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麻姑爷茶馆遇高人

第六百六十九章 麻姑爷茶馆遇高人

        我听范前辈这么一说马上知道他讲的是谁了,几年前我去墨脱的时候,齐前辈曾经用我身上的两样东西给我做了一个法器。【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多亏那个法器,关键时候叶凝用它顶住了万老妖的一次攻击,给我以喘息的机会。否则我可能当场就让万老妖把我给撕成碎片儿了。

        据我所知,法器分很多种,它们在整个修行体系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但目前市面上基本已经看不到真正的法器了。原因无外乎一些工艺早就失传,即便没失传,这个市场也日渐衰亡了。因此会制作法器的人,在这世上真心找不出几个来。

        这人是谁,对方是什么人,怎么打伤的?

        我问向范前辈。不想前辈的解答却让我大吃一惊。

        “那是我朋友的闺女,你去了后,看到她你就能明白了。”范前辈抽了口烟,一脸认真地跟我说。

        我吃惊:“前辈,你朋友多大呀。”

        范前辈:“我那朋友是个老太太,那闺女是她领养的。这不我回国了嘛,琢磨打算让她看看我那套东西,就是那一堆的钥匙。刚刚跟她用电话联系上,她就跟我说了这个事情。”

        我说:“嗯,既然这样,咱们马上就动身。对了,她们现在住在哪里?”

        范前辈:“阿坝!”

        事不宜迟,尽管我跟老太太和她的闺女没见过面,不知道她是谁,但我受过人家的恩惠。身受恩惠一定是要还的。更何况。就算没有受这样的恩惠,知道这事发生,我也得领人在第一时间往前走。

        只是由于我刚刚结束闭关,身子骨还不适合大幅度的活动,所以就又在庄先生的小山庄里休息了三天,三天后,服食过五谷,后天之气重新运转。一身精气神,等等一切恢复如初,我这才让叶凝给我我们订了机票,直飞四川成x。

        庄先生很够意思,在南x期间他一直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临要走的时候,我和叶凝特意找到庄先生,意思是要跟也结算一起在山庄这些日子的开销。庄先生一口回绝了,说这个钱他不能收。原因是我们都是帮着度这一劫的修士。是奉天行事的人,这样的人,帮还来不及呢,他怎么能收我们的钱。

        我听过对此不解,正好当时我和叶凝还有一点时间,于是就坐在庄先生的茶案前,喝他给我们泡的茶,然后听他讲了一讲,这修行界中的事。

        “小兄弟,你可知这人间修行界中的人,一旦修出了诸法神通,成就一身不可思议的力量后,他们最怕的是什么吗?”庄先生给我倒了一杯茶,沉声相问。

        我品了一口说:“最怕惹因缘吧。”

        庄先生:“诸多因缘中,小兄弟可知哪一种最大。最难,最凶险。”

        我沉声说:“杀?”

        庄先生却摇了摇头:“杀劫事实上还不是最大的恶缘,最大的恶缘是一个’’露’字。”

        庄先生说:“西游中。菩提祖师把孙悟空撵出山门,找的这个借口就是一个露字。原因就是悟空把他一身所学给露了。并且菩提祖师还列举露了一身神通后,要身受的一些莫大恶缘。”

        “做为现代人,提防的更应是这一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切记,千万不可在普通人面前摆弄,卖弄这些神通功夫。很多因一时之气,之意,冲动行事,卖弄神通的,其下场不是突然横死,就是修行尽废,又或身陷恶狱,无尽口舌是非之中。”

        “是以,一旦这一身功夫,让世人知了,晓了,明白是你身上有的了。那么,接下来你要选择的就是,一是公开承认,这是假的,骗人的魔术戏法。二是一遁了之,隐姓埋名,从此不问世事。否则,这红尘能把你给活生生打杀了。”

        “它们的力量,可比任何一门道术,神通都要厉害,凶险千百万倍呀。”

        庄先生这番话说的非常好,神仙之术,仙人之能,这些真的不能展示给一些人看。因为这些东西能把红尘道场堆积起来的那些事物彻底的击垮。

        就仿佛科学界中的量子理论模型一样。按很多人的说法是,他们研究下去后,再不敢研究了。然后只把研究的东西停留在实际应用的层面,再深一层次的理论,如果继续研究下去,那是会把世间现有一切都否定掉的。

