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余千狗急跳墙,山中现‘妖怪’

第五百八十七章 余千狗急跳墙,山中现‘妖怪’

        苏虎听到这儿他摇了摇头对余千说:“余千呐,我就说,咱们得如实讲话才行。800不能凭空说瞎话。你却偏说要使什么计谋,说什么要按你推演的奇门遁象来走,这一步步走了。你说这个结果……你这样。让我都没有办法做人。”

        余千拧眉,瞪着眼珠子,他反复看我,末了他说:“不对呀。按这个遁象,关仁。他得死啊。这怎么……怎么?”

        我听余千的一番话。瞬间就明白了。

        真的是环环相扣,一丝不差。

        如果我不听蒋青的话。拿他的话不当回事。接下来,我没有遇见雷前辈,没有经过那道高原雷暴考验的话。由于我给了毕方一条命,输给了他一定的元炁。那么今天,我就要应这个劫了。

        孔老爷子的功夫,是我见过,纯正拳脚功夫里面最强的一个人。

        没那么多花花道子,就是纯正的拳脚功夫,他绝对是最强的那个!倘若没有之前一番经历,我或多或少让自已得到了一个小突破。

        那么方才孔老爷子打出的那最后一拳,我根本没办法接住。下场只有当场吐血,然后筋骨寸断倒地不起。

        接下来,余千趁火打劫,出手就把我给灭了!

        余千奇门算的很准,他一点都没有算错,这个局他布的也正确。

        但只可惜,他没有算到雷震子。

        此外,我还有一事不解,那就是余千之前算我算不出来,他现在怎么一下子像开挂了似的,他能算的这么明白呢?

        我敛目一盯余千。

        后者身上的汗,唰的一下就出来了。

        我盯着他,沉声问:“怎么突然一下能布局了?还布了这么大的小局,这是有进步啊。”

        聂大娘听此忽然来了一句:“什么进步呀,那是他认识的一个老魔头指点他了。”

        我盯着余千:“老魔头,你认识什么老魔头?”

        余千眼珠子一个劲地转着说:“不是,不是什么,不是什么,魔头,他……不是,他……”

        我听余千吱吱唔唔地半天说不出个究竟,我就问他:“少啰嗦直接一点。”

        余千:“小兄弟,你这衣服袖子坏了,你看,屋里有衣服,你看,咱们把衣服换了说话,咱们……”

        这时孔老爷子凑上前去:“姓余的,你咋那么能白话呢,你咋比唱二人传的还能白话呢。你说,谁让你整的这些西洋景。”

        余千:“我,我这……”

        “哼!”

        他突然哼了一声说:“我是不会说出他来的,你们谁问,我都不会说出来的。“

        聂大娘这会儿突然笑了一下,她抱着怀里小狗对余千说:“姓余的,虽说咱们都是一块儿出来的,可你不地道啊,到了京城,就偷偷摸摸地去见一个什么妖僧去了。对了,听说那妖僧还是印度出来的呢,还有那妖僧好像是从咱们道门人物手里跑出来的呢。哟……等等,我想想,我快要想出来了。对,我想起来了,几年前,广x那儿有个什么地方,有伙子人弄了个什么鬼庐。对喽那妖僧就是鬼庐里出来的余孽!”

        我听聂大娘这么一说,忙把目光挪向了她。

        聂大娘一哆嗦。

        “干嘛,我师父……我师父没来,你欺负人呐。”

        我沉声说:“不敢,只是想问一句,那妖僧可是叫木罕?”

        聂大娘:“你明知道还问我。”

        坏了!

        我暗道了一声不好。

        木罕是房师太抓起并控制起来了,房师太事后一直没跟我提这个木罕究竟是死还是活。

        难道说,木罕让房师太关在什么地方,后来他又跑了?

        木罕……这个妖孽,难道说房师太没有杀他?

