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三十八章 细小的恐怖之物和顾小哥现身

第六百三十八章 细小的恐怖之物和顾小哥现身

        我努力在回忆里寻找这么一位用刀的中年人。

        大雨衣?不是他。唐刀,牛小毛?也不是他,那这个人是谁?于是我把脑海里的记忆使劲地往前推了推,很快我在记忆深处找到了这样一张脸。

        那是在西北。兰x,西北仙纪知墨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上。我初见胜大哥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他站在燕雪的身边,他是燕雪的师父,一个从没有公开露面并跟我们有过接触的西北刀客。

        当然现在说刀客已经不足以来形容他的身手了,他的那一刀,早已经超过了刀客武士的领域,他成为了道,一个以刀来入道的高人。

        没错我想起来了,他不是别人,他就是燕雪的师父。

        燕雪一直没系统地跟我讲过她的师门,包括当年他们师门跟陆大娘师门之间的事,她也只是一嘴带过而已,她没有讲更多。

        但今天,我见到了中年人,我知道西北有高人。

        当然了陆大娘的身手很普通,那是因为她是一介女流。她能在众人眼光中,扛过老一辈人身上的东西的同时,还把一个厂子给打理的井井有条,这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

        功夫也好。入道也罢,不仅需要机遇,更加需要时间来累积。陆大娘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她要生活,要工作。所以,她体悟到的东西是有限的,可这位温老板不一样。

        想通这一切,我朝对方一抱拳说:“前辈应该是燕雪的师父吧。”

        温老板笑了一下:“嗯。”

        我说:“幸会。”

        温老板笑了下:“小雪那孩子资质有限,这辈子她入不得道,强入的话,恐怕会让她心生魔障,到时于她而言,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至于我们这一脉同陆家的那一脉的事,开始。便已经是结果了。”

        我笑说:“你知道她们打不起来。”

        温老板:“陆家的刀术,当年确实在我先师之前,陆家老爷子最后如若不是因一事想不开。他可能早就因刀入道了。”

        我点了下头。

        温老板:“因刀之一道,修的就是两个字,斩念!若一念斩不断,这功夫,便难得精进。”

        我一抱拳:“受教了。”

        温老板:“不敢当。”

        讲过几句话,我想起羊汤馆女老板娘交待给我的话,于是我跟温老板说了一遍,后者长叹口气说:“修道一途,就是心魔一路。我遇见她时,正好遇到了心中生起的一个魔障。这女人虽是普通,可是八字命中有一字,正好能化我的魔障。也是因为这,我让她做了那羊汤馆的主人。”

        “小兄弟。你放心,我若能活,必定回去跟她讲清楚,然后当面将那汤馆赠送与她。若我活不了,你转话给她,汤馆是她的了,她若是想开,就继续开下去,若是不想开,就变卖了钱财回老家吧。娶她·······”

        温老板摇了摇头没说话。

        当下,交待了要说的话后,老大又跟我讲了他们跟着温老板一起向北,去阻止潜入过来的老毛子的经过。

        大体就是,还有一伙毛子在一个华人的带领下,想要掺合一下热泉海子的事,然后温老板过去,领着老大还有太阳,露了几手后,把那一伙毛子给震退了。

        搞定了这件事,这才又起身往热泉海子赶。

        刚讲到这儿,我听太阳对温老板说:“姓温的,我老师呢,你说到了热泉海子,就能见到我老师了。”

        温老板又是一声叹息:“你老师没有过来,因为中途产生了一点变化,有几个高人,不远万里地过来,也想掺合这一局。”

        我听了这话心中一动:“是不是明阳先生那一伙人?”

