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马玉虚,你的力量喂狗了

第六百七十八章 马玉虚,你的力量喂狗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小夏告诉我由于近来几年内地经常有人到这里来盗挖石头,所以这地方就安排了几个守山人长年盯着山里的石头,防止内地人过来盗挖。

        讲到这儿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马玉荣,后者摇头叹息说:"宝是天地的结晶,要按因缘取之方可。若因财,因贪念而取之,那又与偷抢别人家的东西有什么不同呢?"

        我想了下说:"就好像很多人,老拿自已不当外人,觉得这地球上的东西全都是他的,他手头有了钱,就能指使别人给他找东西一样,是这个道理吧。"

        马玉荣:"正是此解。不过这些话就算是你跟那些人讲了,也是根本没有用的。他们不会去听,他们还是一样,会因一个财字,财字啊财字,是啊,什么生意比盗取大自然更容易,更轻松呢。所以,他们就这么到处去找这样的物华天宝。"

        "人的贪心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马玉荣喃喃如是说着。

        这时我看到山谷深处的一丛丛碎石中闪过了五道人影。

        我远远地看过一眼知道这五人应该就是小夏说的守山人了,便挥手示意马玉荣停下来。我单独一人。朝那五人走了过去。

        到近处,我眼中看到的是五个身材极其高大的藏人。他们腰上挎着刀,身上穿的是沾满了灰尘的袍子,他们站在那里,在阳光下,用冷冷的目光打量着我。

        我负手而立,对最前面的藏人微微一笑。

        藏人用低沉且生硬的普通话问我:"来自远方的汉人,请不要玷污神山的圣洁,这里的珍宝是远古仙众留给修行人的宝贝,它们不是普通人手中的玩物。"

        我听罢点了下头说:"这位尊敬的朋友,请不要误会我,我不是攫取这神山宝贝的贪婪之徒。我亦是一位修行中人。而我的朋友,一位天生的聋哑人,他漫长而苦难的一生,都在修行中度过。现在,他即将要取得成就了,可这最后的成就。离不开神山的帮助。伟大的战士,勇敢的武士,请允许我的朋友进入神山来完成他最后的修行吧。"

        "谢谢大家了。"

        我朝藏人施礼道谢。

        五个人同时回礼,然后为首的藏人说:"你是强大的武士,你有无以伦比的力量,但是你没有让这力量使我们屈服,你表现的态度是那么的谦卑和礼貌,这是很难得的,我一度以为,汉人已经丧失了起码的礼节二字。但在你身上。我又看到的真正的礼节。"

        我回说:"礼是华夏文明中最重要的组成部份,礼不是许人以物,不是用珍宝和器物来讨取别人的欢心。示以珍宝,器物,稀罕物件,那是魔鬼的手段。礼是一颗对人的心,尊敬,爱戴,无视地位的高低,无视工作的不同,时时体现出一个礼字。这原本就是华夏人灵魂里的东西。"

        藏人:"可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看不到这一切了。为什么,很多藏人也跟你们的汉人一样,变的越来越狡猾,越来越无赖,心中没有了信仰,失去了尊敬和礼貌。"

        我回说:"时间在轮回,我们让西方野蛮的文明用枪炮打开了国门,我们被迫服从于这种野蛮,然后又学习野蛮。这就好像遇到一个不讲理的人,他拉低了我们的智商,非让我们站在跟他相等的智商上去讨论一个关于生存和发展的问题。"

        "时间会证明一切,时间会证明,很多东西从开始那天起,它就是错误的。"

        藏人:"尊敬的朋友,你是一个智者,而通往神山的路,永远为智者开放。"

        我说:"感谢几位勇士守护在这里,感谢您们的守护。"

        简短的交谈结束后,我一挥手,小夏还有学着李前辈的马玉荣,一步步穿过那五个人,然后并肩朝里走去了。

        我没有跟他们一起进去,因为我要守在这里,防止其余人的到来。

        五人看到我,其中一个问了一句说:"朋友,怎么你不跟着一起去吗?"

        我笑了下说:"我就不进去了,因为外面还有一些豺狼一样的人,他们想抢走这神山的宝贝,不过,几位朋友,虽然你们身上的力量很强大,但还不足以跟那些人抗争,接下来,这守护神山的任务,就交给我完成吧。"

        五人都是普通的习武之人,他们身上有的仅仅是基础明劲修为。

        这样的本事,不足以对付接下来的入侵者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五人说了,他们早已经把生命奉献给了这座神山。如果有入侵的过来,他们要战尽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

        既然藏人朋友的决心如此坚定,我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吩咐他们注意对手,然后尽可能接开一些距离,寻找机会再往前冲,不要擅自行动,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吩咐完了之后,我们全守在山口等上了。

        这一等就是三天。

        三天时间里,马玉荣从山上下来几次,他告诉我里面的情况一切正常。然后他又捎带从守山的藏人朋友那里拿了一些补给回到山上。

        而在这三天内,我同这几个藏人武士,也是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三天后,第一批人到达了距离神山入口十公里外的一片荒野中,对方是谁我还不是很清楚,已知的就是,那里面有两个很强劲的高手。

        强到了什么地步?

