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启识藏,迎入气气运

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启识藏,迎入气气运

        我盯着刀叔,看他用慷慨激昂的腔调把这番话讲出来,我心里有点搞不清楚这货的想法儿了。猜不出想法儿,就一定有问题。更何况曾禹说过,刀叔这人的话。绝对不可信。可事实这刀叔又真的把屈道人给杀了······

        不对!他只是杀了屈道人的这副肉身,另外他杀屈道人的整个过程,本身就存在了诸多的疑问。

        刀叔的灭魂钉早就扣在手上了,屈道人胸口碎裂的时候,刀叔有两秒时间可以把灭魂钉拍进屈道人的脑袋里。

        两秒!

        对刀叔这样身手的人来说,太够了,休说是一个人,他用这两秒把灭魂钉拍进十人的脑袋里都绰绰有余。

        可为什么刀叔没动?

        不动,就说明有问题。

        不过眼下这个大门没有打开,强行冲突的话,只能引发一系列难以估算的剧变。

        所以,我还要静观其变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刀叔你高抬我了,估且不提我有没有那份实力,单就眼下而言,我觉得还是等我们把这扇门打开之后再做决定吧。”

        刀叔笑了笑说:“关老弟还是不放心呐。好!就按你说的,把这个门打开。可是这门关的这么紧。怎么开呢?”

        “我来开,但我需要打开门的钥匙。”

        卓玛这时站出来了。

        钥匙不在我身上,它在范前辈那里放着呢。当下,范前辈拎着袋子。将装满了三角铁块的钥匙交到了卓玛手上。

        卓玛接过袋子,就开始认真忙活起来。

        我没再关注卓玛的动作,而是试着与刀叔等人拉开一点距离,时时保持着警惕,防止对方突然动手。

        刀叔这人太不靠谱了。

        此人心机百变,脑子里的计谋一个接着一个的使。天晓得,他最终想要干的是什么。

        不过眼下刀叔好像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我冷冷看了一会儿后,莫莫走到我和叶凝身边问我:“关仁,你猜那门后边有啥?”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莫莫向我神秘一笑,跟着他说:“门需要钥匙来开启,而门后面的东西对某人来说,又是另外一把钥匙。”

        “你的意思是·····”我扭头看莫莫。

        莫莫摇头笑了下说:“等着吧,你进到这门后头,你就会知道一些东西了。”

        我进到门后头。就会知道一些东西。

        可我没有来过这里,我怎么会对这门后的东西有记忆呢?

        我愣神的功夫。卓玛已经吟唱起了一个很古老的歌谣。

        她进入到那种类似巫师沟通天地的状态,她站在那里,头发散开,随着哼唱,轻轻摇动着头和身体,渐渐她哼唱的速度加快,越来越快,直接将原本低沉的旋律转成了铿锵有力咒语一般的节奏。

        最后,她全身猛地一震,仰头念出了一串音节。

        “颇格努辣轰萨轰萨!”

        伴随这最后一个音节的结束,卓玛朝那堆三角形的铁块伸出了她的手。铁块好像受了什么力量的驱动,原地嗡嗡的一阵轻鸣后。喀喀·······

        那一块块的三角铁,突然就跃起。附在卓玛手臂上。

        这些铁块在卓玛手上组成了一个三角形,而卓玛一时好像换了一个人般,她身上的衣服,头发,无风自舞,然后她徐徐的挪动步子,走到那扇巨大的门户前,她伸出手把三角形的物体慢慢地渗透到了门上。

        是的,我没有看错,这不是寻常那种,将钥匙插到锁眼里的开启方法。

        它是渗透,那些三角形的铁块仿佛水一般,慢慢的渗透过去。最终,当最后一块铁消失的时候,大门轰!突然就是一震。

        灰尘一时充斥了这处空间的每个角落。

        漫空的尘埃中,这扇不知封了多久的大门吱嘎嘎嘎嘎·····一点点的开启了。

        呼······

        一道散发着咸腥气味的劲风从开启的门缝间吹了过来。

        风很暖,很湿润。

        下一秒,我听到了海浪音。

        哗,哗,哗。

        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我抬起头,却发现众人都在用等待的眼神看着我。

        这不是商量好的,而是一种无形中的默契,无形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能量在影响大家的心理。

        大家在这一瞬间,不知怎么,都不说话了。然后也不行动,只是把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

        门后边有什么?

        我定了下神,伸手轻轻撩拨了一下散在空气里的灰尘,我挪动两腿,一步步朝门内走过去了。

        来到门口,闪身进去的一瞬间。

        唰!

