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八十七章 这一刻,成为‘正道’公敌

第六百八十七章 这一刻,成为‘正道’公敌

        马玉荣瞬间端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伸手把身上戴的那些个装了各式小宝贝小零碎物件的包包给摘下来。(  就爱看书网)

        摆弄利索,他大大方走到我面前说:“兄弟,且让我试一试这小子,他要是手上没得分寸。兄弟你可得替我报仇啊。”

        我对马玉荣说:“道长放心,我看紧紧的,保证不会让你有事。”

        马玉荣这就站过去,摆好了一个架子。

        莫莫看了一眼,他摇头笑过后,唰!

        寒光陡转。

        绕马玉荣身体旋过一圈,莫莫抬手,那出去的旋刀就又被他握在了手中。

        而当那把旋刀被莫莫握牢在手中后,马玉荣额头这才悄无声息地飘下了三根头发。

        莫莫一边收刀。一边说:“三根青丝,每根长3.33公分。关仁,你要是不信,我这里有尺的,你可以过去量一下。”

        不容我回话,马玉荣已经从怀里摸出一根铜尺。

        他捏着掉下来的头发,附在尺上一量,末了抬头说:“咦,还真的是分毫不差。”

        我听这话,朝莫莫一抱拳说:“不知你找我是何事,可能真如你师门所说,他让你过来,做我的搭档。但我对你并不了解,所以。这一路你若想跟在我身边,只能是先委屈你了。”

        莫莫抱臂笑呵呵地说:“没事儿,关仁。师父说了,高术江湖无比险恶。这里面的人和事儿,比那些用枪,用炮打的恐怖的多。不过人嘛,想要修出个什么,总是要出来见识一番的你说对吧。”

        “我呢······”

        他伸手搓了搓另一半的脸蛋子说:“我没有什么太高的理想,身上也没有什么仇恨,这个那个的,我就是想见见这高术江湖。对了,师父特意交待,这不是武林,这是高术江湖。”

        他朝我咧嘴一笑后又伸出了手:“这下,我们是搭档了吧。”

        我伸过手跟他握了一下:“如果是,就是了。如果不是,你说呢?”

        莫莫摇了摇头:“有意思。果然有意思。那个,我们走吧。”

        我就这么遇见这个叫莫莫的年轻人。

        莫莫这人。他身上别的功夫我不了解,可那扔回旋刀的本事,确实是很高。

        回旋刀的难度首先在制造上,对刀身材料,重量,形态的把握,第二难则落在掷刀时的力道,角度的掌控

        要学会用那股力才行,否则大力扔出去,可能就旋不回来了。

        力用小了,旋出来又不具备攻击的力道。

        所以,能玩出这一手堪比子弹速度的回旋刀,这莫莫背后的师门确实是很厉害。

        至于人品,我看莫莫是那种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

        至于说他这人的真正目地,这我就不知道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的出现,带给了我一道气场。

        不知为何,困扰在我身上的压力,忽地一下就消失了······

        卓玛对莫莫的到来没有表示任何的敌意,同样也没有太多的好感。莫莫这人的现身,对她来说好像就应该是这样子一般。

        马玉荣则一直在摆弄让莫莫斩断的三根头发,边走边感慨对方回旋刀术的精湛。

        就这样,我们穿过小树林,又朝一座高山爬上去了。

        爬山的时候,莫莫跟我并排走,然后他扭头看着我说:“关仁,你知道上古我们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吗?”

