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比较让人无语的不自量力者

第五百九十三章 比较让人无语的不自量力者

        蜡壳人一脸冷意:“我就是沈北。”

        我听了倒吸口凉气。

        沈北呀沈北,你怎么就这么输不起呢?一场试拳你输了,你输不起,你投靠了鬼庐,你学了一身半吊子功夫。你又来跟我打。然后你又输了。输了后,你又输不起,又投靠了这么一伙儿人。

        沈北呀沈北……

        我看着这个蜡壳人长叹了一口气。

        沈北冷冷:“关仁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遇见你。“

        我盯着沈北:“你怎么成这副样子了。谁动你了。”

        沈北舒活了一下四肢:“我这样子怎么了,这样子有什么不好吗?我感觉很好,虽然我心里有压不住的怒气,虽然我每天晚上都在想着怎么把你给碎尸万段。但除去这些,我很好。很舒服。”

        我看了眼沈北,末了我反复摇了摇头。

        这时孔老爷子从那两个飞出去的人身边走了回来。

        “奇怪了,这人怎么皮一碎,里面的肉就烂了呢?烂的那么快,眨眼的功夫就烂了。”

        老爷子一脸纳闷。

        我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这些人身上那层蜡壳状的皮肤类似一种保护层,只要它一破开,里面的皮肤接触到空气,很快就会引发一系列的反应。

        这应该是一种化学式的反应,就好像一些不稳定的化学品一样。只要它们接触空气,瞬间就会产生剧烈的燃烧等现象。

        沈北显然对同伴的死亡丝毫不在意。

        他抽动下鼻子说:“两个废物,刚刚入会没几个月,就想冲出去立个头功。白痴,做梦。”

        我打量沈北:“你们入的什么会?”

        沈北冷笑:“你无权知道。“

        我苦笑摇了摇头。

        沈北接着说:“多余的话,我不再说了,关仁,今天你遇见我,这就是你的死期。“

        实话说,沈北的实力刚刚够我易家姐妹请来的那个蜡壳猛汉。

        那个时候,我就有把对方放倒的本事了。

        现在……

        我只能说,沈北你怎么这么固执。

        是的,他还是老样子。固执,放不下心里的那个恨意。然后一定要打倒我。

        好吧!

        我认了。

        沈北冲上来了,我没有假装避让。然后他快速以标准的崩拳方式一拳蹦到了我的小腹,我身体借力,向后一飞,扑通坐到了地上。

        不得不说,他的拳确实是有些力道了。

        劲渗到体内。得稍微化一下才能散开。否则换了寻常武者,根本不用化,因为那劲压根就透不进去。

        我坐了个大腚蹲,就跟当年我打沈北一样,我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

        沈北一愣。

        我起身,拍打一下军大衣上积的雪花,我朝他一抱拳说:“你我之间,皆因一场比斗开始。沈北,我不想跟你说什么。如果你觉得今天这样仍旧无法挽回你面子的话。那么等我的事办完,咱们回京城,你叫上武道中的朋友。你再打我一拳,然后我来认这个输。“

        “这样可好?“

        沈北……

        我微笑说:“我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了。“

        说完,我闪身就走

        沈北哼了一声,呼的一下他挡在了我身前说:“关仁!哼,你一定是学了什么护体的法子。你打不过我了,所以才说了这样的话来。关仁,今天我不会让你活着出去的。“

        “啊……“

        他嘶吼着,又朝我扑了过来。

        我没动。

        然后孔老爷子动了。

        他一冲就过去,砰!只一拳,扑通!

        沈北趴地上了。

        老爷子呸!

        “你个傻x,真不知道你这身本事哪学来的,人家能挡我三拳。你一拳都挡住不去,你还打个屁!“

        沈北:“啊!我不服!“

        老爷子摇头,哼!他脚下一发力。喀吧一声响,沈北的几断胸椎折了。

        胸椎断了,但皮肤的蜡壳层没有破,是以沈北死不了,他只是不能活动而已.

        我看了眼沈北,想了想决定还是饶他一条性命。

        他已经断骨头了,再打他,绝不是一个武者的行为。

        老爷子这时松开脚,他看我一眼说:“你不用你那个啥道道去摸他的脑袋?“

        我笑了下:“不摸了!事实都已经注定,用心做就是,因为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走!“

        老爷子:“好!走!“

        我俩这就扔下沈北,由他一个人在雪地里吼。然后一路向上翻过山坡后,面前就出现一片广阔的密林带。

        这片密林带错落有致,看上去好像是南方的梯田,但与梯田有区域的是,它不是正方形,它是一种很规则的圆环。

        一个又一个,就好像月亮上的陨石坑一样。

        孔老爷子指着下边对我说:“这就是干饭盆了。你别看那一个又一个的圈圈好像没什么,但只要走进去,人很容易就迷在里面一辈子都出不来。“

        我凝视大雪中的地形,转头问孔老爷子:“前辈,这样的一个地方,它最初是怎么形成的呢”