        温老板:“不止是明阳先生,还有另外两个人,也是这江湖中的老辈人物。好在,太阳他老师的辈分足够大,手段足够高。是以,他出面的话,那些人应该不会赶来。”

        讲到这儿,温老板看着太阳说:“你老师对你寄了厚望,等下一定不要辜负他的期望啊。”

        太阳用力点了点头。

        这时温老板轻轻把系在后背的一个包裹拿下来,后又解开包裹,将一柄将近三尺长,配了黑铁刀鞘的长刀递到了太阳手中。

        “一会儿,妖人若出现,你就用这刀来斩,你的机会只有一下,只能斩一下,错过了这机会,再斩就不太可能了。”

        太阳接过刀,用力点了点头。

        我听这话忙对温老板说:“前辈,你可知,他只是一个孩子呀。”

        温老板拧了下眉说:“知道,但你想必你也知道,他不是一个一般的孩子。”

        我恍然所悟,点了点头。

        温老板这时说:“事情终归是要有一个结果的。这处地方也是一样,历经几十年,因缘尽了,终归要给世间一个交待。所以,我就跟大家说说,这里面究意是怎么回事吧。”

        接下来温老板把这处地方的前后因缘大概跟我们做了一遍详细的描述。

        尼x尔的番僧当初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相中的是那几块陨石中蕴含的一种很奇特的金属。当然,这金属具体是什么估计只能依靠现代的科学,经过研究后给出一种结论了。但可以确定的是,金属本能具备通灵,附灵的效果。亦就是说,它能够通灵的同时,阴灵依附在上面,还能通过与天地相合的方式获得滋养。

        不仅现在的温老板,包括齐前辈也跟我讲过,阴灵是需要滋养才不会消散的。否则的话,它无法聚集在一起,自然也就无法施展什么所谓的神通,也无法保存固有的记忆。

        时间一久,失去滋养,阴灵就会像沙子一样散开。当然,它不会灭亡,只是散开。然后包含在里面的记忆,等等一系列的东西,也像沙子一样化成碎片散开。

        滋养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两个字,供养。通过人,为其立牌位,雕像,香火,树礼仪规范,加以信奉,膜拜,这个过程就是供养。

        可那块陨石中包含的金属物质却拥有一种不需要通过供养,只要躲进去,就能一直修行的妙处。

        是以,想想看吧,这东西的吸引力有多么的强大。

        尼x尔的番僧,就在被这个吸引,然后建了行宫,打算慢慢的研究。

        事实上,他的确也研究出成品了,可具体这成品是什么,温老板不清楚,他知道的就是,这东西一旦落入人手中,就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凶物。

        而毁去这东西的方法就是他交给太阳的那把刀,同样唯一能毁去这东西的人,也是太阳这个孩子。

        这仅仅是第一件很可怕的事,还有另外一件,那件事就是当初这块陨石落到地面后,直接把隐藏地底的一处小型温泉给砸开了。温泉出来本身没什么,可陨石上附带的一种放射性物质却改变了温泉附近一种很平常的物种的特性。

        那个物种就是蚊子。

        这种改变外表看只是让蚊子比平常更凶猛  ,然后吸血的能力更强而已。内在是蚊子身处数千劳工之中,那些劳工被迫给这个番僧做苦力,一个个怨气冲天,这些怨气累积在一起,再加上蚊子在众人中来回的吸血,久而久之,就产生了一种邪物。

        道家讲邪物,用现代医学理念来讲的话就是一种病毒。关于病毒,它在道家中称之为时疫,其暴发的原理,机制,等等一切不仅与气候,天气,温度,环境有关,更加与人类的行为和心理活动有关。

        总之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蚊子体内产生了一种可怕的病毒,病毒很快在众人之间传播。接二连三的人就这么死去了。

        数以千计的人在极大的怨气中死去,怨气又依附到番僧炼制的那个东西上面。然后蚊子在地下经历这几十年的演变,本体内携带的那个病毒又加强了许多。

        是以我们此行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把那一群躲藏在地下空间里的蚊子给绝了根儿。

        一段时间前,伴随阴灵军团的出现,这个几乎快让人忘记的地方,再一次出现在高术江湖中人的视野里。很多人想得到这里面的东西,并利用它满足一些私欲。还有人,想要搞到传说中把几千苦力弄死的可怕病毒,他们想研究这东西,看这玩意儿究竟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商业利益。

        而我们的工作就很简单了。

        毁了这里!尽可能用道家的手段毁了这里!

