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寒夜,余千撞魔,苏虎负伤

第五百八十八章 寒夜,余千撞魔,苏虎负伤

        董爷新收的徒弟,那自然就是顾惜情了。

        顾惜情,骆小楼,杜道生,艾沫。加上我,现在就差一个叶凝了。

        不知道叶凝这会儿出关没有,倘若出关的话,她一定能感知到我在哪里。然后第一时间过来跟我汇合。

        我们现在走的是长白山的老林子,真正意义上的原始森林保护区,孔老爷子讲,这片区域已经严禁普通人进入了,原因一是为了保护原始森林不受人为的污染。第二也是保护游客本身。

        老林子里头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传说,一路上孔老爷子给我们讲几十年来山里的稀奇事儿。

        比较稀奇的诸如人参娃传说。

        老爷子说这山上真的有人参娃。并且人参也不是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就长的药材。

        那是集齐了天地间精华的产物。

        多了不说,最近几年,很多人参都不在国内销了。

        许多药贩子收了后,都把它拿到欧美日的市场出口赚洋人钱去了。

        原因就是洋人们,总结了一整套合理服食人参的所谓科学方法。然后,通过这种方法,可以最大程度地抑制人体衰老。

        总结下来就是,人参虽好。但一定要掌握吃它的方法。

        像我们这么个吃法儿,那是有底子了。

        否则,换了普通人的话,就像老爷子说的那样儿,他们屯子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在山上挖了一个参,听说个头儿还不小。然后老头想长生不死,就直接炖着吃了。

        吃下去之后,老头儿一个半月没合眼。可他也没跟家里人说,就等着成仙呢。一个半月后,他仙了。

        直接躺床上死了。

        孔老爷子讲的这个道理我懂,搁中医上说,这就是虚不受补!

        本身虚,有隐疾,再服食补药,就会造成两个结果,一个是虚透元气。阴火生旺。第二就是放大隐疾,让人死的更快。

        因为现在老中医,老把式,一些古代流传下来的服食人参的法子都快消失了。

        所以,现代人不怎么敢吃参,吃的也大多是园参,然后吃的频率也不敢加多。

        孔老爷子讲到人参的时候,一旁的苏虎突然笑了笑,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又在瓶子里倒出了几粒含片状的东西。

        他递我一片。

        我抬头问他:“这是什么?”

        苏虎笑了下:“这就是老先生说的那种用人参制作出来的含片,这里面还加了许多味中药,然后,直接含下去,就能在短时间内补充体能。除外,它还不上火。”

        我看了苏虎一眼说:“黑暗科技?”

        苏虎笑笑:“不是,是一个旅美的老中医给配的方子。”

        我摇头无奈一笑。

        苏虎感慨说:“没办法。对中医的正确扶持,现在还是不太够。对了,你知道这里面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吗?”

        我说:“你讲……”

        苏虎:“教育方式,我虽然没在国内,可是我知道,建国后咱们用的都是老毛子的教育方式来教育人材。唉……那种方式,完全把我们的东西抹杀了。但还好,我回国上网,看了看现代孩子的课本,嗯,已经有所改变了。”

        我说:“补习班还是很多。”

        苏虎:“你错了,其实,欧美很多国家也有许多的补习班。学校教育只是一个面对大众的基础教育,如果想让孩子有所发展,真的还要去上一些有针对性,条件比较好的补习班。这是个趋势。”

        “教育多元化,并且民办教育一点点兴起的趋势。”池讨央划。

        或许是走山路有些无聊,所以我居然跟苏虎一起聊了很多关于教育方面的话题。

        然后,我俩一致认为,教育的关键是在大学!

