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零六章 黑暗侵袭,洞穴余生

第六百零六章 黑暗侵袭,洞穴余生

        我的四周一片黑暗,耳中听到的全是哗哗的流水音,抬头向上望,发现感知竟然也不怎么好用了,我只能探到头顶巴掌高的一处空间。再向上探,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真是惨呐,几乎是又死一次了。

        我咬牙,想让自已坐起来,可一动弹却发现肋骨弯了。

        由于骨头在海底那次得到过重生似的变化。所以受到这次强烈的打击后,它们没有断掉,但是,它们弯了。

        支撑这些骨头保持保健韧性的根本性力量是我体内的元气,可是我现在元气大损,骨头弯了后,失去了一定的韧性,所以一时半会儿它们回不了弯儿了。

        恢复不了。强行去掰直的后果很可怕。

        我可不想听到一阵喀嚓声后,我身上的骨头一根根的断掉。

        所以,我得保持住现在这个奇怪的姿势不动才行。

        这姿势有些滑稽,上半身拧着,一条腿反向后弯曲,一只手半举着落不下来,另一个手,只能在用手腕处的关节在附近地面做小幅度的活动。

        真是可怜呐。

        我现在的这模样儿,浑身是伤,一处又一处的,骨头还弯不回来了。就得保持这么个滑稽的姿势躺在这里不动弹。

        我想说话。可声音堵在喉咙的位置,硬是出不去。

        我估计大概是气管坏了吧。

        真是不走运,身体一下子全都撞坏了。

        还有我手里握着的这个玩意儿,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我试着挪了挪手臂,可由于肩膀地方回不过来弯儿,所以没办法把这东西挪到近处打量。

        算了,躺着吧,躺着等死吧。

        平生我是第一次把自已的命交给了老天。

        人不服真不行啊,在老天爷面前,人显的太渺小了。单就这副身子骨而言,老天爷要把它收回去,当真是分分秒秒的事儿。

        就这样吧。是生是死,全凭老天定夺。

        我闭上了眼,就这么躺在地上,再次昏睡过去。

        迷迷糊糊的又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肚子有点饿了。记得怀里,好像揣了一根人参,可我胳膊拿不过来弯儿呀。试试吧,再试试……我试着去活动半举的那条手臂,慢慢的,一点点的活动着它,先让手指头有感觉,然后以意催气。去带动气血。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后,喀……

        伴随手臂骨头的一记嘣响,一股子钻心的疼立马涌到脑子里。

        我强忍着没叫出来,后又稍微活动一番。终于,骨头复位,手臂可以动了。

        我把手伸进怀里,仔细地找了找,末了终于找到了一根让水泡的发软的,大拇指粗细的人参。

        对付吃一口吧,我把人参扔到嘴里,不嚼则罢,一嚼满嘴都是血。我又伸手摸了下脸蛋子。(  千千)妥妥儿的,肿的都没人形了。

        想活就得吃下去,我冷着心,把人参嚼碎,连同血沫子一同给吞到了肚子里。

        一根人参,吃的却是无比艰难。

        几乎耗费了我全部的力气,吃完了后,我倒在地上,两眼一抹黑,又睡去了。

        又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我爬着凑到了暗河边儿,张嘴喝了两口河水,然后这才缩回去,躺在地上,继续回神儿。

        这个时候,应该是没人来救我了。

        因为我知道山岩内部有很多的放射性物质,并且这里的地球磁场也非常的不稳定。感知什么的没办法探到我。除外地下暗河水系庞大,支流密集,即便进入那个水潭,然后钻到里面,一样也无法在密集如网的地下暗河中找到我。

        想活下,只能靠自已。

        同样,这里也没有什么神,没有什么仙。

        董老爷子本事强悍,可他也不敢在这地方冒险

        毕竟,这个地方的环境非常复杂,感知都能给抹杀掉,出什么阴身,阳身,甭扯了。

        我摇头一笑,断了有人来救我的念头,然后咬咬牙,决定自已动手,让自已活下去。

        思忖至此,我想到了儿时学书法时,我的书法老师教给我的一句

        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人,在绝境的时候,不要期望任何人给自已帮助,而是要反思自身的不足,立足自身,学习,总结,反省的同时,寻求自身的一种突破!

