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恶人脑中的东西和小楼的八爷

第六百五十五章 恶人脑中的东西和小楼的八爷

        我见小楼还是不大明白,就把这里面的具体情况,还有一番番的来历,经过,详细跟小楼讲了一遍。【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

        小楼听了过程。他问我这个鱼择江怎么会知道  ,我来了南x,且还要一起去江阴接他八爷。

        我笑了下说,这里面肯定有精通奇门的高人。那些人会推算,会排奇门遁甲的九宫盘,他们一定是排了奇门,知道  我要去江阴。所以就一路跟踪,找到这里后,他们寻到一个机会下手来害咱们。

        小楼噢了一声,好像不太相信这个。这时我没往’那个’方向去指引。都是一家人。我希望这一切不是六叔引发的,我希望六叔没有从中做那个牵桥搭线的人。

        希望,希望如此吧。

        天彻底黑下来了,我们拐上了高速,跑了一个多小时后,叶凝在后边碰了我肩膀一下说:“你看后头有辆大货,一直跟着咱们。”

        我说:“不是吧,这么敏感?”

        叶凝:“不是,再说了,女人直觉,天生的无敌技能,你就信我一回。这大货我感觉有问题。”

        我听了叶凝话,侧身朝倒后镜看了一眼,车屁股后头果然跟着一个挂了集装箱的大货车。

        车子外表看没有什么问题,可只要稍微仔细投过去一缕感知。就会发现,这车很猛  ,势头极猛  。速度也猛  ,总之不是一个好模好样儿的开法儿。

        我扫了眼前头,发现这个时间前边竟然没什么车了。

        于是我对小楼说:“踩油门,把这大车拉开一段距离。”

        小楼按我说的做了,车速很快升上去,转眼飙到了一百七十公里的时候,我对小楼说:“减速,停下来。”

        在跟范前辈接触之后,我从前辈那里学到了一门技能,这门技能就是冷静分析,主动出击。很多事情不要在出了之后。再选择出手,那样的话,会牵连许多的无辜人受伤害。

        所以,我一确定这大货车有问题,马上拉开距离,跟着停了车后,我让小楼,叶凝全下车,这样人不在车里,他们撞车也没什么用。跟着我大摇大摆,直奔那辆开过来的货车,一路逆行着迎过去了。

        走了不到两分钟,大货车出现了。

        我站在距离它将近八百米远的地方,停路边,朝货车摆了一下手。

        一次又一次的挥手。

        货车显然懵了。

        因为这一切都没有按照计划中发生的事来发生。所以,我猜他们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估计车里人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临到最后,车还是停了下来。

        我走过去。

        货车驾驶室探出一个脑袋:“找死啊!这是高速公路。”

        我跃起,叭!

        一掌拍中他脑门,人坐在车里一阵哆嗦,转眼就闭过气去了。

        坐在副驾的人一见这架势,一伸手,手中赫然就出现了一把枪,我一个纵身,先把驾驶室的人往下一压,跟着抬手握了他的枪管子用了一个掀法,猛地向上一掀。枪转眼到我手了,我一调转枪头的功夫,唰!

        后排座亮起了一记刀光。

        大货车,后排座是睡觉的这地方,这里边有个人,之前他躺在里头,身上盖了一块破旧的毯子。我进来后,看到他了,但我没直接对他动手,眼下我见刀光闪过,直接就用手里的枪一挡。

        锵的一记轻响后。

        他手中那把武士短刀就嵌入到枪管子里了。800

        劲,还是不行,这要换了个高手,枪管子就断了。(  就爱看书网)

        我砰!

        一拐肘,肘尖直接撞到那人脑门上。

        没用杀人的手法,用的全是制伏的手段。

        我放倒了两个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副驾驶位子上,掏枪的那个人身上了。

        “爆破器谁安的?”

        我冷冷问他。

        他嘴角一阵抽动。

        我握了身边倒下去那人的手,我朝他举起了受伤的破枪。

        “三个数。”

        “一,二····”

        “我安的。”拿枪这人低下了脑袋。

        “谁让安的?”

