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三十四章 身份古怪的‘马道长’

第六百三十四章 身份古怪的‘马道长’

        李显的逃跑的功夫不知是不是得了他父亲的亲传,但这身法,手段确实很是难得,一个快,一个疾。热门小说一个果断,我凝视李显的车屁股,我为之深深的佩服。

        当下我又转了身看了看地面的三个死人,外加那个装了鹰的大铁笼子,我本能感觉李显应该不会那么笨,他白白的送了两条人命。一只鹰过来。只是,他这么干有什么目地呢?

        我蹲下身,走到笼子面前。低了头仔细地去看那只鹰。

        小家伙的目光很是犀利,见我盯着它,它也歪了个头,一脸好奇地盯着我看。我又仔细再三地打量,再打量,最终我的视线落到了鹰肚子上。那是鹰腿与肚子联接的那个部位,这个部位的羽毛,看上去好像有一点不太对劲,说不上来的不对劲感觉。

        鹰嘴非常的锋利,没有跟它好好沟通过的人是不敢把手伸到鹰的面前的。但我在黄石公园住过很长一段日子。所以对我动物,自有我的一套手段。

        很快,我拿眼神跟这只鹰接上了。我在征求触碰它的许可,这只鹰犹豫了一番后,在我强大气势的作用下,它勉强同意了。就这样,我把手伸到了笼子里。让手指触碰那片古怪的羽毛,很快我听出那羽毛下面藏着什么了。

        这帮没人性的家伙,他们把小鹰同学的皮肤切开,然后将一个袖珍的定位装置埋到了小鹰的皮肤下方了。做完这个手术后,他们又把小鹰同学的皮肤给缝上。跟着又揪了点别的地方的羽毛,用胶水粘在了伤口上面。

        可怜的小鹰,就这么被惨无人道地给改装了一下。

        李显在鹰身上安了这么一个追踪装置他的目地是什么呢?

        我冷静分析之后,本能感觉那个巴虎并非等闲之辈。他肯定也是一个奇人。李显不想过早损害到自身的实力,所以他打算用这个法子让我做一个领头的炮灰。

        同样,我确信,李显手中肯定还握有一个大杀器

        搞不好那两个尼x尔人就是李显手中的大杀器。

        尼x尔人,不知怎么我一下就想到了木罕。木罕临死前曾赌过大咒,意思是谁杀了他,他的师门就会视谁为死敌。

        木罕的师门位于尼x尔境内。

        这次来的又是尼x尔的妖人,并且热泉海子那个地方当年也曾让尼x尔的妖人霸占过。

        如此这么一分析,我隐隐感觉,往后可能要跟一伙隐于尼x尔的老少高人们来一场不见不散的约会了。

        至于眼下,他李显给小鹰安的跟踪器,我想了想冥冥中的一丝直觉告诉我不要取下这个东西。

        我需要把他们给诱进去,诱进那个巴虎安置的陷阱里,一步步的诱进去。此外我相信巴虎他绝对不是一个人。尹锋,温老板,包括带走老大和太阳的人。

        念及至此,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拎起铁笼子这就奔预先打听到的,巴虎放鹰的地方全速奔去。

        我奔着那个方向一直跑,中途我尽量把把手臂端的平稳,然后避免小鹰同学受到颠簸,就这么一路疾行了二十几公里。我眼前出现了一片的丘陵。

        草原在这里几近消失了,丘陵的尽头处就是一望无垠的巴丹吉林沙漠,越过巴丹吉林沙漠继续向西行进便是一万多平方公里,罕有人迹出现的无人区。起舞电子书

        我抬头眺望这片丘陵,然后我弯下腰,伸手就把拴住铁笼子的一道钢丝给扯断了。

        我打开了笼子门。小鹰很是害怕地探头一脸问号地看着我。我朝它点了点头,同时我说:“出来,出来你会拥有一片蓝天。”

        小鹰咬了咬牙,一脸的狠意,它鼓起勇气后,嗖的一下从笼子里蹿出来,跟着扑打了两下翅膀,嗖,直奔高空飞去。

        我盯着小鹰,撒开两腿,跟在它的身下尽全力,高速奔行。

        我撒开丫子,跑了能有十分钟后,我在锁定了头顶小鹰那一缕感知的前提下,我明显感到身后有六道强劲的气息,正在我死后死死地追着。

        我没理会这伙跟屁虫,我盯紧了小鹰只见它飞了能有五六百米后,突然朝着一个小山坡唰的一滑,然后它就消失不见了。

        这时我身后的追兵也停了下来。

        什么意思?