        我摇了摇头。

        莫莫说:“我也是听大师伯说的,他那人喜欢讲故事,我不知道他讲的是不是真的,可是他说了,上古时候,那个叫月亮的家伙,离我们很近。”

        “很近,很近的。有种压顶的感觉,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块天。”

        “好像是因为月亮跟地球太近了吧,在吸力的作用下,地球外面有一层水的。那层水,叫做天河。”

        莫莫说到这儿,他闭了一下眼睛。

        “月亮的表面,在地球看起来就是一个天,它对大地相对应,月亮上最高的山峰,同大地的最高点连接在一起。那种联接是扭曲的,另外由于引力的原因,人如果通过联接走到月亮上,就会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受。”

        “每天晚上,天河反衬着星穹的光芒,河水里游动的是一种叫做龙的生物。那是个多么美丽的世界啊。”

        “那个时候,我们的氧气非常充沛,我们每个人的身高轻轻松松就能长到两米多。我们有很多的超能力。”

        莫莫看着我笑了下说:“控制物体,让人离开地面,悬浮在空中,又或是操纵几十斤的东西在空中疾速地飞行,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可就算是那样的世界,一样避免不了战争。”

        “战争开始了,连续的大爆炸,打破了地球和月亮之间微妙的引力平衡。然后联接在两个星球间的那个曲折通道瓦解了,月亮离开了地球,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天河上的水,失去了引力场的作用,瞬间倾泄而下,这个世界,让大洪水在一夜之间毁去了。”

        莫莫出神说着:“那就是这颗星球历史上的第一次大洪水。往后,还有好几次,但哪一次都没有那次壮观,都没有那次造成的毁灭严重。”

        “洪水倾泄,水流的力量是可怕的,它们摧毁了一切建筑,一切有人类活动有关的事物,全让洪水摧毁的干干净净,引力场的改变,促使地球上的磁极在几年内发生了十几次的翻转。火山不停地爆发,大地震一波接着一波。地表到处都是赤红的熔岩。天空中弥漫的全是黑压压,不见天日的火山灰。”

        “没有生命能逃过那些劫难·······”

        “全都毁去了,有关人类活动的事物,全都在那一场持续数百年的灾难中毁去了。”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那个时候我们说的那颗火星,它上面也有人。并且,相对我们来说,在那场战争中,他们受的伤害更大。因为,他们的星球假死了,进入到了一个漫长的休眠期,并且,他们的大气层也消失了。”

        “我们还好,我们起码有大气层,大气层就是人类的外衣,一旦它消失,人类瞬间就得灭亡。”

        我盯着莫莫:“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些?这些,听上去很像是故事的东西。”

        莫莫摇头笑笑:“我跟你们受的教育都不一样,我从小受的就是这样的历史教育。这种教育会让人发疯。但还好,我挺过来了。好吧,让我们看看今天吧,历史又会再一次的重演,我们终归会登上火星,然后激活这颗沉睡的行星。再然后·······”

        莫莫扭头朝我笑了一下说:“那里的人会宣布脱离地球世界,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然后,征服,战争······”

        “人类喜欢的游戏,又会重新捡起来。”

        “人类世界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在用不同方式像个傻子一样,做着循环的事情。真正内心上永远的和平很难实现,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利益驱动下的博弈。”

        “这是显世界。”

        “隐世界呢?我们呢,我们上面的世界呢?”

        莫莫伸手指了一下上面又说:“除非到达最后那个层次,真正解脱了这一切。嗯,像是佛家说的那个至高境界吧。除非到了那个层次。不然,无论修的多高明,永远都会困在这个怪圈里,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莫莫打量我说:“我师父说了,你是修习真正上古真人之术的人,你跟那些修行者都不一样,他们接受的传承,派系,等等的一切,这同你都不一样,所以师父让我过来找你。因为,你身上有的是这个轮回起点上的东西。”

        我笑了一下,未置可否。

        这人难道说,就是我之前抓的那个邪恶汉人讲的强大势力过来拉拢我的人吗?

        很明显他不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把莫莫排除嫌疑之外了·········

        “兄弟啊,你看,这好么样的儿的,怎么起雾了呢?”

