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恶人欲夺洞天福地

第六百四十一章 恶人欲夺洞天福地

        我跪在地上,陆大娘拿了刀,呛啷一声抽刀锋后,反转刃拿刀背,对着我的后背。轻轻砍了九下。这九下是陆家门中的九戒,九戒的内容同我拜周师父为师时所受的戒律基本上一致。我一一听过后,陆大娘问我,可能担起这戒律。我大声回答能。末了大娘送回刀锋又连同那个铁盒一起交到了我手中。我高举双手接过,这一瞬间,一股子称之为传承和责任的东西,就落到了我和叶凝的身上了。

        陆大娘送回刀后,她伸手抹了把泪。

        我知道大娘为什么哭。我接过来的,可是陆家的传承啊,是古时候,多少人花千万重金寻求也不得的宝贝呀。可是现在,我相信这东西就算是白送人,也没人肯要,同样也没人敢要。一来,刀中煞气极重,普通人根本镇压不了。二来。九月秋的刀谱看着厉害,可对现代人而言,他们学了,又有什么用呢。即便最后是用了。找到了这个高术江湖,一步步走进来,那不也是一场全新的滔天杀劫吗?

        可这些,还是得有人继承,得有人把它们一脉脉的传下去。

        因为有人曾经问过一个很伟大的人,他问对方,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个什么样子?那人回答,他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什么样子,可是他知道  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样子。对方就问,那是什么样子啊。他回答的是,那是用棍棒,石头,拳脚和锋利铁器展开的一场撕杀······

        正式从陆大娘手中接过这个一刀一盒后,我又和温老板在大娘这里多住了两天。期间。大娘就是看着我乐,间或她会开着车,领我和温老板去附近的山上看风景。去领我们到周边的农家院吃好吃的山野风味儿。

        我和温老板聊了一下端老,温老板说的是,端老忌讳跟李明阳产生直接矛盾很简单。每个人在这个江湖上行走时,都会欠下一个称之为人情的东西。端老肯定是欠李明阳背后依靠那人的一个大大的人情。

        人情这东西最不好说了,所以端老没办法出这个手。他只能是遇着了,压住,然后再选择回避。

        问题想要解决,还得靠我自已。

        是的,就像很多人讲的那样,谁也不能靠,只能靠自已!

        包括齐前辈,我也完全不能依靠,我修到了今天。我有一种预感。齐前辈也好,其它前辈也罢,帮我帮我的越多。我的凶险就会越深,越重。不仅是我的凶险,齐前辈,还有很多前辈本身也有这个凶险。

        否则的话,前辈们也不用选择隐到一个地方去躲什么三灾了。

        同样我在高黎贡见到雷前辈解脱后,我悟出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修行越高,越不能轻易出手,出手不用别人打他,老天就会把他给灭了。同样,假如把一个实力很高的人逼到让他出手的境地时,事实上,他在出手的那一刹那,已经注定灭亡了。

        到时就看,他死的时候,能拉多少人给他做那个垫背了。

        那高手们,怎么来斗?

        我摇头笑了一下,我,叶凝,还有很多,很多人,不正是最好的解释吗?

        传承,传承

        师父传下来,弟子承受的同时,还得负担师父之前的那些因缘。

        真传,不轻传就是这个道理。

        随便传了,可能就把人家一个好好的孩子给害死了!

        在这儿住到第三天的时候,先是温老板说他得回羊汤馆了,然后他直接去西x转道再回他的城市  。我这边先是接了尹锋大哥的一个电话,他告诉我,他平安到家了,然后给巴虎的户头已经建成。此外,这段时间,他得跟师父在一块儿守守山,把这身上的东西,弄的牢固了再说其它。

        我记下了户头后,让尹锋有事就跟我联系。转过头来,我又把电话打给了马叔,我让马叔按月给那户头打一定的钱。

        跟着我又把原因说了一遍,马叔欣然同意。

        就这么,我将巴虎的事儿落实了以后,正要启程去找叶凝的时候。叶凝居然主动给我来电话了。

        “仁子,你快来崆峒吧,这里我有点顶不住了。”

        我说:“怎么了华阳散人她不在吗?”

