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帮则为害,害者为吉

第六百七十五章 帮则为害,害者为吉

        我思索着,目光扫过范前辈的眼睛,老前辈这时说:“仁子啊,你想想,你办的是不是不对啊。(  就爱看书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我看着范前辈的眼睛。我对他说:“范前辈,我怎么不对了?我做的错吗?这个人,他主动投过来,他为的是什么?他不是害怕我们把他打杀了,他干嘛要主动投过来?他······”

        不容我说完,卢申摇头苦笑说:“关大先生啊关大先生,你呀你,你真的是把人给看低了。你觉得我卢某人,就是功夫那么低微的人吗?好。既然你这样说了,你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本事是什么!”

        哈!

        卢申原地一声爆喝,砰嗡!

        他胸口突然爆出了一道道的玉粉。与此同时。他身上呼地一下冲起了一道股子霸道刚劲的雷念真流。

        转眼后,他抬了两手又向下猛地一落,呼!

        头顶三尺之处的外神应势而落,而来的还不是一道外神,是两道!豆上讽血。

        一阴,一阳两道力。

        两道力拧在了一起之后,跟他身上的雷念完全相化,最终劲气顿失之余,他全身瞬间陷入到了一种好像与天地同立的状态。

        马玉荣看着这一幕,他喃喃说:“齐内神而应外物,你应的是太阴。太阳的阴阳之气。你这力。已是,已是成就到这般的地步了,你,你还成了雷念。你······”

        卢申淡然:“太极道,修的就是一阴一阳之力。道生一,一生二。二为阴阳。太极道从立的那天起,感召的就是这阴阳之力。”

        “我亮了这一手功夫,关大先生,我可不是跟你示强,我也不想去打那石石木木的东西,道贵在一下证,一个守。不在乎持强之勇。是以我平时,都用本门的一块玉符将这阴阳二气压了下去。否则的话。”

        卢申身上呼!

        先是荡了一道风,跟着他负手而立。而在这一瞬间,我感知到他头顶上方,两道若隐若现的阴阳气流正慢慢的汇聚,转尔形成了一个虚化的太极图形在那里运转着。

        卢申冷然:“关大先生,你本事是高,但自问,我这本事,怕你吗?惧你吗?”

        我无语。

        确实,卢申的这份本事比之曾禹而言,只比他高,一点都不比他弱。

        卢申这时又对马玉荣说:“马道长,你教徒无方,今后你这弟子,还是不要收了罢。另外,你说我是冒允的卢申,我的真正身份是马玉虚。此外不仅是你这样说,关大先生也这样说,好!我就是马玉虚了!”

        “我不知道那马玉虚是什么人,但我为了师命,为了扶助你关大先生,我愿意用那人之名,只要你关大先生应允,心顺便可。”

        此时此刻,我已经再三确认,这人就是马玉虚无疑。

        但绝对是一个改了面目的马玉虚。

        改面目对现代人来说,去一趟韩国,花个百十来万,住上个一年半载的,回来后保证亲生爹妈都认不出来他。

        这更何况,道门当中那数之不尽的奇术呢?

        所以,改面目不是什么难事,是很容易的事情。

        至于气质,涵养,等等这些东西,它都是随修行人的功夫日益深厚,一天天在改变的。我之前跟叶凝回老家参加同学会的时候,同学们都认不出来我了,按他们话说,我是大变样儿,骨子里往外,全都变了。

        因此,一如我的猜测,这人就是马玉虚。

        此外我也知道,马玉虚和陈正用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计策了。

        他们真的就是要帮我!

        不可思议吧,确实是要帮我,并且一帮到底,什么都不用我插手,任何事都由他们来挡,我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然后······

        我会死掉。

        这世上如果想要废掉一个人的话,就帮他做任何的事情,提供给他全部的经济援助,帮他实现一切的小梦想,给他衣食完全无忧的生活,这样一直持续个十来年后。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再把这一切的供给,帮助,全都中断。

        最终,只要稍微伸一伸手,这人立马就死!

        藏地之行,对我来说,肯定有一个莫大的机缘等着我。但这机缘不是别人送给我的,是需要我自已争取的,并且还不是普通争取,是需要我拿命来争取的!

        陈正,马玉虚,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们反其道而行之,不杀我了,帮我!

        帮到什么?一直帮到那个机缘了却,彻底跟我没关系的时候,他们转过身,杀我!

        这一局的关键,就在于一个帮字。

        前辈们若想成全我,他们也不能出手帮我。

        我这一局中,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帮’字。

        至于小夏和李前辈,那又是局中一个小局里的两个人了。他们最欠缺的恰恰是一个帮字。

        所以,局外的高人们,很快就将这两人给安全转移走了。

        此外我相信范前辈也是清楚的,所以他说了那句话‘仁子,这事儿办的欠妥当。’

        换言之,我的处境越危险,越可怕。

        我要跟那个机缘就越近。

        同样,范前辈知道也知首之一气运,所以他一直都没有任何帮我的意思。

        这一局对我,叶凝,小楼来说都是一个考验。

        正常人的心理,根本不会这样想,正常人会说,害我的那个人,是坏人,是可怕的。帮我的那个人,是好人,才会真正需要珍惜的。

        但道家一向是逆天行事。

        尤其这一局。

        老天就是要告诉我关仁,每一个敌人,每一个要害我的人,才是真正成全我的人!

