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八十三章 饶过他,不如让他有尊严的死去

第六百八十三章 饶过他,不如让他有尊严的死去

        我朝曾禹笑了笑,复又问他:“今天我把你救下来了······”

        曾禹看着我微微一笑:“你救下了我,这没有用。你转身离开,我就会回到之前呆过的地方。然后接受我该接受的命运?”

        我说:“为什么?为什么回去之后明明知道会死,你还是要回去。”

        曾禹负手而立。站在马路牙子上说:“中国人身上的有一种东西叫风骨。你可能觉得这是食古不化,这是迂腐的行为。但我要对你说的是,这是我骨子里的东西。我有,你没有。我终生只会效忠一人。所以关仁······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救下我,给我一个自由身后,让我主动加入你的阵营。”

        “我不会那么做的,说实话,刀叔今天的行动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但刀叔这人的地位很高,他做事很少有失手的时候。他在你身上失了手,他一定会从你的身上找回来。所以,关仁接下来这句话,算是你我相交一场,我欠你一条命的一个小补偿吧。”

        “不要轻信刀叔说的任何话,他说的一句话中,有一半以上的字眼全都是假的。好了,我告诉你的就是这些。”

        “你放心。欠你的命,这副身体还不了,我也会用别的方法偿还。”

        曾禹朝我一笑,转身移步。直接就奔来时的方向走去了。

        我面对曾禹离去的背影心里泛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他表现的是风骨吗?

        终生只效忠一人,只效忠一件事,这是风骨吗?

        或许这是吧,或许这就是催动十万军民崖山投海的强在力量。

        或许,这也是华夏人身上的一种力量。

        既便那个领队的人,走的是一种错误的路,是一个错误的方向,他们还是会一直坚持下去,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思索着这一切,我感觉曾禹又给我上了一堂课。是的,我运气不错,遇到的都是一些明师,他们有智慧。有头脑,能够给我指出一条正确道路的明师。

        所以。我会一直坚持着走到最后。可若我遇到了一个糊涂师呢?

        他带我走的是一条不正确的路,难道我还一直跟下去吗?

        对,错?

        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

        假如这个糊涂师最终真的成功了,他站在了一个时代的巅峰上。那么,他做的还是错的吗?人世间的事,大概都是如此吧。

        在这大大的红尘当中,人事,没有对与错,只有输与赢。

        输的那个永远是错的,因为赢的可以把历史改写,将一切的罪责加在输的一方身上。这听上去非常的残酷,冷血。且无情。

        但只要认真想一想,在漫长的封建王朝中,诸如此类的事情难道还少吗?

        红尘之中,一切的争斗,都围绕着权力和财富展开。

        这就是红尘。

        那么修行界,他们追求的是什么呢?

        我想是玄德之能!

        可这世人有几人通晓玄德之能,并将其做好呢?

        我伫立街头,思忖这一切,心渐渐冷静下来。最后我告诉自已,我要执行的不是一场被仇恨和愤怒驱使的复仇计划。

        这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最终的赢家,才有资格去行所谓的善,布所谓的道。

        权力的游戏中,我该敬重我的每一位对手。

        是的,只有敬重了,才有玩这场游戏的资格。

        想通了一切后,我释然一笑,正要转身离开这时的时候,我发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破旧藏袍的僧人。

        他身上的衣服很脏,不像寺庙中穿着光鲜僧袍的修行者。

        他的头发很长,很长,胡须浓密。手上的指甲好像有十几年没有剪过一般,已经长的扭曲变形了。

        这样的人,其实很难把他归到僧人一类。因为,他外表没有一丝僧人的气质。

        我是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那种修行的力量,才确定他是位僧人的。

        我打量着他,朝他微微一笑说:“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脏僧人双手合十,喃喃说:“我的主人看到了出现在圣城里的一股力量,我听从吩咐,来到这里见到你,我请求你,带领我的主人,前往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地方,履行一件古老的使命。”

        我听着僧人的话,沉声声问他:“你是什么人,是僧人吗?”

