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破谜团,直奔目标杀出真相

第五百九十二章 破谜团,直奔目标杀出真相

        我无法相信耳中听到的,关于房师太的消息。但这个名叫韩越的女人,她又不像是在演戏。于是我让自已冷静了两秒。

        两秒后,我果断走到这个女人面前,伸手按住了她的头顶。

        “你要干什么。你干什么?“

        韩越在挣扎,我没有理会她,径直把一道念打到她的脑子里,然后我一搜

        结果。我就看到了如下的画面。

        她应该是房师太,她侧面,斜对着我的视线,然后她的后背刺进了一枝长长的箭矢。那是复合弓的箭矢,一枝。嗖!又是一枝,两枝,三枝!

        直至最后,她扑通倒在了地上。

        我松开了手。

        这时韩越大声嘶吼:“杀了这个人,就是他,他们的人杀了师父,我要杀了他,啊……“

        聂大娘紧紧摁着这个韩越,不让她动弹。

        此时我心情很难过。我说不出什么,然后我咬了下牙,退出了这个窝棚。

        此时已经后半夜,天阴下来,然后开始飘起了雪花。

        东北大地,即将迎来漫长的冬季喽。

        我呼吸清冷的空气,深深的呼吸了数口。这时,孔老爷子走过来,他点了一个旱烟袋,吸了两口。

        我看了眼老爷子说:“有纸吗?帮我卷个大炮儿。“

        老爷子回了一个好。他伸手摸出烟灰,帮我卷了一根。我凑近,烟袋锅,把烟点燃,小吸了一口。

        孔老爷子看着我说:“那女人说的,姓房的人。她是你的熟人?”

        我说:“是一个长辈,非常值得尊敬的长辈。”

        孔老爷子:“嗯。不过,她说的你就信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但是刚才我在她脑子里看到一副画面了。”

        孔老爷子:“你讲讲……”

        我把看到的画面讲了一遍。

        老爷子抽了几口旱烟说:“小兄弟,你会的道道儿多。可能知道的也就多。我呢,就是一个庄稼人,一辈子跟这土地打交道。我懂的不多,会的道道儿也不多。记得当初,学把式的时候,我问过师父,问这,问那,可师父一个字不说。为啥,师父讲了,懂的越多,心就越容易迷,心一迷,就容易让自已,让别人给骗了。”

        “你说的这个事儿,我不清楚究竟是咋个一会事儿,也不知道,你咋能把手按在人脑子里就能看出事儿来。但我就相信一个理儿,什么事儿,我没见着,我没亲眼看着,我不当是真的。”

        孔老爷子看着我……

        顿了三秒后他说:“你认识的那个长辈,我不觉得她死了。为啥,因为我没有看着。”

        孔老爷子一席话,立马解了我心里的疙瘩。他说的真是太在理了,没错我是掌握了一些拉轰的小技能,有了一些神通。可会的越多,懂的越多,就越容易让人钻空子。

        退一步讲,如果这是一个局呢?

        一想到这儿,我身上唰的一下,就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如果这是局的话,这个女人极有可能给我们引到一个杀局里去呀

        不行!

        我不能听这女人的一面之词。她说是房师太的弟子,这点确实无疑,但她说房师太死了,我看到的影像只有一个背侧面,没有正面。对,我为什么没有看到正面,只看到了一个侧面?

        什么事情都是这样,都怕细琢磨,凡事只要一仔细琢磨认真考虑一番,很快就能发现一些值得品味的东西。

        眼么前,这个韩姓的女子,极有可能是让人给利用了。

        而那个东洋人……

        我估计他很可能是一个死士,即一个把自身奉献给他信仰的那个存在,然后随时准备去死的死士。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

        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们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

        我冷静想了想……

        答案只有一个,牵制!他们正在布一个很大的杀局,布这个杀局的目地就是要将房师太置于死地。

        而杀局的方位,显然就在我们要去的那个‘干饭盆’区域中。

        念及至此,我身上哗的一下,流了一层的冷汗。

        好险,真的是好险。

        这个木罕,他根本就是不择手段

        同样,那个死士也是不惜性命。

        死士演的这一出苦肉计,真的是无法让人识破啊。如果不是老爷子一番话,可能我还蒙在鼓里呢!