        因为,那是一个人的人格建立,即将走向社会前的一段经历。

        这段过程中,他接触的是什么人,什么文化,什么思想,都将决定了他今后的漫长发展道路。

        可现在的大学……

        不多说了,泪。

        天黑时候,我们走出离村十多里外的一片深山中,然后我们找到了一个小窝棚。

        棚子不在,但足够几人睡了。

        据孔老爷子介绍,窝棚是放山的参把头让人建的。

        在长白山老林子里,几个村屯会合在一起,选一个人出来做参把头。然后每隔几年,参把头就会组织人放一次山,挖一回山参。挖到了后,卖了钱再按照不同的分工来分配。

        而这附近几十里村屯的参把头,此时就站在我们眼前呢。

        没错,他就是孔老爷子。

        当下,众人刚到了棚子里休息,远处天底就黑过来一层层的乌云,然后小风嗖嗖的吹起,转眼功夫,一阵小雨夹带着星星点点的小雪花,就飘荡着撒了下来。

        长白山老林子的冬季是漫天的。

        现在刚刚是十月底,按孔老爷子话,今年雪来的有些晚,这要是换了往年,山上早就有积雪了。

        走了大半天,多少有些饿了。老爷子就挖了坑,然后把藏在窝棚里的土豆和地瓜翻出来埋到坑里,坑上盖了一层土,土上面用捡来的干松枝生了一堆的篝火。

        大家烤着火,休息一会儿后,等到篝火灭了。再把坑上的土清理干净,然后我们就收获了香喷喷的烤地瓜和烤土豆。

        聂大娘见到烤土豆,她哀怨地说了一声饿死人家了。当下,狼一样扑上去狠狠的吃。

        孔老爷子看到的可怜,啧啧说:“这孩子,练啥练的,怎么看上去精神不正常呢。唉……”

        我捂嘴偷乐不语。

        大娘嘴让土豆塞满了,说不出话来,只拿恨恨的眼睛瞪老爷子。

        转眼功夫,众人填饱了肚子,由于大娘是女人,还是个在老爷子心中精神不太好的女人。所以老爷子就特意用屋子里的圆木和稻草给大娘收拾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小空间让她休息。

        至于我们三个纯纯的老爷们儿则守着余千在外面烤火。

        余千这时已经苏醒了。

        并且,大爷还把他两只手上的钢筋给解了下来。

        我递给了余千一个土豆。

        余千狠吞虎咽地吃下去后,他唉的叹了一口气。

        苏虎打量着余千说:“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干?”

        余千看着苏虎,他笑了笑说:“你活着为什么?你就算是有了一身的功夫,你不一样,也得受制于人吗?江湖,江湖!江湖就是一座牢狱,进来了,就时时受制于人。我不想这么干了,可是我能躲得开吗?”

        “这次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只要我杀了这姓关的小子。我以这个为条件,我跟师父说退出江湖,他老人家肯定能答应。然后我再拿了陈正的一笔钱,我去澳洲过我自已的小日子,我有什么错?”

        苏虎摇头……

        “余千呐余千,你可知,咱们踏上这条路,入了这个江湖。可就没有回头余地了。你想抽身而出,是那么容易的吗?那些因缘没了断,你出不去啊。”

        余千哼!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后,眼神复又一呆,喃喃自顾说:“现在讲这些又有什么用,我落到你们手上了,我已经是死人一个了。我断无半分再活的可能了。”

        苏虎叹了口气:“事已这样,多说无益。余千,你一个人好好想想。咱们都是练武的,习武之人讲究一个担当。你做了这些事出来,就该有一个敢担当的态度。生也好,死也罢,面对就是了。敢去面对,死的话,人也能敬你是条好汉。”

        余千冷笑:“已经死了,还敬我好汉有个屁用。哼!”

        他一拧身,冷冷哼了一声后,就这么把后背倚在了窝棚的墙壁上微闭眼睡过去了。

        我们三人看了看余千,也都是摇头一声叹息。末了,苏虎眼前天不下雨了,他就找了个地方,往那一站,直接站起了马步。

        孔老爷子则摸了一壶自已泡的参酒,他喝了一口后,又递给我。我摆摆手,然后他自顾喝上几口酒,这就走到远处的一片小白桦林子里走上了拳。

        我独自一人,守着火堆,抬头仰望着星穹。

        云层已经消散,此时露出了一轮皎洁的明月。

        群山,寒雪,冷月。

        此情此景,真的让人为之赞叹。

        一时我心念全无,整个人便与这月华相合相化了。

        时间流逝。

        过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将近到晚上十时多的时候。

        突然,我让一阵低低的好像蚊子一般的动静给吵醒了。

        我拧头一看,发现余千正倚在那儿,一个劲地搁嘴里念叨着什么

        我问他:“你念什么呢?”

        余千看我一眼:“要你管,我念清心咒,我清清心,不行吗?”