        把问题,毛病,都要归在自已身上,最终,才能真正突破出来。

        我冷下心,想了想。

        这就是一场老天爷出的难题!

        关于是生,还是死的考题。

        我答过这张卷,就是一个生。答不出来,就是一个死。

        就这么简单。

        所以,我首要的问题是先生存下来。

        怎么生存?

        先把身上的骨头都恢复原位再说。

        针对身体目前情况,我稍作分析后,开始了自我修复的计划。

        我不再昏睡,而是躺在地上,把心中的一缕念头回向天地。

        同时,我在地上默默地在脑子里去打五行拳。

        就是身体不能动,但是我的意识,在冲击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事儿,说起来轻松,做起来非常的难。由于身体重度虚弱,我行念几乎不到五分钟,就抵不住睡意,要马上睡着。

        为此我就用手里攥的那个东西砸自已。

        砸脑门上的伤口,那种带来的瞬间的刺痛,很快让我的精神为之振奋。

        孤独,黑暗,寒冷,寂寞!

        要把这等等的一切情绪干扰给干掉,我现在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把我的意识给启动了!

        动起来!

        行遍全身!

        我不知道砸了自已多少次,反正脑门上都是包,伤口已经撕裂,流了很多的血,但因为身体的复原能力比之普通人多少强一些,所以血流出来后,不大一会儿又止住了。然后,我再砸,再流。

        疼痛刺激着我的神经,终于,我找到那一丝感觉了。

        但在行这个拳意的时候,我又不能带着情绪,不能带着强烈的求生**,要合乎自然,散开自已。

        很矛盾的心理,我需要慢慢的去平衡

        很长一段时间,饿了我喝口水,渴了我也喝口水。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两条腿,终于回过弯儿来了。

        很疼,很疼的感受。

        然后,又是肋骨,肩膀。

        当我把一身的骨头给恢复到位,我能像个正常人似的活动时,我感觉元气正在慢慢的恢复,积蓄。

        这个过程听上去很轻松,可它究竟有多难,多么的不容易,只有我自已知道。

        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无数次的心魔生出,无数次想要退缩,可每一次我都告诉自已坚持,坚持,哪怕在这种痛苦中死去,也要比安静的死要来的好。

        就这样,坚持,坚持,坚持到了最后,身体终于给了我回报。

        我又站起来了。

        这段经历是难忘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帮助我。

        而在此之前,很多次,都是前辈们伸手帮助。

        帮大的,成不了气候!

        这是一句真理!

        同样这段时间,也没有任何的怪力,奇力出现,除了骨头没断之外,我身上的全部力量都好像消失了一般。

        不是消失,是压制,是被什么东西,深深的压制了。

        然后我释放不出来。

        我没有管那么多,站起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蹲着跑在地上来回地走动。

        痛苦!

        我只能说,这个做法痛苦的想让人死去。

        不仅仅是身体上,更加是心灵上的,那种消极的情绪,逆反的心理,像魔一样,时时的闪现出来。

        除外,还有幻觉,横生不穷的幻觉引诱着我。

        我眼中出现了叶凝,出现了很多人。

        这些人笑着,拿着美食。除外,还有美女,温软,舒适的床,热呼呼的温泉,刚刚出锅,热气腾腾的食物。

        它们就在眼前,我明知幻觉,可它们太真实了,真实的几乎不容人反抗。

        我只好再一次的打自已。

        我咬舌头,用之前那块抓在手心中的石头砸自已的头。

        以头撞墙,乃至静心。

        可以说我经历的是之前任何一次没有经历过的东西,也就是我的身体越好,这个幻相就越真实。

        但我仍旧在与其斗着。

        我只相信一点,舒服的,全都不是好的!

