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六十五章 灭了第三人后,见到曾禹

第六百六十五章 灭了第三人后,见到曾禹

        小和尚看到我,急急的奔过来,抬头反复打量一番后,不容他说话,我先说了:“你家师父叫你过来找我的吧。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和尚:“正是如此。既然施主知道,就速速与我去那里吧。”

        我一抱拳:“劳烦小师父带路了。”

        记得齐前辈讲过,世上每一间寺庙,每一处道观所处的地点都有一些说法。

        这些说法,或对应风水,或对应天地之间的气场,或对应一个门户,又或是镇守什么东西。总之。说法很多,都不是凭空选址修建的。

        更加有趣的是,很多建寺庙,道观的人,他们在开始建造的时候,并不知道他选的这个地方有这么多的说法。

        只是因为没有其余合适的地点,又或是一下子就相中了这块地

        冥冥中。一丝类似神明一样的指引,促使其把庙宇,道观建在了这样的地方。转尔许多年后,才从别的途径听说了,这地方,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说法。

        冥冥中暗合天意,便是如此。

        所以,这山上的地藏,静海两座庙宇,绝非平白无故就修在了这里·······

        小和尚领我们上山,走了半个小时,七拐八拐之后。到了一处庙宇的后院。来到院外,他站在后院的一个小门外说了一声:“师父,人接到了。”

        吱嘎一声,小门开启,我眼中就浮现了一个六十余岁的老僧人。

        僧人合掌说:“南无阿弥陀佛,施主终于来了。”

        多的话不用说,僧人知道此地有一劫难,同样他也知道,我是来应劫,化劫之人。

        我合掌还礼。

        僧人:“请施主随我来吧。”

        我跟在僧人身后,走进后院,拐过一个弯儿,又行过几十米后,我在一排临时搭建的工棚外停住脚。

        僧人说:“前些日子这里下雨。水积到这墙角下面,时间一长,竟把这一小块墙皮给泡开了。墙皮开裂后,那里面竟坦露出一个黑呼呼的地穴。寺里的僧人好奇,就聚在这儿看究竟,结果让寺里住持给训走了。过后,能有七天,这里就塌了。”

        一切都是造化,这应该是地宫的气运,也是那条隐藏于地宫深处的大阳灵的气运。

        那阳灵推算以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数十年前,他就跟骆家老爷子玩了那么一场血脉约定。

        僧人继续说:“昨天,先是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老人,他们在寺里逛了半天后,突然找到这个地方。两人就直接下去了。”

        “住持当时劝住我们,说不要去管这件事。并一再要求,严守消息。可寺里还是有一个好事的小和尚把消息传出去了。今晚天黑前,就来了一伙施工队,说要免费给我们补墙。”

        “住持没管,只说,会有人来接这因缘,于是就命我们等。”

        “这不,几位施主,您们总算是到了。”

        我点下头说:“那伙施工的人进去了吗?”

        僧人:“不止施工的人,他们说要运材料过来,就让我们把后门打开,这期间陆陆续续,进去了能有二十几人。并且,这里面好像还有一个疯子。”

        僧人想了一下又确定说:“是有一个疯子,浑身哆嗦着,让人架到了里面。”

        我说:“好,严防消息。三天,给我们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们如果不出来你们就封墙。”

        僧人一怔:“施主这·······”

        我说:“南无阿弥陀佛,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txt全集下载记住,三天后不出来,马上封墙。”

        僧人长呼了一声佛号。

        “施主放心,我等日夜在寺中为你们诵经祈福。”

        我一抱拳:“多谢大和尚!走!”

        一挥手,唰!

        我领小楼,叶凝三人直接遁到了工棚外,到了近处眼见地面有一层刚刚打上的,薄薄的泥灰,小楼砰的一脚直接就将泥灰踹开。

        呼!

        一股了阴冷澈骨的风就从地底深处涌了上来。

        小楼一个纵身就要往里跳,关键时候,我一把给他拉住也。

        然后我对叶凝说:“你在后面,小楼你跟我身后。”

        小楼:“这········”

        我说:“你身上有那阳灵可以依附的血脉,相对骆笑天而言,如果我是阳灵的话,我会找你,不会找他。”

        小楼点了下头。

        我对叶凝说:“注意到后面,防止有人偷袭。走!”

        唰!

