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章 这个局就叫引君入瓮

第六百章 这个局就叫引君入瓮

        开枪的两个科学家中的一个人,他一共开了四枪,另外一个人科学家这时也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可由于他太害怕了,以致根本无法握住那只枪。然后枪掉到了地上。

        他坐在地面,一面向后退,一面尽其可能地伸手想要拿回那把枪时,我听到了一句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简单至极佛号。却如宗奎一般,将六个字化成一个音诵出。

        诺大个厅室内,瞬间笼罩在一片难以名状的神圣嗡鸣音中。

        空气为之震颤。

        砰砰砰砰……

        一共三副没有了头颅的雕像突破炸裂。

        旋即。

        一切又重归平静。

        四周只听到那几个受幻相所控的人散发出的沉重喘息音。

        我没有感受到什么了。

        除了那一声佛号的震鸣音,让我心中生起神圣,庄严的的力量之外。我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于是我知道,我又有小成了。

        我走了一回,又回到了人字上。

        就像一开始,前辈高人们跟我讲的以武入道的过程那样,我经历了一切后,又回归到了人这个最普通的字眼中。

        我的感知仍旧强大,但我只会去捕捉存在于这个物理世界的,真正不虚的那一份感知,一切玄虚。不可论证的东西,统统不会再出现。

        所以我不会受到幻相的干扰。

        同样,这件事也让我看清了几个东洋人的实力

        大胡子,还有那个神秘东洋妹子。

        这两人,他们没有受到幻相的干扰。

        此外,我们这一阵列中,除了房师太,我,还有拙谛法师外,其余人全都中招了。

        稍许,等到众人平静下来,小楼一脸惊骇地看着我。

        我说:“你看到什么了?“

        小楼:“一条好像大蛇一样的怪物,它头上长着角,但又不是龙,只是一条长了角的蛇,它朝我们扑来。“

        杜道生拖着哭腔说:“我好像受伤了。我手臂,让它头上的角顶了一下,这里好痛,好痛。“

        我快步移过去,走到道生身边,拉起他的胳膊一看。

        果然手臂一片青紫,我又用听劲,听了一下他的骨头。

        道生坚硬的臂骨竟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事实上没有任何的外力撞击到它,这只是被放大的幻觉,然后影响到了神经,神经又促使肌肉剧烈的抽搐,是以道生是自已把自已打成了这个样子。

        道门一些所谓神通,什么一点隔空点死个人,又或是之前陈正用他的功夫,差点让我烧起来,用的全是这个道理。

        是的了。现在如果让我遇到当年的陈正。

        我可以跟他一战!

        可以一战了。

        只是这一年,陈正又提高了多少呢?

        且不管,且一步步走着瞧!

        方才的幻境给了众人莫大的心理压力,拙谛法师的又用一记佛号,将众人从幻境中唤醒过来。

        可仅仅是一记佛号吗?

        道生这时哆嗦着手臂,转身法师,他扑通跪在了地上,一个劲的朝法师磕头,此外其余几人也跟着一起,朝着法师磕头。

        拙谛微闭眼,两手合十立在原地,他一言不发。

        我朝小楼走了过去,把他从地上扶起后,我问小楼:“你干嘛,你刚才还看到了什么?“

        小楼喘息着说:“佛,金身,释放万丈的光芒,他伸出手,一下就把那怪物给拍成了灰。“

        我说:“你听到佛号了吗?“

        小楼茫然……

        我没说什么,然后拙谛走过来,他拍了拍小楼肩膀说:“多读一读心经,那对你有好处。”

        一番的沉寂过后。

        我跟房师太大概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形,末了我又用手掌一一听过这里树立的雕像。