        至于韩越,她只是被虚假的事物,迷住了心,或许这本就是她该经历的一劫。

        分析至此,我一脸冷意地转过了身。

        而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我听到棚子里,猛地爆了一声尖叫。

        “我杀了你!杀,杀杀!”

        听到尖叫音,我唰的一下转回小窝棚。就这么一刹那,我看到韩越挣脱了聂大娘的双手,拖着身体,扑到了那个男的身上,拿着短剑,一剑又一剑的给对方刺死了。

        韩越杀了对方后,她坐在那儿,嘤嘤地哭泣着。

        她呆呆地说:“师父,您老人家的仇,我给你报了一部份了,可是,还有几个人,他们那么强大,我打不过呀,师父您老人家经常出阳身跟我说话,可是这会儿,您老人家怎么不出了呢。师父,师父啊……”

        我注视韩越三秒。

        旋即!

        我明白房师太绝对没有死,并且,她不仅没死。她还根据对方的一系列的变动,亲手布了一个反杀的局。

        简单说,就是房师太跟小楼一行人好像是被困在什么地方了。池池休亡。

        木罕做了一个局,让韩越误以为房师太死了。

        实际,他想通过韩越把我们一行人引开。

        房师太揣测到了木罕的这个动作,她就故意没有用一些神通,术法告知韩越真相。

        如此一来,房师太等于是告诉我。

        不要相信她的弟子,她没有死,快去那里救一行人等!

        现在关键又来了。

        如果现在,没有人跟韩越走的话,木罕那边就会收到消息,可能他就会狗急跳墙了。

        那么应对之策,应该怎么办呢?

        我在心中反复想了想,转念就有了主意。

        接下来,我们详细问过了韩越事发的经过,大概了解到,韩越是房师太贴身的两个弟子中的一位,她随师太修行已经有二十年了。

        木罕之前一直房师太被关在安x省的一个地方。并且由韩越的大师姐,一个叫程素玲的女道长,领了几个人看管。

        但就在不久前,程素玲认识的一个名叫汪迎松的道友去拜访她。然后,程素玲不知怎么就和汪迎松联手把木罕放出来了。

        房师太知道出事后,她领着韩越,外加一个叫卢震原的弟子一起追查木罕的下落。

        期间,伴随线索一点点浮现,韩越了解到,整起事件跟当年她的祖师父,也就是陈正的师父在长白山腹地的一个隐修地有关。

        于是,众人就追到了长白山。

        不久前,中途她们遇到了一伙人的攻击。然后在一处干饭盆地区走散了。

        韩越凭着自身的本事,走了两天后,突然就有人引着她去了一条山谷,然后她就看到师父中了数箭倒下去的画面。

        韩越想要往师父身边冲,可是师父的尸体让人夺走了,无奈她只好盯着一个人,一路追杀到了这里。

        现在韩越没有别的想法,只盼回到那个地方,然后从那些人手中夺回房师太的尸体。

        我听了韩越描述的整个经过,感觉跟我分析的基本一致。

        于是我告诉韩越先好好养伤,养好了伤后,再去事发地点把房师父的尸体夺回来。

        韩越朝我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她就无力倚在墙壁上哭泣了。

        接下来,我让孔老爷子先在房间里看护好韩越,然后我把聂大娘和苏虎叫出来。

        我跟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我分析来的情况。

        结果聂大娘睁大眼睛,尽拿了一副不相信的目光看着我。

        苏虎则沉忖不语,稍微他说,这种事不是没可能。

        聂大娘则反对,她举的例子说是,这怎么可能,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些人简直一点都感情都没有

        此外大娘边说,还一边擦了两滴眼泪。

        光修地魂,不通天魂的人就是这样儿。感情特丰富,有时都到了极度敏感的状态。

        我没去理会聂大娘,只告诉苏虎,让他和大娘陪着这个韩越去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尸体,而我和孔老爷子,则要亲自去小楼他们走的那条路。并且是马上出发!

