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斗道术?幸有高人点拨

第六百四十四章 斗道术?幸有高人点拨

        华老太太一脸认真且固执地盯着我说没了,华夏高术的正统在国内已经没了。热门我现在有一种冲动,想要冲上去给老太太一巴掌让她睁大她的眼珠子好好的看一看,华夏高术的正统究竟还有没有,但是我没这么做。

        理智告诉我不能跟这老太太一般见识。否则我极有可能陷入到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里。我看着她笑了一下说:“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

        华月真人振振有词负手望着远处的群山说:“当年满清入关,我大明江山的近万将士连同百姓一起在崖山跳海。那一战崖山之后,世上已无华夏。有的只是当年随郑公下去南洋的那一脉道人。还有我等苦心将道门积业挪去海外发展的道人。”

        “我等在海外发展了数百年,将这华夏道统一脉发展的根基深厚,至于国内,哼!你看看吧。哪有几个是正统传承,有吗?你说说,有吗?”

        华月真人冷冷盯着我说。

        我对这老太太笑了一下说:“我倒是很想听听,你所谓的正统是什么?”

        华月真人冷哼一声,背了手,好像是背族谱一般,将她祖上的一代代祖师给背下来了。

        我听过后对华月说:“你讲的没错,那我问你,华阳散人跟你是否为一脉相传?”

        华月好像抓到理一般,扬了一下头说:“正因是一脉相传,所以,我才过来接手她的道观。我和师姐之间。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你,你又是哪一脉的人呢?”

        华月冷冷问我。

        我一步步向她走近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身上学的是华夏的东西,这已经足够了。”

        华月:“哼,功夫也好,高术也罢,都讲究个一个师门传承,你说不出来传承,你就是一个野路子。你一个野路子,你让我交出道观后,你凭的是什么?”

        我抱臂看着这华月真人,我告诉她说:“真人,你听好了,我关仁这一路在江湖上走了这么久,我凭的不是别的。就是两个字,本事!我凭的就是这个本事。”

        “怎么,想杀我吗?”

        华月真人伸了个脖子对我说:“这里可是法制社会,你带刀了?我好像听说,你带了刀过来哟。”

        我笑说:“真人可真的是手眼通天呐,我没刀。真的没有刀。”

        说这话的时候,我把感知向后撤了一下,转瞬。我感到我开来的那辆车让人给翻了。

        果然,不带刀就对了,带了刀,性质就变了。

        没有刀,互相打,打出脑浆子,彼此也说不出什么。因为,我们用的是拳头啊。拳头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威力,所以这个就不好惊动官府了。惊动了,官府查到底,到头来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真正江湖永远不是小说描写的那样儿。

        远的不提,单就清代来说,背个剑,提把刀,可能村口没出去,就让乡勇给摁那儿了。

        罪名很简单,私藏兵器呗。

        换了现在也是一样,不举则罢,一举报,立马就给逮起来

        提刀满江湖走的大侠,那人真的永远只能活在小说里头。

        我对华月真人说完没刀之后,大概过了一分多钟,唰唰,从树林两侧果然就遁过来了五六个人。

        这五六个人有男有女,看着都是一身的小功夫。

        我盯着这几人,又看了眼华月说:“查完了吧,有刀吗?”

        华月真人看后者,那几人摇了摇头。

        我说:“海外华夏正统就是这么对国人的吗?就是这么,见面先疑心对方有没有刀,更进一步,又去翻人家车的吗?这算什么手段?cia,中情局?”

        华月真人哼了一声说:“关仁,你休要跟我狡辩,今天我出来就是明确告诉你,这个华阳观,改叫华月观了!”

        我冷声:“凭什么?”

        华月真人:“正统!”

        我说:“好,你凭一个正统,我凭的就是一个修行!”

        华月哈哈哈,她仰头笑了一下说:“修行,你修的又是什么,是跟我拳脚相斗吗?我一个老太太摆在那儿,你敢对我动拳脚吗?这话传出去了,你不怕损了你关仁在外的名声吗?”

        我说:“那你想怎样?”

        华月:“论正统,你想让我离开这道观,很好办,咱们道术上证一个高下。热门你若是能赢了,我二话不说,马上让人搬离这华阳观。你若是不能赢我,你要在术字一脉上,输给我了,那就没什么说的,你转身立马走人。从此之后,你关仁,在江湖上再提一个武字,提一个道字,你就是不要脸!”