        果然如我推测,每一个雕像都曾经受过无数的香火,然后它们本身具备了一道很强的阴灵之力。

        我们一行人身上的阳气与阴灵的力量相冲撞,就引发了一系列的幻相。

        而这个过程,倘若放在俗世,那就是‘撞客’了。

        此刻,我突然就想起了一句话,应前辈说的,他说的是,人修行,只有时时勤拂拭,才能做到本来无一物,末了才能是,何处惹尘埃……

        稍作休息。

        我们继续前进。

        第五层是个药房,这里面堆满了人参,不过这些人参都已经干枯,伸手轻轻一碰,便是一抹的尘埃了。

        只是空气中积蓄的药气仍旧存在,是以人在这处空间,只要大口呼吸几下,立马就能感受到浓郁的药香,转尔让这药香散布全身,最终生聚阳气。

        第五层既然这么好,那就多待一会儿吧。

        我们休息了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后我们又向下去了第六层。

        第六层摆满了很多的圆石球,它们安放在地面上,然后沿着一个又一个椭圆形的凹槽来移动。

        我大概看了一下。

        没错,这就是太阳系。

        但我注意到,这个大大的椭圆形轨道的最外围竟然还有一颗星体。

        它距离我们很遥远,并且轨道拖拉的极长。

        我估计,可能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它才能运行到我们太阳系的边缘。

        它是个异类,一脚在系内,一脚分布在星系之外。

        但古人却把它给推算出来了。

        第七层同样空无一步,但地面却有七个脚印。

        这七个脚印的方向,排列就是北斗七星。

        我估计之前隐修在这里的前辈,一定经常在这儿走七星步,年月久远,功夫深厚,他硬生生将坚硬的岩石地面磨出了七个大坑。

        八层空间,地面和穹顶各自绘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图。

        图上分了阴阳,八卦,天干地支,方位角度,二十四山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这个方位,是严格按照当下地点的真实地理位置来标明的。

        所以,这是一个观八卦而识天下的那么一个地方。

        离开第八层,到达第九层。

        九层空间,空空荡荡的了无一物。

        只是相对上面几层而言,这底下的湿气稍微重了那么一点点。

        湿气重其实没什么的,洞穴本身就干燥,有一点湿气反而能让人感觉到一缕淡淡的润泽之意。

        我看了眼房师太。

        房师太给了我一个眼色。

        我会意间,趁众人打量这里,我跟着她去了一个角落。

        房师太说:“到头了!但没想到……”

        我说:“有什么话,师太你尽管说。”

        房师太说:“想要找到师门看守的那件东西,必须得借助一个罗盘才行。我之前来的匆忙,以为不用罗盘一样可以凭自已力量打开这里找到东西,可我没想到……你看看这地面,坚硬厚实,人力根本没办法打开。”

        我说:“罗盘在程素玲手中对吧。”

        房师太:“是的。”

        我说:“这样,你跟他们守在这里,不要动,然后稍作休息。我领那几个东洋人出去。”

        房师太:“是那一男一女吗?”

        我说:“对,就是他们。”

        房师太点了下头。

        我这时朝两个东洋人走了过去,到近处我见到大胡子正跟东洋小妹在一起吃东西。

        是饼干,他们吃了一小块后,又喝了一点水。

        我笑了下先用英语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两人一脸的不解。

        于是我用汉语跟他们说话。

        “二位怎么称呼。”

        “松本,称呼我松本就可以。”

        另一个小妹回答:“我叫雪子。”

        东洋小妹,讲的是一口吴侬口音的中国话。

        我笑了下:“不介意,我们一起上去聊聊。我指了一下上面。”

        雪子:“可以。”

        我说:“请……”

        就这样,我负手在前,一步步领着这两人,沿楼梯上到了第八层。

        我们没有拿任何的灯,火把之类的东西,但我们可以看清楚四周的一切。

        到了第八层,我转了个身对这两人说:“两位看来都是中国通啊,这样吧,我长话短说,你们到这里来有什么目地。”

        雪子回答:“观察!我们既不想得到这里的东西,也不想把这里的东西毁去,我们只是想看一看,了解一下。”

        我说:“那为什么非要用美纪子来胁迫我的朋友?”

        雪子:“我们需要利用这样一种方法引你过来,因为我们不想跟那些人再做交易,他们是贪婪,可怕的。”

        我微笑:“聪明。”

        雪子:“或许我们的手段,会让人引发一些反感的情绪,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们并无真正伤害到某人的恶意。我们只是想用第三者的身份,观察,看到这一切。”

        狡猾的东洋人,这些东西是那么轻易去看的吗?