        听清楚了命令后,在温老板的安排下,我,温老板,尹锋,太阳四人要进入番僧的行宫里里干活儿。巴虎和老大则需要守在外围,他们会拿到从对方那里取来的狙击枪,然后尽可能地震住一些听到风声,闻声而来的所谓什么科学考察组织。

        不管什么地方的组织,一概不允许他们进入。

        另外,我们的行动时间仅局限今天一晚上,明天早上七时起,这里恐怕会刮第二场大风,到时候,沙尘封把大坑掩埋,我们再想出来,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商量妥当,安排好分工后,一行人由温老板带队,直奔入口而去,中途我看了太阳一眼,很奇怪,这个孩子的目光一下子就变的无比坚定,他身上突然就腾起了一种称之为使命的东西。我不太理解这是为什么,就像我不理解他因何变成了这副样子一样。或许,这一切只有等今后见到他老师的时候,我才能从中找到答案。

        我们摸进了入口,先是沿着黄沙行进了大概五十米后,前方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向下延伸的台阶。我这时抢到了温老板的身前,顺着台阶一点点缓慢移动。我步子放的很轻,很轻,转瞬当我来到台阶的拐弯处时,我侧过耳朵听了一下。

        很轻,很轻的呼吸音。

        他就在拐弯处的墙角那里,我猜他应该是尾随李显进入到这里的四人中的那个大个子汉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拿武器,所以我也不想赌,唰!这一秒我一旋身的功夫,绕过了拐弯处的墙壁,我直接就横在了这个大高个子的面前。

        他有枪,一把口径很大的全自动枪械。他猛地一下子就把枪口抬起来要冲我扣动板机,可惜他太慢了。

        叭!

        我抬手一掌拍在了他的头顶上,然后掌中的劲吐出来,直接就给他拍定在了原地。

        他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跟着我又伸手摘下他头上戴的那个红外夜视仪,探出大拇指在他眉心位置轻轻的一按。

        妥了,至少可以让他在这个地方昏睡至天亮。

        处理完这个大个子,我长松了一口气,众人依次过来后,我正要顺这个台阶继续往下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嘶吼:“骗子,妈的,骗子!”

        这声音是李显发出来的。

        我听到声音朝下走了几步后,眼前唰的一下就出现了一个分开两条路的岔口。

        怎么办?

        李显喊骗子,极有可能是那两个尼x尔的妖人骗了李显。然后李显在知道上当受骗的前提下,他夺路跑出来的同时,我相信那两个妖人也不会放过他。

        分析至此,我对温老板:“前辈,你们去对付那两个妖人,我来对付李显这个家伙。”

        温老板显然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然后我们顺着传来跑动音的那个通道往里一遁,刚走了二十余米,我就见到前方出现了一个摇晃的手电光柱。

        骗子,骗子!

        光柱后面的人影不停地骂着。

        我闪了一下身,遁到这个人影面前后,我说了一声:“李显。”

        后者一怔。

        趁这个功夫,温老板,尹锋,还有太阳几人,唰的一下就越过了人影  ,直奔后面扑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李显?”我盯着对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李显拿手电晃了我一下冷笑说:“挺厉害呀,想不到你们竟然摆平了上面那两个枪手。对了,父亲明阳先生很快就要过来了,你做好应付他的准备了吗?还有,我可是明阳先生唯一的儿子。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挡路,然后让我顺利离开这里。”

        李显抱臂,端了一副公子的模样儿看着我。

        我盯着李显问他:“里面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这么惊慌。”

        李显呸,他淬了一口唾沫说:“两个妖人不讲道义,说好了,东西归我,他们要招他们祖师父的魂儿回去。可他妈谁能想到,他祖师父的魂跟东西捆在一块儿了。我对付不了,所以转身就······”

        李显的身体突然就是一怔,那样子就好像被一束电流击中了一样,他呆立在原地,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立着。

        我看着好像有些不对劲,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后我喊了一声:“李显。”

        咣当!