        对方一伸后排座,拿刀那人说:“他。”

        我说:“把头低下去。”

        对方一怔。

        我没管那么多,伸手把手掌按在他头顶,我扫了一下。来以阵划。

        末了我对他说:“以前你就因为伤害坐过五年的牢,这怎么还想再犯事儿?家里给你买车跑运输不容易的,好好干吧。别做犯法儿事了。”

        对方一愣。

        我又指了下让我一掌拍晕的驾驶员说:“好好对人家,你小子,不地道  啊,你跟他媳妇····”

        我摇了摇头。

        对面的伙计傻了,表情彻底傻了的样子。

        我一笑间,把车后边那个拿刀的人揪着衣领给揪起来了。

        这是个年轻的东洋人,他脸上的五官,气质,等等一切都说明了他是东洋人。

        我扫了他一眼,又试了下鼻息,这人目前没死,只是让我撞成了轻微的脑震荡  。我拎着他,看了眼对面的人,我笑了笑说:“当这是个梦,还有,跟你兄弟的老婆断了吧,这事儿,要是不断,你早晚得露。”

        说完,我提着这人闪身就下了车。

        到外面,叶凝和小楼正在接应我。

        眼看到我手里多了一个人,小楼迎上来,跟我一起架着这人说:“这人是谁?”

        我说:“先回车里,回车里慢慢的审。”

        转眼功夫,我们几个把这货押回到车里后,我让叶凝开车,然后我和小楼押着这人一起挤在了后排坐。

        车子发动了之后,我先在这人身上来回的翻了翻。

        末了,从他腿上找到一把刀,除外,他手臂那里一块做的极逼真的皮肤下面,竟还隐藏着一把没有刀把的锋利陶瓷刀。

        检查完身上,我让小楼按住这人的两只手,又捏开对方的口腔我盯着对方的牙,反复看了又看后,我伸出手把他最后一个大牙捏住后用力的一拨。

        牙到手里了,但是没有鲜血流下来,因为这根本就是一颗假牙,我又将牙轻轻的捏碎。一抹白色的粉末状物质,就从里面露了出来。

        氰化物!

        剧毒的氰化物,这些剂量足以在数秒内把这个大活人变成一副死尸。

        小楼目睹这一切,他倒吸了口凉气说:“这些人,他们安的是什么心思啊。”

        我摇头表示,我也不太清楚,然后我把手掌放到了这人脑门上。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

        我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我只看到了一个穿着破旧白衣服的女人坐在一张椅子上披头散发,用阴冷至邪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记得在之前跟死去的野村那伙接触时,我用搜魂的法子,也在他们脑子里见过这么一个女人。

        她是谁我不清楚,但我知道  这女人用了一个什么法子来控制这些人。

        这法子以前齐前辈跟我提过一嘴,当时我不太明白,后来跟羽尘道长接触之后,我才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个就叫,地魂的归属。

        再说的远一点,就叫信仰的力量。

        正信的信仰,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大家都把地魂中有关不良情绪的东西消除了。随后在教义的指导下,结成了一条心。是以,往往很多持正信的人,说有了信仰后,命运等等很多方面都得到了改善,这绝不是迷信的说法。

        怕的是邪信。

        怕的是,主持这一切的人,那个领军人,这人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信念。

        正信,信的是信念,不是活生生的人。

        人都是一念魔,一念道  。

        包括我,还有羽尘道长,他自已也说了,没有最终解脱,脱出这个肉身之前,他也时时跟心中的魔较量着。

        可我在这个年轻人脑子里见到的那个女人,她可不是这么想的。

        她就是这些人的地魂,不仅是地魂,她还侵入到了这些人的生魂当中,是以,所有的记忆,等等一切,都握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

        一个成了精的东洋老妖婆  子。

        我松开了手,我知道  从这年轻人,我收获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了。

        所以,我让叶凝停车,然后把这年轻人扔在了高速公路的护栏外面,当然,他的刀,还有毒药什么的,都让我给没收了。

        好歹是一条生命,可不能让他寻了短见。

        经历了高速上的这一幕后,我分析鱼择江后面的东家,也是这个东洋老妖婆  子,只是他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这一切还都不知道  。

        另外,小楼面对的那一场比武,我估计这场比武会是一个突破口,搞不好,一些事情,通过比武就会炸出来。

        接下来,一路平安。

        到江阴时候,小楼指挥叶凝下高速时,他跟我说:“那个,见到八爷,你们,你们别笑话他啊。”

        我一怔:“你八爷就是我和叶凝的八爷,我们见了他,怎么能笑话他呢。”

        小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八爷,他,他跟个老小孩儿似的。之前闹过很多的笑话,家里人当他精神不好,给送到精神病院住了半年,可他根本没病,就是怎么说呢,有点,那个,逗  ,没个正形儿的。”

        我听这话就笑了:“没正形好哇,就怕那些个假正经,端起脸来好像是个人,背地里干的全是见不得人的事儿。”