        我紧追几步,待来到坡上的时候,眼前突然就晃出了一块大石头。

        石头上,有人用钢钎,以苍劲浑厚且让我熟悉的笔迹写了一行大字’’闯入者死!’

        我看着这几个大字,我想我有些明白李显他是啥意思了。

        他让我跟守在这山上的产生误会,转尔趁我们双方僵持的时候,他好趁机杀进来,一举拿下巴虎。

        误会产生的前提是,我们双方互不认识。

        但当我看到那块石头上的几个大字时,我知道李显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是的,他真的是打错了。

        我对着这块石头微微一笑,朝山坡走了四十几米后,眼前唰的一下,一道黑色身影如同一记闪电,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我望着立在面前的身影  ,我打量他的五官,衣着。

        由于这个地方风沙特别的大,是以他用一块布蒙住了脸。然后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小风衣,手中则提了一柄黑黑的,好像毛笔一样的大钢钎子。那应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东西,我望着那枝黑铁笔,又从对方的手,看到肩膀,最后当我视线与对方的目光相撞时。

        我俩都笑了。

        “兄弟!”

        黑铁笔的主人一把就扯开了蒙了口鼻的黑布,转尔露出一张我非常熟悉的脸。

        没错,他就是我的大哥尹锋。

        “尹大哥。”

        “兄弟,你终于还是来了,终于来了。”

        尹锋紧走几步,伸手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

        李显不认识尹锋,同样他也绝不会想到,湖南长沙的这么一位画家同我之间有什么联系。

        我跟尹大哥仅在唐剑那一局中一起做过事。后来,阿花婆婆那件事中,尹大哥后半部份一直在另一个村子里跟古道长他们住在一起,是以很少有人知道我跟尹锋的关系。

        李显想利用我试探一下守山的人。

        可是,我只能说,他这个计谋,委实笨的有些蠢了。

        李显应该看到发生的一幕了,所以按照我对小人行为的那种推理,我感觉这货不会干出什么好事,所以下一秒我直接拉了尹大哥说:“快,闪开这里。”

        话音一落间,唰!我和尹大哥刚猫腰沿坡顶跳了下去,身后砰砰!

        两声枪响就传到了耳中,紧跟着,嗖嗖两颗子弹划破空气,贴着我们的脑门,钻到了身前的空气里。与此同时,我听到嗷的一声叫,一大片的狼星人,大概能有三四十只的野狼,疯了似的朝坡顶涌过来。

        这时,我又听了一声吼叫:“退下,退下!”

        抬头间,就见山坡另一侧的一个地窝子里,这就钻出了两个人。然后其中一个浑身披满了兽皮的中年男子对着狼星人一挥手,那一大群的草原狼立马调头,又朝地窝子后边跑去了。

        与此同时我感知到山坡下的一行六人又以飞快的速度向后退着。

        一计不成,立马闪人,保存实力,伺机而动。

        李显他果然够狡猾。

        这时,尹大哥起身扑打了一下沾衣服上的泥土,引领我朝前走了一步介绍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放鹰人巴虎,巴虎先生得的是萨满一教的真传,身上有放鹰,驱狼的本事,也正因这本事,那伙人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外面骚扰,没敢往山上走。原因就是山那边,还有几个狼群听着巴虎的命令呢,只要他一吹那个骨哨。”

        尹大哥笑着指了下巴虎脖子下系的一个骨子做的哨子说:“那东西一响,狼群就过来,大队的狼群,再加上我这点小身手,还有马老先生的道术,那伙人一直倒也不敢怎么样。”

        马老先生?

        我心中一怔间,就见巴虎身边一个一身仙风道骨的老爷子朝前走了一步,又跟我一抱拳说:“贫道马玉荣,道号齐云真人。久闻尹道友说关小道友一身本事,身上有关二爷之勇,如今见面,真的是一表人才,一表人才呀。”

        这位齐云真人关于我的那些什么赞词儿,我没太往心里去,我想的只有一件事。

        马玉荣和马玉虚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两个人是一个人,还是两人是一家人,又或这纯粹就是一种巧合呢?

        思忖至此,我又打量了一眼马玉荣,转尔发现此人嘴里话漂亮,一身功夫也不是虚的。

        这本事,到什么程度了?