        虽没有证出人元和地元这两个丹。但一个人元丹那是绝对没问题的事了。

        这批人出现后,并没有马上朝这里过来。而选择了停留,又过了四个小时,第二批人来了。而第二批人没有停留,他们直接就来到这里。

        当时我刚刚接过一个藏人朋友递来的水囊,喝过了一口清水后,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凝。叶凝见到我她怔了一下,好像没有想到我也会出现在这里。而紧随叶凝身后的则是小楼,范前辈,还有马玉虚。

        马玉虚好像很得意的样子,一身道骨仙风之态。

        且这几天,看上去他跟我的朋友们相处的很好,所以他很得意。

        而当一个人感觉春风得意,什么事情都非常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时,倒霉就会不期而至。

        所以,我为了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我随身带了一个收尸人。

        每当看到马玉荣的时候,我都会提醒自已,千万别让这个胖老道把我的尸给收了。

        "仁子!"叶凝很开心地讲了一句。

        我说了一句:"嗨。"

        范前辈这时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你又有什么新收获了。"

        我说:"我找到他们了。"

        "在哪里?"马玉虚很是激动地问我。

        我抱臂冷眼看他说:"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人吗?"

        马玉虚怔了一下,随即又说:"你们,你们一定是想帮助那位姑娘和那位老修士吧,我,我只是关心而已。"

        马玉虚好像感觉气氛有一点的不对了。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后退走。

        这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马玉虚啊,马玉虚,你这是上韩国了,还是去日本了?又或是直接在美利坚动的刀。不过可以肯定,你没在国内做,国内没这手艺。"

        范前辈打量着马玉虚,一字一句地说。

        唰的一下!

        气场急转疾变。

        叶凝先是一怔,旋即回过了神。

        小楼则是一片茫然。

        马玉虚脸上阴晴不定。

        范前辈接着说:"早看出你来了,你小子,化成灰我都认得。只不过因为仁子正走了一步厄运,有小人背后施术,动用了一些力量,把他的气场临时给盖了一下。并且这件事还不能让他得知,他知道了,只会让气场变的越来越坏,所以,我老头子只好陪你演了这么一出戏。"

        叶凝长舒口气:"天呐,仁子,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原来是这样啊。"

        范前辈抱臂对马玉虚说:"仁子很明智,他自已从那道陷身的厄运气场中走出来了。他的意识,思维逻辑,等等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所以,我现在可以把这一切挑明来说了,马玉虚,你整这一出,你是啥意思?"

        小楼这时不解了。

        "前辈,这,这不是卢申,这······"

        范前辈:"小楼啊,身体锻炼是其次的,修行的万千法门中,习武只是修行当中最底层的一个手段。要多动脑子,用脑子才能真正成为那个强大的人。单独身体强壮是没用的,壮如牛,一样逃不了让人吃的命运。"

        小楼怔了怔。

        这时马玉虚说话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仅仅是气质吗?我的气质,在修成地元丹的时候,已经完全改了。"

        范前辈:"改你妈蛋!你小子修成神仙,我见了你也能把你给认出来。行了,多余话不说,仁子,这货就是马玉虚。"

        我朝范前辈一抱拳:"多谢前辈指认。"

        马玉虚摇了摇头说:"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改了容貌,也能让你们认出来,不过这样也好,我也不用伪装什么了。今儿,有一个算一个,你们都活不了了。"

        范前辈:"吹吧,你就吹吧。"

        马玉虚急了:"我的手段,我,我的手段,我不多说了,证了一个高下再讲。"

        马玉虚说完,他闪出两米多远,一震身上的气场,然后那一套家什事又都出来了。

        不过现在这货骗不了我了,真正修成了玄德的人,他表现的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马玉虚同很多人一样,他们都走偏了,真正有那个玄德的人,他们头顶上是不会出现那个什么太极图案的。

        一切有形的,可能看到的,都不是真正的道。

        武道上的那个力量,只会在交手的时候体现,它们不会在外表让人看到。

        看到的,都是虚幻的假象。

        我朝马玉虚走过去,面对他冷冷地说:"当年,就是你用一把剑斩到了醉铁拐的一双腿吧。"

        马玉虚冷森说:"是我又怎样,不是我又怎样?"

        我说:"你们五个人,一起围攻他。但最后有一个人,挥剑斩了他的腿,那人是你对不对?"