        这些东西,能让他们轻易知晓内部隐藏的秘密的吗?

        我盯着雪子的眼睛,又看了看那个松本,我说:“你们手中有这样的东西,对吗?是侵华战争的时候,你们在东北搞到的,东北类似这样的地点,还有几处对吗?它们大概的分布就在这方圆几百公里的区域。你们找到了,又偷偷运回了国内。你们捞足了资本。可是由于这里……”

        我指了一下脑袋说:“这里的局限,你们无法解开这些东西上系住的秘密。所以,你们需要过来,需要借这个机会,搞清楚,那个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对吗?”

        雪子盯住我……

        “关仁先生,您真是一个可怕且让人敬畏的人。是的,您说的没有错。我们手中,确实已经拿到了一个。但我们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有数以百计的先辈因为那么一件根本让人搞不懂是什么的东西而白白丢失了性命。”

        雪子冷冷:“我是先人的后辈,我需要找出真相,就是这样!“

        我冷冷注视她:“不是你们的,拿走了,你们就得付出那样的代价。几百人,太少了!”

        雪子:“关仁先生,你挑战到我的底线。”

        我说:“你同样也挑战到了我的底线。”

        雪子:“关仁,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死拳?”

        我笑了下:“当然知道了,死拳只是外界人对它的一种描述。那些白人们为此还做过研究。有人还曾经学过,然后发现,它打出的力量,比强壮的拳击手还要强大。”

        “其实,无非是精神,意志,力量,几者的结合罢了,没什么夸张的地方。”

        我不无傲慢地说。

        雪子:“你想不想领教呢?”

        我微笑:“很乐意……”

        死拳是忍术的一种,对这个东西,齐前辈像玩儿一样跟我解说过。他说了,这就是东洋人根据本土的一些东西,然后再将道家修炼思想结合到一起发明的一种拳术。

        但确实,死拳很强大,它的强大之处在于将全部的精气神集中于一点释放。所以,对付一些普通人,一拳,足以打死。

        雪子似乎对自已学的本事很有信心,当我答应她之后,她马上摆出了一个架势。

        而几乎在同时,我听到顶端传来了一阵脚步音。

        雪子的动作立马收住。

        有人来了。

        是谁,当然是木罕,章玉海一行人等。

        人前进的速度很快,唰唰唰的,几乎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到了第四层。然后,我听到了惨叫音。

        跟着,又传来一阵剧烈的打斗动静。

        第四层的很多阴灵仅仅是让拙谛压制了一下,当我们离开,它又会再次浮现。

        所以,就好像一个筛子般,它将这些人给过了一下。

        又过了几分钟。池来边巴。

        我听到在第八层的入口地方,出现了轻微的脚步声。

        转瞬……

        “关仁……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幽幽的,一瞬之际,一个披了貂儿,光着头,一脸妖气的高瘦男子,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木罕!

        那个当初我没能杀死的家伙,那个想要用邪术,占据我这副身体的邪僧,他再次出现在眼中了。

        而伴随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以及一个长了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外加四个身上披了厚厚蜡壳状皮肤的人类。

        木罕手中握了一把刀。

        刀色如血般艳红。

        他轻轻的抚着刀,一步步的朝我走,然后在距离我十米远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

        我又看了一眼那中年人。

        很可怕的一个家伙。真的是很可怕,因为他的实力,好像与一年多以前,我在美利坚51号公路旁遇见的陈正一样可怕。

        他,应该就是章玉海了。

        人都到齐了。

        空气很冷,火药味却又极浓,一场大战,势必会发生。

        而就在此时。

        突然,我脑子里唰的一下,又接到了一股子气息。

        又有人来了。

        他们就在顶端。

        并且,这气息是他们主动发过来的。

        会是谁?

        伴随疑问出现,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龙观在,聂大娘……除外,还有一个人,他很年轻,修的是真正的刺客之道。另外,他是我的朋友,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很高的手段。

        董老爷子,您老布的一手好局。这个局,就叫请君入瓮!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