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零二章 没人敢杀,我来!

第六百零二章 没人敢杀,我来!

        一拳!

        只是这一拳,章玉海,头陀会的二当家就这么死了。

        同样,我相信,假如在一年之前我用现在这身功夫遇见陈正。我同样可以保证用这一拳把陈正送上西天。

        只是,陈正不会停顿不前,他也一直在修,在想尽一切办法突破现有的功夫。

        我盯着章玉海。

        他脸上的五官先是急剧扭曲。最后他一脸释然。

        “你赢了,关仁!出乎我的意料,你真的很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在此之前我觉得用身上术法就能解决掉你。但没想到,你这么强。已经突破了术法的限制,已经齐了一身之神。“

        章玉海直了直腰,好像没有受伤似的,一本正经地跟我说。

        我还是一句话都没有。

        章玉海:“我命数如此,修到这一步,会遇到一个杀劫。原本我以为是困在这里的某个实力强大的阳灵。我会因那一道灵,迷了本心,转又横生劫难。可没想到,这一劫应在了你的身上。“

        “很好。关仁!不过还是老话,高术江湖,步步杀机。想要全身而退,没那么容易。你应了我的劫,就会迎来属于你的劫,一场又一场,永无休止。除非你修的比肩齐天,功德圆满,否则,你就会死在半途。“

        我抱拳:“承让。”

        章玉海:“不客气!”

        言毕,他转身,硬生生走了六步,待到第七步,他还想挪,可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他硬咬了牙。发着狠劲。不想,噗的一声,腰上裂开的口子,喷了一股血出来。末了,他还是没能迈出那一步转尔扑通一头,倒在地上,就此气绝归西。

        杀啊!池豆刚划。

        章玉海领来的四个蜡壳人低吼着朝我冲来。

        我负手而立,冷冷说了一声:“无谓!别做这无谓之战。他死了,得有人把他的尸首给送回去才行。你们四人,正好搭把手。否则,你们若都死了,谁替这人收尸,谁来替他立证?”

        四个蜡壳人不说话了。

        我说:“我关仁,亲手打杀了他。你把这事情告诉他的哥哥,若报仇,找我关仁。你头陀会亦是一样。若想报这命师身死之仇,尽可以找我关仁。(  就爱看书网)”

        “就是这样,你们好好想一想,然后抬了他的尸首离开这里吧。”

        四个蜡壳人没说什么。

        只弯腰抬起了章玉海的身体,就这样,一步步的往外走了。

        待这四人走了以后,我望着其余人。

        木罕拿了把破刀,哆哆嗦嗦地一个劲地往角落里缩。

        我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女人,我说:“你叫程素玲吧。”

        那女人铁青个脸说:“是我。”

        我说:“你叛了师门,害房师太差点身死,你为的是什么?”

        女人挺个身体:“我为情!”

        唰!

        我遁过去,叭!

        一记大嘴巴就给程素玲打翻在地。

        程素玲一挺身,想要站起来,可这一巴掌的劲直接打到她脑子里去了,她瞬间失去方向感,然后倚着墙壁,扶手立在那里说:“你敢动我?我松哥在外面埋了炸药,只要我有事,他马上把你们炸的粉身碎骨。”

        “你的松哥在这里呢!程素玲,情字是一个好字,但看用在什么人身上,你用在你松哥的身上,我只能说,你倒了八辈子霉了。”

        话音很冷,淡淡的,由上而下,最后一字说出的时候,一个我熟悉的身影,押着一个浑身骨头都快让人给打断的中年男子,悠悠就走了下来。

        他就是顾惜情,而跟在顾惜情身后的则是龙观在,聂大娘。

        我没有看到苏虎。

        但我看到龙观在的一瞬间时,龙观在突然喊了一声:“兄弟!”

        我心头一热:“龙前辈!”

        龙观在:“多说无益,。一会儿我们再述,我盯这个汪迎松不是一两天了。他在老家那里,施妖术,用妖法来坑人。我就想办了此人,没想到,最后一路追到东北,竟在这里遇见你了。“

        我说:“哈哈,,前辈,这就是一个因缘。“

        龙观在也是哈哈一笑。

        末了他说:“此子一身妖术确实有几分本事,方才在外面,苏虎跟这人恶斗,身上受了很重的伤。“

        我恍然之余,又看聂大娘,大娘脸上抹了一层忧色说:“只是不知他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龙观在说:“有高人扶助,他绝对无碍。“

        此时顾惜情押着汪迎松一步步走过来,他看了我一眼说:“兄弟!“

        我对他说:“兄弟!“

        顾惜情一笑:“你很厉害了。“

        我同样笑了笑说:“你也很厉害……“

        龙观在:“先别叙旧,那妖僧,你又是怎么回事?“

        木罕提拎个破刀,他脸上阴晴不定,转尔他说……我,我,我,我没什么事,我,我走了,啊!

        唰!