        此时是晚上的九时二十七分。

        我们位于雅鲁藏布江附近二十公里外的一处密林中。

        这里是一个相对较缓的山坡,坡的树木不是很茂密,其间杂带了许多的灌木和杂草,此外这里还有一块,又一块的巨大石块。

        地势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这处地方的气场。

        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我们现在让人给装到葫芦里了。很闷,走不出去的感觉。

        妥妥的,这又是误入哪个高人布在这里的阵上了。

        而就在我打量的同时,卓玛面色一变,跟着她低声说:“不对劲,我们快走,离开这里。”

        说话功夫,我一拧身,拉上胖老道,转身刚走了十几米,眼前景象忽地一变,却又是方才看到的那几块石,几棵树。

        我当即停了脚步,高声说:“这是何方的高人在此地布下的阵势?”

        话喊出去,也就两三秒的功夫,打从几棵树后头,就走出了三个人。

        三个中,当中一人是个高高瘦瘦的老者,他负着手,目光清冷,神情傲然地看了我一眼后,他端起了一个手掌仿佛自言自语般,淡淡说着:“阴阳顺递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

        “小兄弟,这是奇门遁甲的一个歌诀,意思是说,想要走出这个阵,得知晓至玄的阴阳机能,用这一个手掌推算出,生门方位,末了才能走出一个生天。”

        “如果识不出这里面的阴阳道理,那可是会被活生生困死在这里面的。”

        我盯着这个老者,朝他抱了一下拳说:“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后者微笑:“在下姓屈,又称无冷道人。”

        我说:“屈前辈,我要前往雅鲁藏布江办一件重要的事,我需要离开这里,所以,请前辈指引明路。”

        屈道人摇了摇头说:“你是叫关仁吧,你这个小伙子怎么一点不明白事呢?实话跟你讲,这个阵是我布下来的。我要困的就是你。”

        我沉声说:“屈前辈,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困我。”

        屈道人:“是的,你跟我无怨无仇,但我门下之人,却与你有怨有仇。”

        我说:“你门下是何人?”

        屈道人:“陈正。”

        我咬了一下牙说:“前辈,陈正是个小人,你休要听他的胡言乱语。”

        屈道人:“陈正是个小人不假,但陈正想要化解了这一场恩怨。他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投入我们的门下。实不相瞒,海外那一支明朝后裔,也是我门下中人。”

        “现如今,陈正修到那一步,有了那一分本事,他愿意化了干戈,投入我们门下。我们见你关仁一路修的,行的也全是正途。所以,就赏你一个面子。让你投入门下,最终来把这场干戈化于无形。”

        我盯着这人说:“你们是什么门?”

        屈道人:“始自春秋,生于魏晋,人间敬的是葛洪,葛真人,仙界敬的是漫天仙人。是以门派单名一个仙字。修的是神仙之术,成就的是仙人之能。布的是无上仙学之道。”

        我就知道霸王正道背后肯定有一个很大的大老板

        这个大老板才是直接跟虚无缥缈的所谓仙人直接沟通的那么一群人。

        说实话,我不太信这个。真的不太信。

        仙界,诸天,怎样怎样,我没有见到,我永远不会相信它的存在。

        我只相信,我证出来这些东西。

        没有证出来的,任其说个天花乱坠,我亦是两个字,不信!

        可若按已知的推理,霸王正道身后确实存在着这么一个实力很强的组织。

        正因为有了这个组织的存在,陈正等人才不惜的上蹿下跳,一个劲的卖弄本事,招惹是非,最终修出本事后,他等的是两个字’招安’。

        陈正这步棋走的果然高明至极。

        屈道人背后的本事,真的很大,很大。霸王正道那个家族的核心成员,应该都在屈道人说的这个门中修行。

        是以,从某种角度讲,陈正也是投靠了霸王正道!

        可我关仁!

        我一个没什么明确出身,没学过什么所谓道术,道法的人,我不服他们!

        虽说我经历了很多的事,遇到了很多所谓的因缘,恶缘!

        但只要我不死!

        我关仁,就不服你们这些摆弄一套又一套东西的所谓修行人。

        我的心里,只敬重我的恩师,还有就是,一个大大的天,外加一个大大的地。

        天地,恩师,父母,亲人,我的朋友,这是我关仁的命!

