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半路捡个厉害的出家人

第五百九十四章 半路捡个厉害的出家人

        当年的鬼庐就是章玉海领人在国内建造的,后期鬼庐自感气数将尽,他们就自行解散,只留下了一个木罕法师守在那里顽抗。

        除外,我还了解到跟鬼庐在一起合作的双蛇盘剑组织。那个组织的主要负责人竟然是一个女人。并且那女人还是章玉海的人。

        如此我就大概看清楚了真正鬼庐的面目。

        所谓鬼庐,它其实应该叫头陀会。然后,他与另一伙双蛇盘剑的海外洋人组织有联系。

        头陀会一直吸引那些因为犯了这样,那样的事从而四处流亡的练家子。他们将这些人组织在一起。采取类似邪教的方式,对其进行洗脑,供其驱使。从而在海外和国内,干一些边缘的生意。

        此外蜡壳模样的人,就是人工开天眼的一个升级版。

        这一手段的真正发明者则是头陀会的老大。章玉山。

        这一收获非常大。

        因为,通过一点,我基本搞清楚了整个大大高术江湖的脉络。

        霸王正道是一支力量,头陀会是一支,所谓的双蛇盘剑只是欧洲的一个小团体,它的影响力远没有头陀会厉害。最后,陈正又是一支。

        而现在,陈正已经跟头陀会合在了一起。

        这就是目前这个大大高术江湖的基本形势。池池欢弟。

        搞清楚了这些后,我看了眼史蒂文。他瞪着一对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我没取他性命,只是扔下四个字,好自为之。

        丢下这四个字,我领上孔老爷子一起,继续踏上了寻人之旅。

        走了几十步,老爷子从身上掏出几根人参,外加两张大煎饼,我们对付吃了一口后,老爷子将那把从史蒂文身上找来的枪取了出来。

        “洋人呐洋人,他们是真敢弄啊,真不怕遭天谴。“老爷子感慨地说着。

        我说:“这个有什么说法吗?“

        老爷子:“我听旧时候人说,大明朝的时候,咱们就能做这东西了。有些厉害的人物,已经想到了。做这种子弹。但咱们祖宗知道这玩意儿一旦发明了,就会引发一场有关人类文明的滔天浩劫,所以……“

        老爷子摇了摇头说:“旧时候人,就没做。“

        我说:“是啊,道门人物。都是心怀慈悲的大德人士。他们要是做的话,早就能做出来。但怕的就是这东西,太违天和了。“

        老爷子:“小兄弟,那你说,洋人们怎么就能做出来这些呢?他们不怕吗?“

        我笑了下。,转用廖知秋先生的话对老爷子说:“洋人们这才兴起了多久的文明?区区二三百的而已。中国呢?几千年!这世上一切都在轮回,洋人们的那一套最多再挺个一两百年,过了这一两百年后,才是咱们老祖宗的东西真正发扬光大的时候。“

        廖知秋说过一句真理。

        天若要人亡,必先要其狂。

        看看现在,什么人享受着最好的待遇,用着最丰盛的物质,却干着最少的活儿,然后心里还不知足,并且什么人欠咱们的钱最多。

        是的,欠的多,生活的好,狂了,早晚有一天要灭亡。

        知秋前辈告诉我,人会不会过上好日子,一个文明是否能长久发展,取决于这个文明对待世界的态度。

        如果只是无休止的扼取,掠夺地球上的资源。

        那离灭亡就指日可待了。

        简单补充了一些食物后我和老爷子这就起身,继续朝前走了。

        二十分钟后,我和孔老爷子在这片干饭盆地区,遇到了一个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他是一个和尚。

        漫天的风雪中,他穿了一件很破旧的僧袍子,身上背了一个黄色做的口袋,头上也没戴帽子,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风雪中。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这人的时候,我甚至感觉自已是不是看花眼了。

        转过头,又仔细看,我发现没看花,这确实是一个和尚,五十出头,一脸凝重,身形行动间的步子很缓慢。除外,他身上没有什么所谓的那种武道功夫。

        他有的是一种我说不出的力量,那是类似端前辈,当初施展出的那种,如太阳一般炽热的精神力量。

        心思歹毒,揣着杀人心的人,他身体里是不会有这种力量的。

        我远远的看了一下,知道他是个好人。于是,我跟孔老爷子一起,嗖嗖,几步这就蹿过去了。

        当我俩走到这个和尚面前时。

        他显的一愣,抬头反复看了一眼后说:“两位施主,您们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快快,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快快回去吧。哎呀……你们是不是迷路了?“

        他一脸关切地问。

        我朝和尚一抱拳:“法师,敢问怎么称呼?“

        和尚活动了一下手指,合十对我说:“九华山,释拙谛。”

        拙谛法师!

        是他!