        叶凝:“师父应该找过你,她说你有一劫,我担心的不得了。但师父不让我跟你接触,再加上她亲自去找你,所以我也就放心了。等了这么久,你一直没消息,况且我这边还有一些麻烦事。所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对了,那一劫·······”

        我长松口气:“多谢咱师父,要不然,我可能真没法儿过去呢,行了,不用说其它的,我也正好要找你呢。你把道观的具体位置发来,然后我这就过去。”

        叶凝很快将地址用短信发了过来。我收到后,这就跟陆大娘告辞,然后我开了那辆破捷达直奔崆峒去了。

        提起崆峒立马会让人想起武林高手,那个地方确实在很多武侠小说中博取了很多次的出场机会。

        但现实的崆峒是旅游风景区,那里的道观充斥的大多是抽签算命,解卦,画符,看风水,捐功德的人。

        叶凝之前跟我讲过,华阳散人是领了她师尊的命在崆峒山域的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成立了那么个道观。

        道观不修仙,不炼丹,不画符,不教武功,不教长生不老之术,也不开方抓药给人看病。道观,只教两件事。

        衣,食,住,行之道。

        观天,观地,观人,观世间万物之观。

        可想而知,这样的道观生存起来会有多么的困难。初始阶段那个难呐,按叶凝说,华阳散人领了三个徒弟真快要到了上山挖野菜吃的境地了。

        迫于无奈,华阳散人只好去了一次南方。然后,露了点功夫,得了很大一批的香火钱,这才把道观香火给带旺了一些

        没办法,世人喜欢新鲜刺激的东西,枯燥的打坐,单调乏味的观天地自然。真的没有几个人喜欢。

        华阳散人为此也惹了一个很大的因缘,好在她查到因缘落到了西南方向,就只身去了那里,九死一生之后,才把这个因缘给了断了。

        道门东西就是这样。哪怕赚香火钱,修筑道观这样的正事,看着简单做起来也很难。有神通,不露则罢,露了显了,然后以此赚钱了,就摊上因缘了。扔史厅弟。

        散人是高人,能看清楚因缘落在那里,所以她采取主动,用几乎丢掉性命的方式把因缘给化了。

        其余的人呢!

        要么因此身败名裂,要么就是身染怪疾,一命归西。

        所以凡世间人,若有以神通,收取钱财,助人达成所愿的,又或助人避开疾病灾祸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讲,百分百都有问题。

        事不成则罢,成了,早晚得还!

        叶凝之前走的时候,道观内有女弟子三十四人。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十四个女人全都聚到了一起,会唱出什么样的花腔儿,简直让人无法想像。

        当然了,这只是外在,内在有没有人拿华阳散人的道观做杀局,然后引我和叶凝入局,这也是一种排除不了的可能。

        我心里有事,所以一路基本没什么耽搁,再加上我也不困,精力十足,所以直接就是一口气开到了崆峒风景区。景区在当地的一个镇子里,到了镇上后,我下车给给叶凝打了个电话。叶凝说了一个宾馆的名字。

        我直接开车去宾馆,把车停好,待我找到叶凝房间,将房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浑身腾满了杀气的大马刀。

        “仁子!你再不来,我就要杀人了!我明知道杀人不对!可是,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叶凝咬牙切齿地跟我说。

        我说:“行啦,别这么大气了。记住啊,千万要止怒,知道我这次劫是怎么起来的吗?就是因为心头这一怒。因怒而生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要冷静处理,看清楚事件的经过和来龙去脉,咱们该杀一样不耽误杀。”

        叶凝:“可我现在真的很气呀,要不,你跟我打一架得了。”

        我一摆手:“别,我现在可打不过你,好了,我这儿呢,先给你弄一个转移注意力的东西。”说完,我把背的包打开,取出了刀和铁盒。

        叶凝一怔,我背倚着门,一脸郑重地说:“叶凝,跪下。”

        大马刀:“啊?你让我跪?”

        我说:“不是和你开玩笑,这可是我跪着从你陆师父那里接来的东西,是陆家祖上的真传之物。”

        叶凝一听,脸上当即就换了肃穆的表情,然后庄重地跪在了我面前。

        我如法泡制,把陆大娘对我说过的话,走的过程,又在叶凝这儿走了一遍后。我郑重把这把刀交给了叶凝。

        叶凝握刀在手,呛的一声响,她就抽出刀来了。然后望着二尺多长的刀锋,她直接就说了一句,杀!

        我一摆手:“先别说杀的事,把道观里发生的事,讲一讲,咱们再说杀的问题吧。”

        说了话,我递  给了叶凝一瓶矿泉水。

        叶凝哼一声,一拧带,往床上一坐,然后把水瓶子一举对我说:“给我拧开。”

        我苦笑着接过瓶子:“啧啧,这家伙,劲大的能把牛脖子拧断,这让我给拧矿泉水瓶盖,哎哟,女人呐女人,真是有意思。”

        叶凝:“哼,要不找你干嘛,男人嘛,出力的活儿,当然你们干喽。”

        我哈哈一笑,拧了盖子说:“我干,不让我干,我还不高兴呢。”

        叶凝哼的一声偷偷笑过,又趁我递瓶子的间隙,叭,在我大脸蛋子上亲了一口。

        我拿手一抚说:“这算是福利吗?”