        这一瞬间,我先是看到一幕很熟悉的景象,跟着我脑子里一段尘封的东西,就被开启了。

        先说一下,这门后面有什么。

        首先我看的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海滩,海滩的两则林立着一尊尊已经破损的巨大神像。

        神像的下方摆了一条条破旧的不成样子的船。

        那些船很破,很破,确切讲,它们已经不能称之为船了,只是一堆堆疑似船的木头架子而已。

        再向前看是沙滩,沙滩的远处是海洋,海面很宽阔,上面有疑似天空一样的淡蓝色光芒在不停地闪烁。

        那是闪电,这是庞大地穴空间上方的正负离子相撞形成的闪电。

        闪电很多,很频繁,它们密集交错在一起,照亮了整个庞大的地下海。

        我看到这副画面!

        虽然我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可我脑子里却有对这个地方的记忆。

        唰的一下,似曾相识的记忆在脑子里闪烁出来的同时,我脑子涌出了一堆的信息。

        信息是应苍槐留给我的。

        他植入这段信息的方式是一种很高明的识藏手段。

        识藏就是将一段完整的信息植入到某个人的脑子里,然后再设置一个开启信息的钥匙,这钥匙可以设置成一段文字,一句话,或是一段风景,一个画面,又或是一个地方的气场。接受了识藏的人,不到达那个地点,没有见到,经历过相应的一些事,他无法获知识藏中的内容

        但只要他到达,经历了。

        识藏瞬间开启,里面的内容,也都会以记忆的形式,唰的一下出现。

        “关仁我是应苍槐,你若走到这一步,证明我还有很多人真的没有看错你。是的,你就是那个人。但那个人究竟是什么人?请原谅我,我无法对你讲明。如果我讲明,可能你就不在世间了。那样的话,你仍旧无法扭转这场发生在高术世界的滔天浩劫。”

        “这个地方并非外界传言的那样,是当初我去过的一个地点。我去过的那个地方,不是这里,选择让因缘引领你到这里来。是有我特定目地的。这个目地,就是开启当初你在岛上修行时,我种到你脑子里的一份长长的名单。”

        “现在的形势是这样,我去过的那个地方,马上又要开启了。可能是一年吧,最多两年之内,它就会开启。”

        “在它开启的时候,会引发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我没办法用详细的语言来描述。因为,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你,根本不可能理解这一切。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是一场上古修士之间战争的小小影射和延续。它的程度,远比不上那场战争,可它却是顶层两方势力互相博弈,进一步影响到人类高术世界的那么一个结果。我打个比喻,就好像,两个家长互相看不顺眼,互相争斗,最终引发孩子间彼此产生了一些小争斗。”

        “而你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名单中的人。他们有的可能已经化魔,有的可能没有化魔,然后,你争取,让他们投入到你关仁的阵营中。”

        “那些人有很多,他们当中的一部份人比你强。他们会受另一方势力的鼓动趁机杀了你,也可能不理你,直接投入另一方势力,更有可能,置之事外,什么事都不管。”

        “你要争取,争取到最后,争取把每个人都拉过来。因为,你自身势力的强弱,直接决定了这些人未来的生与死,存与亡。”

        “记住,这个过程中,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任何事都有可能出现。任何人都有可能转身投入另一方势力的怀抱,同样也会有人,突然出现,投入到你的麾下。”

        “你身上承负的已经不仅仅是单独几个人的气运了,而是一个时局的气运。所以,你可能不是最强的那一个,但你却是最具气运的那一个人。”

        “为什么?你可以想想,你儿时的经历,是不是跟任何一个习武之人都不同。任何一个习武的人,他们在儿时都不会有身魂受惊的经历。任何一个习武之人,都不会让一位领了萨满真传的大巫在身上做手脚。任何一个习武之人都不会讲什么高术,灵魂,任何一个习武之人,都没有你的那些经历。”

        “同样你受过的苦,没人受过。你死过不止一次,那是真正的死亡啊,你挺过去了。另外证众生时,你面对过的羞辱······业火焚烧时,那种钻心入骨的疼,就算是一个真正的仙人,哪怕是我,我面对时,都会感觉浑身战栗。但是你挺过来了!你承受了这些!”

