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真正败类的嘴脸

第六百一十八章 真正败类的嘴脸

        柳先生看到我他神情非常的意外,但只是短短的一搭眼,随后他就不说话了,而押送柳先生的这三个人却显的神采飞扬,他们底气十足地抱着臂。[]txt电子书下载/然后安排了其中一人看住柳先生,剩余的两人,大步流星地朝苏道长走过来说:“免贵,鱼烈,这位是我二弟鱼英,那人为小弟鱼雄。鱼家。东洋京都一脉鱼择江后人,在此见过苏道长了。”

        我一听这话,先把心里的杀念给收了,复又去看苏道长。

        苏道长微微点头说:“嗯,久闻刺客一脉在国内已几近失传。许久前,就听说东洋还有这一脉的后人。由此可见,我华夏古术真的没有完全消失啊。”

        鱼烈抱拳说:“苏道长多虑了,鱼家在东洋并非我父亲鱼择江一脉,除去京都,北海x还有我叔叔的一脉一直在发展。”

        苏道长:“嗯,不错,不错。这次,你们鱼家兄弟上船为的是什么事?”

        鱼烈一指柳先生说:“还不是为这东洋人,这个东洋武士,依着身手强健,竟敢蔑视我华夏古术。哼!当年,这家伙的师父,跟我验证一下武道上的修为。没想到,那人行招到半路,他竟然施放暗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来害我。”

        “哼,我修的刺客一术。岂能中了他的暗器?于是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把那东洋鬼子给办了。但我万没想到,那人还有这么一个徒弟。”

        “哼,我本不想与其纠缠,可没想到,他一路追到了青x。哼!我大中华之地,岂能容这区区东洋武士胡来。再加上,我不想惊到国内同胞。于是,就约了他到船上比拼一番。”

        “哼!到了船  上,我以为他本事很强。哪里想到,他还是那副三脚猫的手段。哼!他都不如他那师父,是以我三两下收了他后。哼,这东洋人竟然要自杀。”

        “唉,我华夏武者,仁字当先。我岂能让他白白死掉。所以,我就出手拦下他。哼,想不到他死意以绝,竟要跳海自尽,无奈,我们兄弟就擅自把那船上的一条小船放下,到海中救了他。”

        “哼,这人让我们救了,一个谢字不说,他还要想办法暗算我们兄弟,哼!出乎无奈,我们只好把他的两手绑在了一起。唉,这东洋人,真的是脑子太死,太死了。”

        鱼烈是个高手

        他是高手原因就是,他这人撒谎,说假话,跟说真话一样,脸不红,心不跳,一切都是那自然,那么随意。我相信这是刺客中的一种术法,他肯定接受过这方面的专门培训,要不然一般人很难有这功夫。

        是以,单就这份本事而言,如果不把手搭他脑门子上好好的听一听,我相信包括我,还有苏道长在内,都无法获知他这番话的真实性。

        万幸,我知道这三人曾经用卑鄙没下限的手段伤了顾小哥。

        万幸我同样知道在侵华战争期间这伙人在咱们国内干的都是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因为倘若我们回顾整个八年抗战的历程我们就不难发现。

        真正让人恨之入骨的,可能不是凶残的东洋人,而是汉奸!

        没有汉奸,东洋人不会那么快占领全国。没有汉奸,东洋人可能不会制造一场又一场的大屠杀。同样没有汉奸,我们也不会死去那么多英勇的先烈。

        最最可怕,最最可恨的,就是这些个汉奸,败类!

        鱼家三兄弟和柳先生之间肯定有什么恩怨,此外我敢说,搞不好鱼家三兄弟也是神秘海鬼留的一个后手。

        最后,这件事只能说柳先生倒霉了。

        同样,这也说明多掌握一门外语的重要性。没办法,柳先生的汉语水平,仅局限于几十个字内,并且就这几十个字,他尚且都搞不懂每个字的真正含义。txt小说下载/至于英语,他也局限于那十几个单词而已。

        他唯一说的好的,流利的就是东洋话。(  就爱看书网)

        而包括我,叶凝,聂大娘和苏道长在内,我们谁都不会说东洋话。

        可怜的柳先生啊,我猜他身上现在肯定背了层层的误会。

        但想消除柳先生身上的误会,就必需解决鱼家兄弟,鱼家兄弟手段没下限,再加上我不清楚现在苏道长的心向着哪边,所以还得迂回一番,找到机会才能下手。

        于是我对鱼烈一抱拳:“好,好兄弟,我这人最痛恨的就是东洋人了,我看到东洋人,恨不能一拳打杀了他。哼!”