        我又仔细一想,转尔品味了一下双桂山那一局,那一局中房师太只安排了毕方跟我见面。可在那之后,她一直就没露过面呢。

        对,她不露面,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她身边出事了。  [800]

        而所出的这个事,很可能同这个木罕法师有关系。

        几条线索,一下子就全对上了。

        我直视余千说:“你在京城见到木罕了,是他提出来,用这招把我弄死吧,对不对?”

        余千:“关……关仁,你别误会啊。没,……没想到,完全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你听我说啊,这里边是这样的,木罕法师呢,他主要是想见你,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见,所以我就从中搭个桥引个线。然后呢,你看,哎呀,我这说到哪儿了。”

        余千伸手擦汗。

        孔老爷子背了个手,冷冷看他说:“忽悠,忽悠,白话,接着白话呀,编呐,你倒是编呐。”

        余千咽了口唾沫:“我这捋捋啊,其实吧……”

        他翻了一下眼珠子:“木罕法师是个好人,他受道门感召,他学好了,他马上就要成佛了。”

        听这话,我盯着余千的眼睛,我一字一句地说:“余千,你的花花心眼子怎么那么多呢。”

        余千又擦把汗,然后,他突然一抬手朝我身后一指说:“木罕法师。”

        说完,他撒丫子要跑。

        可是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孔老爷子已经把他的退路给封上了。

        老爷子拿了个烟袋杆,敲着余千头说:“多大个人了,怎么还玩这小孩儿的把戏。多大个人了,说话不把风儿,信口开河,胡编乱造,还成佛,成啊,你倒是成啊,玉皇大帝呀,太上老君呐。”

        余千伸手挡了两下:“疼,打的疼。”

        老爷子:“知道疼,还在那穷白话。”

        余千往后闪了一步,他脸上阴晴不定地泛了几种颜色,突然这货啊的一声吼了一嗓子后,呼……直奔我就冲过来了。

        我初始以为这货想跟我决一死战,不想他冲过来的时候,半路却突然一拐,整个人一下子横过去,唰的一下就遁到了聂大娘的身边。

        余千这属于是临时起意。

        他前冲那一瞬间起的意是奔我来,冲到一半他突然起意直朝聂大娘去了。

        聂大娘地魂强,她能知道余千第一步的计划,可是当她知道余千第二步计划的时候,已经是晚了。

        好在聂大娘反应快,唰的一下,抽出了身上的刀。

        余千这次是拼全力了,聂大娘刀一出,他啊哈!大吼一声,身上的劲气直接一撞,嘣的一下,竟给刀锋竟生生地撞偏了。

        刀一偏,他又一蹿伸手夺了聂大娘的刀后,唰的一下,刀锋就抵在了大娘的脖子上。

        一场我亲眼目睹的高人江湖劫持人质事件,就这么赤果果地发生了。

        余千在心里恨聂大娘。

        他恨之入骨的那种恨,所以他夺了刀,刀锋直接压破了皮肤,然后一丝鲜血涌了出来。

        这个时候,聂大娘就真的不敢动了。

        这危险程度,可比凶徒杀枪对着人质的脑袋要凶险。池尽团号。

        说句夸张话,就算现在来个狙击手把余千瞄准了,砰的开一枪,其结果,可能是打不中余千同时聂大娘也香消玉陨了。

        事发突然,大家谁也没想到余千竟能拿聂大娘当人质。

        眼下,事情已经让他成了,就该想办法怎么解决了。

        余千搁手臂紧紧搂了聂大娘脖子,同时压着刀锋说:“都别过来。过来的话,我一下就杀了她。”

        聂大娘恨的咬牙切齿:“姓余的,你敢弄花我脖子,我,我把你魂拘了,天天让你生不如死。”

        余千一吼:“姓聂的,你嘴怎么那么毒呢。妈的!老子不管了,你敢动弹一下,我就弄死你。”

        这事儿弄的,一下子成这模样儿了。

        我跟孔老爷子互相对视了一下。

        随之见苏虎沉声说:“余千,你跟那帮人联系了,你跟李拓州一样,你投了陈正的人了对不对?”