        听到华月真人这么一说,我马上明白,今天安排的这一出是什么意思了。

        不得不说,这一步棋确实是很高。

        先是用一场因缘困住了华阳散人,让她远走他方。跟着又让华月真人过来抢了华阳观。在抢观之前,又跟当地的协会打好招呼,所以官府那边也就有了一个留底了。接下来,叶凝肯定会让我过来助她一臂之力。

        我来了之后,必定会跟华月真人见面,到时她再用这个法子一激我,我跟她证了道术,倘若我败了,那妥妥的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这一败绩,就会在江湖中广为流传。

        这伙人就更加揪住了这个小辫子,然后逢人就会讲。国内是有高术不假,是有高人也不假。但是断代了,没人往下传了。所谓的几个传人,无非是一些讲大话的小年轻罢了。

        不要小看这个。

        高术江湖,也有高术江湖的舆论。

        这个东西一传出去后,包括霸王正道,还有头陀会的这些人,更加的会大摇大摆,明目张胆地回国抢东西了。

        说实话,倘若不是我找了羽尘,可能今天我就要败了。

        万幸。

        羽尘道长,您该现身了吧

        心念一转间,我突然听到身后树丛中响起了一串轻轻的脚步音。随即一个声音就在我耳中响起来了。

        “老师父啊,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当下之天,早已经不再是异族统治的天下了。当下之人,仍旧是我堂堂大中华的儿女。华夏没有断,华夏没有死,它只是等着我们去把它身上的糟粕剔尽,精华取出,再一代代,一脉脉的流传下去。”

        几句话的功夫,羽尘道长已经现身在众人眼前了。

        华阴真人扫了一眼羽尘,她眉毛一竖说:“你又是什么人?”

        羽尘:“福生无量天尊,在下凌云观的一方小道,道号,羽尘。”

        “哦,听过你。你观内弟子好像讲过,说你不日就会飞升成仙了,哟哟,这世上现今还有飞升成仙的人吗?除了当年的道祖老子,我好像没听说有人能顺利飞升成仙啊。”

        华阴真人一脸嫌弃地看着羽尘。

        羽尘道长淡然:“老师父,到处走一走,找一找,总能找到的,找到的。”

        “呸,一听就知道是嘴上的把式,这类的修道人,满天下我见的太多,太多了。行了,这小道啊,我也不跟你争执个什么了,今天,是我跟这小伙子证一证道术。你且躲去一边吧。”

        羽尘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只是一步步退到了我身后。

        华阴真人这时对我说:“武人打架,就是一副身子,使了拳脚的力量,往对方这副身子上打。这看着,就好像山里的野兽斗架一样。咱们是人呐,不是兽儿。人学着兽儿来打,有意思吗?像狮子,老虎,豹子似的,是够凶猛  ,可那是兽儿,咱们是人,是人知道吗?关仁!”

        “只可惜,现今这人,大多忘了自已是人了。唉,想想再早的上古之时,千里之外,一念决个生死。现如今呢,倒也能千里之外,决个生死了,可那凭的是一方之道,一方之技,一方之能。是所谓,科学经验之道,非这沓沓寰宇的真灵大道。人呐,早忘了自身的种种玄妙,同样也忘了上古华夏一族是何等的神勇,更加忘了,我们这华夏一族的故土是在哪里。”来休丽号。

        华阴真人说到这儿时,她有意无意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所以说,关仁,我既然说了,你凭的是本事。那么好,我这个老太婆就跟你证一下本事。我出一道真身,你也出一道真身。然后立在这空中,凭真身,斗上一回,你若是赢了,我二话不说,当即转身走人,这华阳观,我今天晚上,就交回到你身边那个小姑娘手中。”

        “你若是输了,对不起,你关仁,不配说什么华夏正统。更加不配掺合道门中的事儿!”

        说实话,我对这个,心里确实是没底。

        但既然羽尘道长来了,今晚已经跟这个华阴真人对到这儿了,我不答应,已然是骑虎难下了,所以,我把心一横索性对华**长说:“行,我应了你了。”

        这话一出口,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了羽尘道长的声音。

        “关仁小友,你是以武入的道,不识道中真身为何物。我初见你,发现你三魂已经圆满,出真身于你而言,不过是一层窗纸的事罢了。现在,且让我授你法门。”

        “真身之道,在于一个所谓元神。元神又称身魂,又叫生魂。亦叫爽灵。生魂即是我们这副身体一切生机,意识,思维,等等的原始框架,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加入了一缕先天带来的元炁,方才让我们有了一个生长发育的过程。”

        “三魂之中,除了这一道生魂外,尚还有一道阴魂,一道阳魂。阴阳二魂则不在身体之内,这两道魂,乃是游离身体之外的魂灵。也是两道游离身体之外的框架。”

