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我终于掌握了一份名单

第六百二十四章 我终于掌握了一份名单

        我知道唤灵是什么手段,大概意思就是利用道门功夫唤出潜藏在这里的远古魂灵。

        这些魂灵有动物灵,亦有人的灵。当然了,这些所谓的灵都已经没有了自主的意识。当初齐前辈跟我讲到这一点时,他特意强调了。这些灵,只是一团信息体,它上面包含了很多的信息。

        而唤灵手段就是通过阅读这些信息,从而知道这一区域在过去时间段发生了什么,更进一步,再从这些信息载体上获取有有价值的内容。

        是以唤灵如果用一种适合当下说法来表达的话,那么它就是修行中人的’度娘’。简单讲,苏道长现在要用她的手段,来跟度娘找一下离开这里的路。

        这个过程需要静,因为那些灵体没有自主的意识,且害怕阳气,倘若阳气大一点,又或是谁说了一句话,或是吐了口唾沫,都有可能把这一抹微弱的灵识给弄没了。

        所以当听到苏道长要唤灵后,我和计大春便远远地闪去了一边。

        唉!

        我看着不远处野村的尸体。不由感慨叹了口气。

        计大春见我叹气,他问我:“怎么,小兄弟难道还有什么不解之事吗?”

        我摇了摇头。

        计大春坐在一块礁石上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你是为你师父对吧。”

        我一怔。

        计大春:“你的事。龙观在曾经跟我提过一次。他离开美利坚前,特意去纽约看过我一次。就是那次,他跟我谈了你。”扔吉坑巴。

        “怎么说呢,这里面有些事情,可能存在或多或少的误会。你师父的腿确实是让人斩断的。但我能跟你说的是,断他腿的不是一个人。”

        我拧眉用不解的神情看计大春。

        计大春掏出一个小扁瓶子,小喝了一口酒后说:“高术江湖有个规矩就是不要掺合一些师门中的恩怨。这事儿,本不想掺合,但我怕后面你让人利用了。我就提醒你一句话。野村知道谁断了你师父的腿,我同样也知道。”

        我这时对计大春一字一句地说:“是谁,请前辈告知。”

        计大春:“气功热那会儿,国内妖孽行空,各路的魔术师,都把江湖杂耍拿出来冒充气功来骗财骗物。骗人,更有一些民间土法子,利用一些邪术来坑骗钱财。当时国内上头的人知道这种风气很不好。于是,就成立了一个小组来查,看一些人是真的有特异功能,还是假的。”

        我恍然之余说:“听说过这个小组。”

        计大春又说:“有个叫宗奎的高手,当年也是那小组里的。后来好像是因为什么事独自一人走了。跟着后期小组的人也四分五裂,这里面就有五个人出去了海外。然后在海外成了气候。”

        “五个中,就有这个章玉山。他们走的时候,拿走了很多的东西,包括一些奇奇怪怪的修行功法,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物品。借着这些东西,他们渐渐就成了气候。”

        “后来气功热末期那会儿吧,正好我们门上的几个老家伙,想要知道国内现在的高术圈子怎么样了。于是就想安排人去国内探一探。”

        “刚好章玉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跟当时的一个内门师父说了这事儿。”

        “内门师父答应了后。他们五人就回了国。当时听说口气喊的很大,说国内现在全是魔术师,无论练气功的,还是玩国术的,没一个有真本事的,都是假把戏哄人。真东西都在海外呢。”

        “他们当时是在京城喊的这话,然后你师父就现身了。”

        “你师父是很厉害的一个人。但去了后,他们五人当中一个姓马的,抢先出手了,并且这手出的,还不合规矩,因为他动兵器了。就是那么一剑,一下子,给你师父的腿斩断了。”

        计大春讲到这儿,他转头看着我。

        我喃喃说:“马玉虚。”

        计大春一怔:“咦,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我当然知道了,因为萨满董婆子在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就知道它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同样她也知道在这条路上,我会遇到什么样的人。长白山,我借三根羽毛读出她种在我脑子里的最后一道识后,隐隐中我就有预感,这个马玉虚,就是断了周师父腿的人。

        “马玉虚,这人在什么地方?”

