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斗花子,古墨散人的下落五和处境

第六百九十五章 斗花子,古墨散人的下落五和处境

        花子女士盯着我,她脸上的表情既有惊愕,又有大悟,还有一丝难以名状的崇拜。(  就爱看书网)

        确实是崇拜,她好像一下子解开了心中某个难解的东西。先是沉浸于此,转尔又对我这么一位帮她解开心结的小高人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崇拜情绪。

        可惜我们是敌人,是天命注定的对立方,是以这情绪仅在她眼中闪却了一秒,转瞬又让一股了冰冷入骨的杀意取代。

        杀伐之念,一旦生起,就再难磨灭。

        我看着花子将心中生出的杀念徐徐一点点的咽下去,深深埋藏好了之后,她郑重伸出双手接过粗制的茶碗,对着我徐徐品了这一口浓浓的红尘之汤。

        红尘试的是人心,能喝到什么茶,取决于人本身。

        花子喝了这一碗温热的红尘,她品出的是一个字,杀!

        至于龙岩先生,他品过红尘,轻轻放了茶碗。然后一手轻抚亭子的栏杆,一手抚着手上的一串珠子,目光远眺群山,一时无语了。

        再看东洋的茶道大师横山先生。他闭眼坐在原地,两只手很自然放在膝盖上,整个人瞬间进入到了一种身我两忘的冥想状态。

        横山先生是局外人,他是一个真正爱好茶道的东洋人,他跟我之前接触的柳先生一样,眼中没有诸方势力的分争,有的只是对茶道,茶叶文化不间断的深入研究。所以,他更能领会我这一番讲解中蕴含的所谓妙韵。当然了,妙韵不是我自已想了来的,这完全是一叶先生点拨的结果。

        场面足足在沉静中过去了五分钟。

        山风吹了一道又一道,瑟瑟的秋风,卷着枯黄的叶子,落在亭中。很快将温热的红尘之水吹凉。坊间粗制红泥炉中的炭火已尽熄灭,一切又归于了冷寂。

        “真水之香。”

        久久不语的横山先生突然说出这四个字。然后他抬头对我说:“茶道中,至高的境界,就是品出真水之香。可这真水之香一度让人误解,以为是不同水质对口腔,味觉产生的不同刺激。多谢关仁先生,多谢先生。在先生的提示下,我终于知道,真水之香。发乎于心。真正的茶,是人心。品茶,品的是自已的心。品这红尘之水,一样也是在品自已的心。心浮的人,喝的只是水,只知这水能解渴。心思重的人。不知喝的是什么。只有心性达到了佛家的空性,有了充足的空性后,才能借这一碗水,尝出属于自已的味道。那味道,不同于味觉上的香气,口感,而是一种综合性的体会。”

        “关仁先生,谢谢您,谢谢您帮助我,又提高了茶道上的造诣。”

        横山很老实地朝我行了一个礼。

        东洋大师发表完意见了,该看咱们国内的茶道大家点评喽。

        这时龙岩先生收回远眺的目光把着手上的粗瓷碗说:“茶本就是一个解渴,提神,去烦的东西,同水一样,水是生活的必备品,人每天都要喝,一天不喝水,身体就要生病。茶道,其实讲的就是借品茶过程,来悟一些人,一些事的真道理。”

        “关仁讲的很好,确实是很好,几句话就将茶道和道家修行本意完全点透了,真水之香,横山先生总结的也很到位。一如道家打坐,要时常静心去体感呼吸一样。我们经常忘了呼吸,可那却是,我们生存于世间的根本。同理,我们也经常忘了喝水,可是这喝水,难道不也是生存的根本吗?”

        “现在的茶界有一个怪圈,人都去追求高价的茶叶,追求高价,稀缺的茶具,追求一个摆案,追求器物的精美。人不是神仙,当人的精气神注重于物本身的时候,自然就忘了精神,还有茶道上的内涵。”

        “茶说起来简单,如每天喝的水一样,简单至极。可深说起来,却又蕴含了无穷的妙韵,有着道门思想,文化的内涵。关仁!你很厉害,用最简,至朴之器,说的却是至高,至真之理。我龙岩佩服!”