        我们三人这就一起,纵身跳到了洞中。

        洞穴内的空间不是很大,充其量三平米左右,环顾四周,扫过几眼我看到紧挨地面有一个仅能容一人钻进去的狭小洞窟。

        我没犹豫,直接弯下腰,顺着这个洞窟就往里钻去。

        洞穴倾斜向下延伸,内部的空间极其狭小,一路前进了能有三百余米,中间有三个几个迂回的弯道,此外有些地方,像我这样魁梧的身体根本没办法进去,只能是强用缩骨的功夫,慢慢一点点的挤入。

        大概三百八十米后,四周空间开始渐渐变大,然后我也感知到了附近人类活动的气息。

        这应该是标准的回字形墓穴坑道,我们三人一跳进去,先是听到有人喊了一嗓子:“范铁云,你个老不死的,我知道你在这里面。你给我出来,你把那老太太交出来,让她告诉我,这墓穴的中心怎么进去,出来,你快给我出来。”

        这声音这么嚣张,肯定不是曾禹。

        这人应该是赵德龙。

        赵德龙是当年伤害周师父的五个小人中的一人。既然,他到这里来了,那没什么说的,我第一个先拿他开刀。

        当下,我让叶凝,小楼跟在了我身后,一行人顺声音传来方向走了不到五十米,待拐过一个弯儿后,眼前就出现了一道道手电筒的光柱。

        “这里面谁叫赵德龙?”我把声音压的很低。

        唰的一下,手电立马聚集在我身上了。

        喀喀喀·······

        至少三把枪,正对着我的身体,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意思了。

        我让叶凝,小楼藏在身后,我大踏步迎着手电光走过去说:“谁叫赵德龙?不叫赵德龙的,闪去一边,这不关你们的事。叫这个名儿的人,给我出来。”

        “你,你是谁呀?”

        “打死他,打死这小子。”

        砰砰砰砰砰!

        一共放了五枪,我提前闪开了弹道的路径,所以这五枪全都打空了。

        三秒后,放枪的这三个人倒地上了。

        基本是一下一个。

        此外,我没有取他们的性命。

        这时,我又抬头打量了一下,眼前出现的是六个人,加上地面躺的三个,一共应该是九人。僧人说这里至少进来了二十几个人。可现在只有九人,那说明曾禹没有跟这些人混在一起。“谁叫赵德龙?”

        “是我!”

        一记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唰的一下,抬头瞬间,我看到了一张很平凡的脸。

        我对他说:“曾禹在哪里?”

        赵德龙:“师父的名字,是你直接叫的吗?”

        我说:“他在哪里?”

        赵德龙:“你是什么人?”

        我说:“我是关仁!”

        赵德龙一个激灵:“不对!关仁不是应该死了的吗?那个姓鱼的,手段通天,他去杀人,那人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我对赵德龙说:“他废了,我干的。”

        六个字一出口,旁边那些人都不敢动了。

        赵德龙也是一脸警惕:“不可能啊,这么短的时间,你功夫不可能涨这么快呀,这怎么回事?不对,你不是关仁。”

        我说:“不想废话,只想求证两件事,第一,你是不是赵德龙,第二当年你们五个人一起回国,是不是斩了一个绰号醉铁拐的高手的腿。”

        赵德龙:“姓周的食古不化,活该他腿断。哼,要不是当时有高人在场的话,他不仅腿断,他命都没了。”

        咦,这可是一个让我感觉意外的消息。

        高人在场,当年还有谁在场?

        我说:“什么高人在场,是什么样的高人?”

        赵德龙:“我哪里知道,那人把姓周的抱走,唰的一下就没了,我上哪知道他去。”

        我不动声色:“曾禹呢?”

        赵德龙:“你再这么叫我的师父,当心我碎了你。”

        唰!

        我冲过去了。

        赵德龙一抬手,拿了一个咏春的桥手功夫来架我,可这没用,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砰!我一拳就破了他的架子,然后去势不减,直接就将一记崩拳崩在了他的小腹丹田位置。劲透腹而入,我又拧了一下,砰嗡!

        赵德龙后背撞到了墙壁上。整个大椎全都碎了,然后丹田自然也是碎了。肠子裂了几断。

        这人的命,不保了。

        我松了手,伸手揪着他的衣领问:“马玉虚在哪里?这是你最后一个机会了,你讲了实话,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赵德龙咽了口唾沫说:“他,他快要成仙了,你斗不过他的,听说他最近结拜了一个道友。”

        我说:“那人叫什么名字?”