        我没理会,又看了眼苏虎和老爷子。

        两人一个站桩,看样子合上天地,定在那里正一动不动呢。老爷子则一遍又一遍地走着他的那三式拳。

        老爷子的拳打的很慢,很慢,看上去,就好像是放大了数百倍的慢镜头一样。

        我看了一眼,感觉老爷子真是行家。

        拳打的慢才出功夫,一个动作要让它慢到了极致。只有这样,动手时候,才会有快到极致的表现。

        我看着老爷子的动作,突然我脑洞大开。

        如果把出拳的每一个细微动作,肌肉的每一分移动,细胞的每一个移动等等一切无限的慢下去,一直慢到一个‘量子单位’的时候,我到了那个地步,我能打出什么样的力量?

        也就是说,我让我的心,我的意识,直接去捕捉到每一个‘量子单位’转尔,把身体里的力量,血液的流动,细胞的代谢分解等等一切,都控制在一个由我掌握的‘量子单位’里。

        那会发生什么?

        我静静思忖了一会儿,我感觉这个法子可行。但是,它需要一个过程来让我去摸索,去实践。

        我这时站起身,我绕着火堆走了两圈,心里揣摸着这个东西,一时不免有些走神。

        然后,就在一刹那。我突然听屋里的聂大娘喊了一声:“快,别让余千念那个东西!”

        我一个激灵。

        一扭头的功夫,唰!

        聂大娘从屋子里冲出来。而与此同时,余千哈哈哈哈……

        这货突然一声怪笑,紧跟着砰砰砰!那几根捆住他的绳子就瞬间寸断了。

        唰!

        我提脚一纵。

        余千却拧头哈哈哈哈!

        一阵的狂笑后,他撒开丫子,仿佛一颗子弹般,呼……嗖……

        直接奔远山奔去了。

        正好,他逃走的路线跟苏虎站桩的位置有一个交点。苏虎紧随他身后,一纵身,同时大吼一声:“哪里跑!”

        呼!

        他一拳挥出。

        余千却看也不看,直接拧头,砰!一胳膊打在了苏虎的手臂上。

        砰嗡……

        空中爆了一记刚猛的劲力,苏虎身形不由的就顿了一下。

        余千趁这个机会,撒丫子嗖的一下,就钻进了一片林子里。

        我急蹿上去,扶住苏虎说:“苏前辈,你怎么样了。”

        “这余千怎么了,他的身手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强?”

        苏虎一脸惊愕。

        聂大娘这时移过来说:“他撞魔了!他念的好像是一种萨满,又或是别的什么的咒。意思是那这附近力量最强大的那个灵附到他的身上,然后他愿意奉献自已给那个灵。”

        我一听忙说:“你干嘛不早说。”

        聂大娘:“他念的这个咒非常的古怪,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后来,我接上他的魂后,我才知道,有东西附上他了。”

        苏虎伸手捂了手臂说:“什么东西,要是阴灵的话,我们应该有反应才对。”

        聂大娘怔了一下:“恐怕不是什么阴灵,这那像是一个修成了气候,又走了歪路的阳灵。”

        苏虎拧了下眉:“咝……这下可麻烦了。”

        我这时上前一步,拉起苏虎手臂说:“你胳膊……”

        我这么一看,瞬间给我吓了一跳,苏虎的小臂骨头已经断了,然后那断骨的一头刺破了血肉,直接从皮肤上拱了出来。

        鲜血,汩汩地涌着,一滴滴落到了地面。

        苏虎的实力我是清楚的,一拳之间,这余千把他的胳膊给碎成这样,这货他得有多大的本事啊。

        “苏前辈,你忍着点。”

        当下,我拿起他的胳膊,开始给苏虎做复位。

        此时,聂大娘好似想起什么般,她低了头,喃喃自语说:“这么强,还不跟我们打,他急着跑,他这是……这是……啊!我想起来了,他是要去找那个阳灵的真身!找到真身后,阳灵就能完全跟他合在一起,到了那时候,麻烦就大了。”

        “那阳灵真身在哪儿?“

        我急忙问聂大娘。

        大娘急的一跺脚:“我不知道啊。“

        刚好这个节骨眼,孔老爷子唰唰的几步就掠过来了。

        “怎么了,人跑了吗?”

        我当即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一个激灵:“妈了个x的,不会是那个东西让他引出来了吧。”

        我听说忙问:“什么东西?”

        老爷子:“不行!走!咱们去一个地方。”

        我说:“哪里?”

        老爷子伸手一指说:“前面十来里地,有一趟沟,那沟名叫死人脑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