        两位裁判都发了言,这场斗茶的赢家,自然不言而喻。

        花子一挥手,让跟她来的两个东洋小妹子把摆在地上的茶器一一收走了后,她穿了和服,直接朝我行过一个礼。末了花子说:“关先生如此厉害,倒出乎我的意料呢。既然今天这场斗茶我输了,花子定会离开武夷另选他地,再请一位茶道大师,随我回去东洋!”

        最后几个字,花子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杀气冲天地说出来的

        我盯着花子,从这个东洋女人身上散发出的精气神我能看出来,她要找一个人,这个人同一叶先生的关系非常密切,并且他还是我脑中那份名单里的第二个人,他叫韩书剑,号古墨散人。

        这人去哪里了,在哪儿,我不知道,但我从花子眼睛里能看出来,这个东洋女人知道。

        花子一字一句地说完了后,脸上唰的一下又恢复了极富礼貌的微笑,末了她淡淡的说:“秋日高照,烈阳当空,武夷山多云雾,今天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关先生,不介意的话,等下我想单独在这里为先生做一道茶。”

        我淡淡说:“好啊。”

        花子:“就知道关先生会同意,多谢先生赏脸,多谢了。”

        我朝花子一抱拳,回了一句:“客气了,不敢当。”

        花子的意思是把我留下来跟她单对一下,叶凝虽想跟我一起对付这女人,可在一叶先生的暗示下,她还是很不情愿地离开了山亭。(  就爱看书网)

        走的时候,闹了一个小插曲。这几天那位名叫唐牛钢的家伙没少在一叶先生这里蹭茶喝。

        一叶告诉我,唐牛钢修的是外门功夫,是以直接外门功夫入丹境后,又借药来培一身的劲力。此外这个唐牛钢据说在找一个人,找一个会练铅汞丹的人,他只要再服了铅汞丹,行过药,一身的功夫,就会步入另外一个极高的层次。

        至于我,一叶先生说的明白,那铅汞丹对我来说,可服,亦可不服。因为它对我没什么用处,我吃了,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而今天,就现在。

        唐牛钢听我一番讲茶论道,这家伙竟然一下子坐忘了。

        坐忘是茶道的另外一层功夫,讲究的是,坐在那里,忘了身,然后当茶是红尘,品味到茶中真味,置身红尘之内,久久不能离去。

        我没有体会过坐忘,是以这些仅是大体概的描述。可唐牛钢却体会了,且一入极深,叫都叫不醒。

        临到末了。

        还是莫莫喊了一嗓子:“姓唐的,给茶钱。”

        一嗓子,立马将唐牛钢从道意缥缈的坐忘之境给喊出来,然后他一脸涨红地说:“你,你个孩子,你这,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茶友之交,这个,提钱,多见外,多见外,你看,这好不容易入了境界,你看······”

        一叶先生跟我讲过,唐牛钢绰号白条鸡。

        意思不是一毛不拔,而是他身上压根就没长毛。

        先生说世间人修功夫,在大成之前身上都会有一些小毛病。

        譬如唐牛钢,他身上的毛病就是一个吝啬。他有钱,但全放在家里。他是真正属貔貅的人,光进,不出。

        我望着唐牛钢急促离去的背影,我在想什么时候该让这伙计出一把血了······

        来的人很快就散开了,现场只留了一个东洋小妹子,还有花子本尊两人

        花子给小妹子递了个眼色,妹子打从身边拎的一个漆盒里取出了全套的家什事儿,然后要给我做一道正宗的日式抹茶来吃。

        小妹忙活,做茶。

        花子取出串了一百零八颗珠的木制链珠,她一边慢慢的捻着,一边跟我说:“关先生得了大气运,在这一场争斗中,先生身上的气运,会让先生处于迷局而不被迷。我之前不了解,还以为先生只是机缘凑巧,得了这一分气运。”

        “没有想到,今天见到先生,我才明白,先生本身就是那样的人,这气运,自然就会落到你的身上。”

        “先生对我会一向有所误解,我们的人,死在先生手下的也有很多。但我们一直没对先生采取什么行动,所以先生可能会生出误解,事实上我们不是你们中国人说的那种软柿子。你杀了我们的人,我一定要替他们讨会一个公道。”

