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合力浴穴血,出地穴,又遇年轻的大人物

第六百九十二章 合力浴穴血,出地穴,又遇年轻的大人物

        刀叔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他没有动,仅仅是抽动了一下嘴角,转瞬他啊!一声大吼中,他抢先第一个奔叶凝去了。

        从出手就能判断出一个人的心是什么样的,刀叔出手他不朝最强的人冲。他朝叶凝去了,原因就是叶凝最弱,他要是杀了叶凝,等于给我添了一道心魔。

        可对不起刀叔,你低估叶凝身边那两人的实力了。在刀叔冲起的一瞬间,莫莫低吼了一嗓子,杀啊!

        唰,旋刃冲天。

        一记冷冷的光朝刀叔撞过去的同时,范前辈啊哈!一声怒吼中,强劲的气流冲的四壁岩石叭叭作响。转眼功夫,老爷子真跟一发出膛炮弹一模一样。轰!以前所未有的气势,直奔着刀叔辗压过去。

        我就知道,我的兄弟和前辈们不会错。

        刀叔!你的计划果然很妙,苦肉计使的非常强。

        可惜,刀叔,你错了。我关仁不再是那个初入高术世界。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子了。

        我知道的了魂灵,知道了人的身体就是一件供我们使用的精密仪器罢了。

        说我们是机器人,一点不夸张。

        只不过,这个机器。有区别于金属制造的机器,它是通过母体分娩的方式,通过娑婆世界的规则来生成机器。

        所以刀叔,我不再是那个学物理的少年了。我懂这些,但我不迷信,我学会了用一种高度理性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切。

        刀叔,对不起了!

        我唰!

        下一秒,我闪到了曾禹的面前。

        砰嗡!

        曾禹抬臂跟我一架的功夫,我出手如电,嗖的一下直接就将手掌虚按在了曾禹的胸口上。

        “我必需死,无论怎样,我必需去死!”

        曾禹看着我,冷冷地说。

        我朝他点了一下头说:“生与死,一会儿再说。现在,你该睡一觉了。”

        一言过后。掌心吐劲,劲力直接撞到曾禹的心脏上,然后又涌入体内,流行血液,夺其经络。

        两秒后,曾禹头一歪,就此晕了过去。

        放倒了曾禹,我拧头间,看到了一记冲天而起的血箭。

        大雨衣出手了。

        我还是没看到他的刀。讨大页圾。

        当然了,也可能是我错过看他刀的机会了。但他一出手,那个修了一身死绝力量家伙的脑袋就掉到地上了。

        轰!

        一记冲天的震响中,刀叔身体倒飞着,砰的一下撞在了坚实的岩壁上。

        范铁云前辈这是有多猛啊。刀叔的功夫,可是在几个曾禹之上啊。这老爷子,他,他是深藏不露啊。

        与此同时莫莫吼着说了一声杀!

        他握了旋刃就朝刀叔冲去了。

        但刚起身,刀叔突然站起来,跟着他伸手将胸口的衣服一撕,仰头狂吼:“我刀家祭拜修罗一界已有六世了。现今刀家后人有难,速速降下修罗真怒啊!”

        刀叔一声吼的同时,他头顶三尺之上的虚空,轰的一震。

        那不是洪流了,而是一股子激荡的震流,仿佛倾覆的大海,滚滚劲力瞬间包裹了刀叔的身体,跟着他啊一声吼。

        我见状忙对莫莫说:“小心,这家伙不要命了,他引了鱼死网破的怪力。”

        刀叔引的是怪力,修罗在哪儿我不知道,好像佛经里面对那一界有比较详细的描述

        我所感受到的就是,刀叔引了这道力下来,他把这股子力撒完,他的命就没了,魂魄也得碎掉。

        当然了,这个不是我们给打碎的,而是他的身体和魂魄无法承载这力量。

        无法承载,强行去借,去齐引的结果就是一个死。

        可刀叔不管这些了,他是纯纯的阴毒小人,是以他临死之前,他不会让别人好。

        我喊出这话的同时,莫莫的旋刃冲过去了。可刀叔只是挥了一下手,叭的一下,旋刃就让他给打飞了。

        莫莫:“你敢毁我宝贝,我杀!”