        我冲了过去。

        木罕啊……

        他提刀就奔我来斩,我一旋身,让开他的刀,然后,砰的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肩膀上。木罕的肩骨,喀嚓一声就碎裂了数块。

        我再一提拳,砰。

        又打在了他的另一个肩膀上,木罕啊……

        他一声惨叫的功夫,砰!我一脚踢中了他的左腿膝盖,跟着砰的一声,又是一脚踢中的是他的右腿膝盖。

        木罕啊啊……

        我拧了个身,砰的最后一拳印在了他的腰上。

        喀嚓,数段腰椎,尽数碎去。

        众人都让我的手段给惊呆了,一个个站在原地不说话。

        我冷冷注视木罕说:“平生,我痛恨之人,不是武者。武者习得一身的本事,付的是汗水,鲜血。还有辛苦二字。我最恨之人,就是你这样,凭一身邪毒恶术来行使所谓的什么真法的邪人。”

        这时,程素玲在一边说:“关仁,你不能杀他,他身上系了一道毒誓,你要是杀了他,会有一些恶事找上你,还有……他,他的师门,一个在尼泊x隐修的教派,一样也会找上你。那个很麻烦。师父当年就是担心这个,所以,一直在想办法化了他身上的毒誓。”

        我听了这话后,走上前,砰嗡,喀嚓!

        一掌下去,木罕的头骨粉碎,脑汁迸裂,横生的雷炁,将其一身魂魄尽数打的粉碎。

        “找我吧!有什么麻烦,都来找我。我活一天,就接一天。我活不成了,做鬼也接,鬼做不成,我重头来修,一点点的,我接着了!”

        说完,我松了手,木罕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好!”

        龙观在吼了一声说:“兄弟,我龙某人没看错你!现在起,你就是我龙某的兄弟!”

        我朝龙观在一抱拳:“蒙大哥的厚爱了,只是,认了我这个老弟,怕是要多受一些罪了。”

        龙观在:“哈哈哈!人生自古谁无死?怎么活,到最后,都是一个死。我不贪生,不想成仙,不想成佛,我就想,痛痛快快地活上一辈子,不欠人,也不让人欠已!”

        这几句话一扔,再加上龙观在讲的几句肝胆之言。

        瞬间,将程素玲,还有那两个东洋人给震的一愣一愣,他们完全吓傻的样子,呆呆地立在那里不动弹了。

        我看了眼聂大娘后,我说:“这女人,先交给你了,一会儿咱们下去,再把她交给房师父。”

        聂大娘点下头。

        转了身,顾惜情看着汪迎松,我则跟龙观在一起,慢慢朝那两个东洋人去了。

        两人都是一脸的害怕。

        我对这两人说:“讲吧!那东西是什么?长什么样子,它上面有什么力量,它怎么把你们的先辈害死的,你们怎么拿到的,这里边的事情,一五一十,都给我讲的清清楚楚!”

        叭!

        我话没讲完,抬手一巴掌便将雪子手里的一把短剑给打飞了。然后又一捏她的嘴,雪子啊啊怪叫的同时,我伸手进去,将她的一颗牙给硬生生地捏了下来。

        拿到这颗牙,我用力一捏,一缕包裹在里面的粉末,就呈现在我的手指上了。

        这就是小鬼子的手段。

        不成功,便成仁!

        打不过,就是一个字,死!

        可她落我手里,我让她死不成!

        雪子挣扎之余,她啊的叫了一声手,一记冲拳就奔我打过来了。

        我一把握紧了她的小拳头,稍一发力,喀嚓!

        她的指骨碎了。

        雪子脸上抹了一层死意。

        我伸出手,放到她的头顶,然后一缕劲探进去后,我绕开那些年岁相差极大的限制级画面,然后又绕开她学习的画面,最终我找到了那个东西。

        拳头大小。

        包裹在厚厚的一个金属壳内,没有办法打开,对水,温度,非常的敏感,人要是直接用手去触碰,很快就变成一堆的飞灰。水落到上面,会直接汽化掉,然后,汽化的过程,会产生很大的能量。

        这能量,不被人控制,既有物理上的伤害,又有精神上的刺激,容易让人产生幻觉。

        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些。

        我松开手掌后,我看了眼龙观在那边,龙观在没能拦住松本,后者咬碎了装在牙齿中的一个装置,然后就这么自杀死亡了。

        我探听完雪子脑子里的东西,她完全傻掉了的样子,呆呆地看着我,她不知道是该死,又或是该去做别的什么事。

        这女人,命不该死。

        或是,下边的大师能救她。

        但眼下,她还不能动弹,于是我弯腰,给雪子身上的筋抹了一个遍。

        来的几个人,转眼死的死,走的走。

        程素玲已经完呆住了。

        聂大娘手里拿着木罕扔的那把刀,她皱着眉头说:“这刀,好脏啊。”

        我不清楚,大娘为啥会这么说。

        我只负责在前带路,然后拉着这个程素玲,汪迎松,一步步走到了第九层空间。

        到了后。

        我和顾惜情一起把两人押到了房师太面前。完事儿一扔说:“房前辈,这对男女,我和顾惜情给你押过来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