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天外有天,第一次遇见莫莫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天外有天,第一次遇见莫莫

        我也不清楚这个倒霉的家伙,究竟勾起我的哪一分好奇心。总之见到他的一瞬间,我脑子唰的一下就泛起了一道强烈的念头。

        这家伙的身上有货,并且还是一个大货。

        于是在跟卓玛商议结束后,我提着这个家伙。一行人遁出山谷,朝着茫茫荒野,一路的疾行。跑了两个多小时,待确认远离那条山谷了。马玉荣问了卓玛一句:“那个,闺女啊,你确定那些人没事吗?他们不需要我们·······”

        马玉荣伸手一番的比划。

        卓玛摇了摇头说:“他们不需要我们,我们已经把他们需要的东西归还复位了。

        并且,我们已经将迷惑他们的人带走。接下来,他们只需要自我反省就可以了。”

        我这时把这人用力掷到了地面。

        他徐徐地倚着一块石头,慢慢抬起了头。

        这人模样儿很普通,就是那种扔人堆里再认不出来的类型。此外,他现在的脸色非常不好,面皮是腊黄,腊黄的颜色。

        他剧烈喘息着,先是扫了一眼卓玛,又警惕地盯着我说:“你是关仁?”

        我说:“是我。”

        他听到我的名字。忽然就笑了。

        他笑的极阴毒,跟着他又咬了咬牙后,这人对我说:“你就快要死了。”

        我冷冷打量他一眼说:“从我入江湖那一天起,就有无数人跟我说过。我快要死了。可现在,我仍旧好好的活在这里。”

        那人:“这次不一样,上次你在墨脱,你跟万归一那个家伙打过后,你本来是要死的,但是齐古人为你做了法,又领你用证众生的方式,重新活了一回。没错,你证的是众生不假,但这个法子,一般人都不敢用。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冷言:“为什么?”

        那人:“齐古人作法,将他的性命气运跟你的性命气运合在一起。可以说,只要他不死,你就一直能活下去。”

        “齐古人的名字,是录上仙册的人。他早晚有一天是会离开这里的。但他为了你,他留在了这世上。”

        “所以,关仁你小子,才会一直走这么好的狗屎运,才会遇强更强,才会一直都没死了。甚至连木罕法师的大咒,都没有办法把你给咒死。”

        “可就在不久前,具体是三天前吧,齐古人,还有一个六姑娘,外加一个疯喇嘛。他们被困住了。”

        “哈哈哈哈!不是哪个人困住他们的,他们本来是入仙册的人。可惜,他们为了帮你和姓叶的那个小丫头。他们犯了一劫,触了天命,以致最终天灾临身。他们要去躲天灾。只可惜,他们低估那个地方的凶险了,他们出不来了。”

        “不仅出不来,一切生机也跟这个世界相隔绝。当然了,说完全隔绝,也不是那么绝对。可是要按时间掐算的话,他们动一念,要等三十年才能传到我们这个世界。”

        我冷冷注视这人,听他接着讲:“若按以往说倒也罢了,可是齐古人将自身生机与你的结在一起。前面那些险关,难关,你都过去了。一些本能杀了你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过来杀你。可这一次不同了。”

        对方咬了咬腮帮子说:“不要以为你证了道家的人元,地元两丹就很了不起。没用,证通地元,人元的人有很多。同样,也不要以为你有什么第四魂也了不起。我跟你说,拥有第四魂的人同样也很多。”

        “只要没证通最后一道天元丹,成就真正的大道,谁都不敢轻易露头,因为一露头就让人掐死了。”

        我盯着对方说:“为什么,为什么不敢露?”

        对方冷冷:“这个可是修行界的大秘密,我对此也不知道,但我只跟你说一句。你关仁现在露了,你不怕死,并且你还没有死。那是因为你有姓齐的罩你。可姓齐的现在都是自身难保了。所以,你也逃不掉,除非你把自已一身气机斩了。又或是将因缘化的干干净净,否则你这点本事,太微不足道了,到时,你就是一个死!”

        说完了这话,对方哼了一声说:“我话不多说,只想警告你,想给你指一条明路。齐古人不在了,你还可以投靠更大的势力藏身。这机会,不久就有了,你若同意,便应了这机会。你若不同意。天地之间,再无你这人。”

        这人说完后,两眼突然一翻白,然后唰的一下,我感到一股子热热的暖流从他头顶遁到了三尺之外的那个地方后,又呼!一头钻入虚空中,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我再低头看这肉身。

        他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变凉,

        这人不让我动手,他自行就裹起一身气机,魂魄,丢下这副肉身,直接就逃走了。

        这种事情,对很多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

        身体没有了,那,那人不就是没了吗?