        我第一次听到拙谛的法号时,那会儿还在赤塔,我第一次见到董老爷子出手,他降伏了那个老毛子做出来的变异怪物后,他对几个鬼庐人说,去找九华山的拙谛和尚,而后者能化了他们血脉被别人控制之苦。

        从那时起,这个拙谛和尚就时时出现在我脑海中。

        我一直想像,这位法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不是,也是功夫高手,又或精通什么法术。

        没想到,今天我竟然在这里见到他了。

        拙谛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董老爷子跟拙谛肯定是朋友,而董老爷子目前也在这一带修行。这块区域眼下来了这么多的人,要惹出很大的事儿。是以,老爷子就把拙谛和尚给请来了。

        因缘流转,想不到几年前我初入江湖中听说过的大能人物,竟直接出现在眼前了。

        我仔细打量这个拙谛,可是……

        我除了方才从他身上领会到那股子强大的精神力量外。

        我再没有任何的感受了。

        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他长的普通,属于扔和尚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他的衣着也普通,既不寒酸,也不漂亮。他就像那种八十年代初拍的寺庙里的和尚一般,自然,淡定,祥和,然后住在寺里扫着落叶,守着青灯,执着古卷,便是一生……

        当下我朝拙谛一抱拳说:“我们是习武的人,这次有朋友受困在这里了。还有,法师,我曾经听说过你的名字,是一个姓董的老人家讲过的。”

        拙谛一听这个,他说:“哦,想起来了,你应该是叫关仁吧。是吧,后来修过道。跟谁来着,对,齐道长,齐道长领你修过。“

        我笑说::“是的,前辈带过我一段时间。“

        拙谛:“原来这样啊,那这位呢?”

        孔老爷子这时终于说话了,他抱臂走过来说:“二十多年前,一把火将我和老董收的几百斤烟叶子给烧了的人,就是你吧。”

        拙谛嘿嘿一笑说:“吸烟不好,吸烟不好。那个真不好,我见董施主沉迷此物,所以……”

        孔老爷子二话不说,拿起他的烟袋锅,点着就抽上了。

        拙谛别过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我看着想乐,于是就说:“行啦法师,还有前辈你,行啦,咱们快走吧,这雪越下越大了。”

        孔老爷子哼了一声,收起烟袋锅,这就拉上我们捡的这个僧人一起,直奔前方走去了。

        行中途中,我发现这个拙谛法师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

        此外,他露出的性情什么的,也是完全的普通人。

        他身上,好像都没有宗奎那种极高的造诣。

        但这,仅仅是表象。

        真的只是表象,因为很快,我就见识到了拙谛的本事。

        差不多走了三十分钟。

        然后拙谛讲到,他接了一个董老爷子的电话,老爷子的电话里讲的很清楚,只说了让他过来这里救人,渡人

        拙谛二话没说,他放下电话,就坐火车到东北来了。

        一路打听,他走到这里,这才见到了我们。

        此时,我们正沿着一堆好像什么巨石阵似的大石头来回的绕行。突然,拙谛伸手指了下前方说:“咦,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有一个人。”

        现如今,感知在这里已经不好用了。

        我好像又进入秦岭那个堆满了大铜钟的山洞一样,感知全无。是以,拙谛这么一说,我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二十几米外的一块石头下边好像倚靠着一个人形的东西。

        雪下的很大,已经将这人的身体全都盖住了。

        我远远打量一眼,正要过去呢,孔老爷子抽出他那把枪,嗖的一下,就遁了过去。

        拙谛一看到枪,他摇了摇头,又念了佛号。

        而这时,我也跟着老爷子一块摸过去了。

        到近处。老爷子已经把这人身上的雪给扒落下来。

        转眼,他又伸出手指,放到这人的鼻孔下方试了试,然后他说:“好像还有气儿。“

        我打量这人,通过衣着,还有面容我大概能看出来,这人像不像是外地的,倒像是本地人。

        “前辈,你认识他吗?”

        我蹲下来,指着这人的脸问。

        孔老爷子伸手扳了扳这人的脸,他仔细端详了一番说:“好像是哪个屯的,什么人呐,我想想,这脸看着熟。哦,想起来了,老韩,跳大神的那个!”

        孔老爷子这么一说,我眼前唰的一下又浮现了串店看到的那副画面。

        那个大仙儿说的董婆子收的徒弟,不就是叫老韩吗?

        难道说,他着了什么道了。

        因为,这件事关乎了董婆子的下落,我当即就伸手摸到他胸口,然后帮他活一活心口的血,然后给他弄醒了。

        不想手刚伸手去,这老韩,嗖的一下,他反应的极快,好像闪电一般,伸手就抓紧了我的手,然后他啊……

        叫了一声后,直接把我的手往他嘴里送去。

        找死!

        孔前辈一声吼,伸手要拍这老韩的脑袋。

        不想拙谛又喊了一声,留命!

        瞬间,他冲上来,然后他抢在孔前辈之前,伸手抚上了老韩的脑门。

        紧跟着,他单手竖掌,快速地念叨我听不懂的东西,随之这老韩像是吃了安眠药一样,两眼皮先是一个劲的打架,末了他身子一歪,扑通就倒地上睡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