        老爷子笑了一下说:“老辈人倒是从祖上流下来一个说法,祖上人说,这地方不是自然形成的,这是神仙打架留下来的痕迹。”

        我一怔:“神仙打架。”

        孔老爷子喝了口自带的酒说:“再早古时候有神仙的,不过,现代人不信,都当神话了。行了,管他是什么,来!我跟你说,进到这里面,心不能迷,主要就是一个心。你要是揣着一个事儿,专门奔这个事去的,那被迷的可能很低了。反过来,你要是专门提了那个,说是我一定要闯过去,然后我得记路,得留什么记号。妥了,要是这么想的,一准出不去。”

        我听了孔老爷子话,当即点下头。然后在往下走的过程中,我又放开感知,四下探了探。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此时的雪已经很大了,天地间一片白茫茫,能见度突然变的很低,我们一路下到盆底,突然,一只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的小狍子,一脸呆愣地看着我们发傻呢。

        孔老爷子见到这狍子,他喊了一嗓子。

        狍子撒开腿儿,跑了几步后,它又拧个头,一脸傻呆呆看着我们。

        老爷子摇头笑说:“傻狍子,真的是傻狍子,这东西好奇心极重,你撵它,它跑几步就会转过去来看你。不过也分地方,你要是在外山遇到了,它们肯定撒腿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说:“为什么呀。“

        老爷子摇头一叹:“有人抓它们吃肉呗。“

        不想,老爷子这一句话刚结束,一道生猛的气息突然就传到我脑子里,我下意识拉着老爷子向后一退。

        就这么一闪的功夫。

        嗖!

        一枝箭射来,然后笔直地穿过了那只小狍子的脑袋。

        眼看着这么可爱的一个小精灵,就这样让人类给射杀了,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此时,我都能感知到,那小精灵临死前的一声哀呼。

        它们没招谁,没惹谁,就这么死了。

        如果换作从前,这个物种多倒也罢了,为了维持一个生态平衡,猎人们可以猎杀一些。

        可是现在,本身这类的动物就少了,是国家的保护动物。

        竟还有人射杀。我一想这事儿,心头火呼的一下就起来了,然后,我跟孔老爷子一起,仿佛商量好一般,唰的一下,直箭矢射来的方向遁去。

        嗖嗖嗖……

        前遁的过程中,对方又射来了三箭。

        老爷子哈!池池围技。

        砰!

        叭叭!

        他用拳硬生生抓住了一个箭杆,然后喀吧,折断,我则用鞭手,将两枝飞来的箭给打飞了。

        唰……

        眨眼功夫,呼的一下,雪地里蹿起了一道身影。

        这一瞬间,我有一种感觉,感觉就是,在外面很强的感知力,到这里面好像受到什么力量压制一般,一下子给削弱了很多。

        或许,这就是‘干饭盆’区域的一种特点吧。

        转念间,老爷子冲到了近处。

        那人功夫不低,跃起间,空中直接搭弦,扣紧大复合弓,准备还要再来那么一箭。

        老爷子根本没给他机会,上前砰!

        喀吧一声,大弓立马就断了。

        对方眼见弓一断,他竟直接在空中一拧身,伸手就从怀里掏了一把枪。

        老爷子没跟拿枪的人对过手,他眼见对方掏枪,不由的一愣。

        我则借了这个机会,赂前一冲,伸手叭的一下,将对方持枪的手腕打断,然后又一冲,出手如电,五指如钩一下就拿住了这家伙的脖子。

        他脖子受制,伸手又从腰间一摸,直接掏了一把刀就要奔我捅,刚好老爷子冲过来。一把拿了他的胳膊稍一发力,喀嚓!肩骨,臂骨,节节寸断。

        啊……

        他吼了一嗓子,豆大的汗珠,就从脑门上涌出来了。

        我则伸了另一只手,在他蒙面的一个口罩上一拉扯。

        瞬间,我面前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此人的功夫不低,往境界上论,起码是化到了筋骨那层次了。

        化筋骨,再配上现代的武器,他确实是个对手了。

        我看着他:“叫什么名字?“

        对方一脸的冷意,盯着我不说话。

        我伸出手来,放到他的脑门上一探。

        转瞬,我知道了一切。

        史蒂文,冯。

        一个标准的香蕉人。

        他住在加拿大,同样也是头陀会的一个主要干将。这次到中国来,他的任务就是担任圈外的警戒。

        至于其它的东西,还有头陀会的一些资料,我只大概扫了一眼,就松开了手。

        史蒂文在这片区域已经呆了能有半个多月了,他弹尽粮绝,又联系不到其他人,没办法,他只好猎杀小动物。

        除了这些,我还大概知道了这一次有几个人过来。

        他们一共是九人,全是通过莫x口岸,从老毛子那儿入的海关。

        沈北和那三人主要负责最外围的一些警戒,防止有附近的村民进入。

        他负责第二层警戒。

        最后,那五个人早已经过来很长时间了。

        而那五人的带队,叫一个名叫章玉海的人。

        章玉海,外号二师父。

        是头陀会的二号人物。

        同样也是当年建造鬼庐的主要干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