        计大春喝口酒说:“很厉害一个人,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没人知道他在哪儿,三年前,我去德国见一个女徒弟的时候,曾经在慕尼黑的一个华人开的餐馆里见过他,当时他正在那里吃饭,他独自一人坐在一张桌上吃,我见他面熟,就过去跟他说了几句话。那时听他言谈意思,好像已经证到极其厉害的层次了。”

        “马玉虚这人精通很多东西,会好几个国家的语言,平时周游各国,另外他拿的好像是英国护照。此外,当年回国的那五个人,好像都参与了与你师父的那一战。”

        “当年的一战说法儿很多,有我说的那个版本,就是一剑给你师父腿斩断了。也有说,是你师父一人挑他们五个人,后来五人支撑不住,马玉虚偷袭斩了你师父一剑,这才转了局势。”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毕竟,那一战当初只有那五个,外加你师父这六个人参加。是以,直到今天吧,这也是高术江湖的一个悬案。”

        我淡淡:“那五人都叫什么名字?”

        计大春一怔,旋即他说:“马玉虚,章玉山,赵德龙,李明阳,刘战。”

        我凝视远处漆黑的海面说:“记下了,马玉虚,章玉山,赵德龙,李明阳,刘战!这五个人,我记住了。”

        计大春喝口酒:“惨了,我这又摊上一个大因缘了,你会怎么办?一一找过去寻仇?”

        我笑了下,夺过计大春的壶,喝了一口里面的玉米烧酒说:“其实不用我记住这些名字,他们终归有一天也会跟我遇见。”

        “毕竟,我进到这个江湖了,然后还掀了这么大的风浪。这个江湖中的每个顶尖人物,每个大佬,每个久隐不出的高人,我都会遇见,我有这份自信。”

        “同样,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我目光一沉,冷冷说:“我会认他一个是非,然后清清楚楚的,该杀就杀,当斩就斩!”

        计大春抢过我手里的酒,他喝了一口:“果然,你果然是那个解决问题的人。”

        我一笑复又摇了摇头说:“我不愿意做什么解决问题的人,老天爷既然让我不死,又让我有了这一身的成就,我就得干点什么对得起道义和良心的事,当然,最重要的是一个初心。那颗,我踏到高术江湖时,许下的初心。”

        计大春:“英雄。”

        我摇头:“我不是,因为英雄都死的快。”

        计大春一怔,复又哈哈哈,大笑起来。

        我则陷入了沉思。

        消息来的很平淡,同样也非常的自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般的自然,其实在一开始我隐隐感觉那五人就有问题了。

        赤塔一行,宗奎身受的是五人的陷害。

        而后,我相信霸王正道的有些事情,搞不好也是这五人从中里挑外掘,转尔形成的一些误会。

        其实很多的事就是这样,表面解读是一个内容,深入发掘,再仔细的解读一番,恐怕又会是另外一个内容了。

        计大春没有讲太多,可我能猜出来,这五人中,肯定有人目前正在霸王正道的内部修行。说不定也是一个内门的师父。

        好了,目标定下了,人员确立了,这一念立出来,跟我的初心接上。往后,一步步自然去走就行。

        反之如果我现在再杀向海外,单纯为了报师仇,而去找这五人,可能我将一去不回。

        这完全的有可能。

        所以我需要做的是等,不会太久,最多两到三年,这些人一个个全都会浮现出来。

        进入高术江湖这么久,已经把我的心性,脾气,等等一切全都打磨的更加坚韧了。听到这五个人的消息,我没有一点激动,相反我很平静,很淡然。心头不起一丝的波澜。就好像我一定会跟他们遇到一样,没有丝毫的惊讶,恐惧,期待,害怕,再找一个决心,等等一切都没有。我的心很静,很静,淡淡的。就是这样守着那颗初心,等着跟这五人,一一的会面,然后把该清算的东西,做一个清算,该讨的帐,一笔笔全都讨的清清楚杨,明明白白。

        计大春一直在打量着我,期间,他眸子里流露出的是一种赞赏。

        “看什么呢?”我瞥了眼计大春。

        后者摇头一笑说:“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啊。我在江湖经历这么久,见过很多与你类似的弟子。他们听到伤害师父的真凶时,大多表现的很激动,情绪上很剧烈,可是你,不一样,真的是太不一样了。”

        我笑了下,没说什么。

        情绪剧烈,反应激动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而我,已经准备好很久了,哪怕是死,对,就算是把我的这条命搭上十次,我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就这样,我和计大春又聊了一会儿术数上的东西。

        计大春说他个修的功夫类似奇门,只不过相对别人来说,他通过天魂,然后脑子里自然有一个盘。想排什么,安排什么,只要一动那个盘,一切自然明了。

        高人!