        “阳魂提供的框架是一个理智和智能的基础,阴魂提供的框架是一个情绪和慧能的基础。道中,阳魂可通天,接引三十三天中的力量。阴魂可俱神通,让人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之神通表现。”

        “你需要做的,只是让生魂,即元神提出体外,到了体外之后,由于你三魂圆满了,到时,天地二魂,也就是阴阳二魂自然在你头顶三尺之处与元神即生魂相聚。”

        “出体之法,亦有妙诀,此法极简单,很多道门书中都有介绍,今天我且传授于你。”

        “你立在原地,先提了左腿,心动,而身不动。然后抬起心中那一只脚来,踏住虚空中的一点奋力向上一跃。待你眼见六方之景,耳听八方之音了,便是你阳身脱出的表现。”

        “到了这一步,切记不可起四方游历之心,若是那样,恐怕会被大风吹散。你要盘了腿,端坐头顶三尺之上,然后心系九重无上天的虚空。”

        “这女人,修的是地魂神通,擅长幻化种种不可思议之身相,这些相,皆不为惧,只要你的心不为其所动,其相自灭,反之她若提聚了神通中的怪力来攻你,你领无上天中的一念,只需一念,回打过去便是了。”

        “就是如此,就是如此。”

        羽尘说到这儿的时候,脑子里的声音就没了。

        这样一番话,听起来好像很长的时间,可等到听过,再将其记下,不过瞬息间的事。

        是以,当我领悟了出阳身的这一系列法门的时候,华阴真人刚刚摆好了她的架子。

        我朝真人一笑。

        华阴摇了摇头后,她突然一跺足,然后伸手打了几个诀。

        我没掐什么诀,只是按羽尘道长教我的法子,把丹田中的力散开,散到周身之后,我让意念抬了我的脚  ,对着空气中某一个不可见的点,我轻轻的踏上后,稍一用力,唰!

        我再次看到了三百六十度,完全无死角的世界。

        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同样我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竟如此的美丽。因为我能够看清楚,身边一步片树叶中的叶脉,我甚至可以看到叶脉内流动的微小的水汽。

        太吸引人了。这个世界,竟然这么的漂亮,可是我的眼睛无法看到。我只有离开了这副浊身才能看清楚这一切。

        但同样,我知道  ,此时也是最危险的时刻,只要我的心一散,我身上的力量,元炁,等等的一切都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迅速流失。

        我必需守住自已的心,我不去看那些东西,我什么都不看,只专心·······

        没错,我看到了华阴真人,她浮现在虚空中,手里拿了一个拂尘,此外她身上穿了一件黄色的道袍,她看着我冷冷一笑说:“好你个关仁,竟能习得出阳身之法,只是这阳身出的来,你可就回不去了。”

        华阴真人冷冷说完后,她动了一下手中的拂尘。

        唰!

        阴风透骨,漫天黑雾,于一团狰狞的雾气中,就出现了一只布满了青筋的青黑手掌,它好似一片天般,呼的一下,就奔我抓来了。

        那种放大的恐惧,害怕,等等一切莫明的心理,突然就在心中生出。

        而伴随恐惧心理的每一分加强,眼前这手掌的清晰度,就加强了十分不止。

        若相信,若害怕,这便是真的。

        若是不信,没有了恐惧,这也便是假的了。

        我念了这一句话,心中全无半分的情绪波动,然后我再看那手掌。转瞬间,一切都好像褪去了颜色般,什么都没有了。

        华阴真人先是一怔,复又说:“不可能!你这小子,受死吧!”

        没错,她是想杀我的,所以先骗了我出体,然后再用她本门的道术把我杀了。

        可惜,她低估了羽尘。

        真的是低估了羽尘·······

        浩瀚缥缈的星空啊,我华夏人最初的家,它在哪里呀?

        不知为何,我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这一念生起的瞬间,唰!

        那道曾经开启的第四魂,仿佛一个打开的虫洞般,在我的脑后浮现了。

        然后,我有了力量。

        莫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力量。

        我抬头,看到华阴真人正手提着那个拂尘,咬牙使了阳身全部的力量朝我打来。

        我没有动,只是一念。

        打她!给这老太婆  ,打趴下!

        轰!

        一团劲流撞到了华阴真人阳身的胸口,转瞬劲流炸开,她的影子破碎了。

        而我,在生过这一念后,心突地抖了一下。

        然后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快回来吧,快回来。”

        唰!

        下一秒,我回到了自已的身体上。

        我睁开眼,发现自已还是站在草地上。而不远处,华阴真人面色惨白,正让一群弟子扶着她。

        我朝她一笑,淡淡说了一句:“今天晚上,你就得搬出来去,你不搬,我们帮你搬出华阳观!”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