        他们甚至比我的师父们,比那些教导我的人还要重要,因为,他们真正用生命来助我成长。天地视万物都是平等的。

        无论是好,是坏,无论是阴毒的蛇类,可恶的蚊虫,又或是毛绒绒的小萌物。

        在上苍的眼中,它们都是一样的,不会偏袒任何一个生灵。

        只有做到这一点,最终才能成就那个无上的真正大道!

        但同样,道门中人要实施拨乱返正的手段,维持一个平衡。

        在维持的过程中,一些不能存在的东西,就必需给它灭去才对。

        放到高术江湖也是一样,一些不应该存在的脉系,所谓的高人,到时候,就得让他们灭去,而这无关仇恨。

        我想到这一层,心上惊出了一丝的冷汗。

        因为,这样修下来,我可就要断绝’人’字的一些东西了。那些丰富的情感,那些爱和恨,那些小欲小念,等等的一切,可就要完全斩断了。

        心疼吗?不舍吗?

        我摇了摇头,对空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步步走下去吧,要说现在马上去斩,可能真的无法斩的干干净净。

        卢申·······

        哦不,他应该是马玉虚。

        他看着我笑说:“关大先生独自一人在思忖什么呢?”

        我朝马玉虚笑了笑说:“没什么,只是偶有感慨罢了。”

        马玉虚现在不能死,我要是因为报仇心切,马上跟他动手的话,这里会伤害到一个人,他就是小楼。

        而小楼注定也是要从马玉虚身上,通过这一劫来学习到一些东西,从而获取到一个飞跃般的成长的。

        我不能因自身之利,而断绝了小楼的因缘。

        是以,萨满婆子的提醒是对的,若没有她的那一番提醒,这事,可能我真的要办错了。且是一错再错,步步是错,最终就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后果。

        思忖至此,我朝马玉虚,范前辈,小楼,包括叶凝一抱拳说:“这样,大家沿这条路继续去追另外一人,我独自去追那一条线。”

        叶凝:“仁子,你要干什么,你知道这样很危险吗?你一个人······”

        刚说到这儿,马玉虚给打断了:“关大先生,不要犯一些个人英雄主义错误,大家在一起是一个小团体,互相帮助走下去,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你这样,独自一人去行动,这,这不是让大家担心你吗?”

        小楼也说:“仁子,别让大伙担心你,过来,咱们一起吧。”

        果然如我所推测。

        真的就是这样!死中藏生,生中藏死。荣中藏辱,辱中藏的才是荣华富贵。

        范前辈这时抬手指着我说:“我看你小子,这段时间是不是魂不守舍了,你这一路走的是不是太顺当,你把自个儿当神儿了。次奥,你小子,不地道,不是个东西。”

        马玉虚说:“前辈不要这么说话,关先生真的是舍身为众生的大德之人,他是应气运而生的英杰少年,前辈,我们应该聚在他身边帮扶他才对。”

        我这时又看了眼叶凝。

        大刀马不愧是我的道侣,此时她心如止水,一念不生地淡淡看着我。

        我相信叶凝应该也能知道什么东西了。

        至于范前辈,他心里是清楚了。小楼嘛,这是他要走的因缘和过程,因为他要成长至一个真正的高人,这些全是他要走的路。

        妥了!

        我一笑说:“就这样了,我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自视极高的神仙,诸位,我去找那一条线了,你们盯着现有的线吧。”

        唰!

        我闪身,急遁。

        我的那个小团队中有范前辈压着马玉虚,马玉虚什么都不敢做。

        而我离开之后,将要面对的将是一段,极度挑战身心的旅程,能否坚持下来,能否拒绝帮助,一个人挺下去,这非常关键。

        当然了,重中之重,还是盯着那条线,那条线会是一个不断给我制造麻烦和杀身大祸的线。受伤是一定的了,但受多重的伤,能不能挂,能够挺到最后一刻,全在于心。

        我没有想到,跑出来的时候,马玉荣竟然带着一身叮当作响的破烂跟过来了

        马玉荣跟过来,这就又给我未来一段时间的旅程平添了几分的困难程度。

        老人家修行是高,功夫也深,可他师门有戒律,不能打,不能杀。

        所以······唉,我又牵了一只拖油瓶。

        “关兄弟,关兄弟,你遁的这么急干嘛。”马玉荣在身后一个劲地喊我。

        我说:“不急,他们追上来怎么办?”

