊!

        砰砰砰!

        刚猛的劲气在这个大大的地下空间回荡起来。

        就是这么快,一转眼的功夫,钟思凡就此气绝。真正的武者对决,是不容许钟思凡释放什么术法的,更何况了,中丹田五行修满了之后,一般的术法对武者都不会产生什么作用了。

        所以,他陷入这场杀戮,就是两个字,找死!

        可不得不说,李拓州真猛啊。

        他行了大愿,引来鬼神之力,已经是倾注了全部的赌注放手一搏了。

        此时由于我们身形移动的速度太快,两脚看上去,就好像是离开了地面一样。

        实际我们没有离开,只是脚掌跟地面的接触非常快,可能0.1秒都算不上,接一下又迅速地发力,弹开大概一公分的位置,然后变幻着方向,再发力,再攻击。

        我们两人就好像两个飞旋的阴阳鱼一般。

        在地面上,以极高速度绕转的同时,砰砰砰!

        刚烈的劲气,一次比一次猛!

        杀啊!

        李拓州突然舍了左肩,大吼一声后直奔我中宫欺身冲来。

        砰嗡!

        我一拳打中他的左肩,刚烈的劲气打碎他的肩骨,同时让骨头撕开皮肤,裹着一缕血箭噗的一下,直喷射到了空中。

        砰!

        我打出一拳的同进,李拓州的一拳也印在了我的右肩上。

        劲力透体的刹那,我啊……

        一声嘶吼的同时。

        脑子里嗷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给激活了般。

        我又听到了那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啸。

        庚金不怕火来烧,真火锻金,金更纯!

        哈!

        我一声喝,呼的一下!

        一股子三魂之中,五行之内的真火当立。池肝有技。

        金火相交间,一股子劲力凝在了肩膀处,然后砰的一下,喀嚓。

        反逆的劲力冲出来,一举将李拓州的五根指骨尽碎震碎。

        “关仁!你不是我见到你时的那身功夫,我算准了,你一定会死的,你,你竟然又有了突破。我不甘,不甘!杀啊!“

        李拓州算的没错,倘若我现在是刚刚从黄石公园出来时的那一身功夫,我必死无疑!

        哪怕我稍微强一点点,我也得死

        这是命数。

        可是,我已经死了一回了。就是在南海的一个岛上,我帮了一条不知什么动物,我跟它一起作战。那仿佛梦一样的经历,让我又经过了一次生死。

        一时间,我又想起,初见马彪子时,他跟我说过的话。

        一个大成就的武者,一个真正的武道上的高人。

        他不死上几十回,他是成不了气候的。

        死上几十回,可能在这几十回当中的某一次,死了就是真死了,但只要有一口气再,再活过来了。便又是一层天。

        以武入道,便是如此。

        啊!

        李拓州又是一声嘶吼。

        他碎了一肩,可他的斗志还在,还是不灭。我哼!一记重哼后,砰嗡,跟着一道重重的直拳,打中他的另一肩后,他肩上的骨头,又全都碎了。

        两肩的骨全碎了,可李拓州斗志仍旧不失,他啊……

        用力嘶吼间,他竟然张了大嘴要用牙来咬我。

        我佩服李拓州,真的,虽然此人要置我于死地,虽然他的一系列计谋让我损了五年的阳寿,但我佩服他!

        他是真正的勇者,强者!

        眼下,我正要用一个什么手段,要去把他制服。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我突然就听到了一记沉闷的低吼。

        “南无阿弥陀佛。”

        这一声佛号,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纯粹,最有力量的吟诵了。

        原因就是,它的发音是六字一音。

        南无阿弥陀佛,这是六个字。

        六字一音,它却又是用一个音节来诵出来。

        一个音节,却又让人能听清楚是六个字。

        这份本事,我是做不到。

        但那人他做到了。

        一声佛号诵出,我见到李拓州仿佛受到了雷击般,一下子就呆呆地立在原地不动了。

        转眼,我又听到身后传来,重重的一声叹息。

        唉……

        我听了这声叹息,稍移过身,拧身一看间。

        我见到了一个人。

        而他的名字,就是宗奎。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