        除了这一点,还有就是很多普通人根本没有准备好。他们看到这些,要么是强烈的否定,要么就是狂热,无脑的追随。豆共亩扛。

        无论哪一种方式,对这世间而言,都是有百害而无一益。

        所以,关健一个藏。

        这个藏指的不是在练家子,高术江湖中藏,那是没用的。

        同样也是藏不住的。它指的是在普通人当中藏,这一点非常,非常的关键。甚至比高术江湖中强大的对手还要关键和凶险。

        因此不管多么厉害的高手,多么厉害的人,一时身陷红尘普通人之中,就如同京城卖面的聂大师和她师父一样,她们就是普通人,真真正正的普通人!

        庄先生讲的东西,这里面的道理,等等一切我都明白,且也是按着这么说的去做的。

        我知道他是特意讲给谁的。这话是讲给叶凝听的。

        因为,这三天中,据我所知,叶凝曾经跟一个山庄的女客人聊天提及太极拳。女客人对太极拳极度的贬低,且一再夸耀她的瑜伽多么,多么的好。

        据她说,一年可以去疾病,两年能够悟生死,三年解脱,四年正果,五年就可以白日成佛。当时,山庄里来了一伙人,教的是一个名叫’禅道瑜珈,究极解脱的正果法门’培训班。

        叶凝说,她在那些人当中,没有看到一个,具备所谓解脱资格的人。反倒是那个一身肌肉,皮肤黝黑的中年瑜珈上师每天都很忙·······

        尤其是晚上。

        叶凝说:“可怜那些人到中年,自感人老珠黄,不再讨老公喜欢的女人了。她们就这样,心甘情愿地让上师骗财,骗色,骗心,骗去了信仰。”

        叶凝很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那个瑜珈上师的腰腿给断了。

        关键时候,范前辈,小楼还有庄先生劝住了她。

        庄先生说:“其实那些女人未必不知道那个上师就是假的,未必不知道,他就是在骗。可是女人嘛,总是喜欢那种感觉,那种置身神神秘秘事物中所横生的一种小小的优越感。除外那个假上师长的也不错。怎么说呢,全当是中年婚姻不幸女人的一个心灵安慰剂了。”

        “红尘中的众生就是这样,很多人是如此。明知是假的,是虚幻,可为了心中那个美丽的泡沫,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把那个泡沫给捅破。譬如传销,譬如,这样,那样的事,很多,很多,置身局中,宁愿守护泡沫的美丽,也不愿去直面赤果果的真实。”

        叶凝听了庄先生这样一番的解释后,她长舒口气说:“原本以为,可以执剑天涯,见到不平,就痛痛快快地出一次手。可没想到啊,功夫越高,禁忌越多,真的是没想到。”

        我这时扣了叶凝手指说:“执剑的是咱们这个高术江湖,这红尘世界,有公共安全人员执枪呢,这个红尘世界,不需要我们这样的高术。”

        叶凝这颗心呐!

        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马刀呀大马刀,我真得看好你,这次阿坝之行,你可不能把这一身拉轰的小功夫给露了呀。

        那是咱俩的家底儿,露家底儿了,以后还怎么混呐

        一番聊天过后,我们收拾好东西,拿几件随身的衣服,然后庄先生给我们送到机场,在机场坐大灰机,一路就去了成x。

        成x是个很不错的城市,上次我跟齐前辈相遇就在这个地方。

        到了成x后,下了飞机,范前辈跟阿坝那边用电话联络了一下,后者说现在正挪动地方,要换一个地点安下身来。所以,那老太太让我们迟两天再过去。

        两天时间很充足,正好我就带大伙去齐前辈的小院儿附近走了走,结果里面没人。

        齐前辈,你这一次闭关,究竟是要闭多久哇。

        我摇头一笑,领了几人,打一辆车就去了麻姑爷的茶馆。

        几年没来了,麻姑爷的茶馆扩建了,不过风格还是种接地气的老百姓格局,客人也是一些老哥们儿,老伙计,我们去的时候,门口的凉伞下,仍旧有两伙聚在一起打麻将的人。

        麻姑爷正好在家,见我们来了,麻姑爷立马把上好,霸道的茶叶拿出来招待大伙儿。

        众人喝着茶,麻姑爷跟我们聊着一些家常的话,又说久闻过范铁云大名,今天见了,果然,一派高人风范。范前辈说了,你这茶馆老板可真会说话,这马屁拍的,再拍我就要动手打人了。