        我亦哼了一声,然后我走到柳先生面前,盯着他恶狠狠地说:“你个东洋人,我先杀了你再说。”

        说完我翻掌一记劈拳就下去了。

        柳先生懵了,完全一副傻掉的样子,呆呆地看着我。

        而这时,鱼烈突然喊了一嗓子。

        没错,我等的就是这一嗓子。因为按照这三人的性子,柳先生对他们要是没用的话,他们早就将对方给杀了。然后拿着一副尸体来跟我们白话这个,那个。

        但他们没有下手,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柳先生还有重用。

        但我没停手,我把手放在了柳先生的脑门上。

        手掌借机刷了一下他的脑子

        我看到了,虽然时间很短,大概只有那么三秒的功夫,但我知道柳先生为啥找这三个人了。

        柳先生的师父确实是死在鱼烈手中,不过并非正大光明的比武,那位老人家是被人暗杀的。

        暗杀的原因则是老人家不想掺合某些别有用心人组织的行动,老人家不想让自已的一身功夫,成为某些黑心人手中的工具,老人家更加不想让这一身的功夫挑起两个国家武道间的矛盾。

        老人家不想让自已牵涉正字,更加不想牵扯商业,经济。

        老人只有一个追求,就是武道的极致。

        可这个世界,是不想就行的吗?是不答应就可以的吗?

        当然不是了。于是,某些人就请了鱼家三兄弟,让他们出手,利用一个阴险毒辣的计谋把老人家害死了。

        而柳先生的目地也非常简单。

        就是四个字。为师报仇。

        他动不了真正主谋,可他还可以朝那些刺客问罪。

        所以,他盯上了鱼家兄弟。

        只可惜,柳先生这人太直性了。他的心眼子,远没有这三兄弟多,然后他以为是公平的比武。没想到,三兄弟却用喷雾麻醉品,把柳先生给迷倒了。之后,鱼英还刺了柳先生肩膀一剑。

        完全没有下限的手段。

        真的,一点下限都没有,我利用三秒看过这一切的时候。鱼烈说话了:“这位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们每个人都恨不得踏平那个岛!”

        他伸手一指某个方向后,又拍了胸口说:“但我们要克制,这个家伙,不可能让他死的那么便宜,我们要慢慢的折磨他,让他还偿还当年祖先在我们那里犯下的罪行。”

        鱼烈振振有词。一身的正气!

        此外这人长的还不错呢,浓眉大眼的,完全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儿。

        相由心生,是对普通人而言。

        一般的普通人,可能因先天五行格局等等的不同,再加上后天生活环境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心性,进一步就有了不同的相貌。

        但对这一个高术江湖上的大小练家子而言。

        看相,就着了相了。

        我这时,希望苏道长稍微的疑一下,哪怕疑一下也行,然后我找个机会,把真相给合盘托出来。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

        苏道长接下来的话,让我心里打了个激灵。

        “鱼择江的后人,果然是了不起呢。”

        “八x年时候,在印度x西亚,几个当地的巫师控了一批华人,然后要勒索一笔钱。我们几人过去处理那事,正好遇到了你父亲。”

        “他帮了不少的力,有几次,说起来,他还算是救过我呢。”

        鱼烈微微一笑:“遇见同道,出手相救,这是本份,大家都是中国人,在外理应团结一致对外。”

        苏道长感慨:“也是巧啊,这一晃许多年过去,竟又在这个小岛上见到了鱼家的后人。嗯,不错,不错。这东洋人,啧啧。”

        苏道长看了一眼柳先生,目色中一派的嫌弃。

        妖邪当道,是非难分呐。

        若非顾小哥出事,若非我听说了鱼家的过去。

        恐怕今天我也得让这三人给蒙了眼。

        眼下,苏道长让这三个家伙给唬住了,那么我呢,我得怎么办?

        岛上还有大敌。

        海鬼不除,时间久了,这因缘肯定也会印在我的身上。

        是以,柳先生,就先委屈你了。

        我且走一步看一步,寻到一个机会,再来救你吧。

        我看了眼柳先生。

        后者,一脸的死色,闭了眼睛,咬紧牙关一句话都不说。

        我这时松了手,缓步走到了叶凝身畔。

        叶凝看见我,她给了我一眼色,我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

        这时鱼烈向苏道长说话了:“对了,苏前辈,你们一行几人,怎么跑到这么一个荒凉的岛屿上来了。”

        苏道长没隐瞒  ,她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一讲过。

        鱼烈拍胸说:“苏前辈的事,就是我们鱼家兄弟的事,道长尽管放一千万个心,这个海鬼,甭管他藏在何处,我一定助苏道长一臂之力将其拿下。”

        苏道长:“好。”

        鱼烈得意非凡。末了又一挥手说:“快,老二,你去弄些干柴,我们生一堆火,把衣服烤干,然后一起去找那海鬼。”

        我自告奋勇说:“鱼大哥,我跟他一起去。”

        “好,好,有劳小兄弟,有劳小兄弟了。”

        我起身这就跟鱼英一起往沙滩后面的林子里走。

        身后,几个人则开始找一个避风的地方来生火。就这么,走出三十几步,待远离众人后,我对鱼英说:“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后者笑了下:“没听说吗?鱼英。”

        我一怔:“噢,英哥。”

        “嗯,你是刚入苏道长那个门的吧。”

        我点了点头。

        鱼英:“好好的干,往后你们的前途可是一派光明。”

        我说:“今天见到三位大哥,有仰大哥们的处事手段。小弟万分的荣幸,对了大哥,这岛,咦,上面怎么好像还有楼房?”