        这小子,妥妥杀红眼了,不管不顾冲上去就是一拳。

        砰!

        刀叔抬了莫莫的胳膊,反手一扭,喀嚓,莫莫小臂折断的同时,他一拧身,砰嗡,肩膀挨了刀叔一拳后,他呼的一下就飞了。与此同时,杀!

        顾小哥的剑和大雨衣的刀也到了。

        刀叔没有理会这两人,而是原地一跺脚,猛地吼了一嗓子:我哈啊!

        这一嗓子吼过,空气中的劲流直接就炸了。

        我猜这里的空气肯定跟刀叔接引到的什么气流存在着强烈的化学反应。

        所以,这一刻,它爆出的力量真的让人无法想像。

        轰嗡!

        这劲力,不清脆,响的沉闷,但却又极大,极大。

        轰的一下,就给顾小哥和大雨衣冲开了。

        杀啊!

        我领上了崩拳,长弓落日那一念,砰砰砰砰······

        身体冲在横溢的劲流中,全身的衣服已经让劲气给撕的破碎的不成样子了。我一路冲过去,冲到了近处。抬手,一掌劈下。

        哈!

        砰嗡!

        刀叔抬臂一架的功夫,叶凝突然不知在哪儿找了一把刀。

        那是一把很普通,很普通的刀,她咬了牙,旋身上来,杀!一字吐出的功夫,刀锋环着刀叔的身体就斩过去了。

        刀虽是一把普通,破旧的刀,可它上面倾注了叶凝全部的精气神,再加上刀叔正举了两手来拿我的胳膊,是以这一刀让叶凝斩上了。

        噗!

        浓厚的血雾在刀叔腰上出现,但转瞬砰嗡!

        刀叔身上横生的劲力,又将叶凝弹了出去。

        死去!

        我临时改了下落的掌,抬腿一膝直奔刀叔的胸口撞去了

        砰!

        两力撞牢的一刹那。刀叔不理不顾直接就伸两手抓住了我的两个胳膊。

        “关仁!我要撕了你,撕开你,啊啊啊!”

        刀叔吼着。

        我感觉他手上的力量竟如山一般的强,让我根本就挪不动,掰不开。

        砰!

        我抬脚踢中了刀叔的小腹,爆烈的劲力,灌入他的小腹,砰!又冲开了他的腰,转眼将他腰上的伤口放大了数倍。

        噗,又是一缕的血雾。

        啊!

        刀叔眼珠子血般的红,浑身的劲力爆涨。我感觉肩膀处传来了一记轻微的麻木。

        杀!

        砰!

        范前辈又如一辆坦克似的辗到了刀叔的后背。

        刀叔打了个颤儿。

        我得以喘息之余,叶凝吼了一嗓子:“谁借我一把快刀。”

        大雨衣:“女武神,接刀。”

        唰,紫电破空之余,叶凝朝前一跃而起,跟着她伸手在空中抄起大雨衣扔来的紫刀,凌空一扭腰,挥刀疾斩。

        呛!

        噗嗤!

        我眼中,刀叔的脑袋瞬间就和身体分了家。

        刀叔的头和身体分了家,一身之神,一身之力无从统领,他的身体砰的一声震响后,一块块的血肉,伴着骨骼迅速地瓦解分裂了。

        叶凝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是血,呆呆地看了我一眼后,她眼中含泪说了一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说完她丢了那把刀,闪身就扑到了我怀中。

        又仿佛上一次在墨脱那个史前大船上一般,不过这次,我们都很幸运,虽说大家都受了不同的伤。但还好,都没有死,这副肉身仍旧在,只要在,有一口气在,这接下来的事,再难,再苦,我也得给前辈们做好,做完整了。

        还有叶凝,我的大马刀!

