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要踢了这个场子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要踢了这个场子

        我来到小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一家小旅馆,进去开过一个房间后,我去街上购置了一掏应季的衣服,我洗过澡,换了一身新衣服后。[][起舞电子书]又去了理发店,给头发和胡须做卫个清洁。搞定好,我没有直接给叶凝通电话。

        老天安排让我没有同叶凝,小楼一起回去自然有老天的意愿,这一局,我必需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从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度观察到一切后,然后把局势给扳平或者挽回。

        所谓的交手和切磋是有目地的。这世上从来不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

        海外这些人肯定是奔着骆家手中掌握了什么东西而来,又或是骆家知道的一件什么事情而来。这里面的历史原因很复杂,但他们回来,一定是要夺取什么,这是确定的了。

        试拳的时间,小楼之前跟我说是半个月后,我查了一下日历。应该就是在明天。所以我必需马上回到南x才行。

        换好了衣服,退房之后,我去了这个小镇的客运站点,我在附近找了个家银行,取了一些现金后,我到客运站点打听一圈,谈扰了一个黑车司机。然后,我包了他的车,直接去南x。

        路上没什么好说的,司机是一个很健谈的大叔。一路他跟我一起聊天,天南海北的一通神侃,除外他还跟我一起分享他曾经遇到过的灵异事。

        他说有一天。他打牌,一连玩了两个通宵,然后在开车回来的路上,他拉过一个’’好兄弟”,后来他找一个寺庙的师父给看了,那师父说了,赌牌伤阳气,阳气伤的多了,就会看到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

        大叔告诉我,打那以后,他再也不晚上打牌了,他白天赌······

        车子在晚上到了南x,下车后我请司机吃了一顿饭。饭后,我结了车钱。司机大哥高高兴兴地开车走了。

        我请他吃这顿饭是有用意的,我帮他把一个即将发生的大麻烦给缩小到了一个他可控的程度内,我不能把这个麻烦完全给解决,那样就是改变他命运轨迹了。只是,尽我力,帮他把麻烦减小一下,仅此而已。

        吃过后,我在街上拦了一辆车,目标直指那个位于市区郊外的小山庄。

        车行了两个多小时,我在公路边看到了那座隐于一片树林中的的山庄了,它建的很漂亮,全是清一色的仿古建筑。

        建筑内放置了很多的射灯,灯光在树丛中若阴若现,我大概扫了一眼后,发现这里确实有几分的讲究。

        讲究体现在气势上。这处地方非常的有气势,一看就知道受过高人指点,从而让建筑本身与这里的环境融合成了一体。

        风水术语很多,我懂的不多。

        但风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和谐,一搭眼看着舒服,就是好风水。至于那些做这个局,那个局的人,无非自欺其人的小术罢了。