        马玉荣:“慢点,慢点,唉,我看你印堂发暗,这马上是要过一个大灾呀。你要不要,我给你一个符,保一保你。”

        马玉荣追上来问我。

        我说:“你的符还是留给需要的人吧!我这人,性子怪,求死之心,比较的强。”

        马玉荣:“置之死地,方能后生矣”!唉,修道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平时嘴上说的比谁都要好听,可一旦遇到死境了,贪生之念,却又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来的强烈。知道叶公好龙的成语吗?那成语讽刺的就是这样的人。”

        马玉荣接着说:“修道就是这样,都想着要成神仙,可临到要仙了,一下子知道,将会断绝这世间的一切,什么荣华,什么安乐,什么老婆,孩子,什么小恩小爱,全都要断了。真要面临的时候,一下子又全退缩了。”

        “然后会觉得,还是人好哇,有这个情情爱爱的,这些个小日子,打拼的经过,赚钱的快乐和女人鱼水之欢的快乐,美食,美味儿的快乐。多好哇。你信不信,一心想成神仙的,其实大多数都是现实生活不满意的。”

        马玉荣冲到我身前,一本正经说:“他们要是有豪车,有豪宅,有美娇妻,有赚钱的事业,有丰富的生活和很好的朋友圈,身体健康的父母双亲。然后自已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他们绝对不会生出来什么修仙的念头。你说对吧。”

        我继续跑。

        马玉荣又追上来:“信佛也不修仙,因为信佛,会让人感觉很高大上,弄一些佛事用品,读一些佛经,供一些佛像,再修修禅,跟人摆弄一些玄机妙语,很厉害的,搞不好在事业的帮衬下,他还会收很多的弟子呢。”

        “真是完美的人生·······”

        “可惜,这不是长驻之境,只有一世。”

        马玉荣又往前跑了一会儿:“你听我给你讲几个故事呗,都是我在东南亚的时候听说来的。”

        马玉荣跟我跑了两天,两天后,我感知前面那道气息又出现了。

        然后这两天马玉荣叨逼叨!请原谅我用了这么一个言语,他叨叨的,太多,太多了。全是心灵鸡汤,全是······

        我不说了,我感觉这鸡汤给我灌的快要流鼻血了。

        两天后,我发现前面那道气息拐了一个弯儿,我跟着也拐了,拐过去之后,又跑了半天,那道气息突然又加速,以极快,极快的速度,从我的感知中消失。

        这又是去哪儿了?

        我怅然之余,朝前走了两个小时后,刚坐下来休息,喝了两口水,把一口气调的均匀之后,正打算着继续追的时候,一道全新气息跟我接上了

        唰!

        就是这么一下,我身上泛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随之,我朝着东南方向一看,就见半山坡上一队人,正慢慢的一步步走过。我看了眼马玉荣,后者喃喃说:“惨喽,惨喽,这又是强敌来喽,关仁,你会跟他们打吗?你打的话,你会死吗?你死的话,要是想立牌位,你可以把八字血脉给我,我知道东南亚很多小庙不错的,我在泰国就认识一个高僧,他有个小庙,信徒很多的,你要是不介意,我给你弄到那里去,你受用香火,一样会修行的很不错的,你可以成鬼仙的,成了鬼仙,再修一个人身·······”

        我唰!

        直奔来者扑了过去。

        转眼间,当我看清楚对方的时候,对方也看清楚我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禹。

        除了他,也身边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人,但看得出,全是一顶一的高手。

        这些人都是全套户外装备,另外还有登山的用品,野外的睡袋,等等一系列东西。

        这些人中,曾禹走在最前面,他身后有四个看样子很有力气的不知国籍大汉抬着一个四川的滑竿。那滑竿上,此时正懒洋洋地倚躺着一个年轻人。

        曾禹看到我,他显的很意外,急忙停下脚步,同时挥手示意前面的几人说:“先停下来,停下。”

        这里滑竿上的年轻人说话了:“老曾啊,什么事儿啊?”

        曾禹:“回少师父,有人来了,那人就是南x狮子山下,曾经跟我交过手的关仁。”

        “噢,那个内地的小子啊,他这是渴了,还是饿了?还是需要钱?你看看他需要什么,给他一些,打发他走吧。咱们继续走咱们的路。”

        曾禹一愣:“噢,是这样的,少师父。这个关仁,他一直跟咱们过不去,打死,打伤了很多人不说,还一直跟我们对着干。”

        “噢,这样啊,不对呀,对着干,怎么还活了这么久呢?”

        曾禹面露尴尬:“他功夫强······”

        那人说:“嗯,那今天遇见了,你就给他杀了吧。咱们接着走,老伍,你快,叫人接着走。曾禹一会儿除了他,再过来找我们。”

        滑竿上这个叫’少师父’的年轻人,轻轻抻了个小懒腰,又喝了口水,跟着身下的人抬着滑竿,唰唰的箭步如飞,绕开我之后,直奔另一个方向走去,待走过去了,又绕回到了原来的路上,仍旧疾速地前进着。

        曾禹站到我面前,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又看了看我身边的马玉荣说:“怎么,这次胆子大了,又找来了一个帮手?”

        我摇头笑说:“不是帮手,这是给我收尸的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