        他手里的手电掉落到了地面上。

        我探脚  把手电勾到身前,又用脚尖轻轻的一挑,伸手将其握住后,我对着李显的脸一照。

        光柱中,李显的眼白已经消失,取代的是一片血红色。

        此外,他的呼吸急剧加快,心跳已经由之前的每分钟六十五次,急剧飙升到了一百三十次。我感觉到他体内的肾上腺在剧烈的分泌,他身体内的防御机制正在迅速的瓦解。

        这些机制瓦解之后,他一身的元气即将透出,一次可怕的透出。

        我倒吸了口凉气,又问了一句:“李显你怎么了?”

        对方没有回答我,只是痛苦地抽动了一下嘴角,然  后他慢慢低下了头

        他这一低头不要紧,我眼中瞬间就看到了一大片,密密麻麻,个头极大的蚊子。那些蚊子一层挨一层,密密麻麻地紧紧贴在了李显的后脖子上。它们的肚子由于吸了足够多的鲜血已经变的晶亮涨大,手电光晃过去,一颗颗的就好像红色的珠子般,闪着妖冶的光芒。

        在这里,感知受到了一定的屏蔽,我无法看清楚那些蚊子的模样儿,更加不知道它会不会落到我的身上吞食鲜血。

        但不管怎样,既然来了,那就死磕到底吧!

        一个武者,横竖,永远都不知怕字怎么写。

        啊哈!

        我吼了一嗓子。

        李显啊,他跟着吼了一嗓子后,状若一只疯狂的凶兽,呼的一下就奔扑来了。

        我硬碰硬!

        面对这种毫无章法的进攻,直接就横起脚  一记直踹。

        砰!

        这一脚  ,用了我十成的力量,李显身体瞬间向后一顿,可他很快回过神儿,啊!

        又吼了一嗓子奔我冲来。

        这时我想调动一下外力,但很快我发现,我现在的本事,还不足以支撑在短时间内,连续地调动外神的力量。

        齐内而御外。这个御外,同样也是一种损耗。别的不说,倘若我没修到今天这个小层次,按以前的功夫强行来玩一次所谓的什么齐内御外。其结果就是,我瞬间让那股由天而降的洪流给打的七零八落。

        这东西,它是有心里感应的,能用的时候,自已心里自然会有那种预感。而眼下,显然不是我用它的好时机。

        于是我绕开了李显的第一次猛扑。

        他扑到了台阶上,然后伸出手,在台阶上一阵胡乱的抓挠。

        他扑破了手指,鲜血激射出来,然后他的指骨断裂,血肉模糊,可他丝毫不感觉疼痛,仿佛有什么力量在驱动着他一般,让他把体内最后一丝的精气神给释放出来。

        啊!

        一声的低吼过来,李显突然一拧身,张开大嘴,恶狠狠地就奔我扑来了。

        我凭借着速度上的优势来回的跟他周旋。

        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我躲开了他的攻击。转眼过了大概十几秒后,李显再次扑来的时候,我抓住一个机会,先抬腿一记正踹,砰嗡!中了李显的胸口后,我伸手握了钉锤,对准他眉心,用尽现在能用的全部力气,砰!

        一锤即中。

        打中的瞬间,我唰一闪身体。

        李显脸上的肌肉先是一阵的扭曲,跟着急剧飙升的颅内压,让他的两颗眼珠在噗的一记轻响中掉了出来。随之鲜血顺着眼窝汨汨地流淌。

        腥腥的血气,瞬眼就弥漫到了空间的每个角落。我闻到这一丝的血气,本能感觉到不妙。

        果然。

        嗡·····

        一大片的嗡嗡音,就从这处通道的深处浮现,然后直奔着我杀了过来。

        在失去感知的条件下,这一大群蚊子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可怕的威胁。当然,可能会说一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但那只是一只,若换了一群呢?一群的大蚊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逃吗?

        我不想逃,我决定强行引一下那道外神降下来的力量。

        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让我一举把这些恶心虫子给干掉的机会。

        虽然我知道,这么做的话,我极可能就此受伤。也有可能我的功夫会退步,可我没有选择,我必需这么做。

        这一秒,我站在这里,轻轻握紧了两拳,转瞬,正当我要跟头顶三尺之上的那片虚空建立联系的时候,一道  冷冷的风,就在我的身后出现了。

        冷风起,人影至!