        鱼英扫了一眼说:“废弃的基地,二战时候,东洋人,还有老毛子,他们在这一片海域的岛上建了很多的基地。现在他们都说这些地方是他们的。其实小兄弟你知道吗?这些岛,都是我们中国的。”庄共央划。

        鱼英目光深远,眺望密林深处,振振有词地说着。

        我惊讶。

        鱼英复又说:“而振兴收复的重任,就落在我们这些人身上了。”

        我听罢:“那鱼大哥目前在哪里安身?”

        鱼英一敛目:“我们在东洋,但每一天过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日子啊。你知道,一个中国人,身处那样的环境,我们,唉!不提也罢。不提也罢。但是没办法,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

        我好奇:“什么任务?”

        鱼英看了眼四周,他小声说:“我们是得天授之人,在跟东洋的神秘组织做着生死的斗争。小兄弟,别问那么多,修行不到,全都是谜。等你修到那个地步,你就能明白一切了。快,快捡柴吧。”

        我看了眼鱼英,弯腰下去捡了两根枯树枝,又抬头问他:“鱼大哥,你知道国内有一个人叫关仁吗?”鱼英点了下头:“那也是一个小英雄,年少的英雄,我知道他也一直在跟东洋的恶势力做着斗争,很好的一个人,并且他很强大。”

        我笑了笑,又伸手一指前方说:“咦,那里好像有很多的枯树枝。”

        鱼英当下跟我一起过去拨开草丛,走到了树枝的近前。

        到了近处,我唰!

        瞬间,我整个人先是一化,跟着抬手,叭!一记劈拳就给鱼英定在地上了。

        鱼英一怔。

        他身子骨一抖,竟要使什么身法来抖开我打中他身体里的劲。

        我跟着又是一拳叭!

        拍中后,我探出拇指,先在他胸口膻中一拧,后又捂了他的嘴,随之将另一只手放到了他的头顶。

        劲一探入。

        唰!

        眼前呈现了许多的画面。我一一扫过,最后,我得知了真相。

        一个很简单的真相。

        三人上这条船,那是因为他们三人接了一个单。

        这个单,是他们的老爹鱼择江发出来的,单子的内容很简单。

        找个机会,杀了苏道长和计大春!

        层层的暗斗。

        我稍加分析,断出这个单极有可能是陈正送出来的。而陈正借这个机会,他又可以除去霸王正道的两个骨干力量了。

        可惜,陈正应该是没算到我。

        所以,他这一单,败了!

        接下来,我又仔细搜了搜对方的脑子,转尔找到一些与这一单关的东西,外加柳先生掌握的一个秘密内容后。我掌心吐劲,哼!

        鱼英,就此魂飞魄散!

        海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再加上鱼家兄弟,我们一行人搞不好要吃大亏。

        杀了鱼英,三兄弟的合击功夫就使不出来,等下即便他们动手,我也有十成的胜算。至于苏道长,我在她心中的重要性,应该比这三兄弟要强。

        所以,既杀之,则示之!

        心念一定,我抓起鱼英的头发,一步步就朝外走去了。

        刚走出林子,就听苏道长在喊:“人呐?”

        鱼烈也在喊:“人呢?怎么出去这么久没回来?”

        我借月色,一步步徐徐移了过去。

        鱼烈见我,他一怔:“我二弟呢?”

        我咬牙,冷冷说:“杀了!”

        就是这么简单,杀了就是杀了。

        之前不杀,是因为我担心他们三人合击的阵,另外我不知道他们具体的路子,打算,计划等等这一系列的东西。因此那会我要是出手的话,就真的是莽撞了。

        现在不同。

        借机会,我从鱼英脑子里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一切。所以,没什么废话,直接出手就是。

        鱼烈呆了。

        鱼雄也是一副傻掉了的样子。

        苏道长先是一怔,复又用无法相信的语气对我说:“关仁,你,你怎么?这,没听说你们争吵啊,你们这是,这是怎么了?”

        鱼烈眼珠一转:“好,你,原来你是关仁。我听说你是一个小英雄,你是个人物。可,可你怎么,你怎么,杀我的二弟,你,你这人好狠呐,你,你这人简直不是人。你,对,你不是人。”

        他伸手指了我,一身的’正气’。

        我大踏步过去,拎起了鱼英的身体,重重的一扔,扑通,这堆肉就掉到了沙滩上的一块礁石上。

        “啊!“

        鱼烈一捂胸口,五官一阵的扭曲。

        “你,你太狠了。你,这是为什么呀。”

        我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杀了,就是杀了,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