        余千:“妈的!老子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怎么地吧!我投了,我跟陈正了,怎么地吧。你有种来呀,你再过来一步,我就杀了她。”

        苏虎:“余千,事情不要做的太绝。你把聂姑娘放了,咱们还有商量余地。”

        余千:“我他妈就不放,怎么地吧,就不放!”

        彼时,孔老爷子突然说话了。

        “姓余的,你完了。”

        “你胡说,谁完了,我看你们才是真的完了呢。”

        孔老爷子:“你中大毒了,真的中大毒了,你不知道吧。我之前在江湖上的名号是什么。实话跟你讲,九毒真人,就是我以前混江湖时的名号。”

        余千一瞪眼:“胡说!”

        孔老爷子:“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就刚才我敲你那几下,你已经中毒了。不信,你试试,你现在是不是口干舌燥,是不是眼睛发花,然后身体里边有很多力在乱跑。你一个习武之人,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症状呢?唯一的答案就是,你中毒了。”

        余千一怔。

        孔老爷子继续:“这个毒一入体内,除了我的独门解药再无第二个法子化解。首先你全身的骨头会疼,那种疼,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然后你的肉开始懒,一点点的,一直等到全都烂出了大蛆。你不信,你不信你咽唾沫干什么,你没有唾沫了,正常来讲,你功夫修到这地方,你能自已生唾沫出来,可是你现在没有了,你干咽也没用。”

        “你哆嗦什么,你手哆嗦什么的,手指,手指头抽……抽了,完了,完了,毒要发了。”

        余千完全怔住。

        啊……

        我见此,抓了机会,唰的一下,瞬间遁到了余千身边然后抬手嘣!将刀给弹飞。

        聂大娘一个转身,砰的一拳打在他肚子上,后又不解气,又抬起了脚,砰……

        这一脚正好踢中了余千的裤裆。

        啊……

        余千双手捂住关键位置,整个人跟大虾似的一弯,然后瞬间倒在了地上。

        这时孔老爷子嘿嘿冷笑:“白话,你跟我白话。次奥,告诉你吧,你心慌了,练武的心一慌,元气失守,就要奔往头跑,这一跑,就口干舌燥,就觉得身体里边有劲在到处乱动。”

        “嘿嘿!小样儿,跟我斗!”

        我这时走到了余千身边,我弯下腰,先伸手摁住了他的中丹田部位,然后我稍一吐劲。

        啊……

        余千全身哆嗦之余,我伸出手掌放到了他的头顶。

        下一秒,我看到了很多画面。

        转尔,我了解了很多,很多的内容……

        一切正如我猜测的那样,木罕活过来了,他在京城帮着余千安排了这一切,并且许诺,如果余千把我绕进这个局,那么陈正就答应在澳州给余千弄一个农庄,同时再办一个武馆

        余千觉得这是一笔很好的交易,所以他就同意了。

        来到这里后,我初次见到他,他正在一个劲的摆弄手指头,其实那个时候,余千就在计算着得失。他计算着,这件事最后能不能成,计算着他去澳洲能不能过上小土豪的生活。

        他反复算着这一切。

        可是没想到,最终当我挡住孔老爷子的那一拳时,他败了。

        此外,我还看到了,几天前跟余千,苏虎,聂大娘一起过来的两个人。

        这两人我不认识,但通过读取余千的记忆我知道,他们好像是一个什么实验室的科学家。他们都是华人,这次是要到长白山地区考察这里特殊的干饭盆地形。

        至于小楼……

        我又深入探了一下,然后我知道究竟了。

        还是道生和艾沫!

        他们决定给这两个华人科学家做保镖,然后拉上小楼一起深入到原始森林中去了。

        了解至此,我徐徐起身,转尔发现苏虎和聂大娘正用啧啧赞叹的目光看着我。

        我朝聂大娘一笑。

        后者也大大方方地朝我一笑说:“救命之恩呐,官人,想要我怎么报答呢?”