        进到江阴后,小楼先打了电话,通知那边第二天再过去。然后我们在城里找家酒店住下后,第二天的清早,小楼开车绕过城市  ,就去了城市边上的一个城乡结合部。

        江南的水乡别有一番的风味,尤其是这里的一些老房子,黑色的屋瓦衬着白色的屋墙,看在人眼中,真的是别有一番感觉。

        车子驶过一条小石桥,沿街开了几分钟,拐到一个位于小河边儿上的院门前,小楼下车,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奶奶,奶奶,我来看八爷了。”

        我和叶凝把街上买来了一些水果,菜,肉,等东西提好了,跟在小楼的身后等,不大一会儿,屋里扑腾一声响,然后小门吱嘎开启。

        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小楼说的奶奶,而是一个骨灰级别的文玩大家。

        这是一位看上去长的很有喜感的老人家,那样子,五官的气质,容貌虽不是多惊喜,却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心里发乐。当然,这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老人家手上一样带满了各式各样的珠子。除了手上,他脖子上,居然还挂了一串······

        小楼这时说:“八爷好。”

        “楼楼来了,楼楼看我来了。楼楼,让八爷抱抱。”

        楼楼?

        我一听忍不住乐的同时,八爷跑过去,一把就给小楼搂在怀里了。

        小楼表情尴尬之余,他提着八爷脖子上一串直径三公分,完全是用一种我不知道的石头做成的大珠串子说:“八爷,你怎么还带这个呀,这石头怪沉的,我给你的紫檀,你怎么不带呀。”

        “那个没意思,还是这个好,这个好,楼楼,他们是谁呀。”

        八爷拉着小楼的手,指着我们问。

        我和叶凝主动上前问好。

        八爷:“关关,叶叶,你俩长的真好,来,快进院子里,奶奶给你们炖了老鸭汤呢。”

        小楼一脸的尴尬。

        叶凝却说:“哇,八爷真的好有爱呀,简直是太有爱了。”

        小楼:“就是这样子,老小孩儿一样,唉,没办法。”

        短短的相处,小楼认为他的八爷像个老小孩儿,没有个老者那种沉稳的样子,叶凝说八爷很有爱,可我却觉得八爷是个高手。

        不仅是高手,他还是一个高人。

        他身上有一道力量,这力量我曾经在端前辈身上见到过。

        除外,他那串石头珠子上刻了许多我不认识的字儿,这些字儿,每一个都能召集一股子存在于天地间的正念。

        那正念也就是所谓的正力,只是这正力很强,非一般人,无法修持,也无法压的住。

        当下我往院子里走的时候,我小声问了下小楼:“兄弟,咱家八爷,早年有过啥特别的经历吗?”

        小楼小声说:“当年他从医院出来,还是一个劲的疯,说要上天,说要入地的。后来,不知怎么,他竟独自一人跑去南x的xx寺了。在那里面,他住了能有小一年吧。出来后,虽说还是疯,但不喊上天入地的事儿了。”

        “小楼来啦,快,哎呀,这女孩儿,长的可真是漂亮。”

        随着一个眉眼慈善的老奶奶从屋子里出来,小楼给我介绍说,这就是八奶奶,也是一个很好的长辈。

        八奶和八爷两人这一脉没有后代,他们就是这样,老俩口相依为命一起在这个小镇子里生活。

        这时跟奶奶见过后,我又往前走了一步,突然看到院子一角放垃圾的那个桶旁边堆了很多的食物,饼干,保健品,酒,烟,茶,等东西,这些东西满满的堆成了一个小山的模样儿,并且上面还落了不少的泥垢。

        小楼这时也注意到了,他见状忙问奶奶:“奶奶,这是谁给送的东西呀,你们怎么全扔了呢。”

        奶奶说:“哎,这不昨天上午嘛,来了一伙人,说要请你八爷出去旅游,你八爷正好不在家,跟后边院子里的人一起下棋呢。然后这人拿了很多的东西,他放下东西,说明来意后,他说过几天,他还会来。我见这人很有诚意,就把东西留下来了。”

        “可你八爷回来,他却说这些东西脏,然后他就给扔了。我寻思,这扔到河里,扔到外面,不就浪费东西嘛,就不让扔,他非要扔,这不,我俩还吵了一架。”

        奶奶有些委屈地跟小楼说着。

        小楼这时看了看我说:“仁子,谢谢你,这次谢谢你啊,多亏你,提前带我到这里。”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