        起码有聂大娘师父,苏道长的那个本事。当然了,这仅仅是目测,具体这老头子有多高,还得通过实战来判断。

        马玉荣朝我一抱拳后,我也回了一个礼说:“晚辈关仁见过马前辈。”

        马玉荣一挥手:“不必客气,那个尹道友,既然关小道友找到这里来了,那咱们就出发吧。”来反双技。

        尹锋这时看了眼巴虎,他走到巴虎面前说:“我等的人已经到了,巴虎,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巴虎的话不多,他只是抓住小鹰的腿儿,用一把刀,把小鹰腿上埋的那个追踪器取出来后,他扔到地上伸脚在石头上踩碎了后,他说“先休息一下,等天都黑下来,咱们再走。”

        尹锋说:“也好,这样也好。来,关兄弟,先委屈你进到这里面休息一下。”

        说话功夫我在尹锋的带领下就钻进了地窝子。

        所谓的地窝子就是在地面上挖一个很大的深坑,上面用树枝搭起一个棚子,然后再培上厚实的泥土,这样一来可以避免风沙的侵害,二来白天也可以躲避过暴烈的阳光照射。

        几人钻进地窝子巴虎用一个破旧的铁壶给我倒了一碗水,我接过后,一口闷掉,巴虎看了看,他又给我倒了一碗。

        这时尹锋坐到我身边,他拿过一个袋子,递给我说:“都是一些肉干,先对付吃一口填填肚子吧。”

        我说了一声多谢,嚼了口肉干后,我看了眼正盘腿打坐的马玉荣,我对尹锋说:“尹大哥怎么跟马道长遇到一起的呢?”

        尹锋:“说来话长了,这不是我领了师命嘛······”

        尹锋讲他学的这一门以画入道的功夫,其实就是最早的符术,讲究一个用心神沟天地,然后以万物以依托来画符行道。因在早的上古时候,画符并不局限于符纸,纸是汉代才有的,而在春秋之前,乃至周朝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有了符术了。那时的符,多大是刻画在铜器,玉器,石板,木板的上面。

        只是到了汉以后,这才渐渐演变成了在纸上用辰砂画符。

        尹大哥学这一门功夫,出师的时候,一定要用身上的本领画一道符,镇住乃至诛杀了一方妖邪才行。可现代这个世道,妖邪之物也不多了。尹大哥于是一直在等,然后他也一直没有出师。

        然后前不久,尹大哥的师父推算到内蒙热泉海子这个地方闹妖邪  。所以,他就起身到这里来。准备完成出师的那个任务。

        临走前,尹大哥的师父交待他,此行万万不能一个人去,一定要找一个身手功夫俱佳的人。尹大哥一下子就想到我了,于是先到的京城。

        可他在京城没有遇到我,无奈他就想去找第二个人,也就是温老板。

        温老板是尹大哥师父推荐的,他说这人是个怪才,一直活跃在西北,尹大哥师父最后一次见他就是在那个羊汤馆。所以,如果有温老板帮忙的话,这件事也能成。

        可没想到,尹大哥打了电话,那边人接了,竟说温老板不在。

        尹大哥又问电话那边,温老板多久能回来。回答的又是一句不知道。

        万般无奈下,尹大哥只好想了最后一个法子,他给我留了个口信。让我去找温老板。因为按尹大哥师父所说,温老板一定也知道内蒙腹地出了这么一件妖邪  事。所以,只要我找到温老板,后者就能带我去那里,然后就能跟尹大哥会合。

        尹大哥这就独身一人,揣了师父给他的地图去了热泉海子。可还没等他走到目标地,他就在沙漠里迷路了。原来。当初的热泉海子是草原,可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那里已经形成沙漠了。

        尹大哥无奈之余,他正要书沙符请神以示明路的时候,他遇到了巴虎。巴虎告诉尹大哥,现在还不是进入热泉海子的好时机。他们还需要等。

        于是,他就跟巴虎一起折返回到了这里。

        等待的日子里,尹大哥陪同巴虎四处追着那个到处伤人的阴灵军团。

        然后四天前,尹大哥遇到了同样追踪阴灵军团的马玉荣,马道长。两人见面之后,知道都是为了灭绝妖邪而来,所以他们就一起商议,联手去闯热泉海子。

        回到这个地窝子,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尹大哥,马道长还有巴虎一起联手掐断了李显等人的数次进攻。

        就这么,两人也是结下了很深的情谊。

        只不过马玉荣好像很急着去热泉海子,于是他反复央求巴虎带路。巴虎只是说时机不到。尹锋问什么是合适的时机,巴虎让他自已好好想一想。

        尹锋想了后,他感觉这个所谓的时机应该印在我和温老板身上。

        于是尹锋就跟巴虎和马玉荣讲起了我。

        这么一来,马玉荣就肯定,巴虎说的所谓时机就是我的到来了。而巴虎,他对此采取的态度也是默认。

        我听过了这里面的曲折,不由就对马玉荣的身份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这个马玉荣,他到底是哪一边儿的?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