        这确实是拥有算倒仙本事的真高人。

        二十分钟后,苏道长那边有消息了。她唤了许多的灵,然后得知离开这里的唯一通道就在这处空间中央处的那个海面之下。

        进入的要领很简单,跳进去后,当感觉让漩涡吸住进,不要动,不要想,摒住呼吸,然后跟着海流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运气好的,就能活,运气不好,就是一个死了。

        我们三人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听从那些灵识建议。

        最后,我们一起回头望了眼这个地方,末了三人走到水边时,计大春突然似想起什么般,他扭头问了句苏道长:“道友,你带泳衣了吗?”

        去死!

        苏道长一掐诀,砰的一声直接给计大春轰海水里了。

        “我,我就问一嘴,你个女人,你,你太狠毒了。”计大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哇哇叫了一番后,咕咚,先行潜到了不底。

        苏道长则咬牙:“哼,臭男人!”

        说完,她第二个跳下了水,我尾随苏道长的身后,跟着一起也潜到了水底。

        很快,一股暗流就把我们卷了进去。

        我将自已交给那道暗流的时候,我心里在想,这个计大春如此高的修行,他为什么好色呢?

        转念一细想,我明白了。

        这就是在找平衡。

        每个高人心中有都魔,怎么来淡化这个东西,就得依自已的本性,找一点小坏的平衡。

        不过这个东西不好找,因为,一旦执着,沉迷,就是大坏了。

        关键要保持住那一个点,时时起那好色一念的同时,又时时给那一念斩断。

        好色一念生出,便对自已说,这是不对的。然后再给斩断。如此反复,等于是给自已修了一条可以控制的魔途。

        另外最重要的是,计前辈从不将好色二字压在心底。

        对,一道识念之所以会让人成魔,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把这一念给压在心底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暗恋某一人,明知不可为,却终生犯这苦相思。解决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对方讲明,然后收到拒绝的同时,这一念也是给斩了。人很快,便走出来了。

        好色也是如此。

        当对某一人心生邪念的时候,不妨说出来。

        让人骂过一句后,下次自然不敢再犯。

        想要看某些不好的东西,受那个刺激的时候,不妨大声说出来,当招到一片鄙夷的时候,这一念自然也就杀了。

        就怕不说,藏着,掖着,积久了,于是便有了那些披着高尚道德外衣,做着龌鹾下流恶毒之事的所谓正人君子。

        人本如此,一念为魔,一念为道。

        洒脱,坦然对之,然后想到什么说出来。这样,道便高了一分,魔便会少了很多。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心中念着这个,不知不觉,竟让这海底的一股潜流给我们冲到了一片浅海当中。

        水深大概有四十几米的样子,四周遍布了许多破旧的沉船,还有机械设备。这些都是建造岛上这个工事时留下来的垃圾。

        我慢慢地向上游着,就这么,我们三人一起,活着,重新出现在了海面。

        外面的天气非常不错,我们顺利回到岛上后,没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聂大娘,叶凝还有柳先生。

        重新见面,大家都很激动。

        但叶凝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她只是凝视,走到近处,看着我,然后眼神里的东西非常多。我迎过她的目光,视线相撞的一瞬间,我听到了很多,很多关心的话,惦记的话。

        这就是道侣的好处。

        真正意义上的那种心心相通。

        见过后,我大概讲了一番海底下的经历。叶凝又说她们在岛上也没闲着,三人一起合力,解决了几个野村带来的人,后又一起把这些人,连同鱼家兄弟一块儿,找了个地方,给深深地掩埋起来了。

        相互述说结束,计大春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然后朝我竖了一个大拇指,同时他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两个字:“牛逼!”

        我一怔,不知,此牛逼,所指为何事。

        于是我小声问:“计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计大春一番感叹:“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妹妹,啧啧啧,是你的道侣,哟哟哟,这福气呀。”

        我惨笑说:“福气呀福气,前辈,你只看到了我们现在的福气,你可知,我们曾一起死过呢?”

        计大春一怔,末了还是那两个字,牛逼!

        小岛绝非久留之地,我们做了简短的休息,跟着就找到了之前来时开的那个游艇。众人纷纷上了游艇后,苏道长调整航线,叶凝和聂大娘掌舵。然后我们就奔着济x岛屿的方向驶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