        可对他们来说不是这样的,这副身体无非一副躯壳罢了。丢下了,大不了,找时间花精力,再弄一副躯壳续上就行。

        对他们而言,真正重要的是那些我们仅凭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

        那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

        我提着这人,对卓玛说:“他究竟是什么人?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待。”

        卓玛停下手中摆弄的一串珠子,她抬头对我说:“二十年前,错那县那里来了一伙人,他们手里有很多的钱,他们跟当地的政府商量,说是要种药材,他们就包了几座山。后来,有人发现他们根本没有种药材,他们在找东西。他们找到了一些东西后,又离开了那里。”

        “因为这件事,关系到一些人的利益,有人到我那里,央求我给看一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我用我的方法去看了······”

        我说:“他们应该是一群的汉人,他们住在海外对不对?”

        可没想到卓玛却摇了摇头:“他们是汉人不假,可是他们没有去海外。他们是一群高人中的一个小分支。”

        我一怔。

        卓玛又说:“刚才那个人,他说的是对的。当一个人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必需活的小心翼翼。”

        我不解问:“为什么?”

        卓玛:“汉人中有一句话叫功夫不到全是谜。一切事情,你没有到了那个层次。我说了,你也理解不了。另外,毕竟我也没有到那个层次。我只是一个靠着修转世法不停修持自身的灵魂,我一世又一世,刚刚修了几百年,我的力量有限,了解的有限。”

        “所以,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

        卓玛盯着我说:“你看到的这个修行世界,你所了解的,不及真实的,十分之一。”

        卓玛这时喝了口水说:“如果没有现代的传播手段,有了电视,报纸,互联网络。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一个真正的有钱人,一个隐世的富人,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也不知道一些权力巅峰者,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即便是有了,我们了解的一切也全都是一些记录,一些图片,影像,文字的记录。”

        “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没有达到那个高度,眼睛是看不到那些东西的。”

        “就好像很多汉人,他们见到我,只注意到我手上戴的这个蜜腊珠子很漂亮。问这个珠子,我卖不卖。在他们眼中,我身上只有一个珠子是有价钱的。他们看不出来,我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事,我同样也会知道未来的一些事。我还会知道,一个人应该学习什么,拒绝什么,吃什么,不吃什么。因为那样,会给他带来金钱无法计算的好运气。”

        “可是他看不到那些,那些我身上存在的,比这串珠子要贵重的东西,他们根本看不到。他们看到的,只有珠子。”

        “修行也是一样的。”

        卓玛盯着我说:“当你有了道家的一些修行,你会以为,这是结了这个丹,那个丹,可事实上,修行的方法,在这世上有数以千万种之多。你没有看到,仅仅是你不了解。”

        我听到这话,朝卓玛点头之余,我问她:“我只想知道,刚才那人说的齐先生,他们困在了哪里?”

        卓玛坚定:“除非,你有打开这道空气的能力,否则,你永远到不了那个地方。”

        卓玛的一句话,一下子就给我打击到了冰点。

        我以为自已霸道,厉害了。

        可事实远非我想像的那么简单,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我能感受那个人说的一切。因为,在他说出齐前辈,六姑娘,疯喇嘛被困在一个什么地方后,我就试着用自已的全部感知联系前辈。

        可是,没有回音。

        同样,很久以来,我都没有跟前辈联系过了。具体应该是我到内蒙之前,那段时间,记得跟前辈还联络过一次。可那之后,我就再没有联系过他了。

        他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

        所以,我现在感知不到齐前辈,感知不到他存在于这个世界。

        同理,也正是这个原因,让我明白,为何当我证通了人元丹后,曾经藏在金刚果的两个小动物会从我的头顶出现。

        答案很简单。

        齐前辈放出了它们,它们曾经距离我很近,近到只有一层空气那么远。但又距离我很远,远到,传来一念都需要三十年的时间。

        真正修行人,他们恪守的是什么规矩,为什么没有敢露面?

        齐前辈一行为何会被困在那里?我怎样才能过去那个地方?

        我会死吗?

        真的如那人所说,我和叶凝用拉轰的身手露过之后,很快就要死掉,这是真的吗?

        可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们?

        因缘呐,因缘!

        我和叶凝死过一次,齐前辈,六姑娘,疯喇嘛,又让我们活了一次。

        现在,他们有难了。

        因缘又一次降到了我和叶凝的头上。

        就是这样。

        他们可能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或许他们也可能知道有这么一天

        所以,一切都是因缘而行。

        我和叶凝受了帮,最终,我们想要安身退出这个江湖,就得把给齐前辈,六姑娘,疯喇嘛救出来。

        否则的话,我们永远离不开这个江湖的同时,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难怪很多道门中人,佛门高人,见到一些事情,会说不是见死不救,不是怎样,怎样。

        有些时候,我真的是不理解。

        可现在我理解了。有些救,是我们在还一个因缘,而有些救,是我们在布因缘。

        还了,也就罢了。布下来,则对方一定是要还的。

        红尘俗世可能会借助一些财物,等等不同的方式,于不知觉中,将这因缘了却。

        可放在高术世界。

        付出的,极可能是性命。讨广每亡。

        思忖至此摆在我面前的路就是这样,我要么不去管齐前辈三人········

        算了,修到我这一地步,我也是看清楚了,不管不行。不管,往下没个修。

        一息之道能冥万物,物亡而道何在!