        建筑这东西,实用,美观,看着舒服,与自然环境相和谐,并且对自然的破坏程度最小的,那就是最好的风水。

        我绕着这片建筑走了一圈,跟着沿后山的一条小路,我就走上了半山腰,在山腰上四下一打量,发现山庄后半部份有一个隐藏的花园。

        花园内部有一块大草坪,草坪四周都摆了不少的桌椅,凉伞等物件。显然这里是为明天试拳而准备的场子。热门

        我大概看了一下,最后选定西北角上突起的一块岩石做为我的落脚点了。

        很快,我来到了目标地,然后盘腿坐到了上面。

        岩石的旁边长了几棵高大的树木,它们很好地遮挡了下方人员的视线,所以我可以保证,底下的人只要是不特别注意我的话,他们绝对不会发现我的存在。

        这是其一,其二,我现在的修为让我很容易融入到这片山域中,是以就算是有比我强的高手出现在这里了,只要他不是刻意通过术法来查找我的话,他一样无法感知到我的存在。

        我坐在这里,喝下去了一瓶水,然后保持打坐的姿势不变,我在这里安静地等候着。

        先是融合,散开,让自已跟这片山域成为了一体,然后再慢慢的聚会到自已的身上。

        我等了一个晚上。

        天亮的时候,我身上沾满了露水,很快露水又让阳光蒸发掉,等到午时的时候,我注意到山庄外面来了一辆又一辆的车。

        很快,我看到了叶凝。

        她显的很憔悴,跟在小楼身后,似有企盼地一个劲的朝四周打量。

        小楼换了一身标准的练功服,看样子他今天好像要跟什么人过手了。两人身边有很多人出现,这些人的年龄,老的将近七十几岁了,不过仍旧以中年人为主。

        我没有刻意去看这些人身上的功夫,只是扫了一眼后,从里找出来骆小楼的父亲我就收回了目光。

        南x武术界这些朋友一起进来的就是那些海外人了。

        我大概扫了两眼,没看到什么熟人,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

        不是,有熟人,熟人是安胖子外加那个刚冷的中年大叔,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七八个人,这些人看上去功夫高低落一,但不排除有高手存在的可能。只是,我没有见到曾禹。

        像曾禹那样的高手,他只要出现,我瞬间就能把他从人群中找出来。

        但他没有出现,这足以说明,他仍旧在暗中布局,操控这一切,今天只是这一局中的排头兵现身,真正的高手,不到决定利益归属的那一刻,他们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真正的高手虽说没出现,可这里面那出现了一个出乎我意料的人。

        骆六叔,他没有走到骆家,南x武术界的队伍中,他走的是海外那批人的行列里。另外,跟在骆六叔身边的应该是骆笑天吧。

        这年轻人······

        他毁了!

        骆笑天练了一门邪功。

        他的生魂跟一种强大动物的生魂置换了,那个动物是······黑猩猩!

        这样一来,他就省略了人练到兽的那到一个环节,然后他直接一步从兽到人!

        他很强,真的很强了。

        只是骆笑天为此付出了极重的代价,他的两条手臂对比正常人要长出很多不说,他走路的姿势看上去也像是一只猩猩了,除外,还有他身上的毛发,也在生魂改变的前提下变的格外浓密。

        他身上积满了怨气,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可是他无力反抗。

        两队人很快坐到了场子中,然后大家开始交谈介绍。

        他们对话的内容,我在这里听的清清楚楚。

        海外那伙人当中,为首的是一个叫乔真学的那么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这个乔真学好像很博学多才的样子,并且他身上多少也有一些基本的国术功夫。但这些功夫很杂,只限于武术的层面,还没有上升到高术的境地。

        通过乔真学与南x武术界人的对话,我大概搞清楚今天这场拳的真正目地了。

        当年南x这里,在民国时候,成立过一个很有名的武术馆。当时,很多国术老前辈都曾经在这里面教过学。后来,由于战乱,这个武术馆渐渐就没落消失了。

        馆子没了,但这里头的一些老东西,还在南x这里练家子的手中放着。

        老东西中有一些是牌子,一些旗,书画,桌椅,另外还有一些教学的笔记,一些国术老前辈亲手书写的东西。

        这些东西,一直由几个老前辈的后人私藏着。

        现在呢,海外这里人来了,他们想要把这些东西请走。

        话说的很客气,请走!并且还说了,愿意支付一笔保管的费用。

        但国内的人不同意,于是就安排了这么一场试拳,目地很简单,大概就是按武术中的规矩,试一下手,看谁的功夫高,谁就继续留着这些东西。

        这事儿挺气人!

        东西倒是不值几个钱,拳谱也都是普通的拳谱,可能现在上网搜的话,一找能找出来一大把。但关键是这东西里面蕴含的精气神儿,还有一个根的问题。

        这个根,必需扎在南x这个城市里不能动,这是一个底线。

        这帮人已经是触动底线了。所以一下子就给练家子的火气给弄上来了。

        有了火气后,又安排了试拳。

        关于谁赢谁就拿走这批东西的话,乔真学这人没有明说,但大家心里边都知道,他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一旦输了,对方再借的话,就不好意思,开那个口说我们留着,你们甭想打这主意的话了。

        功夫,强与弱,全在一个手上。

        输了的那个永远没有话语权。

        这还仅仅是外在,内在的话,南x武术界的这些人,很多也是面和心不和。

        这就不往深里讲了,武林的事儿,没个说清楚,真的没个说清楚。打,也打不清楚。只能是让它们保持这个样子,混和着,比什么都好。

        以上这些是外表透出来的一个事件,但只是这么简单吗?当然不是!

        就像走棋一样!