        是的,她绝对配得上女武神这称号,绝对,绝对配得上。

        一场疯狂的争斗这就结束了,我们稍作体整然后看了一下彼此的伤势。

        我肩膀的伤比较的轻,只是一些筋腱的拉伤。叶凝的身上也没有太重的伤,莫莫手臂和肩头的伤稍重一些,此外范前辈手臂多少受了一些伤,至于大雨衣,顾小哥两人,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轻伤。

        至于刀叔带来的那些人,除了一个曾禹让我打晕之外,其余人的命基本都已经没了。

        大战过后,众人一身疲惫地坐在地上,顾小哥拿出水来,递给我们几人喝了。这时,卓玛走到了场中,她看着一具具的尸体,从随身背的包里掏出一个小香炉,然后又找出了几根香插到炉子里用火柴点燃了之后,她盘坐在地上,开始默默地念了起来。

        卓玛这边一念,大雨衣,顾小哥也凑过去,跟卓玛一起盘起了两腿,坐在那里反复的念诵。莫莫看到这一切,他捂着肩膀对我说:“关仁,那两人是你朋友吧。”

        我看了眼莫莫:“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莫莫:“问题没有,我想说他们都是超度的人。”

        我感觉这个超度的人,四个字好像没那么简单,于是我问他:“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吧。”

        莫莫说:“人活世上,死的时候,很多人是含冤死的,又或是有一缕没有了却的心愿,从而离开了人世。他们是阴灵,常人看不到,他们原本应该重新投胎再入轮回。可是他们因为一口怨气,他们回不去。”

        “所以,这世上就有了许多这种超度的人。他们有这样的本事,能够通过一些方法,化解阴灵执着的苦难,然后让他们重入轮回,再度为人。”

        我听到这儿,突然下意识扫了眼身后,我发现马玉荣竟然也独自一人,守着角落,好像低声跟什么人,什么东西说着什么。

        莫莫讲到这儿,他笑着对我说:“世上都说无鬼,知道为什么说无鬼吗?”

        我摇了摇头。

        莫莫:“有鬼,就有神,有神就有仙,有了仙·······那现世中的一切还怎么站住脚?”

        我笑了一下。

        莫莫说:“很多高人都是这样,他们隐于世,不露面,这里面的原因······”

        我打断莫莫说:“原因很多,但这一次,我们需要把这些高人请出来。对了,这超度的人,他们一直在超度世间的亡灵吗?”?莫莫:“是的,很多僧人,大德之人,修行中人,他们都在做这样的事。他们一直在做着,可不为人知。想想吧,如果没有人做这样的事,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别的不说,精神病,疯子的数量会以几何倍数的方式激增。这个世界,最后真的全乱了。”

        莫莫讲到这儿,他摇了摇头:“可惜很多人不相信这个。但不管信与不信,他们一直在这样做,在帮着那些亡灵。”

        卓玛,大雨衣,顾小哥三人坐在那里一直诵经。

        他们足足诵念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当我感觉这大大的地下空间内,不再有任何阴灵的气息时。卓玛伸手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擦了下脸上的汗。

        我对卓玛表示敬重,我朝她恭敬地抱了一个拳。

        卓玛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对,就是这微微一笑,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可是她付出的精气神呢?这无人知道········

        可能一个执着的唯物主义者在死后无法得到解脱,最终还是一个让他为之痛恨的巫师化解了他的苦难,让他寻到解脱后,再入轮回,重新做人

        没错,就是这么讽刺。

        这就是,这个大大的,真实的世界。

        我摇头一笑间,卓玛对我说:“我们过去门那里边,那边的空气,还有水,都是很纯净的,我们呆一会儿,吹吹那儿的风,感受一下那里的气场。”

        我对卓玛说:“好啊。还有,你,辛苦了。”

        卓玛坐起身:“众生如我,我即众生,我超度他人,即是超度自已。”

        我和叶凝扶起了卓玛,是的我发现她身体有一些虚弱。造成她虚弱的原因是,她为这场临时举行的超度法事耗费了很多的精气神。

        没人给她掌声,没人给她赞扬此外她穿的很破旧。如果行走在繁华的城市中间,可能会让人误会她是一个藏族的叫花子。

        可谁又能想到,她从事的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工作,真正意义上的灵魂工程师呢?