        赵德龙:“他叫陈正。”

        我说:“他们在哪里?”

        赵德龙:“现在,好像是在香江,过不了多久,他们可能要回内地。”

        我听他说了这些,伸手放在他头顶搜了一下他脑子。

        此人果然该死!

        他做过的事,我就不一一说了,什么霸占弟子的媳妇,拿着坑人骗来的钱,让曾禹收了他做弟子,他有了一个牛x的身份后,就更加的横行无忌,这种人,死不足惜。

        来世再修吧。

        我搜过东西,掌心吐劲,直接给他震死原地了。

        又一个,周师父,五个人我除去三个人了,还剩下一个马玉虚,一个章玉山。

        我慢慢把这个赵德龙摁到了地上后,我抬头对他的那些个手下说:“散了吧,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沿着这条通道,一直往外走,你们现在还能出去。如果不想出去,继续往里走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活下来。”

        或许是我身上气势震住了这些人,是以他们当中尽管有人拿着枪,可是没人敢开火。就这么,在我目光注视下,这几人拖起地上让我打晕的三个枪手,这就起身奔外走了。

        中途,叶凝抢了几个手电。

        然后她走到我面前说:“这就是那个赵德龙?”

        我说:“是他。”

        叶凝拍了下我的肩膀后又说:“曾禹呢?”豆名反弟。

        我翻出赵德龙脑子里的东西说:’他跟曾禹走夫了,他不知道曾禹去了哪里,所以,他就一直在这附近来回的喊着,目地是想把范铁云前辈吸引过来。”

        叶凝这时举手电照了一下墙壁说::“这地方按理说不应该走丢呀,你看这通道多直········”

        我顺着手电光柱看了看说:“不能这么看,这么看的话,永远找不到正确的方向,小楼,你吼一嗓子,尽全力,用最大的力量吼。”

        小楼当即一掰步,提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跺,同时全身劲气一激,扯嗓子:“啊哈!”

        轰!

        这一嗓子,劲真足啊,给四周地面堆积的尘埃都给激起来了。

        我侧耳倾听,去感受音波在这个地下空间内的回荡,旋转,大概过了十来秒后我说:“快,折回去,那里有一个隐藏的入口。”

        借了一个听劲,我听出来,这地下原本是一块天然形成的巨大岩石。当年巫师是在整块岩石的基础上,把这个大大的墓室雕刻出来的。

        很快,我们回到了刚进来的那个入口处,四下一打量,我见到几根坚在墓道墙壁外侧的方形石柱,石柱的宽度大概有五十公分,高度是两米,我站在地面,打量一圈后,把石柱扳了扳,感觉它稍微晃动了一下,我又用力一扳,石柱一下子主偏离了原有的位置,然后在两个相隔的墙壁上就埋露出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我这时又把石柱松开,轰!伴随一记低沉的撞击音传来,那闪现的小缝隙,又迅速回扰成了原样儿。

        古人真是聪明,他们利用这石柱做了一个变相的门把手。

        只是这门把手,太大了,一般人可扳不动它。除外,这里面还有一些石质的机关销器之类的东西跟着。那些东西应用的都是一些简单的物理原理。

        之所以能把赵德龙等人困住,还是因为这东西超出了常人思考的范围。

        当下,我伸了两臂,撑住劲,左右一推。

        轰的一声响,门户开启了。

        叶凝,小楼,唰唰闪身跃进去后,我一松手,趁着两道石门没有聚拢,唰的一下也闪了进去。

        这又是第二道回字形空间了。

        同样,面前也有一模一样石柱。

        如法泡制,我们一共走了六道门,待走过第七道门的时候,我刚闪进去。

        我就听到,有一个声音在空中响起了。

        “你来了·······”

        声音很冷,懒懒的,透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所谓贵气和优越感。

        我回说:“来了。”

        后者:“我也来了,一共来了十二个人,他们下去了十一个,一直都没消息传上来呢。”

        我这时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我往前走了几步,待双眼适应了黑暗后,我在一片灰蒙中,看到了一个盘腿坐在石栏旁的中年人。

        这里是一个回字形结构的空间。

        然后中央有一道石质的护栏,在这护栏下方,便又是另外一个黑沉不见底的空间了。

        我走到离这人大概十米远的地方,我示意小楼和叶凝不要随便动,然后我说:“你是曾禹吧。”

        后者冷冷的:“你就是那个关仁?一个从内地出来的,会几下功夫的年轻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