        我心中忽地想起了马道长说的这句话。

        没错,失了这些因缘的话,因缘亡了,道又何在呢?

        这本就是,修行!

        想通了这一切,我心忽地坦然了,末了对空长舒一口气说:“来,收尸官,咱俩先把这人的尸体给埋了再说。”

        马玉荣回了一个好。

        我们二人这就一起动手,借了他身上的一个小铁锹,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挖了一个坑,将这人埋到了里面。

        处理完了之后,我们继续赶路。

        三天后,我们走到了毗邻雅鲁藏布江流域的一片小树林中。

        刚刚走进小树林没几步,唰!

        伴随一寒气出来,我身体一个激灵,转瞬间,我本能一拉卓玛,身体一转的同时,一抹冷光,一旋之间,喀嚓,斩断了一颗碗口粗的松树后。又唰!换了一个角度,倒旋着飞到了一个人的手中。

        那人藏在一棵树的后面,他一扬手,那件旋着出来的东西,就落回到了他的手上。

        我闪过几步,在那人收起东西前,看了一眼那玩意儿。

        一个弯月形状,好像澳大利亚土著用的飞来去器的那么一个东西。有所区别的就是,这东西是金属做成的,另外,它的内外两侧都做出了倒角形状的刃锋。

        来人收了东西,一抱臂,转过身,朝我咧嘴一笑说:“嗨,你好。”

        对方是一个看上去比我小的年轻人,瞧模样儿,大概二十出头,他身上穿了一件很破的冲锋衣,后背背的一个军绿色的大大户外包儿。

        他头发很短,面部的皮肤很粗,下巴上长了一层的胡须。他打量着我一笑说:“你好,我叫莫莫。你应该是关仁吧。”

        “莫莫?这货是什么来路?”

        我试着感受他身上的气息,没想到这个莫莫伸手就从脖子底下,提拎出来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说:“托帕石,很便宜的,这种浅黄色,天然的,大概只要几百块吧,我说的是人民币。嘿嘿,西方人说这种托帕石是十一月人的生辰石。我生出来的时候,正好是公历的十一月,我妈就找了一个高人,把一道可以藏住我功夫的符写到了里面。”

        莫莫讲到这儿咧嘴一笑说:“我妈不想我死,所以,这块石头就一直跟了我二十六年。”

        “我出生在海外,但却是在国内长大的,所以我这人,多少有点中西相合的味道。还有这块石头,嗯,这应该是中西合壁了。因为,据我所知,咱们老祖宗没人玩这个东西。”

        莫莫讲完,他把托帕石小心收到怀里,又朝我一笑说:“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是叫关仁吗?”

        我愣了一下说:“我是叫关仁,可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莫莫笑说:“我很简单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陪在师父身边学习。当然,中途也出去,参加过一些穿西装系领带的场合。也参加过穿道袍,还有汉服的场合。反正,场子去了不少,不过我都是走马观花,我这人心不定的,用师父话说,就是没有耐心。”

        “我呢,前些日子惹师父不高兴了。他说了,唯一能让他高兴的方法,就是找到你,关仁!”

        我微笑:“然后呢?”

        莫莫抻了个懒腰说:“师父说你能让我的心定下来,所以,我就过来试试看喽。”

        我想想问他:“你师父叫什么名字,他是做什么的?”

        莫莫说:“他是个茶农,他在武夷山,他是做茶的,对了,他最拿手的功夫是做铁罗汉和半天妖,尤其是他做的半天妖,真的很厉害的。不要看名字妖里妖气,可茶汤,绝对一流。”

        莫莫竖了一下大拇指后,他凑上来跟我说:“那个,关仁,咱们现在是搭档了吗?”

        我瞅着这个主动找上来的,名叫莫莫的年轻人。我对他一笑说:“想成为搭档也可以,但你得解释一下,刚才你发出来的那个东西,那是什么意思?”

        莫莫一笑说:“很简单的意思,我就是要试你的身手,反应·······”

        我说:“如果我要躲不开呢?”

        莫莫笑说:“我能避开。”

        我:“真的吗?”

        莫莫:“真的,我真的不骗你,这样吧,我们来试一试,那个胖老道,你给我当靶子怎么样?”

        莫莫一脸认真地问马玉荣。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