        花子抬头冷冷盯着我。

        我说:“花子女士,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几十年你应该去过藏地吧。然后,有一个中国男人为了你,他做出了背叛的事。现在,那个男人的魂魄在我身上。第二件事,我认为你所谓的公道,根本就是在牵强附会。我没有招惹你,没有去打你,没有伤害你。反过来,是你们的人,一直在偷偷地过来渗透到我们内部伤害我们。要说公道,这公道今天是我问你要,而不是你问我要。”

        讲完这番话,我神情冷冷。

        花子笑了:“那个男人?他的魂魄还在吗?唉,即便就是在,与我又有何干呢。他不过是一件工具罢了。一件我利用过的工具而已。”

        花子轻轻解开手上的珠链,解开了一颗珠子在手中把玩之余,她抬头对我说:“至于你说的公道,我想问的是,是这样吗?为什么我知道的却和你了解的不一样呢。我知道的就是,这块土地,不属于你们,它真正的主人,应该是我们!”

        花子轻轻一吼。

        我咬牙说了一声:“放肆!”

        花子冷冷盯着我:“你们道家,有你们道家的东西,但东洋,也有东洋的秘术。天上的星辰,拥有无穷的力量,这里每一颗珠子,都会接引到那样的力量,在大神意志的打磨下,它会成为最勇猛的武士,关仁,你让我很不舒服,所以,我忍不住了。”

        花子看着我,把手中的珠子放到指尖,然后她对空弹起。

        就在这一刹那。

        轰!

        我眼前仿佛炸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天地之间一片苍芒。

        在这天地之中,赫然浮现了一尊比我大了千万倍的披甲武者,他哈!一声大吼。跟着拧腰,错步,伸手摸了一把挂在腰间的长刀,奋起打碎这个世界的力量,举刀,当头就朝我斩来。

        这是幻境,但却是至高的幻境。

        它的每一道力量,借用的都是星辰之力,星辰之力?很多书上会出现这样的描写,但它是什么?这个恐怕极少有人研究了。

        我观过星辰,我知道天上的每一颗星对人体都起着微妙的关连作用。为此民间一些术派,还专门发明了躲灾星的诸多法门。

        由此可见,星力对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除非我脱得红尘,不在五行世界。否则,只要有人施这个术,我就会陷入到这个幻境当中。

        幻境,它有杀伤力吗?一样,它有,并且很大。

        我在没有学过高术的时候,我看一部电影,我都知道哪些片子看了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哪些片子看了让人几天提不起精神,哪些看了又会让人情绪振奋。

        电影是真的吗?不是,它只不过是光影组成的幻像。

        相对术法来说,光影幻象是最最低级,对人影响最小,最小的了。

        可是这个,我眼前看到的无比高大的身体,还有那把刀,这几乎是最高等阶的幻境了。

        如果我被砍中,我的身体当然不会两半,可身体的气机却会被斩死。然后,我身上的元炁在流逝中归零,再然后,我的这副身体便尘归尘,土归土了。

        这就是所谓的斗法。

        斗过茶之后,再来一场斗法。

        茶辨的是玄机,理论,法斗的是生死存亡。

        我看着这凌空斩落的刀,我知道自已只有一个突破的机会。

        我该做怎样的选择,引外力,变的跟这东西一样大,然后斩了它吗?

        不对!

        这幻境就是外力生成的,我若引了外力,它会遇强更强。

        突破之道,还在于心。我要引自身之力。

        一念生起,我逆转了肺金。

        让其归静的同时,肝魂爆涨。

        然后我抬手,并了一个剑锋指,对着这庞大的武者,淡淡说了一个字。

        斩!

        紫电划空,绚丽璀璨。

        轰的一下!