        呃……

        大娘看着二十出头,可实际年龄,没错,只要一想实际年龄,我真的连一点欣赏美女的念头都提不起来了。

        算了!

        我一摆手说:“聂前辈,救你是孔前辈,我只不过帮手而已。不必谢,不必谢。”

        这边刚给大娘打发了,突然,院子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一个人。

        这人跑到院子里,手里捏了一张纸条递给孔老爷子说:“钱老三出事了,出事了,他带人进干饭盆,刚走一天一晚上,这就出事了。”

        孔老爷子看着那个小伙子,接过纸条,他挥了下手,示意这小伙子走人。然后他又特意走过来,当着我和苏虎,还有聂大娘面把纸条亮了出来。

        “钱老三爱养鸽子,他走哪儿,都带一只鸽子,前年,林子里闹黑瞎子,他差点让三只老黑瞎子给围死,他那会儿躲树上,把这鸽子放了,村子里人收到信儿,这才过去撵跑了黑瞎子,救了他一命。”

        孔老爷子说的同时,我看清楚了纸条上的内容。

        上面就是一行歪歪扭扭的圆珠笔字,写的内容是‘有妖怪,快来救命。‘

        我们几人看过字,又同时抬起了头。

        孔老爷子看了看苏虎说:“咋办吧。”

        苏虎:“救人去!那两个科学家不能死,他们真的不能死。”

        苏虎说救人,我当然也得跟着一起去了,因为小楼,还有道生两口子也都在队伍里呢。

        但在动身之前,我拦下苏虎问他。

        “苏前辈,我很想知道,你们这次到东北来究竟为的是什么?“

        苏虎看了我一眼,他低头沉思一下说:“两件事,一件事是协助两个科学家做好考察的安保工作。第二件事是找个机会,拿下你。”

        我喜欢苏虎这种坦诚的态度,所以我现在不想跟他计较。

        “好,苏前辈!这样,我们之间的事,咱们拜过不提,眼下,我要告诉你的就是,陈正的人,还有一伙东洋人,他们应该也潜入到这片森林中来了。”

        苏虎说:“那你的意思?”

        我说:“陈正,东洋人,都是我们的对头,所以……”

        苏虎:“好!这件事……”

        他低头想了想说:“我得谢谢你。谢谢你。”

        苏虎这一声谢谢,谢的是我的不杀之情。武者,实力摆在这儿呢。孔老爷子的功夫拿下他们三个都绰绰有余,他们对老爷子怕的要死,可是我,我竟能挡住老爷子的拳脚。

        这间接就说明了,我关仁要杀他们两个人,可以毫不含糊的动手。

        但现在,大敌当前,我不想因为个人的事,耽误了共同对敌,所以我提了合作的请求。

        苏虎是个人物!

        所以,他说了一声谢谢。

        简短达成了一致的目标后,我们这就开始动手收拾东西。余千这人,按苏虎的说法,还不能给他扔在村子里,扔村子里,他容易给村里人找麻烦,这人得带走。

        于是,带人的工作就交给了聂大娘,大娘手段狠毒,掏了几根小针,把余千身上的重穴给扎了。跟着又把他的双手找了个钢筋给钳上了。收拾了利索之后,大娘又找了根绳子系在了余千反背到身后的双手上,这样,她就牵着,赶着这个余千往林子里走。

        聂大娘这边收拾余千,我跟孔老爷子一起把此行的装备也准备好了。

        基本没什么别的东西,就是一个装满了水的白色胶桶,外加一瓶子大酱,一捆大煎饼,还有一筐先干净的人参。

        秋天山里凉,我和老爷子又一人穿了一件军大衣,这样收拾利索后,一行数人这就避开村里人的耳目,悄悄地沿着后院儿一条小路,奔山上走了。

        前进的路上,我跟孔老爷子聊天,然后,我们发现,我们有一个共同认识的朋友。他的名字姓董!

        他就是董老爷子,并且董老爷子正领了一个新收的徒弟在这片山上隐修!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