        刚刚移了一下’炮’谁也不知道,几步之后,这个‘‘炮’’是要走一个迎头炮,还是马后炮。

        曾禹安排了这个,目地就是骆家。

        因为,今天年轻一辈要互相斗的就是骆家的骆小楼和骆笑天。

        骆六叔很明显走到海外那一波人中间去了。

        然后,无论这两人,哪个赢,哪个输,骆家人最后都要摊上事儿。

        摊了事儿了,那就解决吧。

        曾禹该出面了。

        这招儿非常狠,骆六叔再怎么样,他也是骆家的人!

        兄弟相残,那叫什么话呀?豆何阵巴。

        骆六叔不是人,骆小楼的父亲,还有骆家的那些长辈也不是人吗?

        他们肯定没法儿跟这骆六叔打,打不起来。

        曾禹利用的就是骆家的这个软肋。

        所以,假如我估计的没错,小楼今天恐怕会有危险,是的,一旦打起来就有危险。因为,再怎么样,骆笑天也是他的亲人呐,他下不去那个手。

        而骆笑天呢?

        他早就是一个怨气冲天的武夫了。

        骆小楼下不去手,骆笑天不择手段。所以,想想吧,这个试拳怎么打?

        小楼一打就吃亏,一打就犯忌!

        可南x地面,又找不出来跟骆笑天这样一个’怪物’似的年轻高手相当的年轻人。

        曾禹呀曾禹,小楼得罪你什么了,你安排这么一个局来坑他?

        我思忖一番,如今的化解之道,由情,由理去游说,去说,这些统统没用了。骆六叔心里对骆小楼父子憋了一肚子的气。骆笑天对他爹,对这些人,也是一肚子的气。

        所以这个没法儿说。

        唯一能用的手段,很简单,一力降十会!一劲破千招!

        我管你什么阴谋手段,你不是试拳吗,我就闪出来,把话挑明了!这拳试不了!想试,你跟我大官人来试吧!

        心念一生的瞬间,场子里的人都坐下来,然后大家伙全一脸紧张地看着小楼和骆笑天。

        小楼这时对六叔惨笑说:“叔,真打吗?你是我六叔啊,这是我兄弟呀。”

        他指了指骆笑天。

        骆六叔冷笑:“骆家学的是八极,我爹没把八极传笑天,传你了!笑天他是在美利坚学的通臂,现在笑天加入了冰岛国籍。他不是中国人了,他是华人不假,可他是冰岛人。所以,笑天有资格,站出来,代表海外华人武术界,跟你骆小楼试一下拳。小楼啊,这事儿,你得感到高兴才对。”

        小楼咬了咬牙。

        我看得出,他在忍呐,真的是忍呐,内心里的挣扎,异常激烈。

        这时,乔真学站出来说:“那个,二位没什么意见的话,咱们就开始吧,一切按规矩来哦,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那个,过来,都到这里站好吧。”

        乔真学正安排呢。

        我站起身来了,然后我用低沉的嗓音对下边喊了一声:“这拳打不了!”

        谁?

        什么人?

        下边的人,唰的一下,就把目光落山上了。

        我沿上山时走的那个小路,一路疾行,到了下边后,抢了两步,唰的一下跳上墙头,这就稳稳跃到了院子里。

        满院的人,一下就把目光落我身上了。

        叶凝当即就激动了。

        小楼也是一脸的企盼·······

        我朝两人微微一笑,没多说话,只是抱拳冲在座每一个人讲了一句。

        “诸位前辈,在下京城,关仁!”

        乔真学凑上来,一脸笑容说:“关仁,你是京城的,这里是南x武术界的事儿,这跟你们京城没关系。”

        我白了他一眼:“南x,京城,是中国吗?”

        乔真学一愣:“是啊。”

        我说:“都是一国之城,分的那么清楚干什么?”

        乔真学一怔,复又说:“你,你给出······”

        我没等他把话说完,叭!

        闪手一记耳光就给他放趴下了。

        就是这么一下,一下就给打趴在地。

        安胖子这时吼上了:“啊,关仁杀了啦,关仁,你,你个魔头。”

        我注视他说:“我就是魔头了,姓安的,你敢叫,我下一个就掐死你。”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