        “所以,你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这么一个存在。”

        “从你最初遇到马先生,让他身上的阳烈之气惊到生魂的那一刻起,关仁,你就在走一条世间没人走过的路。”

        “这是你的路,并且你这条路,极少有人成功走到最后。但你会,虽然,你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某一段时间内死去,但听我的话,关仁,不要害怕。死亡对你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你脑子里的名单只要一开启,一出现,你记住的同时,另一方势力也可能会得知。所以,你要同他们抢人。把人争取到你的麾下。这很有难度,因为这些人中,他们当中很多人的本事要比你高出很多。除了这些,还有很多的人,他们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一念化魔。你若战,怎么战?若是不战,来救,怎么救。关仁,你一定要认真对待。”

        “世间的事,如果没有难度,那就不是事了。关仁,这是你的气运。这就是你要领的命运。记下来那份名单中的名字,然后将他们一个个全都争取到你的麾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出现更多的伤亡。”

        “关仁正如你修到这个地步,所能感受到的那样,你看一个人,如果用道家讲的法眼去看他的话,你会看到这个人的四维态,亦指,他在不同时空下的一个组合的状态。我当初看到你的开始,就知道了你的过去未来。所以,这是你的气运。”讨叨女才。

        以上就是应苍槐种在我脑中识藏的全部内容。

        前辈反复强调了几点,一我要按一个名单找人,二我要把名单上的人归到我的麾下,三他们当中很多人比我强。

        四在这个过程中,我若处理不当,或被他们杀死,或两败俱伤,或杀死不该杀的人,放走本该杀的人。

        五一旦名单上的人全都找到,我们可能会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在哪里,我想,名单上的人找齐后,自然就会开启,自然就会引领我们过去。

        我接受到了这一切后,虽说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难以想像的困难和险恶,但我内心却出奇的平静。

        本来如此!

        是的,本就如此,我的命数,气运,本就如此!

        应前辈!放心,关仁纵是身死,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要把这件事做到最后!

        我咬了咬牙,内心生了这一念的同时。

        呼·····

        地下海,吹过了一股温润的风。

        那风吹到我身上,让我愈发坚信,这道充满无穷凶机的气运让我接上了。

        我转过身,恰此时,我见到花球儿不知何时进来了,它蹲在一块石头上,面朝着我,眼睛睁大大的,它喵呜叫了一声。

        我看着它的眼睛。

        这一刹那,我眼前出现了齐前辈。

        前辈的样子很沧桑,他看着我说:“找到我,按那个名单去找,一个个的去找。最后,你会找到我。你会找到我,找到我······”

        齐前辈反复念叨,末了,唰的一下,他的影子消失了。

        我朝花球儿点了下头,大步地朝前走着,一步步走到门口的同时,我知道莫莫为何会来了。他就是一个独立在外的高人收的弟子,然后来帮我的。

        至于刀叔······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

        因为,他看出了我接下来要走的气运。而一旦我与其联手结盟,当我去找名单里的人时,刀叔就会跟众人说,我同霸王正道是一伙的。原因就是我同他结盟了,而他并没有脱离霸王正道。

        若我说,刀叔你杀了屈道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屈道人的大灵会告诉我,他喜欢让刀叔杀,他乐意,刀叔是在帮他兵解。

        这样一来,聚在我身上的气运,就会让刀叔不费吹灰之力,尽数夺去!

        这就是高术中人的手段。

        它跨越了常人意识中生与死的概念,因为对常人来说,死了就是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但对他们而言。身体无非是一个在物理世界活动的躯壳罢了。

        是以对修行人来说,生就是死,死亦是生!生死本就是相同的。

        我一步步的往回走,这个过程中,我怀中大印里的大灵出来了。

        “我的主人,感谢你带我到了这里。我已经将那两道灵困在了印中,我要去那海中,寻找一件失落的东西了。它很珍贵,里面有我的记忆。”

        我不清楚,这个远古大灵说话为什么如此的谦卑。但我同意了他的决定,我让他走了。

        大灵瞬间就遁去了地下海。

        我则走到了门口,抬头看了一眼朝我微笑的刀叔,我拿起那枚锁魂钉,当啷一声,我将它丢在了地上。

        刀叔很快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他抱臂朝我微笑说:“关仁,这件事,你离开我,你一个人做不成。不仅做不成,中途你可能会死。你接下来要打交道的人,他们每一个性情都古怪到了极致。他们每一个都处在一念为魔,一念为道的边缘,你一个不小心,结果就是死。”

        “倘若你跟我合作,让我做你的师爷,又或是军师,那个布局,策划的人,你会省很多的事。你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把自已变的更强。”

        刀叔自信满满地说。

        我盯着刀叔:“我有脑子!我做事,不需要用你的脑子来帮我做。你的野心,企图,计划,对不起,我都已经知道了。”

        刀叔摇了摇头,转瞬,他抬头阴沉个脸说:“既然这样,那不好意思,关仁,你走不出这个地方了。”

        刀叔这话刚说出口,他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冷清的声音。

        “谁说的,谁说我兄弟关仁走不出这里?”

        “是啊,哪个人敢说这样的话。”

        当这两个声音响起时,我在心里笑了。

        我知道是谁来了,我的兄弟,他们来了。

        顾惜情,大雨衣!

        有他俩来,这场架,我就有九成的胜算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