        陈正,他背后搞了那么多的事,我绝饶不了他。

        我朝这个屈道人一抱拳说:“对不起,屈前辈,我不能答应你。”

        屈道人好像很纳闷,他侧过头,细细品味了一下,复又抬起头来说:“我没有听错吗?”

        我说:“你没有听错,是的,我不像您们那样,摆弄的全是一套套的学问。我是懂很多东西,可是我讲不出来。我总结不出来那些玄妙的道理。我只会一件事,那就是做,踏踏的做。就像我的拳头一样,我能打碎,不能打碎什么,我心里有数,需要的时候,我会挥起我的拳头去打碎,征服一些东西。”

        “即便有些时候,我可能打不碎,我的拳头会碎掉,可是我不后悔,我努力,我尽我最大的能力,努力了。”

        屈道人:“你不怕魂飞魄散?”

        我郑重说:“不怕,哪怕有一天我散为蝼蚁,好,我关仁,就从蝼蚁开始,一点点的修起。你可以说我这不是正道,但我关仁既然选择了,我修,就会一直修到底。”

        “对不起,屈前辈,请您撤下这个阵,让我们继续赶路,如果您不这么做,我会用我的拳头打出一条路来。”

        屈道人冷冷:“不识好歹,阳光大路你不走,独木小桥你偏行。仙学一途,浩瀚缥缈,你不归我,你成的就不是正位。你成不了正位,就修的就不是仙,你是魔!朝语,凌锋,你二人把这小子给我拿下,断了他的命门生机,锁上琵琶骨,带回我们驻守的地方。”

        “尊师命。”

        屈道人身边的两个中年人朝这道人一抱拳,唰的一下就闪过来了。

        与此同时,屈道人对了我摇了摇头,冷笑过后,闪身便退。

        这道人真的好狠,断了命门生机,意思是让我一身之神无法流转。锁了琵琶骨,琵琶骨指的是后背的肩胛骨,把这两块骨头制住后,劲力无法从腰腹导到两肩上,人自然也就发出不力,施展不了什么打杀的手段了。

        屈道人冷冷吩咐完,闪身便遁了。

        而留下的两个人,各自阴了一副面孔,一步步的朝我走过来。

        我看着这两人,我对马玉荣说:“马道长,你若不想收我的尸,你就用你那个水晶盘子,把这个地方的生门找出来。”

        马玉荣:“好好,这个交给我,小兄弟,我不能打,我,我推算这个,还是没问题的。”

        马玉荣应过。

        我又对刚刚加入进来的莫莫说:“你说的,我们是搭档,我看你不像是一个骗子。不过,这两人实力很强,你要愿意打,就挑一个,不愿意,就守在卓玛身边,护她一个平安。”

        莫莫说:“左边,拿剑的那个,喂,你叫凌锋对吧。我感觉你就叫凌锋,我跟你打了。”

        唰!

        基莫冲上去了。

        而当他冲到一半的时候,又猛地一拧身,引着名叫凌锋的那个人拐去了一边。

        此时,我眼前这个叫朝语家伙,哈!

        他仰天大吼了一声后,伸出两掌以飞快的速度掐了一个诀,然后他吼了一嗓子,临!

        朝语!

        我明白这名字中的意思了。

        他修的是符咒之类的东西,尤其是这个咒,他用的是九字真言上的力量。

        朝语的本事,是成就两丹之人。

        再加上他修习了九字真言。

        这实力!

        一声临后,呼·······

        一道大风就起来,哗哗的沙石裹了碎草,干树枝,啪啪的打在我身上。

        狂风中,朝语又吼:“兵。”

        轰!

        他头顶上方三尺之高的虚位上,一股子浩瀚的古战场杀意,瞬间凝聚成形。

        斗

        杀气冲天弥漫。

        者!

        嗡·········

        一个者字结束,这些力量好像都得到了册封,四周的狂风,弥漫的杀气,瞬间消失不见。叼大豆划。

        可在朝语的身体两侧,却出现了一队队蓄势待发的力量。

        皆!

        数!