        叶凝喝口水:“你说呢?行了,不跟你讲这个,我还是说我的事儿吧。”

        接下来叶凝给我讲了事情的大概。

        叶凝到了道观后,华阳散人把事情大概安排一下,就闪身离开了崆峒。

        这一走,散人也没说多久回来,也没说能不能回来,就说是云游天下了。

        然后叶凝的身份类似的一个大护法。同时道观内真正主事的有两个人,一个叫秦语然,这个秦语然人长的漂亮,看着就好像是一个仙女儿似的,但本事不大。

        当初,她是因为处对象,让一个富家公子给暴力了,一气之下到崆峒来寻死,结果让华阳散人救下,这就入道观做了一名道姑了。

        秦语然走的是颜值和身材的路线,在这个看脸的年代,外型条件好,就等于是一切了。再加上她穿了道袍有那么几分仙子的味道,于是在道观内很是得势。

        另外一个叫杨柳,这个杨柳呢,长相很普通,就是个普通农村姑娘。她当道姑比较的早,原来之前在龙虎山那边修行,后来经人介绍,她到华阳观来帮着华阳散人一起打理这个道观。

        华阳散人走了后,叶凝做为大护法一住进来,秦语然就开始各种献好了。可叶凝根本就不吃那一套。

        呆了两天,也相安无事,可两天后,秦语然突然领来了一个道号名叫华月的道姑,这个自称华月真人的老太太确实是有几分本事,并且,通过叶凝观察,这老太太背后好像还有一伙人。

        这伙人就在这崆峒镇上落的脚  ,他们想干什么,叶凝不知道  。她知道  的就是,这个华月真人,在道观里横行霸道  不说,有一天,秦语然还出手把杨柳给打了。直接就是两记耳光,当着道观所有女弟子的面打的。不仅如此,华月真人还说,她是华阳散人的师妹,华阳散人走了,云游四海去了。然后,这个道观,将要改成华月观。

        叶凝让这事给气的不得了。

        但理智告诉她,这是有人在逼她出手,只要她一出手,事情马上就会朝着另外一个无法揣摸的角度发展。

        面对强敌叶凝不怕,怕的是,不知道这伙人安排的什么诡计,不知他们要干什么。出手了之后,会不会对大局产生威胁。这个叶凝就一概不知了。

        所以叶凝选择了忍,她退出了道观,把道观让给了这个华月真人。

        离开道观后,叶凝就住在了崆峒镇的这个小酒店。

        就在最近几天,叶凝发现只要她一现身,就会有人在后面跟踪。

        跟踪的人,手段都不是很高,叶凝有几次想要问,可她还是忍住了,她怕这个事情闹大了不好交待。

        华阳散人临走前,告诉叶凝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联系我。

        正好,我到陆大娘那儿的第三天,叶凝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听过了这里面的曲折,我先对叶凝赞了一句,确实,叶凝这件事做的非常对,她退出来是对的。赞过后,我问叶凝,她有没有过问当地的道教协会之类的地方。

        叶凝说她过问了,人家说,这个华月真人是海外回来的,是有资质的,并且,华月真人还准备给华阳观捐一笔数目很可观的钱呢。

        人有资质,又是带钱回来的,华阳散人不知踪影了,协会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愿意当那个老大,养活这一群道姑,你就当去呗。

        叶凝这时咬牙说:“你说师父,她辛苦建成的这么一个道观,就这么让人给抢去了,这,这算什么事儿啊,我,我真想杀人。”

        我思忖一番说:“这么大的一个事情,华阳散人不露面,只表明她被另外一件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给缠住了。这对她来说,可能也是一劫。”

        叶凝一惊:“师父有劫了,这·······”

        我说::“华阳散人原本没有这个劫的,可她建  了这么大的道观,又教出了你这么一个火爆如雷,貌美如花的俗家真传弟子。你觉得,她一个得道之人,弄出这么大的因缘,老天能放过她吗?”

        “有人这是算到华阳散人有此一难,所以就组织人过来夺观了。而华阳散人自知有这一难,便先去内蒙救了我,救我一难,我在她这儿,就又落下一个因缘,因故,华阳观的事,我必需得管。”

        “对了,那观里有什么宝贝吗?”

        我扭头问叶凝。

        叶凝叹了口气:“哪里有什么宝贝,就是很普通的小道观。咦,不对,要说宝贝倒是有一个。”

        我说:“是什么?”

        叶凝侧头恍然说:“师父讲过了,道家人修行讲究一个洞天福地,也就是说要选一个,自然地理位置相对比较合适的地方才行。而华阳观的这个地方呢,在观内有一个小山崖,崖上修了一个观星阁,师父说那里对俗家人来讲,是一个适合观星象的地方。而对道门中人来说,是,对!是修那个上清大洞真经的绝妙地点。”

        上清大洞真经,是道门的一本奇书。

        得要领,得真经,再得洞天福地!妥了,这地方,绝不能让那个什么华月真人给夺去!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