        脏僧人:“我不是僧人,我信奉的不是佛教。我的教派一直被世人所诟病,认为那里面充斥的全是邪恶的仪式,可怕的诅咒,以及一尊尊供奉的魔神。事实绝非那样。”

        对方上前一步说:“在漫长历史中,我所提及的那些,确实占据了很大一部份的主流,它确实是一个主流,是很多人,包括加入这个教派修行的人所认同的主流。可事实呢·······”

        来人轻轻向我施了一下礼说:“我们跟很多的信仰一样,我们信奉的是一个,伟大的,称之为’本’的力量。”

        我听到这儿,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他信的是苯教。

        并且还是最原始的苯教。

        对这一部份东西,我所经历的那个’’赛勾陈’’的记忆里有很多详细的描述。

        赛勾陈十二年前,为了替南洋的一个富商制作出干掉老婆的降头法术,他特意到藏地寻求高人,想要学习到顶尖的术法。

        可他没有得偿所愿,不过他却接触和见识到了最原始的苯教。

        说来很有意思,我无意曲解这一原始的教派,但苯教中的修行方法,也分了天苯,地苯,大苯,这三个基本的内容。然后在这三个基本的内容之上,又划分了三十三种不同的修行方法。

        教派的核心思想是’本’这种看不见,摸不到,却又真实存在,创造了万物的东西。

        本的概念就是本源,是指一切本源的意思。

        然后,苯教修的就是这个。

        当然了,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一原始的教派衍化了无数的分支。同样,这里面伴随的也是一些残酷的斗争。

        现在,我看着这个脏人,对他不是僧人,这一点一定要与藏传的佛教分开。

        我对他说:“你是要我做你主人的护法吗?”

        脏人说:“是的,就是这样,我们需要你。”

        我想了想说:“好的,可以,请带路吧。”

        后者显的很惊讶,他好像惊讶于,我怎么能这么快答应。

        他微微吃了一下惊后,不无恭敬地弯腰施礼说:“您真是一位勇猛且不失智慧的武士,您会收到祝福的,那些看不见,但却真正存在的祝福。”

        我朝对方点下头说:“请带路吧。”

        后者朝我温和一笑,转身带着我就奔街头的一个方向走去了。

        无需太多的说明,我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是我要接的一场因缘。只是我对这人身后的那个主人还抱着一丝好奇。

        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或高大,或魁梧,或是一个年迈的长者?

        揣着这些疑问,我们一路走出了拉萨城,又在城外走了足有五公里。最终我们来到一座小寺庙里。

        寺庙不大,我跟在领路人的身后穿过大门,绕进一条通往后院的小路。最终来到一扇敞开的房门前。我抬头,我看到了这个领路人的主人。

        她是一个女孩儿。

        身体年龄,大概是十六七岁。

        但灵魂的年龄已经有了数百年!

        领路人见到这个女孩儿,他显示了无比的恭敬,他跪在地上,朝对方郑重地叩拜之后,他一步步就这么退了下去。

        我站在门口,打量着对方。

        稍许,我说了一句:“能听懂汉语吗?”

        小女孩儿用生硬的普通话回答:“很久前,我说汉话还很吃力,但现在没有问题了。”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儿笑了下:“卓玛。”

        我微笑:“你好,卓玛,我不是你的信徒,所以,你不会介意,我没有在你面前施跪拜礼吧。”

        卓玛笑了下:“不会,你是勇猛无上的勇士,你能到这里来帮助我,我尚还不来及对你表达感激呢。”

        我说“客气了。”

        卓玛微笑。

        接下来,卓玛让人给我端来了浓香的酥油茶。我喝了一口茶后,卓玛淡淡地跟我说:“我从墨脱来,路上我的两个随从,受到了一伙人的攻击,他们受了很重的伤。我使用了一些咒语和术法,挡住了那些人的攻击,然后我找到了一个宝贵的机会,从墨脱逃到了这里。”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是我使命,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几百年。但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去到那里,我需要一个强大的武者来保护我。”

        “就在几个小时前,这城中出现了一股力量。我知道,我等的那个人来了。”

        卓玛平静地说完这一切,她一动不动地望着我,仿佛在期待我来表个态。

        我喝了一口酥油茶说:“我会尽全力保护住你的安全,但有一个前提是,我的朋友必需安全。”讨长边号。

        卓玛看着我:“只要神山伫立在这片高原上,你的朋友,就绝对会安全。”

        我干掉了酥油茶:“成交。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卓玛:“明天早上,而今天晚上,你需要在这里同一个你久久不曾见面的朋友相见。他的心让一缕魔识蒙蔽了,他需要你的帮助。”

        我说:“好,那就等一晚再走。”

        我护送这个卓玛上路,她去的地方是哪儿,这根本不用问,我知道那个地点肯定也是范前辈要去的地方。

        所以,我在这个卓玛身边,比直接守着范前辈和叶凝要好的多的多。

        毕竟卓玛说了。

        只要神山一直伫立,范前辈和叶凝就一定安全。

        我相信她,相信这个外表十几岁,内心几百岁的强大女巫。

        晚餐我是在寺庙里用的,很简单,但却无一不是高热量的食物。我吃的很饱,吃过饭后,我独自一人坐在后院儿,享用着这里的修行人给我沏的一份茶。

        我品着茶,内心无比的空灵,等着卓玛说的那个人现身。

        他是谁?