        我们陆续走到了那个门后边,我们坐在沙滩上,倾听地下海的浪涌,呼吸这里的空气。叶凝偎在我的怀里,兄弟,前辈,朋友们围坐在我四周。我低声把进入这里后,接收到的信息跟大家讲了一遍。

        末了叶凝问我:“名单知道了吗?”

        我指了一下脑子说:“在我接受到那股信息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就好像那名单是我的记忆一样,那里面有详细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包括他练的是什么东西,他长的是什么样子。这些就好像是我的记忆,仿佛我见过那个人一样,牢牢印在脑子里了。”

        叶凝握了我的手说:“我和你一起去找。”

        我笑了下:“这是必需的。”

        莫莫这时凑过来:“打扰一下啊,带我一个。”

        我看了莫莫一眼说:“你师父姓云,名叫云农野。他有个道号,自称是一叶先生,对不对?”

        莫莫:“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我笑说:“一叶先生有一件成名的兵器,就是你手里的那个东西,还有,一叶先生精通水遁。最后,一叶先生在武夷山做茶,他做的岩茶,数量很少,并且,只送,不卖。”

        莫莫惊了一下:“你果然厉害。”

        我说:“名单上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离开藏地,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不好。”

        莫莫说:“其实,我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说,师父他和我讲过,他说,他遇到一点小麻烦了。”

        我说:“出去,就过去找他,找一叶先生。”

        莫莫出神地看着海面说:“你去了,师父老人家一样会非常高兴,他很孤独,自从大师伯消失之后,很多年,我就没有见他笑过了。因为,只有他和大师伯能聊这些东西,能谈论这些生与死,道,仙,佛,诸天世界的东西。只有他们还记得,那些久远的战争。”

        我对着海面叹了口气说:“你大师伯叫韩书剑,道号古墨散人,他消失很多年了。而名单上的第二个人,就是他。”

        莫莫拧头对我说:“你会和师父一起找到大师伯吗?”

        我说:“会的,一定会的。一定会。”

        我们在这个沙滩休息了将近一天的时间。

        离开的时候,卓玛最后一个走的,她临走之前,跪在门那里,对着那片海,还有那几个破旧的木船,一再地磕头跪拜。

        这是一种敬重,一种发自人内心深处的敬重。

        我望着卓玛的身影,我忽然有了一种感觉,那感觉就是自已渺小。

        只有无知者才会去说那些狂妄和否定一切的话。

        我反思自身的过去,发现自已很多地方做的都不够好。有些时候,我表现的不够谦卑。

        我应该再谦卑一些,再谦卑一些······

        卓玛举行过她的仪式后,她又将那扇门户给关闭了。

        然后我们沿来时的路往回走。

        中途,我问范前辈:“前辈,你好像藏了很多的私啊。”

        范前辈笑了笑说:“不藏怎么能激出你的潜力呢?只有激出你的潜力了,我才是真正的帮助你。”

        我笑了下,又看了眼曾禹。

        曾禹已经醒来多时了,他一直都没说话,只是呆呆地一个人坐在某个地方。

        我看着他说:“你打算去哪儿?”

        曾禹苦笑:“他们都死了,我没死,回去后,我会死的很惨。我打算自杀,一个人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自已生命解决掉算了。”

        我拍拍曾禹肩膀说:“我有一个比自杀更好的法子,惜情,你那里缺人吗?”

        顾情惜拧头说:“缺,不过,我们那里很苦的,并且进去了后,等于是死了,等于是断绝人世间的一切了。”

        我扭头看着曾禹说:“这个死法怎么样,你满意吗?”

        曾禹歪头想了想说:“好吧,我试试吧。”

        我微笑拍着曾禹的肩膀,走到了顾惜情面前说:“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前明御前侍卫的后人······”

        地下通道很是漫长。

        我们是沿卓玛领的那条路,返回去的。当众人陆续从那个石缝里挤身出来的时候,我转过身,接过叶凝递来的花球儿,又伸手把叶凝从石缝拉出来。待我再转过身时,正好看到迷蒙的雾气中,有一队人,正站在江对面的岸边,冷冷注视我们。

        我仰头看了一眼。

        这些人当中的一位,赫然就是曾禹之前护过的小少爷!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