        组!

        轰!喀喀!

        皆数组三个字,好像是一个口令,喊过后,朝语身体附近的力量,就结成一阵阵的方队。

        最终,朝语在二十米之外,凝神看着我吼了一声:“前行!”

        唰!

        手诀一放。

        呼·······

        铺天盖地的力量奔我扑过来了。

        我没有往深了去考虑,去计算,去调用这个能量,那个场。

        冥冥中的感知告诉我,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

        所以,我面对扑上来的这些劲力。啊哈一声大吼后,轰!

        全身气场大开之余,我在心中默念,我关仁只是天地间的一个小小的人类,我领受的是师命,承负的是天地之间最古老的武士意志。

        伟大的苍穹,沧桑的大地,您们是我最尊敬的存在,我信仰您们,如同我的师尊,父母一般。

        我要战斗了,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战斗。

        杀啊!

        呼!

        我冲了上去。

        提起了十足的拳劲。我不知道那拳劲是什么力量,是归五行,还是归八卦,我不知道说不出来,我就是一个念头,打杀干净这些力量。

        砰嗡!

        巨大的爆响中,我跟一道力冲在了一起。

        我坚起了肘尖,强猛的劲流冲到空中一股看不见的能量上,能量爆裂,我肘尖上的衣服一层层的炸开。

        我继续前进。

        我挥出的每一拳都打在了看不见的对方身上。

        那是一团又一团,由意志和能量组成的,虚化的敌人,肉眼看不到,但这力量,又真实存在。

        砰,砰,轰!

        杀啊!

        我运上了猛虎硬爬山的狠劲,两手撕开空气中的能量,同时一拧身,打出一记贴山靠。轰的一记震响中,数道能量爆开后,我全身衣衫褴褛地冲到了朝语的面前。

        后者面色惨白,显然无法想像,我竟能冲开他九字真言的防线。

        他一愣神的功夫,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精致的小铜锤。那应该是道家的某种法器。掏出了后,他左手掐了一个诀,嘴里念念有词,嘀咕一番后,朝语目露一丝狠色,挥起小铜锤对我虚虚的一打,同时嘴里喊着:“五雷真法,疾!”

        轰!

        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的黑云,云中一颗大铜锤,环绕雷火,呼啸着奔我撞来。

        这是完全精神化的攻击了。

        我没有学过什么道术,但我有最简单的法子,我领了三尺之上的洪流,我朝着这道黑云嗷呜!

        我吼出了一嗓子,最原始的,仿佛凶兽一般的叫声。

        就是这一声吼。

        冥冥中第四道魂给了我强大的力量,我接到了那个气场,一个存在于极遥远世界的庞大气场。

        啊!

        气流从我的丹田生起,与外引的气场融合在一起,这应该是佛门的狮吼功吧,我想,狮吼功也不过如此。

        那刚猛的洪流冲碎了黑云,闪着雷火的铜锤砰的一声炸裂成无数细碎的铜屑,我狂吼的同时,身体向前一冲。

        朝语面色大改:“这不可能!不可能!”

        “杀!”

        我冷冷地说着,面对他挥来的铜锤,铿的一声,将锤身打落一边,过后我一把就拎起了他的身体。

        朝语愣愣。

        “你,你敢杀我?”

        我咬牙说:“你若不说这话,我不想杀你,可你说了。”

        砰嗡!

        我一掌拍在了他的头顶。

        这一掌中的劲力只是冲杀了他肉身的生机,并没有毁去朝语的魂魄。而这时,我听到卓玛说了一句:“快,朋友,用你包里的那一方铜印。它可以吸收温养这道魂魄。”

        我一探手,取了包中大印,拧头问了一句:“怎么用啊。”

        “你印中有灵,它会导引这魂魄归位。”

        我这时才想起来,印上还养着一个大阳灵呢。于是,直接把大印按在了这朝语的脑门上。

        按住的一瞬间。

        我告诉自已,关仁呐关仁,这一刻,你要成为’正道’公敌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