        他是怎么让魔识缠上身的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晚上将近十点多的时候,院外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音。脚步音很轻,很低微。显然,此人的功夫已经到了一定的火候,说不好······

        不对!

        他体内成丹了,可这个丹成的好像不太对劲。

        一念之际,唰!

        一道影子,轻轻落到了院子里。

        视线所及,我看到了一个穿了小风衣,身材很是魁梧的中年人人正站在墙角处一脸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我只用眼角的余光,我就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女巫没有说错,他确实是我的熟人,他叫刘三,是之前在秦岭突然醒悟而后又入藏地修行的一个朋友。

        曾经一段时间,我听说他好像是跟疯喇嘛修行去了。

        但后来,疯喇嘛,六姑娘,齐前辈三人闭关躲天灾,估计就是那段时间,无人看管这个刘三,结果刘三就认识了一个什么妖人。而后,那妖人在他身上种下了一道大大的阳灵。

        那个阳灵的本事比我大印里的上古阳灵要强的多的多。

        因为,阳灵已经修成了丹境。

        成就了丹境之后,他又与刘三的肉身结合。是以刘三现在的本事,就是结成人元丹的境界。这世上真的不能让某一些人修成很强的本事。比如刘三,刘三没本事,或是他认为自已技不如人的时候,他是一个好人,真正的好人,能够反省自已身上的不足,然后去做一些好事。可一旦让他掌握了力量。

        他就目空一切了········

        “是你?”

        刘三站在那儿,冷冷看了我一眼问。

        我微笑:“你好,刘前辈。”

        刘三冷笑一声说:“你不会是那个老巫婆叫来保她性命的人吧。”

        我说:“你说呢?”

        刘三:“你最好不是,你若是的话,你可能会死。”

        我一扬手,示意他过来喝杯茶。

        刘三大步流星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后,我给他倒了一杯茶说:“你在哪里学的这一身本事?”

        刘三喝了口茶:“我只能说藏地这个世界太神奇了,太有意思了。这里面真的有高人,尤其是墨脱,喜玛拉雅,还有尼x尔。实话告诉你,我这一身的本事,是在尼x尔学来的。”

        我给他续了杯问:“怎么不跟以前的师父一起修呢?”

        刘三:“没用!太慢,太慢了。真的没有用,全是一些在我看来是废话的东西。说什么学功夫先学做人,让我先从做一个普通人开始。”

        “我是普通人吗?我不是,我已经是化劲的武者了,我不是普通人。我也不想当普通人,所以,我另择明师了。”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刘三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后,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秦岭你放了我一马,给了我一条命。关仁,今天我不为难你,我会转身走掉,我会给你这一个机会。下次,别让我再遇见你。遇见你,我会杀了你。”

        多么熟悉的话呀,我想刘三等着有一天对我说这样的话,已经不是一天了。

        是的,他苦心修行也好,怎样也罢,他等的就是有一天,他能当我的面,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外我注意到,刘三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神情是那么的兴奋,内心深处是那么的开心。他很爽,真的,很爽,很爽。

        我看着刘三说:“一直以来,你就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刘三嘴角掠过丝笑意说:“没错!这种感觉很妙,用强大的力量征服了一个人后,然后对他说,噢,小样,我放过你这一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不要再给我第二次机会。给了的话,我会杀掉你。就是这样。”

        我平静地看着刘三:“谢谢你,谢谢你不杀我,给了我一个机会。”

        刘三一怔,旋即他笑了下说:“关仁,你知道就好。多余的话我不说,我今晚走了,明天你如果保那个老巫婆上路的话,你记着,在路上,我不会客气的。”

        我说:“谢谢你,刘前辈。”

        刘三起身:“不用谢,我只不过是还你一份情罢了。再见。”

        说完,他转身,走到墙角,两腿一震,唰的一下,跃过院墙,这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三分钟后,我身后的门吱嘎一声响了。

        女巫淡淡的问我:“你为什么,没有用强大的力量让他屈服,要知道,你的力量可以让你在瞬间,一秒,甚至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把这个人完全的控制住。你为什么不那样做?”

        我喝了口茶说:“那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那么做没有任何好处,只会加剧他心中的魔障。他需要那种快感,那种高高在上,给别人一次机会的快感。”

        “而他之所以生出这一念,完全是因为当初我曾经在他面前这么做过。饶过一个人,是好事。但有时候,也是坏事。因为,与对某些人而言,其饶过他,不如让他有尊严的死去。”

        女巫:“你真的是一个智者,一个真正的智者。”

        我笑了下:“多谢夸奖,快睡吧,明早,我们要赶路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