        幻出的苍芒世界,瞬间就破灭无形,砰嗡······

        天地之内,劲气横溢,碎石漫天。

        我端坐,心如止水般,纹丝不动。

        稍许,唰的一下,幻境尽数消失,我眼中看到的仍旧是一道高照的秋阳。讨助狂圾。

        而此时,那颗珠子在我眼前的空中,徐徐的开裂,化成两半,最终,扑嗒,掉到了地上。

        再看花子和那个东洋妹子,两人已是趁着掷珠,布幻的过程,撒丫子遁走跑人了。

        我弯腰,捡起了变成了两半的珠子。这时,身后突然传来脚步音,我拧头看去,发现是一叶先生

        一叶走到我身边说:“东洋的幻术,很厉害吧。”

        我搓着这两半的珠子说:“确实很有意思。”

        一叶:“东洋把这又叫忍术,你刚才遇到的是很高阶的忍术。不要小看这一颗珠子,这颗珠子不知供奉了多少年,受了多少的香火,信徒的膜拜,最终它上面才有了这一缕牵动星穹之力的力量。”

        我稍一用力,变成两半的珠子瞬间就成了一撮木粉。

        木粉唰唰的落下,一叶先生看着这木粉说:“东洋的几个老妖怪,要是见你把这珠子给捏成这模样儿,估计心疼,都得心疼死了。”

        我笑了下问一叶:“前辈,可否告知古墨散人在哪里?”

        一叶说:“他在尼x尔,当地有一伙人,把他当神仙给供起来了,他想走,走不掉,因为一走的话,那伙人可能就得选择自杀。”

        我皱了下眉:“他怎么去了那个地方?”

        一叶说:“十多年前吧,有个我们谁都惹不起的,红尘中的很大,很大的人物,命令他给其续命。他不干,但又没办法拒绝。拒绝的话,你也知道,红尘中很多事,没办法的。”

        他摇了摇头又说:“所以,师兄只好藏起来。于是他去了尼x尔。可还是没想到,他在尼x尔没藏住,有一个修苦行的瑜珈师给认出来了,然后······”

        一叶说:“他成仙了。真正,让人给供起来了。”

        我不无感慨说:“这也是一个大麻烦呐。”

        一叶:“可不是嘛,强走的话不行,毕竟很多人在那儿呢,他要一走,那些人真有可能寻死。可要是不走,老在那儿呆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现在,当年事情已经影响不到他了。他也该回来喽。”

        我说:“我去找他。”

        一叶先生说:“要小心东洋人,东洋人也想接到他,并且东洋人可能利用他手下的信徒生事。那好歹是几百条人命啊。东洋人不管,我大师兄得管,咱们得管,是不是这道理。除外,抛开东洋人不提,还会有想像不到的人过去。”

        “怕的不是别的,就是这几百条的人命。那伙人久居深山修行。真说要是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都没人能发现。我就怕,邪魔外道,利用这些人,来绑架大师兄。绑上了,你的那个名单凑不齐。因缘就没个了断。”

        “你们明天就出发吧,大概地点是在希夏邦马峰的附近,这是我去年起神通看到的,不过我看到的时候,他们好像要搬迁,至于这次会搬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狂热的信仰很可怕。”

        一叶看着我。

        末了他又说:“师兄委实是不愿意留在那里,并且那信仰本主也不应该是师兄,唉,几百条人命,关仁,这次,一定要小心行事啊。”

        我听了一叶的话,深深知道此行的重要程度。

        这件事可不是一件小事,古墨散人本是去那里躲灾,可没想到,却被一群人当神给供起来了。供起来不算,还成为了一个精神上的领袖。

        要说这因缘是对的,倒也罢了,古墨散人就在那里传他的道呗。可偏偏这因缘是错的。

        不仅如此,现在都知道我脑子里有这个名单了,名单上第二个人就是古墨散人。那么他们会做什么事?这帮人极有可能拿这几百人说事儿。要胁古墨散人,要胁我。

        信仰之力,无比可怕。

        说句不好听的,这几百人为了信仰,既可能大开杀戒,也可能直接就把自个儿给杀了。

        这活儿,不是一般的重,真心不是一般重啊。

        我和一叶并肩往回走的路上,一叶对我说:“莫莫出去这一次就行了,别让他再跟你走了,再走的话,就会惹上不好的因缘。另外,时机合适,关兄弟你放心,只要时机合适,我既然是名单上的第一个人,我就会第一个出现,然后站在你的身边出现。”

        一叶看着我,喃喃如是说着。

        我说“多谢前辈,多谢。”

        回去后,莫莫听说师父不让他,他还很不高兴。但一叶说了,此行他要跟去的话,我们的事儿就全坏了。所以他不能走。他虽走不成,可有一个人能跟我们一起去。

        那人就是唐牛钢。

        “去尼x尔?”