        我唰的一下,把手电往回一闪,在明亮的手电光中,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就是顾惜情。

        顾小哥身上披了一件长长的类似蒙古袍子似的衣服,他的面色很苍白,眼神很冷,他一步步走进来后,他看了我一眼。我看着他,说了一声:“顾惜情,顾惜情,你记得我了吗?我是关仁?”扔在土才。

        顾小哥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只是一步步朝前走着。

        我这时吼了一嗓子说:“我是关仁!你不要往里去,你······”

        此时,眼前发生的一幕让我怔了一下。只见顾小哥拎起了李显的尸体,他抓着李显的衣领,然后那些盘旋在李显身体四周的蚊子,嗡的一下飞起后,又迅速落在了李显的两个没有眼珠的眼眶上。

        我看到这一幕,我问他:“你要干什么?”

        顾小哥身体顿了一下,复又冷冷说了一句:“不要心生恐惧,越害怕,越会吸引到它们。”

        我说:“你怎么了这是,你?”

        顾小哥:“我有我的使命,我有我要做的事。”

        小哥说完最后一句话,他唰一下,拎上那个尸体就奔通道深处蹿去了。与此同时我听到那群隐在深处的大队蚊子好像让顾小哥吸引了一般,也随了他的去势一路追过去。

        我拧步一跺脚  ,发力一路的狂追  ,转瞬当我来到了一间空间很大,类似大殿的那么一个石头做成的密室中时,我听到有人高喊了一声,拦住他!

        我听到声音的同时,眼前出现了一个黑呼呼的影子。

        影子的前进速度很快,唰的一下,就到了近前,我一咬牙,直接一记顶肘,给我冲!

        砰嗡!

        巨大的震响中,我的肘尖撞中了一个无比坚硬的东西,并且那东西的反弹力量也极大,竟然将的骨头给撞的微微一弯。

        我一咬牙,拿出一股劲出来,顶肘过去后,又是一路的炮拳,砰嗡,砰嗡,砰嗡!

        一拳紧跟着一拳!

        而当我打出第九拳的时候,那团黑呼呼的东西里面突然横生了一道锋利如刀的阴冷意志。

        我见状一提全身的雷炁,大吼一声,给我退!

        砰嗡!

        一记饱含了雷炁的老拳轰在了这团黑呼呼的东西上。

        转瞬间,我听到有人喊:“杀!妖人,看刀!”

        呼!

        一团炽烈的阳刚热气,裹了冲天的杀念,瞬间就朝这团黑影冲来。

        此时,我感知到这团热气竟无比的熟悉,我在哪里见过呢?对,端老,端老前辈,我在端老前辈拍出的一掌中,领略过这道力量。当时,它给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而今天,我又在一个孩子的身上见到这力量了。

        他就是太阳。

        太阳在吼出看刀两个字的时候,我见到了一道炽烈的刀光。

        怎么会有刀光?

        这是一团漆黑的环境,虽然我有黑暗中视物的能力,但在黑暗环境中我看到的东西全是灰灰灰的,好像落满了灰尘的旧物一样,它们是没有光泽的。

        但现在,我却看到了这一道刀光。

        它炽烈,有如头顶的太阳一般,光芒万丈的同时,它还具备闪电一样的速度。

        唰!

        就是这么一下。

        我听到’锵’音脆响,转眼血光迸射,那团黑呼呼的影子,瞬间就化成了两段,掉落地上,很快影子一阵扭曲后,渐渐归于了平静。

        而太阳则在挥出这一刀后,他整个人有如透空了全部的精气神一般,扑通一头就倒在了地上。

        我这时停下了脚  步,与此同时我见温老板飞一般过来扶住了太阳,然后尹大哥也拿着铁笔唰的一下遁到了面前。

        见到我尹大哥说:“那番僧拿怪铁做的是盔甲,还有,还有一个妖人,他刚才顺着一条小洞往下逃去了。”

        尹大哥对着前边一指的同时,我听到地底的一个空间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顾小哥!

        我心中一动刚要冲的时候,温老板说:“快,把这妖人身上的盔甲扒下来,一会儿,这东西有大用!”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