        马玉虚冷笑:"没错是我们五人一起打的醉铁拐,不过斩他腿的不是我。"

        我:"你在逃避责任吗?"

        马玉虚:"在你面前,我有逃避的必要吗?什么也别说,我不想跟你这种人浪费口舌,事实上,我根本不同意陈正让我伪装卢申。这在我看来,完全没必要,我直接过来,把你们一一打杀,这就什么事都没了。"

        马玉虚说完,他直接就奔我冲过来了。

        我没有愤怒!

        这一刻,我感知到的,全是他身上释放出的力量。

        有物理性质的力量,同样也有精神态的力量。

        不得不说,马玉虚很强大,他悟出了一种阴阳。

        诸天之中,阴阳有很多种,干燥的土是为阳,湿润的土壤为阴。

        太阳一样的燃烧,那种永恒的燃烧光芒是阳火,蜡烛一样,幽幽燃着的是阴火。豆场台血。

        这些都是阴阳种种不同的表现。

        譬如天干,就是五行中的阴阳组成的十个天干。

        马玉虚的头顶的阴阳是什么呢?

        我接过他打来的一拳,然后身体借了拳劲,转身轻轻的一拧,化去力量的同时,我在学习他这一道阴阳的频率。

        就这样,我以八卦掌的身法,配合了太极中化字一诀的要领,我跟马玉虚来回游斗了三分钟后,我知道了他练上身的这道阴阳是什么了。

        木!

        他这道阴阳是木,修的是甲乙木。

        甲木是一种能量,它表现的是高大,挺拔,无曲折,一直向上,向前的那种直冲不缩的能量。

        它有一种蛮横的精神。

        有一种认准一个理儿,一直走到底的精神。

        乙木,与此恰恰相反,它体现的是吸收和捕获,即通过复杂的枝叶,藤蔓,根系,向四面八方扩张,然后以柔软之姿,来收获一切对它有益的东西。

        这两种各分阴阳的木气与他身上肝中生出来的一股木雷念头遥相呼应,转尔就吸收到了所谓的遍布星穹中甲乙两木的外神。

        这里的木,不是现实世界中的木头,木材。

        木,只是一种比喻,即对五行中一种力量的比喻。

        木旺了,怕什么?

        怕土来耗。

        所以,当我揣着这颗探求的心,探出来马玉虚身上的力量特性后,我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事实上,刻意做了,反而落了下乘。

        我只是一个劲的坚守,不让他的劲力打到身上。这样,坚守了十分钟后,自然而然,一道燥土的气息,就从九天之下,合应到了我的体内。

        再继续坚守。

        又过了大概两分钟吧,土旺生金,可生出一个庚金,带有一个辛金。

        我用的是辛金的绞杀之能。

        这力量,直接破的就是木,是以我两记云手托了马玉虚的双臂,原本随他转了一个圈后,我定住身形,腰胯一动间,一缕绞杀的劲气就打到了他的两个手臂里。

        这已经超脱了寻常武术的概念,不再是那种拳来脚去的打法了,而更像是,比较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寻找到一种可以破坏掉对方身体的共振频率。

        我想这个说法比较的贴切,但不够严谨,共振频率,仅是一个比喻,它代表不了真正的力量。

        唰!

        一缕螺旋的劲力沿着马玉虚的双臂渗到他身体内,转眼在他体内打过一个转后,他头顶的太极图案,仿佛两朵轻烟般,呼的一下,就让一道风给吹散了。

        马玉虚的脸一下子变的苍白。

        因为这一刻,他体内的力量体系,已经全被金气绞杀。

        他已形同废人。

        我这时对马玉虚说:"以武入道者有一个误区,他们始终认为,这身体像是一个大炮一样,拥有打不完的炮弹,轰轰的,只知一个劲的打。此外他们还以为体内仿佛有用不完的正负离子,一个劲的去调动所谓的雷力。"

        "实际上,这都是误区,真正的以武入道,是找到那个点。那个点找对了,我根本不用任何的力量,只须轻轻的点你一下,在这里······"

        我点着马玉虚的胸口说:"只轻轻的一下,你身体的结构,力量,等等,一切的一切,瞬间就会瓦解。"

        "这是个很难让理解的东西。因为你理解不了,所以你败了。"

        我轻轻拍了下马玉虚的肩膀,然后他扑通一头倒在了地上。

        这时,马玉虚伸手抚着胸,他大口地喘了几口气,抬头一脸苍白地望着我说:"你对我干什么了,我,我的力量呢?我的功夫,修行,我,这些都哪里去了?"

        我笑了下:"喂狗了。"

        "好吧,多的话不说,马玉虚,我想听你讲实话,当年那一剑是谁砍出来的。"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