        聂大娘对此还是不理解,但苏虎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一路保重。

        “对了,关兄弟,一件事还没跟你说过呢。”

        苏虎转身对我讲:“那两个科学家要去的地方,最近几年来一直向外太空释放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粒子流。这个我不是搞科学的,我懂的不是很多。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他们这次是想寻找发射这些粒子流的东西是什么,然后再在那个地方做一些小实验。并记录一些相应的数据。”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苏虎淡淡地说着。

        我朝苏虎一抱拳:“多谢苏前辈。”

        苏虎表情很复杂……

        “好吧!关仁!有些话……唉!希望这次,我们都能活下来。然后,把一些想法交流一下。”

        我说:“保重!”

        末了,我让两人进屋,然后孔老爷子出来后,我简短一说。老爷子二话没讲,直接一抬手,然后我们爷俩儿,嗖的一下,崩起全身劲力,直奔目标地飞奔而去。

        奔行途中,我大声问孔老爷子:“前辈,你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吗?”

        老爷子高声说:“知道,那地方有两个说法,一说叫疯牛盆,一个叫大长虫窝。疯牛盆是讲那里在旧时候曾经有人放牛路过,然后一群牛突然就疯了,拉都拉不住,大长虫窝,你明白的,那里尽出一些个大蛇。”

        讲过,老爷子又说::“这片儿地方,山里很多古怪的,只不过,现在年青人很少在山上生活了。老辈人,知道的,还能喘气的也不多喽。哎呀,这雪下起来了。“

        我听老爷子这么一说,这才看到,漫天的大雪,此时呼呼的就飘下来喽。

        顶风披雪,一路疾行!

        要的就是这股子侠客范儿!

        我迎着劲雪,冷不丁问了老爷子一句:“前辈,有酒吗?”

        老爷子:“有,自家烧的高粱酒!”

        我说:“好!给我整两口!”

        老爷子当即就将小酒壶扔给我,我喝了两大口酒,一身斗意冲天,我对老爷子说:“走,咱爷们儿,一起杀个痛快去!”

        老爷子:“哈哈!痛快!痛快!哈哈,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当下我二人一发力,攒足了劲,化为两道劲风,裹着大雪,直扑深山!

        一个小时后

        老爷子告诉我,越过一道岭,就是目标地了。

        与此同时,前方突然就出现了三道冲天的怒杀之气。

        我一感知到这气势,当即对老爷子说:“来了!”

        老爷子:“上!打!”

        呼……

        我俩直奔前方冲去。

        转眼功夫,那三人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随之当对方距离我们不足百米的时候,我感知到了三股熟悉的气息。

        美利坚,易家姐妹为了挫我的锐气,体现她们的优越感,她们曾经找了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长了一身蜡壳状怪皮的大猛汉来虐我,最后她们没想到那个猛汉竟然让我放趴下了。

        而现在,迎面奔来的三个飞翔的皮大衣,就是那种长了一身蜡壳状皮肤的怪人。

        杀!

        这三个怪人身上冲起的都是冲天的杀念。

        是以,没什么废话,我攒着劲,对准其中一人,冲!

        呼……

        一秒,两秒,三秒!

        唰的一下,将我来到怪人面前时,对方呼的一下,扬手就扬起了一把大黑刀。

        啊!

        我一吼,砰嗡!

        一拳打在了刀身上,大黑刀,嘎嘣一声寸断之余,那怪人一挥臂,就要轮拳来扫我。

        可惜他的动作太慢了。

        砰!

        我一记顶肘,结结实实撞到了他的胸口上。

        这家伙呼的一下,整个人直接飞起来,凭空跃了七米,这才扑通一声重重倒在了地上。

        而几乎我对面这人倒下的同时,老爷子已经伸手把他面前那人给放倒了。

        老爷子就是两下!

        砰,刀断。砰!一拳,人飞!

        当放倒了这两人,我俩停住身形的时候,跟在后面的第三人慢慢把脸上的黑皮斗篷摘下来了。

        呼……

        风雪吹过。

        他眯了眼,望着我用沙哑的声音说:“关仁……你看看我是谁?”

        我打量着这个蜡壳人,品着他的五官,反复地打量后,我禁不住惊讶地说:“你是……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