        麻姑爷听了哈哈一笑,又让人送来一盘的小点心。

        麻姑爷性格和七爷很像,都是属于那种乐呵呵的老头,是以跟范铁云逗了几下趣后,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又说要留我们在这里吃晚饭,麻姑爷要亲自下厨招待我们。

        我和叶凝,小楼当然就不客气了。

        刚答应下来,正要问麻姑爷准备给我们做什么的时候,茶馆来客人了。

        来的这几个客人全是年轻人,一共是五个,岁数最大的好像也就只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除外,这五个年轻人身上还背着一些很高大上的摄像器材。

        五人进来,很熟练地叫了东西后,其中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伸手扇扇风说:“你说那个报料的,说是有人可以把木头给隔空点燃了,还说那人能打出电流,哎哟哟,真是吓死宝宝了。还能发电,哈哈哈。他能发电,要发电厂干什么,哈哈哈。”

        她笑了一阵后,对下个年轻人说:“你说他那是什么原理。”

        另一个年轻人说:“木头上肯定加了一化学物质,电流,哼!这个东西,一看就是魔术,变戏法的手段,算什么本事呀。还有那报料人也有问题,你说他讲邻居有这功夫,可咱们去了,那邻居竟然跑了。”

        “哼,我估计呀,就是害怕咱们把他身上的戏法给揭穿了。对了,还有太极拳,哇,听起来好神秘的样子,你知道吗?那次我采访一个据说什么大师,一伸手,放倒了好几个人。哎·······”

        “有时候,真不明白这些人,明明是假的,还往前凑和什么。太极拳,就是健身操罢了。”

        女人附和说:“是呀,就是健身操,能打?能打什么呀,能打?能打,去打ufc,去打自由搏击呀,哼,就知道糊弄人。还是泰拳好。”

        “对,下期咱们做个这样的节目,我联系一下,我记得咱们这里好像有一家泰拳馆呢。”

        这时又有人说了:“做泰拳不如做空手道,空手道也好哇。”

        “空手道,容易让人喷呐,还是泰拳吧。”

        喀吧!

        叶凝把实木桌子的一角给掰下来了。

        我伸手过去,轻轻把手放到她的手腕上,我朝她摇了摇头。

        叶凝咬了下,狠狠喝过了一口茶。

        突然,就在这瞬间,我听到茶馆东北角儿那里悠悠传来一道声音。

        “那位姑娘,你是电视台的吧。”

        我一听这话,唰的一下,目光就挪到了茶馆的那个位置。

        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仅比曾禹差一点点的那么一位高人。

        刚才我们正跟麻姑爷在一起聊天打趣,这人进来,我完全没注意,除外,他身上好像有道家的东西。那应该是符·····

        倘我估的没错,那符,跟易家姐妹的符一模一样。

        易家姐妹说她们有一个师父,难道说?

        我想到这儿,没再继续想,而是接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茶。

        年轻的小妹子听了这话说:“”是啊,电视台的怎么了?”

        中年高人:“这是中国吗?”

        小妹子一愣:“废话,这不是中国,这是哪里?”

        中年高人:“是中国,你怎么宣传外国人的东西?宣传什么泰拳,什么空手道。”

        小妹子一下怔住了。

        中年高人淡淡一笑说:“既然讲到泰拳,空手道,那么我就提一个人。这人呢不是泰拳高手,他是一个空手道大师,他是东洋人,他的名字叫大山倍达。你们想知道他是怎么败的吗?”

        话说到这儿,立马有一个小伙掏了手机出来,快速的度娘。

        “大山倍达,咦,这人怎么跟公牛过不去呀,打死过五十几次牛,还有,他,他号称挑战了三十几个国家的高手,最后·······”

        “在香港让一个六十多岁练太极的老头给打败了。这,这真的假的?

        年轻小伙目露惊奇。

        中年高人笑了:“想知道是真的,假的,今天晚上十点,狮子山xxx岭,座标位置是······,你们去了,自然就知道全部了。另外,再说一点,别吓死!”

        中年高人微微笑过,端茶碗喝了口茶后,掏出一张百元人民币,压在碗底下,起身,闪人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