        唐牛钢拧眉,手抚茶杯思忖说:“路不熟啊。”

        我笑说::“唐先生,路不熟我们带。”

        唐牛钢又拧了一下眉:“这样啊,可是,我这临走家宅,这临行仓促,身上的钱资,哎呀······”

        白条鸡本色,这时又显露出来了。

        叶凝听这话,她笑了一下说:“没事儿,唐先生,路上花费我们给你报。”

        唐牛钢大悦:“好好好,希夏邦马峰对不对,那个地方好哇,真的是好,我正要去那里看看呢。行,关兄弟,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这也是得益于你的一番言论,这两天,真感觉有点要成的意思呢,嘿嘿。”

        我说:“唐先生客气了,既然先生答应跟我们一起去,那就明天一起动身吧。”

        答应了后,我们第二天就告别了莫莫,一叶先生,从山上下来,先直接去了福州,在那儿订了机票,又重飞到了拉萨后,离开机场,去了定好的酒店。

        在把入住事项都安排妥当后,叶凝领我们去购置这一趟所需的户外用品。

        到了一个叶凝经常去的店,我们选了一些每人所需的标配物品后,到付帐的时候,叶凝哎呀一声,扭头对唐牛钢说:“唐大哥呀,不好意思,卡里没钱了,你先付了吧。付了后,等事情结束的时候,我再给你把钱报了。”

        唐牛钢呆了一下:“用的不是信用卡吗?信用卡能透支的呀。”

        叶凝笑了下:“不好意思是银联卡,不能透支。”

        唐牛钢吸了口凉气:“这个事情,这,这·····这个。”

        叶凝笑说:“没事的,你先付了,付了后,我再给你报销呗。”

        唐牛钢抹了把脸上的汗,咬牙,痛苦,反复搓了手,来回挪走了十几步后,他用力掰了掰手指说:“真的给报吗?”

        叶凝笑了:“真的。”

        唐牛钢又长舒口气,犹豫了再三,再三后,他终于掏出了一张银联卡,然后用那张卡结了单。

        结过帐后,唐牛钢看着打印出的小票,他面色惨白,两眼无神地追着叶凝说:“你可能给我报啊,你一定要给我报啊,你真的要给报······”

        服了!

        唐前辈,这白条鸡本色,我真的是服了。

        因为我注意到,他身上钱包里,真的只有那么一张卡,外加一个身份证。

        他一分钱,都没有揣,真的没有揣。

        感慨之际,突然户外店涌进来了四个年青人。

        领头一个年青人好像很熟络地说着:“希夏邦马那边天气很凉的,入秋季节,那里基本就封了。原本不想带你们。可你们一再坚持要我带,我这人丑话说前面,要我带行,但装备,你得让我带你们买········”

        我听这声音,感觉这年青领队真的很实在。

        让我带队,就让到我指定的地方买东西!

        一笑之间,我正要离去,突然身上手机响了,我拿起来,刚凑到耳朵上,就听一叶先生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来了。

        “关仁,好像有些麻烦,如果我观的没错,师兄已经入魔很多年了。”

        唰的一下,我身上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相信,电话那头的一叶先生也有感应。

        “关仁·····”

        一叶声音不无失落地说:“你知道一个叫木罕的人吗?”

        我说:“知道那人。”

        一叶:“你走后,我一直静坐,想看师兄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我看不到,于是我改了一个方法,看从他那里散出去的因缘。我从末端追起,一步步的看,我看到了木罕。那个人,他应该是师兄座下的一名弟子。”我吸了口凉气:“这意思是说,我要找的古墨散人,其实是一个隐藏起来的魔头。可是我,我还不能杀他对不对?”

        一叶先生:“至少现在不能杀。”

        我说:“我找到他,还要给他拉拢过来,对不对。”

        一叶先生:“是这样的。”

        我说:“我不能成魔。”

        “是的。”

        我仰头看天花板:“这题真难呐!怎么,根本就看不到正确的答案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