        在小小的空间内,我蹲着跑了不知多久

        然后,不管是渴,还是饿,我就是喝水。

        实在累的不行,就跪在地上睡。

        当然,这个时候,我可以用这种方式顺利的入睡了。(ij:特别强调,跪着睡,对普通人来说,只能小小的跪着趴一会儿,不能睡着,睡着对身体有很大损害。)

        体力在恢复中。

        很长时间以来,我没有吃什么东西。但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饿。另外,我身体瘦的吓人,胳膊腿儿,细的仿佛竹竿一般。

        我估计现在的我在众人眼中就是一个重度厌食症的患者。

        但还好,我没有缺水。

        只要有水喝,就能活下去。这是现在我对目前身体情况的一个认知。

        幻觉还是很强烈。

        但亲人什么的,都已经不再出现了。

        因为可能是觉得无法迷惑我吧,于是又来了漫天的神佛,仙人,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佛祖,观士音,耶和华,玛利亚……

        看到这些我就呵呵了。

        哥一唯物主义教育出身的人,你给我来这些?

        见过了几天的太上老君,又来了一些我认知中知道的各路怪力乱神。

        一通的乱入。

        但我统统没有感觉。

        最后,又归于了寂静。

        但寂静本身也是一种幻觉,真正的静应该是那种,一念生,又不生。也就是说念头将生不生的那种状态才对。

        所以,我无视!池边岁圾。

        仍旧该行拳,就行拳,该喝水就喝水。

        又过了很长时间,我用石头来计时辰来着,然后算着在这小小的空间内,好像已经呆了整整一个半月了。

        于是,又过了七天后。

        打坐时那种一念不生的感觉没了。

        取代的是念头将生不生的那一丝微妙的感受。非常的微妙,很舒服的感觉。

        我坐在那里,入定。

        不知过去了多久。

        然后我看到了光。

        道家修行中,有一个观光的法门。

        但观光法门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把看到的光,当成真正看到的光,那样的话,会让人心生妖魔异相。

        所以,我仍旧是不理会

        可这一次,来的是真的!

        因为,当我看到这一股光时,天魂终于修齐了。

        而当天魂修齐时,我发现自已掌握了一个很传奇的科学家身上的能力,这份能力就是我可以在自已的脑子里绘图,我可以把一个机器拆分到极细微的地步,然后在脑子里把它给实现出来。最终,我再驱动这个机器,然后它如果正常,就会运作,不正常,它就会出现问题。

        好吧,至于,地魂和生魂的变化。

        我不想说太过于玄虚的东西,但它们确实成为了一个点。

        一个最初的那个点。

        这个点,最终会产生诞生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说幻象,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幻象了。什么幻象都没有了,此外我的双眼好像有了在黑暗中看东西的能力,我把四周看的清清楚楚。

        洞壁的岩石是火山沉积岩,中间夹杂了许多很奇怪的晶石状物质,可那不是水晶,因为微小晶体排列与水晶存在很大的差别。

        另外,我手里攥的这一块,是表面仿佛毛玻璃,哑光,色泽淡黄的那么一个类晶体。

        里面很通透,没有气泡和其它的什么东西,外表不规则的断口处呈现的是贝壳状的纹理。

        它看着像是一块黄水晶,可是它不是。

        它是什么,我不管了。但我觉得该把它好好的收起来,因为这两个月来,我没少拿它来砸脑袋。

        我出发的时候是十月底,现在,我在这个洞底过了两个月,外面应该是冰天雪地了。

        除外,我现在瘦的可怜。

        但好还,肌肉并没有萎缩。

        这得益于我的不间断锻炼。

        总之,不管怎么说,我活过来了,我向老天交了一张完满的答卷。

        虽然解答的过程,其身心上承受的痛苦和煎熬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的修行,但我答出来了。

        我想,这就是老天给我的礼物。

        这就是老天在帮我。

        没错,人总是看到财富,好的机遇,所谓贵人,等等这一切的时候会感觉说那是老天帮他。

        实际不是这样的。

        老天帮一个人,会给这个人痛苦,折磨,难受,还有挫折。

        只有老天想要毁了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让他不断地去沉浸于那种用物质和金钱堆积起的快感中。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我打算离开这一小块卧牛之地。

        然后,我潜到暗河里,去探一探前面有什么东西!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